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关于无症状感染者,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关于无症状感染者,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作者:端端酱,健康科普传播者,美国 Fulbright 访问学者,致力健康传播,记录生命之问,护佑健康之权。本文来自:端端酱(ID:DuanduanReport)。
 
中国国务院宣布,昨日起每日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数据。
 
是的,这并非愚人节笑话。
 
3 月 31 日,卫健委疾控局局长常继乐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此举是为了“及时回应社会关切”。中国国家卫健委则在其网站上进一步指出,截至 3 月 30 日 24 时,全国接受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为 1541 例。而同一时刻的全国现有确诊病例数量为 2161 例。
 
无症状感染者也被称作“沉默的警告者”、“沉默带原者”(原:病原体)或“隐性感染者” — 他们看似没有症状,沉寂安静,却是病毒存在的重要提示者,具有非常重要的流行病学意义。无症状感染者仍有向外界散布病毒而成为传染源的可能,重视潜在或长期无症状的病毒携带者,对控制及消灭传染病至关重要。
 
被隔离了 23 年的伤寒玛丽(Typhoid Mary),便是无症状感染者的经典案例:尽管她从未显示出任何患病的症状,但她的体内始终携带伤寒杆菌,并相继传染多人,医生为她用尽所有的治疗药物,却无法祛除她体内的病菌。
 
她的余生都幽禁在纽约附近的北兄弟岛(North Brother Island)的传染病房中,直到 1938 年,因中风后遗症去世。
 
玛丽在世期间,常常出现在新闻报道和卡通里,因为曾是一名厨师,其中一个场景便是描述她在平底锅里煎头盖骨。她深深为公众的关注及遭囚禁一事所困,说自己是“每个人都能看的偷窥秀”。
可人们对这种隐匿的传染始终怀有担忧,每一次新型传染病的出现,伤寒玛丽的案例都会被再度被提出来,MERS、埃博拉、以及今天的新冠疫情都是如此。
 
因为官方的主动公布,长久以来一直被公众追问的问题有了答案,关于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不少人都表达过各样的担心,一些很有必要,另一些则会担忧过度,我试图用尽可能简单的表述告诉你们这一概念的已知真相。
 
1 什么是无症状感染者?
 
按照字面意思最直白的解释便是,体内有病毒感染,但没有表现出临床症状,包括发热、咳嗽、咽痛等可自我感知或可临床识别的症状与体征。
 
这里实际上涉及到的是两类人:一种是核酸检测阳性但自始至终不出现临床症状的感染者;另一种是核酸检测阳性在潜伏期,暂时未出现症状的患者,这类病人出现症状后即归为“确诊患者”统计。
 
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熟知的许多传染性疾病中,都存在无症状感染者/无症状感染期,比如乙肝、艾滋病等,上述疾病在无症状感染阶段都有一定的传染性。例如乙型脑炎病毒常可引起人与动物(例如马)的急性致死性感染,但在大多数人和动物群中,乙型脑炎病毒主要表现为隐性感染,虽然可能出现短暂的病毒血症,但不呈现明显的症状,病毒血症后,病毒迅速在机体内消失。类似的感染也发现于许多其它病毒感染,例如人和动物的某些腺病毒以及肠道病毒感染等。
 
2 无症状感染者为何难以发现?
 
国家卫健委在其官网上有这样的表述:无症状感染者在人群中难以被发现,导致隐匿传播难以预防。而且,即便能通过追踪密切接触者找到可能的无症状感染者,也会因受限于核酸检测、血清抗体检测的窗口期,无法发现这部分人群。由于上述因素,“实际防控工作中无法将发现和隔离无症状感染者作为主导措施。因此我们仍将继续着重于及时发现隔离确诊患者,并做好密切接触者管理。”
 
3 无症状感染者是否有传染性?
 
对于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认识正在不断深化。目前的研究认为,无症状感染者存在传染性,但其传染期长短、传染性强弱、传播方式等尚需开展进一步科学研究。
 
根据国家和部分省份开展的密切接触者监测数据,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存在二代病例续发,流行病学调查中发现个别由无症状感染者导致的聚集性疫情,有小样本量的研究显示无症状感染者呼吸道样本中的病毒载量与确诊病例没有太大差异。部分专家认为鉴于无症状感染者的呼吸道标本能检出病原核酸,但由于无咳嗽、打喷嚏等临床症状,病原排出体外引起传播的机会较确诊病例相对少一些。
 
4 学界对无症状感染者怎么看?
 
