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做了N年教育,我为什么看好一土?

做了N年教育,我为什么看好一土?

 

作者:Molly,一土空间运营经理。本文来自:一土教育(ID:etuedu)。
写在前面:今天文章的作者是 Molly,是清华工科高材生,又是总带着水彩画笔,在不经意间就会画出灵动设计的艺术家。
 
她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创立过 STEAM 教育机构,服务国内最顶尖的中小学,并与财新传媒前记者欧阳艳琴一起开办了一个职业教育公益项目,希望“为好的社会培养珍贵的普通人”。正是在教育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经历,让 Molly 对国内教育现状有了比较独特的观察视角和深刻的解读。现在,她也是一土空间的负责人之一。
 
一月份去参加了一个以公益为名的活动,心情非常的低落,席间多位公益人私底下透露自己可能不干了,干不下去了,太难了。
 
在中国做公益真的这么难么?真的!比做公益还难的是什么?做教育!开学校!
 
从原始社会到今天,人们从来都未曾获得过安全感,我们自己没有安全感,我们也为我们的下一代担心着,感到没有安全感。
 
如果去问一土的家长估计没人会回答希望孩子赚大钱、做大官,大多数人估计会回答:希望孩子快乐就好!但如果深究下去,每一个家长对快乐的解读就会千差万别。
 
我在经历过几次事业的起伏之后,慢慢对自己和孩子的人生有了一些感悟,我觉得快乐是一种感受力,它有时候取决于外部条件,但有时候并不是,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保存”这样的感知力。
 
01
 
孩子小的时候都可以很自然地感到快乐,午睡时毛巾被里阳光透进来的光晕,路边的小野花,一个新认识的小伙伴,有那么多事让人觉得快乐。那我们是什么时候变得无法感知到这些快乐的呢?就是每天日积月累的重复的生活,我们慢慢地觉得很多事情就该是那样的,否则又能怎样呢?
 
我看上一土的就是这种在小心翼翼呵护孩子快乐感知力的环境。
 
 
家长们经常问一土到底用的什么教学体系,国家大纲还是 IB 体系,这些我还真的没在意过,知识无非是那些知识,你就是编出花来,数学也得从 1+1=2 开始学。跟我从幼儿园开始就在一个学校的几个同学,高考时有的可以将近满分,有的才能拿 200 分,学校重要么?
 
学校当然重要,但重要的不是在学业上,而是学校是否可以给孩子和家长提供一个价值观一致的环境,让家长、孩子、教师、学校管理者站在同一个价值体系下考虑问题。所以并不是某个学校就一定是最好的,但是需要找到和家庭的价值观最匹配的地方。
 
经常有人说我的教育观有“直女”(比直男还直)的气息,我也不生气,毕竟我承认我和大部分人的想法确实有些差异。
 
比如,我觉得家长不必要对孩子的未来负责任,甚至孩子是否幸福都与我们无关,就好像我们无法定义他人心目中的快乐,我们也无法定义孩子心目中的幸福,那我们为什么要用我们的幸福观去要求孩子呢?这简直就是用爱的名义在绑架嘛!
 
我希望自己可以做到坦然面对孩子的一切选择,有理有据地为她们提供建议,但绝不强加干涉。至于她未来或贫困或富有,并不是我需要操心的事情。
 
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在露宿街头的时候看着天空说好美的星星,在经历了失败的时候愿意回到我的怀抱大哭一场,这也就够了。
 
而国内可以同意这样观点的教育者,我是真的很少见到。家长们内心的不安,需要用数字和肯定的回答来安抚,在作出这样的承诺背后需要教育者们多做多少努力,又有多少孩子宝贵的时光用在了不必要的事情上,家长或许想思考,但却被生活挤压得无暇思考。而这一切努力真的有用吗?我怀疑。
 
一个内心失去感知力的孩子,就像一个空罐子,家长往里面注入什么就承载什么,有一天家长不注了,说你该自己面对生活了,孩子拿什么去感知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02
 
迷茫,令人头皮发麻,脚跟发软的迷茫!
 
这是我们这一代人步入社会时的真实状态。
 
保护孩子的感知力需要的是一个环境,需要一个又一个有意识的成年人,用语言,用行动来示范。这对一个学校来说就是它的团队,放眼国内的基础教育,你恐怕找不到一个比一土更具备这种素质的团队。
 
因为之前工作的原因,我和国内几所最顶尖的中小学有过很深入的接触,他们各自有各自的优势,但却并不能给我这种让人心里觉得很安定的感觉。
 
好的公立学校受历史和体制束缚,老师甚至校长做一点教育创新都好像在走钢丝,小心翼翼地尝试,缩手缩脚地做事。聚焦到每个人都是特别优秀的教育者,但反映到孩子身上,总觉得哪里不够舒展,不是锋芒太露就是太过含蓄。
 
