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怎么会有这么不思进取的员工?

怎么会有这么不思进取的员工?

Photo by Haseeb Jamil on Unsplash.

  作者:木马君,坐标慕尼黑,精通四国语言,任职 500 强企业,两岁混血宝宝的妈妈。用真实的小故事和你分享有趣人生。本文来自:潜伏的木马君(ID:EUTrojan)。

  前段时间,助理跟我说:姐,你都很久没有写职场类的文章了,有不少读者留言问呢。

  我开玩笑说:我都宅家里几个月了,办公室长啥样都不记得了,还有啥职场啊。

  确实,新冠时期每个人都变得更居家了,突然有点忘记过去那种热血工作的劲儿了。

  玩笑归玩笑,说实话,我最近思考了很多关于职场的问题,有感悟,也有迷茫,今天想把自己的一些真实想法跟大家分享。

  工作十几年了,回忆这一路走来的”高光”时刻:

  24 岁在国内硕士毕业,直接去了西班牙工作。既没有考过托福,也没有研究过雅思,就稀里糊涂地成为了外国研发中心的攻城狮。

  27 岁,获得我司西班牙地区“最有价值员工”奖。

  29 岁,调任回国,走上了管理岗位,开始带研发团队。

  31 岁,升职带更大的团队,也有过“Director(主管)”这种有点虚的头衔。

  32 岁半,调职慕尼黑总部,工作至今。

  ……

  有人说,女性在职场会受到不公正待遇。

  回顾这一路走来,我很幸运,我从未感到因为女性的身份而受到发展限制。

  即使我身在研发领域,是个纯爷们儿的理工科领域,也从没有过“女性职业发展会吃亏”的感觉。

  我以前一直觉得,别人写得了代码,你也写得。别人焊得了电路板,你也焊得。

  在绝大部分领导眼里,他只要工作成绩,管你什么男女。

  过去的很多年,我和很多想要奋斗的年轻人一样,一心向着前方努力,披荆斩棘,乘风破浪。

  可是最近这两年,我思考了很多,第一次对女性职业发展有了不一样的感触。

Photo by Jeremy Bishop on Unsplash.

  是的,这一切都从一个娃开始。

  生了小木马后,我在家停工了一年,专心带娃。停工期间,我把以前承担的工作职责都转交给了别人。

  小木马一岁不到,因为我要复工,我们送他去了托儿所。

  在德国的父母中,我们算是比较早送娃去托儿所的。一般人在一岁半到两岁之间入托,也有很多孩子直到 3 岁都和妈妈待在家里,3 岁以后直接上幼儿园。

  一直到今天,一想到那么小的他,只能在地上爬行,甚至还不能站立,就不得不一个人在托儿所待大半天了,我心里充满了深深的内疚。

  别人的孩子能在妈妈怀里待到 3 岁,你怎么就不行?你的工作就那么重要吗?家里真的揭不开锅吗?

  时不时地,心里会有这样的声音冒出来,质问自己。

  磕磕绊绊,小木马在托儿所走上正轨,我也开始有规律地上班。

  因为下午要自己接娃,所以一开始只能做 70% 的工作量。到了下午 3 点,就算办公室天塌下来了,我也得走。

  第一年上幼儿园的娃,三天两头生病。

  有一阵子,我和木马爸爸被生病的娃搞得怀疑人生,我甚至曾想在他的房间门口贴一个计数牌:已连续 X 天没有生病。就像工厂门口的大型灯牌:已连续 X 天没有安全事故。

  我自嘲地摇摇头,虽然疲于应付,好在我还有黑色幽默。

  那时候,冬天来了,小木马的连续不生病计数牌,从没有超过 7 天。

  我记不清有多少次,在和大老板开会时,突然接到幼儿园电话:你娃烧了,吐了,摔了,起疹子了……赶紧过来接回去吧。

  撂下电话,我只好从会议里缺席。

  COO 大人来事业部访问,这一整天的访问安排都是我的份内工作,也是我一整年最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

  我一边努力主持会议,一边分心出来偷偷看手机,因为木马爸爸正一个人带着发着烧的病娃出门。

  右手操控着 PPT 的页面,左手伸在桌子下面,在手机上悄悄打出消息:小木马怎么样了?烧退了吗?

  这是一个职场妈妈的工作日常。

Photo by Robert Bye on Unsplash.

  我很感恩老板们的通情达理,他们非常理解带小娃的女员工,从没有因此而有不满。

  尽管如此,我却无法心安理得的放任自己打酱油。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领了一份工资,就要做好份内的事,这是本分。

  即使是养娃的人,也没有理由尸位素餐啊。

  回望过去带娃工作的近两年时间,有种不堪回首的感觉。我和木马爸爸这一路摸爬滚打,狼狈不堪,有好多次都想趴在泥坑里,不想爬起来了。

  虽然老板宽容,但是我自己心里却很清楚:

  我再也没有精力去走那段 extra mile(额外的一英里)了,以前每项工作都想做到 120 分,想让老板惊喜地睁大眼睛,现在却觉得先想办法做到 80 分再说吧,只要老板不炸毛就行了。

  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倦怠感无法隐藏。

  是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对于职场发展,我的心态变了。

  正在奔四路上的我,既没有精力,也没有野心。唾手可得的上升,我也不想主动去争取。

  这让我感到有点惊慌。

  公司里每年每个员工都会有一个年度谈话,回顾评价过去一年的工作表现。谈话的最后,按照常规流程,老板和员工会谈谈未来发展,有没有潜力承担更大的责任,愿不愿意调职其他部门甚至其他国家去锻炼,等等。

  虽然有娃扯着后腿,但是值得欣慰的是,我的工作表现还算不错,老板很好,主动询问未来发展的方向,用俗话说,就是下一步想高升去哪里?