重视,但不过分紧张。
 
3 月 16 日,知名期刊《科学》刊文指出,在今年 1 月 10 日~23 日期间,也就是疫情的早期,中国有 86% 的病例没能被记录在案。这项由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香港理工大学的科学家共同进行的流行病学研究指出,中国的疫情爆发,很大程度上是由未被发现的轻症感染者或无症状感染者所推动的;尽管单个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估计仅为确诊患者的一半左右,但是,79% 的确诊患者都是被无症状患者(包括后来成为确诊患者的潜伏期病人)所传染。
 
广东省疾控中心 3 月 19 日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则提到,有些无症状感染者一直到痊愈也未曾表现出症状,但是检测显示,他们释放的病毒量与出现症状的确诊患者相当。
 
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还在分析了今年 2 月的数据后指出,全球范围内,可能有大约 2/3 的感染者没能被发现。
 
3 月 20 日,另一份知名期刊《自然》也援引中国华中科技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邬堂春团队的一项最新研究指出,武汉市至少有 59% 的感染病例没能被发现,其中包括无症状感染者以及轻症患者。而且,这是研究者根据“最保守的模型”测算出来的数据,认为无症状感染者的比例可能被大大低估。
 
5 无症状感染者是怎么出现的?
 
简单而言就是人体免疫功能和外在侵袭的病毒进入到一个微妙的相持阶段,病毒攻击停止,但仍不愿撤退。此时,无症状感染者就出现了。
 
在病毒感染中,这类情况十分为常见,也是人和动物天然自动获得抗病毒特异性免疫力的主要来源。
 
华山医院感染科张文宏教授认为,无症状感染意味着有相当多的人通过自己的免疫功能可以非常好地控制病毒,不像“非典”会引起重症并导致死亡。
 
6 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无症状感染
 
进行抗体检测是确认新发传染病隐性感染很好的方式,但盲目去医院检测也会增加感染风险。因此,如实上报过去 14 天旅行经历和密切接触史十分必要。
 
知乎上有一个很好的总结,符合下面 3 种情况,无需太紧张,大家可以对应看看:
 
1、近半个月内,无疫区经历
 
如果近半个月内,没有到过疫区,当然重点是湖北武汉地区,一般与感染者接触到机会还是比较少的。因此,不必过于担心。
 
2、近半个月内,家中无湖北,尤其是武汉旅居史的人
 
目前来说,几乎所有的确诊患者大多是有武汉旅居史,或者是与有武汉旅居史的人群接触过,因此而导致感染。因此,如果家中或者是自己身边,如果近半个月来,没有武汉方面过来的亲朋好友,在家中居住一般都是非安全的,没有传染源的进入,一般不用太过担心。平日尽量减少外出的机会,避免与不确定的人群接触即可。
 
3、第一时间响应号召,减少外出者
 
受疫情的影响,全国各地早在大年初一,有些地区甚至更早就已经叮嘱大家,“要少出门,‘红事’不宴请,‘白事’要从简等号召,不要到人群聚集的地方去”等。据专家介绍,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潜伏期最长为 14 天,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是第一时间响应号召,没有出门与不确定的返乡人员接触的话,如今 14 天的周期早已经过去了,如果没有出现异常情况,起码是可以确定自己是健康的。
 
如果我们没有做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想要知道自己是否为“无症状感染者”,其实也非常简单,在家自我隔离 14 天就知道了,如果 14 天内没有出现异常情况,可以确定自己是安全的。眼下外出务工的人渐渐增多,到达目的地之后,不妨用这一方法来试试。
 
7 无症状感染者要不要治疗?
 
