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从离婚的边缘走来

从离婚的边缘走来

作者:Nancy 张欲文,FortuneSchool 主创,大学老师,共创式教练,探戈爱好者。敏感善察的反思实践者,温暖走心的生活教练。本文初版来自:FortuneSchool2016(ID:Fortune_School)。
作者写在前面:
这世上最可怕的三个字是“我以为”。
 
曾经我以为钱多钱少无所谓,只要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走哪儿咱都饿不死。
 
曾经我以为谈钱俗气伤感情,钱多钱少无所谓,自认清高不在乎。
 
曾经我以为婚姻关系里的经济自由财务独立,就是你挣你的,我花我的,老娘一新时代独立女性,绝不靠男人养活。
 
曾经我以为亲密关系只要你侬我侬,一句“我爱你”就可以抵挡住一切妖魔鬼怪。
 
但是,爱,真的就是如此容易吗?
 
还记得你们恋爱时初次告白的场景吗?
 
他送我回家,到了小区门口,掏出一张卡交到我手上,黑头黑脑认真地说:“这是我全部的家底了,做我女朋友吧,以后我养你。”
 
我愣了大半秒,望着手上绿色的农行卡,破口而出:“多少钱?”
 
“不到 3 万。”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点钱,咋养我?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
 
从相识相恋到步入婚姻的七年里,先生虽没能兑现“养我”的承诺,却一点点把我从一只动辄炸毛的小刺猬,软化为一枚依恋于他的小女人。
 
我习惯了凡事独立不爱依赖,他义正言辞:“活都让你干了,把我们男人往哪儿搁?”
 
我嫌麻烦不爱捯饬,他便一件件为我挑选饰品、衣服,直到满意合适为止。
 
我性子强硬,不习惯软言细语,他坚持每天要亲亲抱抱,互道晚安才能休息。
 
我不喜欢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肌肉男,他硬是练出一身肌肉,美其名曰:等老了,能抱得动我。
 
那个时候的我们,世界简单到只有我和你。对金钱既没概念也无贪欲,以为钱多钱少无所谓,只要在一起就好。凭着一颗渴望爱的心,无师自通学会了爱的五种语言:肯定的言词,肢体的接触,服务的行动,彼此的陪伴和爱的礼物。
 
 
可是渐渐地,拥抱变成了匆忙间象征性的仪式。陪伴变成了你坐在我身边,大眼瞪小眼,不如低头刷手机。曾经对金钱的那份自认清高不在乎,慢慢消磨成战斗台词:你怎么挣这么少?
 
当爱已成往事,耗到不想再爱了,当金钱冲突触碰到关系的警戒线,我们拿什么去坚守婚姻?又拿什么在一地鸡毛的琐碎中重拾爱与希望?
 
一、金钱的焦虑引发了关系的焦虑
 
2018 年初先生决定跟朋友一起创业,我拿出了个人储蓄,想当然地以为这是夫妻共同财产,先生去谋求不同的发家之路我理所当然地支持。可这支持是稀里糊涂而盲目的。
 
创业之初,我们连先生的创业目标,职业价值,未来的发展方向,创业投资的周期和预期的投资收益都未谈及。就连家中的收支情况、财务结构和家庭的财务风险承受能力,都未曾盘算清楚。创业就像是头脑一热的拍脑袋决定,我们两眼一摸瞎,光着脚丫,闯进了关系和财务的迷宫。
 
三个月,半年,一年,家庭收入支出的亏空越来越大,我一下乱了阵脚,不知该如何是好。所有的焦虑在没法立即缓解时,统统变成了埋怨和指责。
 
你为什么什么都不操心?
 
你工作到底有没有进展,项目情况怎么样了?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压力很大?
 
都是因为你要创业,才把我们生活弄这么紧吧!
 