  我竟然对他说:我现在待在原地就挺好的。

  在公司过去十几年的年度谈话,我从来没有说过这么“不求上进”的话。

  我老板完全能理解我当下的状态。他自己有两个低龄娃,他太太有六七年没有出去工作,最近两娃都超过 5 岁了,他太太才开始慢慢地做少量工作。

  在没有外援,没有保姆的情况下,夫妻双方既要自己养娃,又想双方都继续工作,这已经很奢侈了。

  能跌跌爬爬地做好本职工作,我已经很感恩,即便这样,心里还是时不时地涌上对娃的内疚感。

  倘若我争取了更高的职位,更重大的责任,这势必会影响我现在生活里摇摇欲坠的平衡。

  以前的我,不仅有冲劲,而且也会及时抓住机会。而现在,我却主动在门外挂起了“免战牌”,生怕领导逼我上进。

  前段时间,出差去安排 CEO 访问。晚上和大老板一起吃饭,话题绕来绕去,就聊到了我的职业发展。

  他问我将来想往哪个方向发展。

  我巴拉巴拉说了一通,说这个领域我感兴趣,那个方向也不错,但是最后我说了一句:但是目前我孩子太小,我只想待在现在的位置,哪也不能去。

  大老板表示理解,好似也有点无可奈何。

  过了一会儿,他又有点不甘心,说道:就算你只能待在慕尼黑,你也可以看看慕尼黑地区的职位啊。这里也有很多充满发展前景的职位,比如某某部门,马上重组,现在正缺人呢。

  我敷衍地答到:好的,好的。

  大老板又不放心,补充道:真的,你平时多看看公司职位空缺嘛,看到有合适的,你告诉我。

  我继续和稀泥:好的,好的……

  我心想:我才不会看呢。

  这是大老板第四次或者第五次主动跟我谈这件事。每次我都敷衍推托了。

  作为大老板的狗腿子,我有无数个机会可以趁机推销自己,集团里有什么空缺肥差,我也会第一时间知道。但是我这两年从未动过这方面的心思。

  你可能惊讶,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思进取的员工?老板有意培养,我却不当一回事。

  并不是我恃宠生骄,也不是不想干了,我只是变得更谨慎更有自知之明了。

  我生怕我得到了更好的职位,却挑不起那副担子。

  需要跨国洲际出差的时候,我不行,娃没人带,不能全甩给木马爸爸。

  需要在办公室加班开冗长会议的时候,我也不行,下午三点就要去接娃。

  需要每周在总部和工厂两头跑的时候,我还是不行,我的日程表不允许我长期在路上。

  一个大腿上绑着娃的人,如何能百米冲刺?

  PS:别误会,木马爸爸并非云爸爸,他也分担了很多带娃工作,但是他也要全职工作。双职工家庭,太难了。

Photo by Derek Owens on Unsplash.

  Facebook 的 COO 桑德伯格在她的书《Lean in》里写道:

  “

  很多女性一想到成家养娃,照顾家庭,职场上的进取劲就立刻熄灭了,开始 lean back (往后靠),因此她的书名是 lean in,号召女性要向前一步。

  ”

  好几年前我读这本书时,还没有成家养娃,当时我对这段话没有多少感触,我心想:哪有这么夸张?女性哪有成家之后就 lean back 的?

  现如今,在带娃工作几年后,我回头审视一下自己当下的心态,岂不正是她书里说的样子?

  有时我也会想,我们这些自己带娃的职场妈妈,真的还有机会 lean in(向前一步)吗?

  让娃的爷爷奶奶来帮一把手,他们并不愿意。含饴弄孙,偶尔为之是乐趣,长期进行是负担。

  让我把娃交给保姆,晚上回来只能看到他的睡颜,我心里是不愿意的。

  让木马爸爸在家带娃,暂时放弃他的工作追求,我也不愿意,我不想他一个人牺牲。

  想来想去,我竟然找不到任何可行的办法,只能继续在家庭,工作和养娃之间,踩着钢丝。

  德国的很多研发中心都有那种几十年如一日守在基层岗位的老工程师。他们本本分分,既不偷懒,也不上进,他们准点上班下班,下班后把时间都留给了家庭和自己的爱好。

  我以前虽然尊重这些老工程师,但是却完全无法理解他们的心态。

  我想:工作不就是为了上进吗?怎么会有人只想一辈子待在基层岗位?

  但是,最近,我居然慢慢地能够理解他们了。

  当我发现我偶尔也会冒出这样安于现状的想法,心里不免感到有点震惊。

  说到底,现阶段的我们,家庭琐事,工作表现,亲子时间,个人爱好,生活里的几个板块,互相挤压碰撞,慢慢地,我就心甘情愿地给自己盖了一个职场天花板。

  如果你问我,会不会觉得后悔和不甘心?

  并没有。

  正是因为清醒的思考,知道自己当下的人生阶段里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所以主动地给自己的职业发展按了暂停键。

  停下并不可怕,到了下一个人生阶段,咱们还可以奋起直追嘛。

  对不起,今天的文章既不励志,也不鸡血,也没有提供任何解决方案,只是想跟你们分享一个德国中年职场妈妈的生存现状。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