采取有效的社会隔离措施是阻止这些无症状病例传播的唯一途径。目前学界不支持对无症状感染者进行治疗。前面我们看到伤寒玛丽的例子也可以知道,治疗可能是无效甚至有害的,在新冠疫情中我们同样发现了类似的情况。
 
2 月底,来自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院(安徽省立医院)、安徽医科大学附属安庆医院、安徽省疾控中心等团队的研究人员,在中国科学院科技论文预发布平台 ChinaXiv 发布了一例无症状感染者的发现和诊疗结果。
 
入院时 A(无症状感染者)无任何不适主诉:体温 36.6℃,脉率 88 次/分,呼吸 20 次/分,血压136/90mmHg,血氧饱和度 99%。且在 2 月 6 日到 2 月 21 日的 16 天之间,A 体温持续低于 37℃,血氧饱和度在 97%-99% 之间,也从无体温升高、疲劳、咽痛、咳嗽、腹痛、腹泻或呕吐等呼吸道和消化道症状。
 
实验室方面,A 的血常规、电解质、肝功能和肌酶也于 2 月 7 日、2 月 11 日、2 月 16 日、2 月 20 日受到了连续监测。除最后一次肝酶偏高(ALT 90IU/L,AST 62IU/L)之外,其余都处于正常范围。同时,A 于 2 月 11 日和 2 月 20 日接受胸部 CT 复查,均无异常表现。
 
但 A 的丈夫、弟弟、弟媳都相继确诊并入院治疗。
 
保守起见,没有任何症状的 A 也同时开始接受治疗。
 
有意思的来了:在 2 月 6 日~2 月 16 日之间,A 每日都接受干扰素 α2β 雾化治疗,服洛匹那韦/利托那韦 20mg,一天两次。2 月 16 日开始,A 停用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并继续接受静注利巴韦林注射液 0.5g/12 小时治疗。2 月 20 日由于复查的肝功能结果出现异常,A 开始接受异甘草酸保肝治疗。2 月 19 日,医生再度采集了 A 的咽拭子和肛拭子并送检,但 SARS-CoV-2 并未转阴。
 
意思是,无症状感染者接受了 11 天的治疗不仅无法让病毒转阴,还损害了其肝功能,见最后一次复查结果。
 
所以,无症状感染者需要隔离是肯定的,但治疗需格外谨慎。
 
8 中国存在大量无症状感染者吗?
 
我们了解了无症状感染的定义后,就知道,人们在担心的是那些自始至终不发病的无症状感染者,华山感染的这张示意图很好的表示这群人。
从图中可知的结论是 — 无症状感染者一定是同时伴随着更多的有症状者而存在,无症状感染者不会孤立的存在。即,如果存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那么一定会有更多的确诊者出现。
 
这点,中国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的十分清楚,中国不存在大量“无症状感染者”。他认为,如果有的话,这些无症状感染者一定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使得中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更高。
 
但实际上,近段时间以来,中国新确诊人数并未上升,反而下降,而一些省份这个数字已经为零,由此推断,中国无症状感染者数量并不高。
 
参考资料:
 
1. Nature Covert coronavirus infections could be seeding new outbreaks (2020-3-20)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822-x#ref-CR2
 
2. Case Study Shows Asymptomatic Transmission of COVID-19 in China,MAR 30, 2020 | JONNA LORENZ
 
3.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中华流行病学杂志 41.2(2020):145-151.
 
4. Ali, et al. “A family cluster of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infections related to a likely unrecognized asymptomatic or mild cas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ectious Diseases (2013): e668-e672.
 
5. Al-Tawfiq, Jaffar A., R. F. Kattan, and Z. A. Memish.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disease is rare in children: An update from Saudi Arabia.” World Journal of Clinical Pediatrics 5.4(2016):391-396.
 
6. Al-Tawfiq, Jaffar A., and Philippe Gautret. “Asymptomatic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 infection: extent and implications for infection control: a systematic review.” Travel Medicine and Infectious Disease 27 (2019): 27-32.
 
7. Chan, Jasper Fuk-Woo, et al. “A familial cluster of pneumonia associated with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dicat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a study of a family cluster.” The Lancet (2020): 514-523.
 
8. Che, Xiao-yan, et al. “A patient with asymptomatic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and antigenemia from the 2003–2004 community outbreak of SARS in Guangzhou, China.”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43.1 (2006): e1-e5.
 
9. Hoehl, Sebastian, et al. “Evidence of SARS-CoV-2 infection in returning travelers from Wuhan, China.”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
 
10.Kupferschmidt, K. “Study claiming new coronavirus can be transmitted by people without symptoms was flawed.” Science (2020).
 
11. Rothe, Camilla, et al. “Transmission of 2019-nCoV infection from an asymptomatic contact in Germany.”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
 
12. Zou, Lirong, et al. “SARS-CoV-2 viral load in upper respiratory specimens of infected patients.”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2020).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