慢慢地,我埋怨的音量越来越高,甚至是把先生变成了祸害、仇敌。都是因为他,我才会焦虑,才压力大,才会变成一个为钱烦恼的怨妇。
 
在焦虑和压力的驱使下,我把问题的矛头直接指向了先生。似乎只有“把他解决了,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二、家有多乱,关系就有多乱
 
争吵无果,与其频繁升级焦虑与压力,耗费心力,倒不如避而不谈,就此作罢。
 
我不再抓着先生与我一起算账了,也不敢再面对每个月账面的真实数据了。闭着眼睛听天由命,能花多少是多少,理财收益是亏是损,我也懒得花心思打理过问了。
 
先生没了逼迫,有了喘息的空间,开始投入在游戏的世界里寻求放松与成就。我也不再挣扎于现实的掌控,在探戈的世界里做个安静跟随的女子,自由起舞。
 
我们似乎回到了期盼已久的平静如初。
 
可现实的景象,终究掩不住关系的实情。
 
地板脏了,没人拖。沙发上散了一摊衣服,没人叠。无人做饭,点外卖,吃完的锅碗泡在池里,等着被洗。家里的杂物七零八落,无人收拾。
 
地里爸妈辛苦种的菜,无人打理只剩下枯草。墙面上脱落的墙纸,还透着霉腐味,一如我们的关系,在阴冷潮湿的角落里,不知不觉地凋零。
 
从什么时候开始,家变成了一座孤岛。他在客厅游戏,我在房内看书。我们没了交流。
 
终于有一天,我环顾四周,看着这个让我意懒心疲,毫无招架之力的家。才幡然醒悟:“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啊,我们为什么要糟践自己的家,放任它颓败?”
 
家有多乱,关系就有多乱。我们才是这个家,这段关系的经营主体。只有我们一起,才能决定把家变成什么样。
 
三、转机始于无力感的爆发
 
难的不是改变,而是下定决心去改变。
 
理智上我们都清楚,再这么吵下去回避下去,这关系怕是走到头了。可情感上,我们谁都没法放下各自的怨念转而理解对方。我认为他不能付出行动支持理解我,他认为我多说无益只会给他施加压力。我们之间还是隔了一堵厚重的心墙,束缚了改变的可能。
 
一天晚上,我和先生再一次因为财务的分歧发生争吵,愈演愈烈,越吵越凶。
 
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
 
你为什么不能跟我一起面对眼前的真实情况?
 
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做?好像一切无所谓?
 
愤怒、不解、悲伤、失望,所有的情绪化作一堵真空玻璃墙将我困在其中,动弹不得。我渴望挣脱这内心的阻隔与纠缠,使尽浑身力气啪的一声打在先生身上(力道之大,他因此痛了三天)。
 
嘶吼着,咆哮着:“骗子!滚!都给我滚!”
 
先生被我惊的措手不及,试图做些什么却一再被我决绝地推开!
 
那一刻,完美伴侣、完美婚姻的幻想被现实击打的粉碎。除了敌对的愤慨与仇视,无半点爱与怜悯。
 
他一边默默流泪,一边困惑不解:“这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两个人,怎么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而我身体里仿佛有第三只眼跳出眼前,旁观着正在发生的戏剧性一幕,看着又哭又笑的另一个我自己。惊讶、疑惑:“何至于此啊!何苦把自己逼到了绝境,何苦把爱人当作了仇人,何苦让无力的情绪做了现实的探照灯,禁锢了视野的所在?”
 
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现实?谁才是我真正的敌人,什么才是我真正要面对的?
 
四、我终究要面对的是自己
 
第二天醒来,我坐在学校办公室,听着窗外风雨声。脑中如过电影一般回想与先生经历的种种,心中空空如也,平静的出奇。似乎绝望之下的反抗赢来了冷静旁观的反思。
 
泼辣怨妇是我,回避妥协是我,暴风雨般的咆哮怒吼是我,在这场婚姻关系的角逐里,我几乎把所有能演的角色都用力试了个遍。
 
可结果呢?
 
我追他便逃,我回避他也回避,我咆哮他便示弱。我们的关系竟没有真正对等过。
 
而哪一个角色才是真正由我主导的我自己?而不是受情绪指挥的提线木偶?
 
