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名校毕业生,28 岁的 BAT 总监,为什么你还不高兴?

名校毕业生,28 岁的 BAT 总监,为什么你还不高兴?

  

  他毕业于世界顶尖的名校,毕业后在全世界最好的金融机构里工作,然后加入一家创业公司,做了两三年后,公司发展的不错,他就退出了,又跳槽到了 BAT 里的一家做总监。

  听起来似乎是一个让人羡慕的旅程,但是他却显得特别不开心。

  不开心的点在于,他觉得自己甚至连一个螺丝钉都不如:

  一方面他觉得公司里面很多人只是一心想往上爬而不择手段,而他自己在这方面虽然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但却不愿意用这样的方式去进行。

  另一方面,原先很赏识他的领导也调走了,现在的领导和他很合不来。他觉得自己每天都是被工作逼着,每时每刻都要回复停不下来的钉钉。

  当一个人体验到的是价值观和公司主流文化不一致,和不喜欢的人合作,以及常常一周工作 70-90 多个小时的三重打击时,难怪他会不开心。

  他经常想着要离职,但是又害怕再去另外一家大公司碰到的也是同样的情况。不但需要重新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取团队的信任,而且新的公司可能也是人与人之间彼此只顾自己不顾他人,那也许还不如在现有情形下继续工作,至少危险是已知的。

  每每望着那些在大机构里似乎活得很自洽的人,他会很懊恼:

  为什么我无法做到逻辑自洽?

  为什么我的价值观会和这样的组织文化打架?

  我到底适不适合大公司?

  我们来一个个解答这三个问题,先从最简单的入手:

如何判断自己是否适合大公司?

  要考虑自己适不适合一个大公司,或者任何公司,可以从以下几个层面来分析。

  ▍一,能力的匹配度。

  我这个朋友的能力毫无疑问是高度匹配。他过去在顶尖金融机构的从业经历,和他现在所从事的投资总监的工作是高度重合。而他的创业公司经历也能帮助他增加对创业者的理解,从而投出更好的项目。

  ▍二,奖惩机制的匹配。

  很多人会因为自己没有得到合适的奖励从而觉得自己不适合当下的公司。这里的奖励不单指物质和金钱上的,也包括精神上的,比如说周围人和老板给你的正向的反馈。

  我这朋友提到,其实他老板也会经常鼓励他说:这个交易做得还不错,但是很奇怪,他却没有得到很强的认同感。

  ▍三,文化价值观的匹配。

  当 1 和 2 都没有问题时,第 3 点通常是人们很讨厌自己所处环境的核心原因。

  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在意的东西,这些东西形成了自己价值观,而价值观是要一个人做出深度决策背后的决定性因素。

  这和人们通常的感知是相违背的:很多人会认为决策是理性做出的。其实理性能帮你做的是梳理出来决策需要考虑的各个因素,而只有你的价值观或者是所谓的直觉,才是给每个因素添加权重的东西。

  换句话说,你的价值观其实是你的决策标准。

  如果能够发掘出自己最在意的三个广义的价值观,通常也就能解开为什么你当下所做的事会让你开心或者不开心的底层原因。

  ▲ Photo by Monika Kozub on Unsplash.

如何发掘你的三大价值观?

  通过帮助数百人发掘他们的核心价值观,我发现通常人们无意识强调的,就是他们最在意的,大概率也是他们的核心价值观。

  (用大概率这个词是因为,很多人也会无意识的强调一些自己内在其实缺乏的东西,这些是因为潜意识里的不安全感或者需求没有被满足而导致的,需要和核心价值观做区分。)

  从和他谈话中,我发现他似乎特别在意和人的深度互动。有很多线索:

  他会重复提到现在的组织让他感觉到不被像个人样的对待,彼此之间没有很深刻的关怀;

  他会不断回忆之前在创业项目的时候,团队那种亲密无间的精神;

  他不太看重老板给他的正向反馈,是因为他更渴望反馈可以是深刻的,而不是流于表面的,机械的。

  这些呈现出了他对深度与人互动的在意和重视。这很有可能是他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观。

  我抛出这一点后,他自己非常赞同。而挖掘出这一点后,他的不开心也得到更好的解释:深度的团队互动和亲密的关系确实在很多大平台或者公司里不一定能找到。

  那是什么让他去选择大平台呢?

主流的认可

  第 2 个我们挖掘出来的价值观是他对外在认可的需求。

  一个大平台能够给予他外在认可的来源:大平台的背书,不错的工资,比较高的社会地位。管理团队的权力,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跳去大平台的原因。

  很可惜,这一点似乎和他很介意的亲密团队互动是有冲突的,或者至少在他所处的当下这个环境是不相容的。

  怎么解决这个矛盾呢?

  首先,需要他对这两个价值观进行一个排序,看看哪个更重要。

  他个人觉得深度的团队互动对他来说更重要,那么基于这一点,我们就会对排序第二的价值观(主流的认可)进行重新的定义。

  我们可以分两步:

  ▍第 1 步:重新定义主流。

  “什么是主流?”我问他。

  他回答:“钱、权力、地位。”

  我进一步问他:“这真的是主流吗?”

  “主流的认可这句话里,主流是主语,更像是一个人群。钱、权力、地位听起来像是被这部分人群所认可的东西,所以这些是结论,而不是主流。”

  “每个人所需要得到的认可是来自于他自己认可的人群,所以对你来说,你认可的主流人群是什么呢?”

