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囧妈》的败笔,也是多少关系中的败笔?

《囧妈》的败笔,也是多少关系中的败笔?

作者:李源,“有意思教练”特约作者/教练,俩男孩爹。就职于某 500 强外企。瑜伽和正念静观习练者。新书《自定义人生》已出版。本文来自:有意思教练(ID:MessageCoach)。
 
在那头狗熊从森林里冲出来之前,本来一切都还挺好的,但是狗熊的出现把这部铁路旅行片终于转成了玄幻片。
 
其实,《囧妈》总体来说还挺好看的,至少比《港囧》乱糟糟的主线要清晰多了,况且无论如何都要感谢在这个疫情严重的春节有一部新电影可以在线看,还是免费的。
 
虽说不少人都说《囧妈》不够好笑,不过我倒觉得喜剧也并不一定要从头到尾的歇斯底里,有张有驰、笑中带泪(我还真流了点眼泪)也没什么不好的。
 
(以下有严重剧透,请谨慎阅读。)
 
《囧妈》和徐峥的“囧”系列的其他电影一样,主题是“人在囧途”。这次的故事发生在火车上,话说创业者徐伊万和老婆张璐本来一路共同恋爱创业成家,但是婚姻还是走到了尽头,女方打算去美国发展。
 
伊万想跟去美国搞破坏,结果到了机场才想起来护照在他妈妈身上,而他妈妈正要踏上前往莫斯科的 7 天 7 夜的火车之旅。伊万本想赶到火车上要回护照继续飞美国,却阴差阳错地开始了一段跟母亲朝夕相处相爱相杀的亲子旅行。
 
伊万平时忙得根本没有时间看他妈,连他妈发的微信语音方阵都懒得听。突然一下要在狭小的火车包厢里跟妈妈同吃同住好几天,可想而知,这一路上冲突不断……
 
最后一次的大爆发后,妈妈一气之下下了火车,伊万一路追赶。在大雪纷飞的西伯利亚的森林里,他们终于有机会面对过去。
 
但是,妈妈甩出来的一个早年爸爸酒后家暴的桥段一下子堵住了伊万的嘴,然后又不知道哪跑出来一头熊二,让母子从冲突立刻转成了同盟,并且将这种同盟一直延续到了电影结束。
 
就好像这几天有段子说,因为疫情的关系,平常没时间陪父母吃饭聊天的子女们可以天天陪着父母了,没事总吵架的夫妻也团结一心了。
 
这个蹩脚的安排成了《囧妈》的最大败笔,影响了真正有意义的母子沟通,他俩之间真正的冲突并没有真正的了结。而这又何尝不是多少关系中的败笔?
 
人们总是能“有难同当”,但是不能“有福同享”。一只狗熊的袭击,一场疫情的灾难,可能能让人们暂时搁置分歧,共同对外。但是也恰恰是这样的外在危机制造了暂时的和平,反而延迟了我们真正解决内在冲突的时机。
 
01 你是否被他人用爱的名义越过了边界呢?
 
不过本片还是探讨了一个对我们每个人都很重要的话题:如果我们爱的人以及爱我们的人,对我们的要求和安排,都是“为了”我们或者因为“爱”我们,是否我们就应该全盘接受呢?
 
很明显,不论是伊万还是他前妻张璐,都不这么认为。但是当妈妈在森林里说出“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你而活”的时候,伊万还是感到愧疚和感动。
 
可,这样的话,正是典型的“越界”前的说辞。“越界”的人这样说一方面会让对方感到很被重视,与此同时,如果对方拒绝了这样的“好意”,他就会有“我是坏人”的道德压力和愧疚感。在这样的心理压力下,被越界者就会经常做出自己其实并不情愿做出的事情。
 
在家庭里,最常见的几个话题就包括“催婚”,还有电影里提到的“生孩子”,而另外一个常使用的技巧,就如同伊万的妈妈一样:“猴子不上树,多敲几遍锣”。这也是为什么一般年轻人抱怨父母“啰嗦”的原因。
 
02 你是否也习惯性被越界?
 
在很多情况下,在长久的关系相处中,一方喜欢越界而另一方习惯性地放弃自己的边界是共存的。这里的放弃并不只是退让,也包括不声张自己的边界,甚至不清楚自己应该有怎样的边界。
 
检查下面的问题,如果你在多数问题上的回答都是“是”,那很可能你已经习惯性的放弃了自己的边界。
 
在别人提出要求的时候,自己经常说,“我都可以啊”,“我也无所谓啊”;
 
很少声明自己的立场,即使对方的要求让自己觉得不舒服;
 
对方经常表达不满,而自己的“不满”却从来没有表达过;
 
当对方提出要求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怎样去满足,以及如果满足不了的后果(比如对方会愤怒,会哭泣,会指责自己),而不是思考对方需求的正当性;
 
当对方提出要求的时候,不会讨价还价,不会顺便提出自己的要求;
 
自己向对方提要求的时候,只敢提对方 100% 肯定会接受的要求;
 
对方是否经常用“爱,孝顺,尊重”这样的词来让他们的要求显得正当而且重要,而你也觉得无法辩驳和拒绝?
 
