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这个人生难题,也困扰你吗?

这个人生难题,也困扰你吗?

作者:Autumn,现居北京,六岁女孩的妈妈,七年麦肯锡咨询,四年互联网运营,目前创业中。天秤座 AB 型血的纠结星人,主写职场与情场的选择题。出版书籍《是谁出的题这么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本文来自:清醒贪心记(ID:qtnotes)。
 
这个月,我在社区做客,回答网友问题。
 
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Autumn,请问如何找到自己生命的热情所在”。
 
这个问题在近期我的新书分享会上也高频出现,因为“找到热情”太令人向往了。
 
我们相信,找到热情的话,生命就充满了意义,努力就不太痛苦。若能找到“钟情一生”的事业,就能持续积累,在自己的能力、经验、价值、人脉方面渐进增长,最终结果也不会太差。
 
过程不痛苦 + 结果不会差 = 人生多美妙。
 
但是,找到那个“热情”,并没有那么容易对不对?用我的朋友 Coach Lily 的话来说,
 
“寻找热爱,这个任务太沉重,重到可以让人在一系列不成功的尝试后彻底缴械投降。”
 
她给出的解药是,“保持好奇”。
 
“好奇心触手可得,我需要的就是回应它,追随它,让它引领我进入一个好玩的世界。谁知道呢?也许‘热爱’就在转角等我,也许它正在被我创造出来。”
 
这番话真是让我豁然开朗啊!因为找到自己热情的过程,也是几经波折,而且在一次次“曾经好玩后来又不觉得好玩”以后,对自己产生的“新的好奇”失去了信心。
 
我被 Coach Lily 这番话解放了、搭救了。
 
反思自己十多年职场历程,我不再那么担心“找不到”的试错成本,又多了几分“继续找”的洒脱快乐。
 
/ 0 1 / 技术迭代加快,你的终生热情也许尚未出现
 
过去四年,我的本职工作是金融领域的营销。受到移动互联网的高度影响,金融科技化、营销数字化的属性有目共睹。
 
但是,智能手机(iPhone)逐渐普及,是在 2008 年以后,也才 10 年左右。也就是说,我 36 岁因为感兴趣才投身的行业,在我 30 岁时,基础设施中重要的一环才刚刚面世。
 
我为什么兴起进入互联网行业的念头?
 
2012 年在美国读 MBA 的最后一个学期,有一门叫作《The Enabling Technologies》的课程,我好奇去上,还部分因为讲课老师是中国女性。
 
我许多朋友和自己的老公都是博士、大学老师、科研人员,我知道华人进入顶级商学院执教挺不容易,就很想去认识老师。(有偶然因素吧?)
 
2013 年我生完孩子,产假期间真是由衷感恩移动互联网啊!月子期间暗无天日,哺乳妈妈几乎不能出门,可是智能手机让我可以看书、社交、血拼。
 
没有手机时代的哺乳妈妈们,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因为切身体会,我才觉得这个领域力量强大。(后知后觉吧?)
 
2014 年我产假结束,公司照顾哺乳妈妈,让我上了一个研究型项目(可以少出差、少见客),这个研究和阿里、百度联合进行(报告公开发表,所以可以透露客户名称)。
 
我因此差不多面谈了 130 多位行业专家,谈完当然是热情澎湃,按捺不住,觉得咨询公司呆不下去了,我要马上去参与!(也有偶然因素,对吧?)
 
也就是说,我二十来岁的时候,乔布斯同学还没有发明 iPhone,我并没有这个能力预见,自己十几年后的“热情”长啥样。
 
未来的技术还在迭代,我们怎么能保证你未来不会喜欢上别的?怎么能保证让你喜欢的东西,会在几岁以前就出现呢?
 
/ 0 2 / 所有工作有好有坏,你的热爱未必足矣克服伴生的痛苦
 
“辩证法”虽然从小就背,但是一大把年纪后,才感受到黑格尔、马克思等老人家的智慧啊。
 
举例来说,我喜欢咨询,否则前前后后也坚持不了七年时光。
 
我喜欢不断解决新问题的新鲜感,喜欢从客户到领导都要求甚高(前者因为付了很多钱、后者因为收了很多钱)的挑战感,喜欢全员追求有章法、有洞见的氛围等等等等。
 
但是,我也有“隔几个月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七零八落、没有积累的焦虑,还有总是画 PPT 给方案不能真正落地执行(那么我们是否真正创造价值)的自我怀疑。年纪越大,心里越虚。
 
这样“有利有弊”“悲欣交集”的情况,后来出现在每一份工作中。
 
我很想试试营销。第一次去创业公司,老板居然肯让零经验的我全面负责营销,开心,做得也很投入。
 
是啊,如果能通过艺术 + 技术的手段直击人心,能看到自己的洞察和文案改变用户行为,确实很美妙啊。
 
但是,打磨好创意、塑造好产品,没有那么容易;做出平庸的东西,非常普遍。可以说,平庸和掩饰平庸,是我们的日常。
 
而且,这个行业难以避免地浮夸,直白地说,夸张、标题党、震惊系、为追热点而追热点、为学杜蕾斯而学杜蕾斯……和想象中的趣味横陈、个性张扬、创意澎湃,还是有差距的。
 
再说到金融行业,也是一个很不错的跑道。自己读经济学,老公教经济学,我了解金融对国民经济和日常生活的意义。因为复杂,所以也绝不乏味。
 
但是做着做着,我懂得了金融的核心是风险,而一个经营风险的行业,必然审慎。(太奔放要出事情啊。)交易结构、法律条款、规章流程、评估审核……这些呢,我知道是要紧的,但是又热爱不大起来。
 
