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菠萝:第二个五年计划

菠萝:第二个五年计划

 

作者:李治中,笔名菠萝,清华本科,杜克大学癌症生物学博士,知名科普作家。运营公众号“菠萝因子",著有畅销书《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癌症·新知:科学战胜恐慌》。
一诺写在前面:今天的文章作者菠萝,是我清华生物系的师弟,也是一位如今为很多朋友熟知的“科普网红”和畅销书作家。我作为在 2014 年发现菠萝的“星探”,说实话感觉非常有成就感!

过去五年
 
奴隶社会五年了,所以不知不觉中,我当网红“菠萝”也已经五年了。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是奴隶社会捧红的。
 
五年前,我在人人网上写下第一篇“和癌症作斗争”科普文章,阅读量 100 多,特别高兴。就这样一直默默写了几个月,二十多篇文章,不温不火。
 
后来一诺看到这些文章,开始在奴隶社会连载。我至今都还清楚的记得,第一篇文章发布后几个小时,一诺在微信上告诉我:“点击已经 6000 多了!今天就有可能破万!继续写!”
 
这一针鸡血下去,我正在敲打键盘的手,仿佛都更有力量了。
 
感谢奴隶社会,让更多人知道了菠萝的存在。更要感谢奴隶社会,让我看到乐观行动派的力量。
 
在我看来,乐观行动派,是很多奴隶社会作者和读者的画像,包括一诺和华章在内。我们都看到社会上很多复杂让人绝望的事儿,这足以让人悲观。整体或许很难改变,但在局部,我们总是可以做一些事情,让社会变得更美好一些。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真的发生变化了呢。说不定什么时候,菠萝的文章就能传到爸妈的朋友圈呢。
 
为什么是我们来做事?因为我们是这个社会发展的受益者。我们今天有机会在这里写作和阅读,甚至发牢骚,是因为比起绝大多数中国人,我们生活得更好,受教育更多,资源更丰富。
 
坚持做五年,会有很大的不同。
 
我自己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从美国回到中国,从科研转到公益,从聚焦生物试验到开展社会试验。我以前生活朝九晚五,每晚固定写科普,现在为了公益和科普辗转全国各地,半年飞了 50 趟。
 
累并快乐着。五年前,我很难想象自己能影响这么多人。
 
“菠萝因子”有了几十万关注者,三本癌症科普书居然卖了几十万本,一席讲座意外收获近 6 千万点击……
 
这些都很好,很有成就感,但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科普价值开始被发掘。我的“网红”之路,吸引了一大批科学家和医生加入科普的行列。大家发现,原来科普真的是可以创造价值的,无论对社会还是个人。
 
重要的,是科学理念开始传播。2014 年,我从第一篇科普文章就坚持在文末加上参考文献。言之有据,这是科研的习惯,也是一种科学态度,但当时没人这么做。现在,很多科普文章都有了参考文献。
 
未来五年
 
我的下一个五年,聚焦在公益。
 
2018 年,我开始踏入公益领域,共同创立了“深圳市拾玉儿童公益基金会”并担任秘书长。以科普、科研和社工为重点,我们要用专业的公益手段,来尝试解决一些儿童健康相关的社会问题。
 
我们的第一个针对儿童癌症的项目“向日葵儿童”已经正式启航。短短 7 个月,我们已经做了很多事情。
 
我们搭建了中国第一个儿童癌症的专业信息网站:向日葵儿童(www.curekids.cn)。目前已经有上百万字的科普资料和各种信息。在网络伪科学和骗局的茫茫大漠之中,我们创造了一个绿洲,用专业能力为家长筛选信息,翻译资料,保驾护航。
 
我们做了“向日葵儿童”公众号,每天发文,持续不断,内容有科普,有问答,更有让人感慨的故事。公众号现在已经有了 20 多万关注者,包括家长、医生、护士、志愿者和很多关心儿童癌症的人。
 
经常有志愿者问能为孩子做点什么?其实,除了具体项目,最简单的就是转发一些我们的文章,让更多人关注这个群体,了解一些知识。
 
我们做了 40 多期的向日葵专家问答,请到国内,甚至美国和瑞士的顶尖专家来回答了家长近 500 个问题。这些问题很多都具有普适性,回答也经常是干货满满。我们会坚持做下去,几年后,我相信这会是世界上最大的专业临床科普信息库。
 