我坐在观众席回望着这场婚姻冲突战里一幕幕的剧情演变和角色变化,看到的却是一层又一层跌宕起伏的情绪:着急、紧张、焦虑、慌张、不安、愤怒、麻木、沉重、恐惧、失落、绝望、难过、悲伤、孤独。
 
当我一项项识别出这些情绪,让其从冰山之下浮出水面时,心里越发宁静安心。好像找到了情感的归属,接触到了真实的自己。
 
学习 PET 父母效能沟通时,老师曾提到:每一个负面情绪背后都有未被满足的需求。那么我的情绪背后,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呢?
 
我反复在脑海中排演回顾,才终于看清愤怒和孤独背后对爱与理解的渴望。原来我想要的,是他能看见和分担我的不安,陪伴我一起面对关系和财务的困境。然而,在不平等的关系状态里,我们永远无法获得真正的理解。
 
整理完思绪,我给先生写了大段的文字,正面向他表达我心里的感受和对关系的想法。
 
从我们为各自的事业奔忙开始,生活和方向好像变成了平行线,只有家是唯一的补给点。可是家没了两个人的投入和经营,慢慢失去了以往心心相印的温度,也拉开了我们心和心的距离。
 
这些变化让我很不安。为此我不断地情绪失控,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强势、敏感、连自己都不喜欢和难以接受的人。
 
每一次我们争吵,你都是用‘多挣钱’来回应我。可钱真的是我们的主要问题吗?是不是有了钱,关系的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吵到这般撕心裂肺的地步,难道只是为了银行卡上的数字?
 
不是吧。我想要的是一份希望,一份一起走下去,共同面对生活的希望。
 
每一次争吵,都以你承认错误收场。可我心里很是不安和不解,我不明白你是真的从心里理解明白我,还是为了减缓我的情绪减少你的压力,不用面对更深的问题而勉强接受我的责难。
 
老妈说你怕我。我在想,什么时候我强势到了连自己老公都不敢跟我说真心话了。是不是我一直在要求你做出努力要求你改变的同时,太少为你改变和努力,太少去关注和在意你的需求与感受?
 
我时常感到关系是我一个人的事,财务只有我一个人操心,只有我一个人有改变的需要,只有我一个人在努力。这让我觉得很孤独。我想要了解你真实的感受和想法,让我知道,困扰、在意的不止只有我一个人。
 
可我不知道我还可以做什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了,你来领路好不好?
 
整个过程里,我只想要表达“我”自己。用感受取代情绪,用理解消除评判,用示弱建立信任。我终于找到了那个平和、自由而柔软的角色。那个真正的我自己。
 
写完发出去,不去担心他会不会回应,不去预判他是不是以我想要的方式回应。就只是敞开地说出去,敞开地接纳接下来任何的可能。
 
意料之外又预料之中的是,先生回复:我不想要失去你,你太操心疲累了,换我来领路吧。我们终于在婚姻关系的舞台上,面对面,心对心,重新看见了彼此。
 
 
五、拯救了自己才能拯救婚姻
 
《非暴力沟通》里写到:“暴力的根源在于人们忽视彼此的感受和需要,而将冲突归咎于对方。”
 
以前我把所有的问题扔给了先生,希望由他来解决,而我只用“解决”先生就可以了。可我改变不了他,于是强烈地无力感使我信以为真:我改变不了现实,我什么都做不了。
 
这种无力无望的感受使我一度想要通过结束婚姻来结束困局。可我心里明白,在无力的状态下我做出的任何选择都注定是无力的。
 
直到我逐步认清我对生活的主体责任,看清我情绪背后的真实感受与需要,看到我是通过什么样的角色,一步步影响关系的状态和走向,才终于面对和承认:我只有改变了自己的状态,才可以改变关系,影响他人。
 
负能量永远不可能激发正能量的反馈;只有爱能唤醒爱;一段关系里唯一可控的是我们自己。这才是我对生活真正的掌控感。
 
如果你跟我一样陷入在情绪的漩涡里无法自拔,试着从演员的角色里抽离出来,找一个安静的空间,坐在观众席,看看你们的关系里分别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这些人物背后有哪些需要与感受?写下来或者找专业的人倾听帮助你梳理内心。
 
其次,看看你们的关系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你做了什么在影响着关系变化?
 
最后也是最难的,你想要改变吗?如果不能,你的阻碍在哪里?
 
如果想要改变,对自己,你需要承担什么,放下什么呢?
 