很难想象,有人会喜欢每一个领域、每一项事业的全部,无非是因为那点喜欢,接受那点不喜欢。
 
很多时候,因为战胜那点“不喜欢”而做出点“喜欢”的结果,确实更爽。又很多时候,那点“不喜欢”终于把你折磨得放弃“喜欢”。热情,噗嗤,灭了。
 
不试过,始终是无法知道。在尝试的过程中,你才有可能慢慢了解自己和世界,“什么我喜欢、什么我接受、什么我想改变、什么我想放弃”。
 
而试过,谁也不能保证结果。
 
在试错之前,我们应该充分挖掘信息、自我评估,尽量减少盲目瞎试,但是并不能完全取代自己的亲身体验。
 
也就是说,找到的唯一办法,只能是找啊找啊找啊找。
 
/ 0 3 / 试错成本确实昂贵,然而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昂贵
 
那么,如果没有找对,试错成本不是很贵吗?
 
即使,及时止损了,我不是白白在某个领域花费了 N 年宝贵生命吗?
 
生命短暂,都不想浪费时间,害怕被同龄人抛弃,最好一击而中,永远不走弯路。
 
事实上,没有“白白花了时间”这么回事。
 
如果我们在每一段经历中可以“全力以赴”,你会发现,你积累的经验和能力,是可以迁移的!!!这是我转行数次后的切身感受。
 
譬如,我是个好咨询师,长期练习如何提炼纷繁复杂的信息;等我做营销后,我发现自己比较擅长深挖调研,用精准的语言把用户的需求和产品的卖点说出来。
 
又譬如,我在公益领域的投入还挺多,尤其三十岁出头那几年。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离婚后不容易再婚,从此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可以放心大胆不赚钱做公益。
 
在前天深圳的读者见面会上,有人问我,“我的工作不像销售金额那样容易量化,怎么向老板证明自己的价值?”我马上告诉她,有两种常见手段。
 
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公益领域”就是最不好量化、又必须向捐款人证明价值的(譬如花 1 亿广告费宣传吸烟的害处,究竟值不值、花得对不对),而我正儿八经地在 MercyCorps(美慈国际)做过暑期实习,认真研究如何量化慈善的投入产出。
 
——你看,没有白走的路,这个技能点妥妥地用在其它领域。
 
大家都熟悉的一诺,以前在麦府专注医药领域,相关认知顺利迁移至盖茨基金会专注的健康医药领域。然后,医药与教育行业,都具备公共产品属性,在她创办“一土教育”时,相关经验也有很大帮助。
 
知名的科普作者菠萝(李治中),最初因为母亲得癌症而从事癌症药物方面的科研。他读博士时,大概没有想过自己要当个网红科普作家。但是他的学术训练,当然没有白白浪费,只不过没有用来造药,而是用来打击造谣。
 
更进一步说,世间大部分工作都是“搞数、搞字、搞人”。
 
搞数 — 计算、分析、研究;
 
搞字 — 阅读、提炼、沟通;
 
搞人 — 协作、管理、影响。
 
三百六十行,行行都需要,而且这些“底层能力”往往还比具体的知识技能更为重要。
 
最近和读者线下见面,主办方往往派一个主持人。我现场举例,如果主持人打算转行,TA 的语言表达能力、临场应变能力、各色嘉宾沟通、活动流程把控……这些能力依然对未来许多工种都有裨益。刚转行难免重新学习,辛苦一点,但是“底层能力”可以加分。
 
/ 0 4 / 尾声
 
你所热爱的,四个条件未必全都满足
 
网红作者菠萝同学说过,最好的事业要符合 4 个条件:
 
1、我热爱;
 
2、我擅长;
 
3、有意义;
 
4、有钱赚。
 
四个条件全都满足的工作,实在有点难。
 
就像我热爱写作的乐趣,还没有擅长到可以养活自己。我也想过,以此为生,是否会枯竭、是否会厌倦、是否会为阅读量焦虑而扭曲自己。
 
我还能怎么办呢?有人能精准预测出,我会枯竭、会厌倦、会失去初心吗?(有的话拜托赶快拿着你的水晶球来告诉我啊。)
 
没有,只有继续尝试。
 
若写不下去了,就放弃呗。在沿途,我已经收获了快乐和成长。
 
如果能够一早就知道自己的热爱,判断精准,持之以恒,表现出色,当然是美好的。然而,因为世界是动态复杂的,自己是动态复杂的,我们可以不用强求自己知道。
 
我们唯有保持好奇,拥抱试错,但是在每一段经历中,不要打酱油!好好长本事!
 
投入、纠结、放弃、重启,在我们身边每一天都在发生。过去的经历不断作废,又已经融入血液,塑造了我们是谁,我们如何做事、如何做人。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