我们还有科研项目,研究儿童白血病耐药机理,研究儿童脑瘤突变性质,研究儿童肿瘤的免疫治疗,等等。
 
我们还有社工项目,在昆明市儿童医院资助了全职医务社工,希望能让治疗中的家庭感受更多关怀……
 
所有的这些都只是开始。如果坚持五年,我们能一起完成什么?很难想象,但非常值得期待。
 
总之,我们在尝试用各种办法,真正帮助到孩子和家长,帮助到医务人员,短期让更多中国孩子得到更好的治疗,长期为全世界的孩子找到新的治疗方式。
 
我每个月会写一份向日葵月报,分享一些自己的真实感受,也向大家汇报各个项目的进展情况,下面摘录一些 2018 年的感悟。
 
关于“志愿者”:
 
我坚信向日葵能成功,不是因为我们有资金,而是因为我们有超强的志愿者团队。向日葵目前拥有超过 12000 名志愿者,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绝大多数都是硕士和博士学历。
 
我们的志愿者涵盖了中美几乎所有顶尖学校,医院和生物制药公司,他们掌握着全世界最前沿的视野,知识和技术。
 
这些人牛到什么程度,举个简单的例子,最近我们的一次线下志愿者聚会,其中一位的自我介绍是这样开场的:“大家好,不好意思,我在这里学历最低,只在清华读了个硕士。
 
这些人,才是我们和其它基金会的最大区别,这些人,才是向日葵最大的财富。
 
关于“高尚”:
 
经常有人问我:“菠萝,你为啥这么伟大,非要回国做公益?”
 
我的答案从来都是:选择做公益并不是什么高尚的事情,而是换一条跑道发挥自己的长处,实现人生价值。我只是发现了社会上有一个没有得到满足的地方,想找到方法来解决它。
 
这本质上是一种创业,就像阿里巴巴试图优化电子商务,共享单车试图解决城市短途交通。
 
我们并不比别人高尚,我觉得每一位做公益的人,都应该时时提醒自己这一点。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把公益做得长久,才能防止一时冲动毁掉多年的努力。
 
关于“希望”:
 
毫无疑问,现在大的经济形势并不好。股市一落千丈,看不到翻盘的迹象。经济的低谷,加上错综复杂的医疗环境,极度缺失信任度的人际关系,很多人觉得这时候在中国做公益,更是毫无希望。
 
但我们依然充满了力量地前进,因为希望这个东西,不是等来的。越困难的时候,越需要行动。
 
上个月在深圳的葵花籽聚会上,广州金丝带的负责人罗志勇谈到女儿得白血病时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
 
“不是有希望你才努力,而是努力了才有希望!”
 
你永远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本心,做一个“乐观行动派”。困难不是最大的问题,放弃才是。
 
关于“坚持”:
 
最近因为一席演讲被广泛传播,有记者跑来问我:“菠萝,你觉得你做科普最大的优势在哪儿?”
 
我想来想去,或许就两点:
 
1. 我真的动手了;
 
2. 坚持得久了一点。
 
在 2014 年还有不少人和我一起写科普,一起开公众号,但 99% 都已经停止更新了。虽然我第一篇科普文章只有 100 来个人读,但我坚持了下来。5 年下来,600 多篇科普文章,100 多场科普演讲。反复练习,反复总结,自然就有了一些壁垒。
 
做公益也需要行动,需要坚持。
 
举个例子,我们坚持每周都做“向日葵讲座”,请顶尖专家来给家长答疑,每期 10-20 个问题。看起来不多,但如果我们坚持 1 年,就是 1000 个问题,坚持 5 年,就是 5000 个问题!而且是家长真正关心的 5000 个问题!
 
可以想象,到时这里面的精华将产生巨大的价值。有了这样来自真实世界的资料库,我们可以从中衍生出各种各样的科普形式:折页,手册,海报,绘本,漫画,书籍,音频,视频……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关于“透明”:
 
透明,是信任的基础。很多争议的发生都是因为过程不透明,比如闹得沸沸扬扬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
 
我们希望尽一切努力,让我们的每一个行动都放在阳光下。这至少有两个好处:
 
一方面,它强迫我们多思考,把节奏慢下来,消除侥幸心理,保证事情符合我们的价值观。
 
另一方面,人无完人,我们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判断。但只要我们做的事儿都是透明的,肯定会有人看到,并帮我们及时刹车改正,把错误扼杀在萌芽阶段。
 
这些,对向日葵儿童公益的长期发展都是有利的。如果急功近利,无视监管,那公益肯定干不长。
 
用我们捐资人的话说:“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要在 100 年后还经得起检验!”
 
关于“光明”:
 
最近到中科院上海分院演讲,介绍科普和公益。回来看照片的时候,发现使用的别人电脑在问答环节弹出了屏保,配合我讲的话题,非常有趣。
 
把这首小诗也送给大家,祝大家 2019 健康平安,能离自己的梦想更近一点。
 
何必要固执的追逐光明,
 
可以尝试让自己发光,
 
照亮自己前行的路,
 
吸引同自己一样追逐光明的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