对方是否会使用威胁性的语言(比如“你不这么做你会后悔的”)或者用负面标签(比如“你太自私了”)来指责你,从而让你屈从?
 
我们还可以从身体和情绪上来辅助判断。
 
对方提要求的方式和语言是否会让自己的身体感到不舒服?(比如紧张,缩紧)
 
对方提要求的方式和语言是否会让自己感到羞愧和内疚?
 
自己提要求或者拒绝对方要求的时候是否会感到恐惧?
 
还有的时候,不是对方提出的需求的内容让我们不舒服,而是对方提出需求的方式让我们不舒服。而如果在哪些小事上我们提出反对意见的时候,对方又会补一刀,比如“这么小的事情都不能帮我,你是有多自私啊”,然后让我们更加不舒服。
 
另外,要指出一点,有的时候,关系两端的人可能都有对对方越界的行为,但是方式,频率和程度不同。
 
03 被越界就没有“好处”吗?
 
被习惯性地越界,有时候其实也是因为,最开始有些被越界感觉还挺良好的。比如伊万的妈妈经常喂食伊万爱吃的东西,不管是小西红柿还是红烧肉。被人照顾得这么体贴,怎么可能一点“舒服”的感觉都没有?
 
但是如果你不声张立场,这样的“舒服”就会悄悄地变成“被控制”。就好像那些在公园里帮助子女相亲的父母,那究竟是一种“照顾”呢,还是一种“控制”呢?比如从小被父母一路安排到大的孩子,可能一直就活在“很舒服”和“被控制”两种感觉的交织中。这也是摆脱这样的模式为什么很困难的原因之一。
 
04 如何改写自己的剧本?
 
所以,即使被越界,也不意味着我们就是单纯的受害者而对方是单纯的施害者,在多数人的生活里,关系的双方都是普通人,而越界者也可能真的为我们做了很多。让我们暂时放下这些标签,来想想如何改写我们之间的“剧本”。
 
要改变你和他人之间关系的剧本之前,最重要的是先改写自己内心的剧本。如果我们自己内心的剧本不改写,即使我们和眼前这个人不接触,换成另外一个人,我们很可能还会进入这个模式。
 
在新的剧本里,有两句最重要的话是你一定要说给自己的。
 
1、告诉自己我能承受来自对方的压力。
 
过去,我们因为对方的语言、情绪带给自己的压力而忘掉自己的立场。
 
现在我们需要对自己说,我可以承受对方的 xxx(眼泪,愤怒,失望)带给我的 xx(压力,焦虑,负疚感)。
 
在电影中,伊万其实表现得相当不错。虽然萍水相逢的娜塔莎说他是个怂货,不过他还是坦然承认自己“没准备好”,够爷们儿!(请注意,这句话里,“怂货”和“爷们儿”都是标签陷阱,我们很容易向标签屈服,下次别掉进去。)
 
2、告诉自己,我们自己的需求也很重要。
 
过去,我们可能没有认真想过自己的需求究竟是什么,因为满足对方的需求就已经把自己忙得四脚朝天了。
 
现在,我们需要对自己说:
 
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和喜欢的东西也很重要,我的要求不可能都是错的;
 
即使发生冲突,也并不一定会伤害我们的关系,而且它会让我们更相互了解;
 
对方可能会难受,但是我的难受也需要被我自己照顾;
 
对方的难受我最多只有一半的责任,他自己需要承担自己的责任;
 
总有更好的方法,而不只是一个人的需求被满足。
 
改变的开始可能很不适应,甚至会遭遇失败,这都是正常的,不过如果你经常用上面的清单检视自己的行为模式和感受,经常练习逆转内在的对话,相信你会找到成功的机会。
 
当你逆转你与“越界者”的剧本,你会发现,你们的爱不一定会减少,甚至会以更美妙的方式重现。你会重新找到自己在生活中的份量和掌控感,你会减少不必要的自责和纠结,你将重新发现你对自己的定义。
 
而只有在那时候,人们才能看到真正的诉求和真正的彼此。就像电影中漂亮的伊万妈妈摘下假发的那一刹那。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