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这世界,还有没有和解的可能?

这世界,还有没有和解的可能?

 

作者:黄泓翔,毕业于复旦和哥伦比亚大学,自 2011 年赴南美非洲多国调研,后成立中南屋,帮助中国青年走向全球,筑梦一带一路。本文来自:中南屋(ID:chinahouseproject)。
我没有想到,人生第一次玩密室逃脱,是与一位著名美国艺术家及其丈夫一起,在巴厘岛的珊瑚保护组织的海洋保护主题密室里。
 
这个国庆节,我带着学生到巴厘岛调研“中国人在巴厘岛进行义工旅行的现状及影响”。在行程中,我们拜访了一家做珊瑚保护的 NGO(非政府组织),洽谈合作。他们告诉我们,有一个以海洋保护为主题的密室逃脱,特别好玩,问要不要体验一下,我们说好。
 
正好,为珊瑚保护机构创作了艺术作品的一位著名美国艺术家及其丈夫也来拜访他们。这位美国艺术家,修读的是海洋生物学与艺术,一直致力于用艺术传达海洋保护理念。
 
 
机缘巧合之下,我们便一起玩了这个密室逃脱。
 
在一小时的时间里,我们一起测量鱼的尺寸是否符合捕捞标准,一起从蝠鲼的海洋分布地图中寻找开锁密码的提示,一起在“潜艇”里爬上爬下,一起把塑料瓶归类……用我学生憨憨的话来说,这个密室逃脱是她玩过最好玩的,也最有教育意义的一个。
 
本来没有很熟,但是玩过这个密室之后,我们与这对美国夫妇建立了友谊,第二天还一起到蓝梦岛去考察珊瑚保护组织的种珊瑚基地:在那里,珊瑚保护组织像植树造林一样,在浅滩种珊瑚,希望这里能变回几十年前的珊瑚海。
 
跟美国夫妇聊着天,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场有点奇妙的遇见,刚好在一个有点奇妙的时间点上:中美贸易战如火如荼,中国与世界之间、甚至中国的不同部分之间,日益割裂。然而国家之间的对立却仿佛与在海岛上的我们无关,我们在一起关心的是珊瑚、是海洋、是地球本身。
 
“政府是政府,人民是人民。我们许多人一点都不喜欢我们的政府,其他国家大概也一样吧,政府有政府的立场,普通人却是多种多样的”,丹,那位外科医生,笑着说到。
 
他对中美贸易战不以为然:“这个地球上人类面临许多真正重要的问题,例如气候变化、海洋保护,而人类却对此不以为意。”
 
不过,丹也讲到,今天有许多美国人对中国是非常不了解的。在教科书中,他们学的是古代中国,学的是几十年前的某场事件;在媒体中,他们听到的是中国如何不公平地竞争,如何威胁到他们。
 
但是,更多元、复杂、真实的中国,即便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他,都不甚了解,更何况是基层大众——中国在许多美国人的认知中都是一种“威胁”形象,让人害怕:经济强国、军事扩张、不同的意识形态、不同的价值观。
 
“我们其实很需要有中国朋友,来回答我们关于中国的‘傻问题’。”丹很认真地告诉我,许多美国人都像他一样,想要了解中国。
 
这场遇见给了我一些思考。
 
过去的几个月来,通过中美关系、香港《反蒙面法》等一系列问题,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对立,也有许多人拼命地煽动对“废青”、对“西方”的仇恨——要么出于本心,要么是为了谋取某种利益。
 
这些仇恨将把我们带往什么样的彼方呢?恐怕是一条不归路吧。
 
就如王毅近日在国际大会所说,中国这些年一直在融入世界,这也是必然的、对中国对世界都好的。
 
 
中国既然决心要融入世界,那么我们需要的就不是仇恨,尤其不是人民对人民的仇恨。
 
可能是有人刻意攻击我们、抹黑中国,但是那些恐怕只是少数。他们更多是政客,更多是利益集团,而不是广大的人民。
 
更多的外国人,普通人民,对今天的中国存在的是不了解与误解。即便伤害到了我们,也可能是无心之举,就好像春晚节目中我们涂黑脸扮演非洲人而无意激起的“种族歧视”风波一样——我们对世界了解甚少,凭什么指望世界很了解我们呢?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在这种时候,比起暴跳如雷,比起破口大骂,能不能花点时间去询问对方,你们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这样觉得;为什么不能花点时间去平静解释,中国可能还有别的样子,某些事情还有别的维度。
 
我们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总爱说西方人对我们有偏见、无法改变,但是我也跟几乎所有的西方朋友都讲过例如:我认为西方民主不适合中国、中国的监控摄像头其实起到了很多积极作用、中国政府真的把中国变得挺好等,大家觉得西方人可能绝对接受不了的观点——每一次,只要我心平气和有理有据地去解释,效果大多都不差,能赢来许多点头赞同。
 
都说要“在世界上讲好中国故事”,到底现在是人家不听我们讲,还是我们没有努力学会如何去讲呢?
 
要融入世界,我们需要有世界公民意识,这也是现在在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诚然,国与国之间会存在许多利益冲突,但这个世界上也仍有很多全人类共同在乎的事情:环境保护、动物保护、性别平等、儿童权益……
 
当我们带着“小我”站上国际舞台,我们担心的是“你拿多了我就少了”,必然引起纷争;但当我们作为世界公民站上世界舞台,我们都是地球村的一员,我们都是有着共同使命的战友。
 
当中国人走向世界,去关注世界的可持续发展,去为对于全人类、全世界,而不只是对中国,来说重要的事情努力的时候,世界对于中国人的认知也必然改变。
 
不一定是对中国政府,可能是对中国人,对我们。
 
 
这种改变也很可能并不发生在外国政府身上,而是发生在外国民众身上。
 
但政府,终究是人民的政府。
 
民间外交,终会影响外交。
 
作为人民,作为一名世界公民,至少在人类的范畴里,我想我们没有敌人。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