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那些照亮凡俗生活的光

那些照亮凡俗生活的光

 

作者:二湘,毕业于北京大学,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小说曾被多个纯文学专业期刊转载。本文来自:二湘的六维空间(ID:erxiang6D)。
一诺写在前面:
今天文章的作者二湘,是我们的老作者,之前连载的她的原创小说《狂流》已出版,而且签约了一家影视公司,现在周日连载小说《暗涌》也来自她(因5周年活动,本周小说停更一次),而且很多读者可能不知道的,她还是四个孩子的妈妈:《我是四娃妈妈》。

 
很多时候,人们要在多年后才意识到人生道路上某一个节点,某一个人对于自己的重要性。幸运的是我现在就意识到了。与我而言,那个节点就是在“奴隶社会”上连载自己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狂流》,而那人就是奴隶社会的创办者一诺和华章。
 
应该是 2014 年,我知道了奴隶社会这个公号,文章非常合我的口味,再一看,创办人也是和自己一样有留学背景,挺好。后来,从奴隶社会上看到秋天那篇《那些离婚教给我的事情》,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又转发到朋友圈。
 
我记住了那个因为苦闷而学会抽烟,和妈妈抱头痛哭的人,那个因为抑郁去看医生的人,那个真真实实疼过然后又峰回路转找回了幸福的人。我在想,这个叫秋天的人,怎么可以写得这么打动人心,这么真挚而令人动容?我于是也萌发了重新提笔的愿望。
 
那时候,我周围有不少文青朋友,我于是开始试着写小说。不久,我的一个师姐介绍我认识了一诺。那时候,一诺还建议我写一篇有关孩子的文章,发在了奴隶社会。
 
因为那篇文章和一诺的引荐,我又加入了超妈群,认识了一群非常出色的妈妈。她们大多是 80 后,我一个 70 后混迹其中,充当老大姐的角色,似乎也不觉得违和。
 
也就是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喜欢写字的妈妈,她们都是才貌双全的才女,我们常常在写作的道路上互相鼓励,她们也对我多有提携,我心里是非常感谢一诺最初的引荐。
 
我是个不善与人交往的人,也极少和社交网络认识的人相见。然而对于超妈群的人,有一种天然的信任感,而这个群也是我见网友最多的群。
 
2015 年,我发了我的第一篇科幻小说《重返2046》,文章发出后,得到很多朋友的喜欢和认可,最让我惊喜的是奴隶社会的另一个创始人华章也给我打赏了,还留了言。
 
这篇小说后来经郝景芳推荐正式发表在《科幻世界》,而且获得第九届华语科幻星云奖的电影创意入围奖。那时候,奴隶社会的第二个长篇小说连载,诺澄的《遇见》就要结束了,之前诺澄也有鼓励我去接档,这次和华章认识以后,就把我在奴隶社会连载小说的事情定了下来。
 
写《狂流》,无疑是对我自己的一个挑战和训练。这之前,我没有写过长篇,中短篇也写得不多,每周定时的连载,逼得我不得不写,这样高强度的书写肯定对我的写作能力的提高起到极大的作用。
 
写作其实并没有什么窍门,就是一个不断积累,不断练习,不断学习的过程。小说连载了一大半的时候,十月文艺出版社的韩敬群主编在我的朋友圈看到这个连载,向我要了稿件,我没想到的是很快就通过了他们的审核,正式签约了。
 
后来我也开始试着在纯文学期刊上发表小说,文学道路是崎岖的,我一开始找不到渠道投稿,只能盲投,而这样的盲投都是石沉大海,渐渐地,经过一些朋友和同学引荐,我认识了几个文学期刊的编辑,慢慢打开了局面。
 
我的第一个正式发表在文学期刊《青年作家》上的小说《彩虹之上的火车》,素材就是来源于《狂流》读者群的一个读者。
 
慢慢地,我在文学期刊上发表的小说越来越多,也有文学选刊转载我的小说,今年还非常幸运地进入了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和莫言、贾平凹等文学大师同榜,觉得实在有些战战兢兢也非常受鼓励。
 
而想一想,这一连串的幸运都可以回溯到一诺和华章办的这个神奇的平台:奴隶社会,一个业余的平台,却比 99% 的微信平台更有影响力和号召力。而它传递出来的关爱,平等,自立的理念和对弱势团体的关注,是非常令人称道和感动的。
 
尤其是他们办的一土学校,试图从根子上解决中国的教育问题,其诚心可鉴。这背后付出的辛劳和汗水,大概只有一诺和华章本人才能深味。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过放弃,我猜一定有,那后面的艰难和困阻只有那些心怀理想主义的人才有毅力克服,那样荆棘满布的道路大概只有兼具大勇和大谋的人才敢大跨步地前行,坚定不移地前行,不回头。
 
2017 年的夏天,我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诺主一诺和华章。
 
一诺和相片上一样瘦,一样有型,但是比相片上更接地气。她非常爽朗地和我打招呼,举手投足间都透着大气和能干。我注意到她那招牌式的快语速,这得脑袋转多快才能跟上这个语速啊,不过倒是和她超常的行动力和高效非常匹配。
 
华章看起来比相片更高大,他非常有亲和力,满脸宽厚的笑容。我们说起了《狂流》,一诺说,她最喜欢怡敏,说等电视剧开拍,必须要去客串一下才过瘾啊。其实我在想,可惜她太忙,不然写个清华版的《狂流》肯定特别有意思。
 
一诺的文章逻辑性很强,流畅理性,但是她最近写的那篇《钝感中年》,文风一下子就变了,特别感性,特别走心。
 
这一次,奴隶社会又是大手笔,准备办一个五周年的庆典,时间是 2019 年 2 月 23 号。我知道他们筹备不易,门票的钱刚刚够场地费而已。不过,这就是奴隶社会的勇气和决心。我相信,那一定会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盛典。
 
而现在,我连载的第二个长篇《暗涌》也和十月文艺出版社签约了!《暗涌》是一个有关爱与创伤的故事,是和《狂流》非常不一样的一个故事。感谢读者朋友们无尽的鼓励,也感谢奴隶社会两个编辑志芳和啦啦的支持。
 
回首来时萧瑟路,我从一个半路出家的业余写手到完成两个长篇小说,二十多个中短篇小说,到挤进中国小说学会的排行榜单,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这些,和这个“不端不装,有趣有梦”的奴隶社会平台的支持是分不开的。
 
我相信奴隶社会也一定帮到了很多和我一样在庸常的生活中找不到方向的人。这个平台在凡俗的生活中传递出来的光亮和信心,在如今是多么难能可贵。
 
那样的光,指引着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抬头仰望,或许看到的不是满天星辰,但一定有一颗属于你的星星,在遥远的夜空若隐若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