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李一诺:为何歌唱

李一诺:为何歌唱

2012 年秋天,我的第一个孩子 2 岁半,送到了小橡树幼儿园。那时候我在麦肯锡工作,很忙;又是第一个孩子,很晕。送孩子去小橡树,也不是因为懂得幼儿教育,是有一个同事说这个幼儿园特别好,又正好离我家不远,就从众报名。记得那时候报名还特别狼狈,各种托关系还差点没报上,可以说是懵懵懂懂地就成了幼儿园家长。
 
成为家长之后,才慢慢开始发现和感叹这个幼儿园的了不起。表面的低调后面,是特别多的用心,和对教育非常深入的思考。不仅有优秀的幼儿教育,还有家长社区、教育公益和社会创新的实践。而我对小橡树的感知,也从“送孩子去”的地方,成为一个享受参与其中的社区。现在我家的老三还在小橡树,话说从 2012 年到 2020 年,跨了八年,也算资深家长了。
 
王甘老师近 20 年前创办的这所幼儿园,让上千个家庭,因为幼儿园的存在,有了一种不同的生活体验和生活方式,想想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小橡树的创办人王甘老师,应该是 82 年左右考上的北大。现在回看,77-85 年之间的那一批大学生,真的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代人。他们有理想,有能力,能吃苦,有耐心。从80年代到今天我们社会方方面面的成就,可以说和这一代人几十年的努力分不开,也和八十年代的思想解放在这一代人身上留下的精神底色分不开。
 
王甘老师北大毕业后到耶鲁大学读了人类学博士。后来因为儿子出生,2001 年开始在居民楼里租房子,做小橡树幼儿园。我在十几年后的 2012 年开始作为一个普通家长受益。后来 2014 年初开始做“奴隶社会”这个公众号,因为一篇文章,和王甘老师结识。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三元桥附近的一个咖啡馆,那种见偶像的紧张和兴奋。
 
后来我们搬回美国,大概是 2014 年左右,王甘老师来加州,看加州的教育公平方面的创新,我有幸一起,看了加州很多“另类学校”。这才发现虽然自己住在加州,但是对当地教育的了解还是很少的。那时候我们在几天里看的各种学校,我可以说是大开眼界,包括在城市贫困地区的特许经营学校和专门给非法移民开的学校。这所给非法移民开的学校特别颠覆我的认知。创办者是第一个从墨西哥来美国拿到斯坦福教育学博士的老太太,我们去的那一年她已经去世,她的女儿在负责学校管理。
 
为什么震撼?
 
因为一方面,很多学生是二十五六岁的人来补上高中,因为这些人白天一般需要打工,所以这所学校从早上 6 点开到晚上 10 点,可以自己选择合适的时间来上课。而且因为很多学生有孩子了,学校还提供免费的幼儿园,是华德福的幼儿园,做的质量非常高, 美好,干净,儿童为中心的设计, 完全不是我以为的“边缘群体”幼儿园寒酸的样子。
 
第二个震撼,是这所“非法移民”的学校,不仅没有被政府关停,反而还从政府拿到了免费的场地和资金。我问为什么会这样。他们说,移民非法是海关总署的事,但对地方政府来讲,不能忽视这个人群的存在。只要他们在,政府就有对他们提供教育的责任和职能,政府还很感谢办学者能举办这样的学校,帮助他们解决社会问题,因此拿出经费来支持是应当的。另外,一个好的学校是社区稳定的支点,所以政府非常支持。这些参观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了解到丰富多样的学校形式的存在,了解到教育公平的理念和实践,非常受益。
 
2016 年我们开始做一土,可以说王甘老师、小橡树和这次加州之旅,是我的启蒙。
 
小橡树幼儿园,也有社区构建的思路。其中一个机制就是家长艺术团,包括合唱团、舞蹈团、鼓队以及戏剧社,每学期都特别热闹,还有每学年两次自娱自乐的演出。虽说是自娱自乐,但都是在正儿八经的演出场地,大家排练得非常认真,演出也都特别专业。
 
 
我从小也喜欢唱歌跳舞,大学的时候还做过我们系里的合唱团指挥来着,所以看了这些社团,是心痒痒的。但是那时候家里俩小娃,麦肯锡巨忙无比,觉得参加艺术团体真是个奢求。所以远远看着,没敢报名。到了第二年,觉得还是应该试试吧,哪怕就打个酱油呢。所以交了团费,觉得交了钱,算是督促自己参加的一个理由。但其实还是因为出差繁忙,没去几次。
 
但是到了圣诞节前两次,我有时间,唱的也都是比较经典的歌,给自己打了打气,去混混吧。于是混了几次,还赶上了演出最后的集中排练。所以跟着上了台,参加了演出。别说感觉特别好。后来我的时间并没有变多,但是觉得能去凑几次算几次。后来的几次演出都能一起,还学会了不少歌,感觉特别幸福。
 
 
一土现在也是几百孩子,我们从小橡树学来,也有了特别热闹的家长社团。合唱团、舞蹈队、戏剧社、街舞社、书法社、手工社,热闹极了。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这句话,在这些歌声里、舞步里、笑声里,成了现实。一个家长说,来一土特别值,交一份学费,全家上学。其实是这样的。教育不仅仅是课程教学,教育是一场全家都不得不参与的社会体验。所以选择学校,其实不仅是给孩子选求学场所,也是为全家人选择一种生活方式。
 
 
从小橡树,到一土,幼儿园,小学到中学,我们希望能有更多的家庭因为这样的幼儿园以及学校的存在,找到一种符合真实内心的生活方式,也通过自己的参与,让这样的现实更丰富、更真实。
 
感谢小橡树,特别感谢在合唱团的经历。希望这些歌声,能年年继续,让所有家庭一起,真实丰富的去生活。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