除了自己,没人能对我们想要的生活承担责任。
 
六、要解决的是事,不是人
 
朋友跟我说她最难以忍受的是在婚姻关系里频繁为了鸡毛蒜皮的琐事而争吵。
 
“他今天又没有给娃及时换尿布,他又把厨房弄的乱七八糟,他又把脏衣服仍在了沙发上。他又在我大姨妈期间跑出去跟哥儿们喝酒踢球。”
 
每一件琐事都好似一枚一元钱的硬币不值得计较,可天长地久累积在一起便压的人负重难行。
 
最可恨的是:我居然为了一块钱而疯狂到丧失理智?
 
跟她对话中我忽然明白:生活的鸡毛永远免不了,一元硬币也要不了命,真正要命的是,我们选择了把每一枚硬币牢牢地拽在手上,把生活的麻烦变成了自己的难题,把问题等同于人。
 
如果我们只是单纯地去面对和解决问题会不会更容易?
 
我与先生在关系上对抗了那么久,却迟迟未能与他一起共担和解决实际的财务问题。
 
如果只是去面对和整理财务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1. 建立共同的生活目标
 
以前我们只管各顾各的,各挣各的,却从没坐下来仔细盘算过,我们整个家庭想要实现什么样的生活水平?以及实现这样的状态,我们的财务目标是多少?要用多长时间去实现?
 
有了清晰的目标数据指引,我和先生这才从财务上的单打独斗走向了夫妻同盟的合作道路。统一目标,统一方向,劲往一处使。
 
2. 财务的独立是关系的独立
 
亲夫妻明算账,我对先生创业的个人投资支持,按夫妻借款来算。一旦创业有了收益,先生要按期向我支付利息。
 
两个人的相处是相互独立的支持,真正成熟的独立是,你有难时我伸手支持,但自己的责任自己担,夫妻的情谊也需要金钱的认可。
 
3. 开源节流,一起谈钱
 
认清和接受了眼前持续亏损的财务现实, 我和先生开始学习一起记账理财,打理家庭收支。哪些消费是不必要的支出?哪些是在为欲望买单?哪些是真正的生活所需,能为生活带来变化与成长的?哪些理财产品能带来我们想要的收益?
 
这不仅让我们对金钱背后的生活状态更加清晰,也增进了我们对彼此消费价值观的了解。
 
更没想到的是,谈钱居然成了一项我们共同的兴趣爱好,和促进感情的融合剂。
 
七、最后,跳起婚姻的双人舞
 
很多人在婚姻的迷途里走着走着就散了,或者无力改变便将就度日了。我和先生来来回回大战了八百回合,竟然没走散?
 
我问:“为什么我们都吵成这样了,离婚也谈了七八次,就是没离成?”
 
他理直气壮:“因为我们还有希望!”
 
我:“那你的希望是从哪儿来的?”
 
先生:“来自于信念。”
 
我:“什么信念?”
 
先生:“相信我们会在一起的信念。”
 
原来,希望,是你选择相信什么的信念。
 
我又问:“我们现在的关系变好了,你觉得又是因为什么呢?”
 
他:“因为你变好了。”
 
我:“那你呢?”
 
他:“我愿意配合你的改变。”
 
我听他说的顺理成章有些好笑又好气:凭啥要我变好了,你来配合?凭啥不是你变好了,我来配合?
 
得,只要结果是好的,谁来主导谁来跟随又有什么要紧?
 
就跟跳双人舞一样,有 leader(主导者),就有 follower(跟随者),没有你,也就没有我。你能说谁比谁更重要吗?只是分工、技能、角色不同而已。离了谁,这舞都跳不了。
 
想当 leader 就去主导改变,想当 follower 就给予全然信任。
 
引领者引领,跟随者跟随,各司其职才能跳得开心漂亮,充满惊喜。
 
老师说,跳好探戈最重要的前提是,两个人在舞蹈过程中无论如何变换舞步,始终要保持心的方向是一致的。也就是胸口对着胸口,心对着心。
 
只要心是在一起的,步子错了也是对的。心不在一起了,对了也是错的。
 
你的心是否与他在一起呢?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