而北京也不乏国内最顶尖的国际学校,当你坐在他们的学生食堂,看着三五成群的孩子围坐在一起讨论项目汇报 ppt,那种中英文无缝交流的样子,一定会心动地想送自家的娃来这样的环境学习,但你稍微多接触一下这些孩子(尤其是他们在走廊里从远处走过来时,你眯上眼睛去看),就会发现他们的优秀建立在一套完全西化的价值观上,即使他们可以用地道的普通话跟我们交谈,我们依然觉得是在和一个外国小孩在交流。
 
这种西化让我觉得哪里不对劲,我们的孩子未来可能在国内或者国外工作,但骨子里需要对自己的文化理解并认同,哪怕是批判性的认同,也不能是站在局外人的视角来看待自己的文化。
 
所以当我见到一土的时候,那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有一种拼图找到了另一半的感觉,它既不土也不洋,就是这么不土不洋的刚刚好,你说它创新,其实也没有,就是把该做的事情做了而已。
 
03
 
我自己和几个有胆量又不怕累的小伙伴,做了一个针对打工子弟的职业教育项目,期间我考察了国内大大小小的各种理念模式的“新”学校,它们有的只有几个孩子,有的已经盖了自己的教学楼,甚至还有了自己的家属楼,但总体上我并不看好,并且深深地为他们担心,主要是在三个方面:
 
▨ 团队能力局限性比较大
 
绝大部分“新”学校的成立初期,都是某个家长或者某个老师从几个人的小班组织起来的,他们会把注意力几乎全部放在课程的研发上,几乎没有机构发展和规模化管理的概念,走一步算一步的成分比较多,幸运的可以持续招到老师和学生,有很多就一直维持在十来个人的规模。
 
▨ 教育路线小众化,偏离社会实际情况
 
某些“新”学校的创办人以及家长,是对现实状况不满才选择另辟蹊径,这其中也包括不少有着“避世”想法的人,崇尚回归自然,回归传统等。但我们的孩子不能一直上学,总归有一天要面对这个“不完美”的世界,躲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反而会带来更多的问题。
 
▨ 政策及资金风险极高
 
由于受限于规模、团队、资金、办学理念等等原因,最终有可能走向正规化办学的寥寥无几,绝大部分“新”学校都是在一种打游击的状态,不管就办,一管就关,这后边的隐患可想而知,不管是团队还是家长,对于教育还是需要最基本的安全感,任何一个学校如果要办,至少就要按照 10 到 20 年的计划去做,需要一个可预期的正规化的过程,在目前的环境下,这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所以,为什么我敢说一土是我见过的国内最靠谱的办学的团队,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 一土团队有足够的视野和能力
 
随便翻翻一土创校团队的履历,“高端”“豪华”一定会出现在你的脑海,如果说这样一群人都干不成这件事,那中国还有什么人可以呢?
 
 
这群人的“高”不仅仅在那些辉煌的名头,而是在对教育、对职业的理解上,从他们的视角可以看到更全面而真实的社会问题和解决方案。大家抛弃了高薪来到一土绝不是为了解决自家孩子上学这么简单,解决社会问题,用自己的能力来推动社会发展,这是多少社会精英内心深处的切实愿望,在一土他们可以找到自己的发力点,可以看到自己的努力产生的改变,这种幸福感才是一土的真正魅力。
 
▨ 不偏离主流
 
一土的团队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是在社会中成功过的人,他们知道社会好的一面,也深刻地体会过它不好的一面,而最后会选择教会孩子去面对这些问题,而不是逃避。困难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一直觉得它可怕。一土的家长都是在北京这座大城里闯出了一片天的人,他们选择这里也是因为相信孩子有能力面对那些问题,而我们需要的只是教给他们解决问题的方法和勇气。
 
▨ 最有可能规模化、正规化办学的“新”学校
 
好团队+主流价值观+优秀的家长群体=最有可能规模化、正规化的办学
 
想要凑齐这几个因素不是难,而是几乎不可能。办学这条路太难,不是有大理想的人很难坚持下来,大家随便去找一个工作都比来办学要轻松舒适,也同样可以获得成就感。
 
一土的家长通常也都有很多选择,最终决定送孩子来一土,也都付出了很大的勇气。一土可以有这样的凝聚力真的非常非常难得,这背后有努力也有幸运,其他团队很难复刻这个过程。
 
希望,就是一切的一切。
 
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百分之一百确定的,但有希望成功的那些事情,让我们感到世界很美好。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希望我们会怎样,对于孩子我们希望可以给到他们最好的,除了最好的自己,还有最好的学校,最好的老师,最好的同学。在一土我看到了这种希望,这就是我愿意把孩子和自己的时光交付的地方。
 
不管你是一土的家长,还是关心一土成长的朋友,我希望大家可以用更长远的眼光看待一土,更宽容的心态面对现状。
 
现实总是要一点一点改变的,哪怕是最优秀的人也需要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如果有可能,希望大家都可以付出自己的一份力,让希望更有希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