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没有药,也没有解

没有药,也没有解

作者:Viva,天蝎座,唯心主义,非典型上海作女。曾混迹于咨询圈的大龄文艺女中年。著有《我就这样绽放自己》,《做自己就是最好的》。公众号:维小荷(ID:vivalamour)。
前一阵突然觉得耳朵背后有点痛,感觉淋巴堵住了,不以为意。过了几周,摸出一个大肿块,吓了一跳。但也没想着要去看医生,自己感觉会消减下去。某日母上大人看到了,勒令我赶紧去下医院。
 
排了好半天队见到医生,医生麻利地看了一眼说,感染囊肿了。我呐呐地问,那会自己好吗?医生面无表情地说,不会再变小了,要么手术切掉。我又问,有药吗?医生斩钉截铁地说,没有。“你建议要作手术吗”,我试探着。冷面医生有些不耐烦地说,你可以再观察下是否会变大,否则就这样了。然后就挥挥手把我打发走了。
 
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医生断然地说出“就这样了,没有药,不会自己好”的判断还是让我楞了一楞。每天,医院里多少医生会对多少病人说出这样又现实又无情的话呢?
 
现实就是现实,容不得半点矫情。长大以后,常常便要面对这些“没有药”也“没有解”的局面。
 
 
小时候,我是一个武侠迷。
 
金庸先生《倚天屠龙记》里说到主角张无忌少年时中了幽冥神掌,命玄一线。送去胡青牛医生那里治,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可是胡医生纵是神医,也没有办法治愈他,始终张无忌是带毒生存。直到大了学了九阳神功,慢慢将寒气逼出来。当时觉得金庸还真是大胆,一般有主角光环的人哪里会有长年带毒的命运发生?
 
后来发现《神雕侠侣》里也是一样,杨过在绝情谷中了情花毒,解药最后都销毁丢失了,他也是这般带毒硬生生地撑过了许多年。天竺大师当时一语道破,说情花之毒,毒与情结,害与心通。觉得杨过对小龙女情根深种,与毒物必然牵缠纠结,不易解脱。所以他的结论是,纵然得了那最后半枚绝情丹,也未必能清除毒性,希望杨过自己挥慧剑,斩情丝。当然,杨过并不能断了情欲,所以后期他还是忍受了不少断肠苦楚,吃了情花树下的小草,以毒攻毒。慢慢十六年里修身养性,把一个急性病变成了一个慢性病。
 
金庸的高明之处正是在于他没有让这两人治愈,带毒生存成为了一种常态。少年时的我读到还是很吃惊,原来还能这样活着。如今想来,药到病除的解药才有些过于天真。
 
以前常有将咨询类比为医生的说法,作了那些为企业开药方的事,觉得当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对症下药乃是可遇而不可求。症就大多数情况对不上,各种表象切开,内里组织角力,竞争与人事脉络纷杂,一不小心就会误诊。即便对上了症,因地制宜的药方也不常常有。纵然开出了药方,亦会因为药引不足,时效缓慢等种种客观因素达不到疗效。所以,咨询师发明了quick win(速赢),总要让企业立竿见影地看到一点成效,好对得起那些咨询费。
 
可惜人生没有速赢。对于个体人生来说,带着病灶,带着毒素,带着负面情绪生存才是常态。只是要将这七情六欲都在可控的范围内确实是门修炼。
 
 
有了小孩以后,我才更深发现许多的无解。
 
女儿有一天问我,“妈妈,人为什么一定要变老呢?你可不可以不要变老呢?”我哑然失笑。人必然就是会变老,但所有人,特别是女人,是多么不情愿看到。人类已经在抗衰老上作出了如西西弗斯般的努力,平均寿命越来越长,五十岁看着像三十岁。也许青春永驻正在变得有解,正在无限延长。
 
生理之外,心理的无解更多。
 
最近好几起明星出轨门,许许多多的公众号在写。无论道德审判如何,情欲里并没有公平。男人喜欢年轻貌美,女人又何尝不是。如何使自己不仅仅是个情感动物,向七情六欲轻易缴械投降,是一生都需要挣扎的状态。
 
还有些类似的问题,比如为什么不爱某些人?为什么爱上某些人?为什么曾经海誓山盟爱情有一天也会消失?
 
有个朋友问我,应不应该离婚?我没有办法回答,她也没有办法回答。好像离也不对,不离也不对,绑在原地,动弹不得。她说,从来没有料想过,有一天人生需要面对这样一道问题,即有深深的失望,也有深深的无力感。千丝万缕,欲剪还乱,一地鸡毛。完全比不得年轻时意气纷发,说走就走,干脆利落。
 
 
佛教五毒,人人身上都有,贪嗔痴慢疑。
 
食色名利,我们是俗人,在这些红尘的贪心里打滚一生,被更大的权力,美色,名望俘虏,在黄金屋与温柔乡里乐不思蜀。所谓雷池,真也不过一步之遥。我们的基本情感中有许多不想要的,比如生气,发怒,恐惧,悲伤,固执,内疚,否定别人,莫名其妙地痴心一片。
 
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内藏的一触即发的按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痛处,死穴。行动的边界来自于你的恐惧,恐惧的边界又来自你那些不安全感的按钮。
 
面对这些心里蕴藏的毒,一种作法是有意识的克制它们,靠修练超我,将它们都控制在一个范畴内,与它们和平共处。还有一种作法是直面它们,甚至诉诸于公众,仿佛一个老人在调侃自己年少时的荒唐,从而得到排解。
 
比如《亿万》最新一季中,男主角之一为了竞选州检查长,在对手曝光之前先人一步,自己公开了是个性受虐狂的事实。这是政治上的一个险着,但从他心理上,他说松了几十年的一口气,家丑终于外扬,不再讳疾忌医。这与他小时候父亲教育的方式有关,但损害已造成(damage is done),成年后他就成了这样一个特殊癖好的人,尽管讽剌的是他的太太还是全国著名的心理学家。
 
心理学上,知道一个人价值的方法也无外乎两种。一种是打开人生最美好的瞬间,看看里面是什么。另一种就是观察一个人的痛苦,反转过来,便是他深切的渴望。只是直面需要莫大的勇气。
 
 
不过大概人终极的无解还是孤独,你总要一个人来面对这个世界。
 
如果你生在一个富有无条件爱的家庭,那是幸运的。你可以自由表达自己,表达自己的贪恋,痴心,怀疑,嗔怒……并依然得到尊重。这些情绪自然地流泄,而不至于形成某个情结,萦绕在你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
 
但每个原生家庭都是不完美的,所以你必然会有不安全感,必然会有某些难以释怀的“毒”,伴随你成长。
 
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即便有人与你再心意相通,你的世界始终都是属于你自己的。不是创业者才有什么战略孤独,文青才有什么文艺孤独。孤独面前,也是人人平等的。你养自己的那只小狐狸,你看你头顶上的那片星空,你亲吻摘下的那朵玫瑰,你心里有一个哈姆雷特。
 
我们的文化中说自己与他人及社会的关系太多,强调与自己的关系太少。到头来,这一生最重要的关系就是自己与自己的关系。爱自己吗?恨自己吗?理解自己吗?接纳自己吗?
 
成人的世界是没有标准答案了,也没有根治这种疗法了,你和你的意志就是全部的谜底。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