  他想了想说:“我认为的主流人群是金字塔顶端的人群。”

  “那么,你认为的金字塔顶端的人群在意的是什么呢?”

  他想了想说:“我不认识马云、马化腾这些国内金字塔顶端的人,但是我认识美国一些金字塔顶端的人,他们在意的好像不是钱或者权力,而是对他人的帮助、社会影响力、意义等等。”

  说到这里,他自己也有点犹豫了,好像发现自己认为主流会在意的,其实他认识的“主流人群”并不在意。

  也就是说,他即便获得这些,也不一定能保证得到他在意的人群的认可。

  ▲ Photo by Laura Davidson on Unsplash.

  有趣的是,我这个朋友虽然没有实现财富自由,但是他会反复强调自己并不需要为了这些钱来工作。

  这说明金钱对他来说并不是他最看重的东西。抛开对外在认可的需求,他也不是那么在意地位和权力。那么即便他得到大量金钱、地位和权力,他依然不一定能得到价值感上的满足。因为这些并不在他前三个价值观里。

  让我们梳理一下现在的分析:我这个朋友为了获得主流的认可而去大平台,但是大平台给他的却不一定是他认可的主流所在意的,也不是他自己的价值观所在意的。

  造成他去大平台的行为是一个假设:我需要获得金钱,权力和地位才能得到主流人群的认可。

  于是我问他:“主流人群在意的是金钱、权力、地位,这样的概念是你从哪里来的呢?”

  他想了想说:“我天天读的东西,比如微信的各种公众号文章,各类主流媒体的渲染。”

  “这些能代表你定义的主流人群吗?”

  他摇了摇头。

  “对于在意外界认可的人,他接触到什么样子的外界的信息会严重影响他对世界和社会的判断。”我总结到。

  “也就是说,你阅读和接触到的这些信息潜移默化的给你带上了很严重的滤镜。这些滤镜造成你的一个自动的思考模式:外界的认可等于金钱、权力、地位。至于这个结论是不是真实,是否符合你期待获得认可的人群的情况,你却没有做过验证。”

  很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定义的主流人群,但至少把这个定义弄清楚,可以让人看到其中是否掺杂了假设和盲目的信念。

  打破一些假设和盲从的信念,你也就可以放下了一部分对于认可的执着了。

  ▍第 2 步:重新定义认可。

  “即便你的主流人群定义为普罗大众或者是媒体针对的主流人群,认可的来源还是可以更多元的,而不是指局限于金钱、权力、地位。”我接着说:“梳理出其他认可的来源,也会有助于解决的价值观上的冲突。”

  于是我请他做一个关于认可来源的列表。

  这个表会包括两部分:

  目前他认可到的认可的来源:比如说名校光环,赚了多少钱,拿到什么样的职务,在什么样的大平台。

  其他认可的来源:比如他帮助下属后得到的感激,家人对他的爱,朋友对他的能力的欣赏。陌生人对他热心助人的赞扬,他的良好的厨艺等等。

  后面的这些正向反馈其实也是一种认可,只不过很多时候因为他的自动思维模式给他带上一层滤镜,看不到这些其他的认可,而只关注之前那些被自动思维模式所承认的第一类认可。

  因此,在剖析认可来源的时候,需要特别当心个人的自动思考模式。

  人会有习惯性思维模式:过去 20 多年带着滤镜获取的信息,已经让他习得了通过金钱、权力、地位这个角度去思考事物的模式。但既然我们之前的分析已经这个角度证明对他来说是不太相关的,下一步就是打破这个自动的验证模式。

  不然的话,他即便选择下一份工作,潜意识里他可能还是会按照原有的思考模式,选择赚钱多的或者是职位高的,而忽略考虑团队的那个价值观。

  我们可以通过刻意练习来改变这个自动思维模式:

  每天早晨,他需要把新的认可的来源重复给自己听,告诫自己去关照自己每一个想法。

  如果这个想法又浮现了旧有的认可模式,那么提醒一下自己:这并不是唯一认可的来源,还有很多其他认可的来源。时间长了,自己的思考路径就可以被调整过来,从而打破原先的路径。

  他点点头,表示很认同这个方法。

  “但是,”他说,“除了要注意我的资讯的来源,我是否在处在了一个错误的圈子里了?好像我周围的人都和我一样,特别在意这些。我跟他们聊天时,聊的都是类似的内容,那我是不是也需要换一下圈子?”

  “那倒不必。很多时候其实是你自己主导的这个对话走向才造成这个结果的。”

  “你看你跟我聊了两个小时,但我们没有讨论如何赚到更多的钱,获得更多的权力。除了帮你解决不开心这个问题外,我们反而讨论的最多的是其他的话题。所以这其实可能是你的自动模式让你引导话题到了这些东西上。”

  “下次和其他人聊,如果你能够调整你的焦距,看到其他方面,也许你会发现对话不再是围绕这些了。”我补充道。

  “有道理。那我回去就做两件事:第一是把我最重要的三个价值观再梳理一下,排个序。第二是调整我的自动思考模式。”他有点小兴奋的说。

  “是的。”我也挺替他高兴的,“当你做完这些时候,你也许会发现,你不需要在一个大平台工作;或者,当你不局限于很狭隘的对于认可的定义,可以接受到更多不同形式的正向反馈时候,你会发现大平台也可以有深度团队交流的机会。那样,你的价值观就不再打架,你就不会这么不开心了。”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