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没有正常的个体 何来强大的国家?

没有正常的个体 何来强大的国家?

最近最大的感受,就是看到了很多伤害。
看得见的,是一个敬业的医生,在工作时间被极其残忍的抹脖子。
看不见的,是杀人凶手和家庭内心的变态。
变态不是一日之功,是来自长时间的淤结。
 
淤结
是很多人内心的状态。
 
每天机器一样运转
上学为了什么?为了考大学,
考大学为了什么?为了工作,
工作为了什么?为了赚钱,
赚钱为了什么?为了买房,
买房为了什么?为了结婚,
结婚为了什么?为了生孩子,
生孩子为了什么?为了让他上学,
上学为什么?为了考大学,
......
 
所以看下来,钱,房,似乎就是生活全部的意义。
所以为了钱,为了房,什么都可以,
可以坑,可以骗。
 
碍我事的,就可以诛杀。
 
似乎就是这个逻辑。
 
每次去农村,看到孩子们,娱乐就是手机游戏,梦想是开直播赚钱。
这还是好的,还有性侵,青少年犯罪和自杀。
 
看不到全面的数据,但仅从知道的个例,就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城市里,似乎文明,但是另一种野蛮。
 
一个真实故事:
 
一直考第二名的孩子,考了第一名,妈妈问为什么,说考第一那个同学的有一门没有考,因为他外公去世了。
然后孩子跟了一句,下一次考试,如果他外婆也去世,我就又可以考第一了。
 
毛骨悚然。
 
某一线城市名校,暑期孩子报名什么夏令营,家长都是互相之间瞒着的,为了让自己能胜出。三年级开始,学生干部就是在家长中组成团体贿选的。
 
这样的教育,先不谈创新,就问,能培养出正常的人么?
 
在时代的宏大叙事下,是各种扭曲的关系,和一个个淤结的内心。
 
人都活成了器具,所以这个器具不合适,就可打可骂可杀。
 
每个人都被训练的一边说着正确的话, 一边关注的只有自己。
 
核心是淘汰的,所以你上就是我下。
 
其他人都是和我竞争的,和我分资源的,或者给我服务的。
 
因此教育和医疗,和人最近的领域,变成了最残酷的领域。
 
个人层面的淤结,上升到群体,就是变态的关系,变态的关系上升到社会,就是频发的社会问题。
 
看朋友圈,满眼是伤害、愤怒、哀伤、无奈、绝望。
 
需要疗伤。疗伤的前提是面对,但面对,不是我们的文化,我们要一团和气,你好我好。
 
于是,这又成了,淤结在那里的一块伤。
 
这些伤都会在生命的某个时间,发出来,以你想不到的方式。
 
如果只堵,不疏,问题只会越来越多。就像纸包不住火,无非是什么时候烧穿。
 
出路,也只有一条,就是疏。
 
有人建议给医院上保安。北京的公共汽车和地铁上已经都是保安了,中小学门口也是保安重重,但这都是巨大的社会成本。都是“堵”。现在可以暂时有,但是这样下去,难道家家户户保安么? 这巨大的社会成本,谁来支付呢?
 
社会如果完全失去了自治能力,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如何有自治能力?靠社区发展,靠社会组织,靠社会有喘息的空间。
 
个人的层面,如果只是实用主义,也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把人当做器具,哪怕最好的状况,也终会发现生活空虚,如果更差,就是精神疾病和犯罪。
 
这个杀害医生的人,必将诉诸法律。但这个可恨的人,他又何尝不可怜?他有心么?
 
有一个心理咨询师说,“我曾经有一个客户,当被问及她最深层的价值观时,停了很久,终于说:“这是我被问过的最可怕的事情。”她补充说:“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想过。”她哭了。不幸的是,这种咨询经历并不少见。人们很容易陷入日常琐事和习惯中,而忽视了最重要的事情、就像机器中的齿轮,外面看起来还ok,内部却被卡住,重复相同的旧动作,无法改变,看不到其它生活方式可以选择。
 
内部被卡住。
 
不化,不解,下一个问题肯定会出现。
 
希望这次恶性事件,不仅仅是就事论事的判刑,再等待下一次恶性伤害发生。
 
而是开始看到这些淤结,不再堵,开始疏。
 
从个体层面,到系统层面。
 
否则,下一次, 仅仅是时间而已。
 
 
沉痛悼念杨文医生。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