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1号奴隶:一起走过的日子

1号奴隶:一起走过的日子

文 | 华章

2014 年除夕,我和一诺在硅谷,她离预产期还有两周,不像生老大老二的时候那么忙,春节让她“失了业”,也没有春晚可以看,就躺在床上聊天儿。那时候微信公众号刚上线不久,我就撺掇她说,咱们可以一块开一个公众号玩一玩,写写东西,咱们这些年聊了那么多有趣的话题,写出来一定会有人看。

 

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就同意了。然后就有了奴隶社会,比老三大 12 天。

 

1

 

曾经有无数人问我们,奴隶社会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有没有什么深意在后面?说真的,真没有,就是一个自我调侃,因为这个名字比较符合我们家里的情况,我一直都听一诺的,奴隶主说了算,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就拿这个开玩笑。我后来觉得这个名字挺好,没有给话题设限。

 

奴隶社会前两年半,一直到 40 多万订阅用户,我是唯一的幕后工作人员,负责所有的选稿、改稿、排版、用户互动与运维,是第一任主编。那些天,我天天泡在网上研究如何做好一个微信公众号,当然首先就是要想一个口号,来来回回想了好多个,也曾经用过“不端不装不鸡汤”,都不满意。

 

换了好几个之后终于确定下来,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不端不装,有趣有梦”。这八个字有三个意思,不端不装其实就是“真实”,因为现在有太多不真实,太多虚伪,太多人不能面对自己,不能面对真相。然后,我们希望大家能“有趣、有梦”。其它更多或美好或高大上的词儿,我们都没有加,因为,我有一点普世价值观,我总觉得奴隶社会是属于所有人的,这个口号也应该是属于所有人的,不应该有太多精英色彩。

 

我们不想整那些高大上的,就想传递一些温暖的,每个人看了都有可能会被感动,会被鼓励的东西。而且,如果一个人真实,有趣,还有梦想,其它美好的东西不都会随之而来吗?

 

刚开始那段时间有点像一个创业,在黑暗中摸索,当时网上还没有太多成熟的方法和经验可借鉴,因为是从零做起,所以有很强的探索性。那时对文章的内容和主题还没有很清晰的布局,就发了一些职场文章,一些公益文章和很多有趣的人生经历。后来话题就越来越多了,也慢慢形成了奴隶社会独特的品味。

 

文章如何筛选,有潜力的文章如何修改,基本上都是那时候逐渐探索出来的。同时,我这个人比较细节控,天天和文字打交道,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几乎所有的错别字,中英文标点符号和标点符号之间的多余空格。当然,这个也要感谢一诺同学,她写文章至少有一半的标点符号后面都会多一个空格哈哈。

 

咱是搞“挨踢”的,居然有机会做主编,那必须对互联网传播和数字很敏感,观察分析奴隶社会的后台数据是我每天必做的功课。最开始第一天,领导给我定的目标是 100 个关注,最后有 91 个没有完成任务,情人节那天 1000 的目标也差几十个没完成。从这里大家就可以看到,李同学是很有领导艺术的,就是让你差一点达不到目标,然后更加努力。

 

就这样我们第一个月有 3000 多关注,2014 年底就 6 万多了。到现在我仍然能看一眼早上的阅读量就大致估出这篇文章最终的阅读量是多少,或者看一下标题就能知道这篇文章的阅读量和转发量会如何。

 

总之,做编辑是一项非常繁杂的工作,从如何给文章起名字,起小标题,到如何制造好奇心,怎么设计开头和结尾,如何引导读者读完以后关注,并进一步探索更多的内容,大量的细节需要搞定。但是,我很享受这个过程,有点像禅修,持续不断地做一件小事,来打磨一下自己的脑力和心力。

 

尽管在这么认真地做奴隶社会,我也仍然以为它只是我业余的一个小项目。那时候的我总觉得,肯定有另外一件“大事”会成为我的主业,奴隶社会也就是一个可以让我们在业余时间和一群有意思的人发生奇妙化学反应的平台。

 

2

 

不过奴隶社会的发展挺让我出乎意料。2014 年,第一年就产生了第一个被刷屏的 10 万+ 文章,Autumn 的那篇《那些离婚教我的事》,后来很多媒体上都被转载过,全网阅读将近千万。Autumn 说,通过那篇文章她收到了数千人的回复。

 

我当时非常惊叹于一篇文字的力量,和它背后能给人带来的价值。那年我们在对外经贸大办了第一次线下读者见面会,当时现场来了几十号人,竟然都一见如故,掏心掏肺的。

 

那些日子,我就一直在想,一篇文字为什么可以汇聚这么多人?只会发生在多年好友身上的共鸣和默契为什么会在这些素未谋面的人之间产生?我们的这批读者群有些什么特性?这些人以后又可以一起来做点什么?奴隶社会让我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我想把这个平台一直好好做下去,看看能变出啥?

 

每个时代都会产生海量的内容,书、电影、音乐等等,互联网进一步放大了内容生产的能力,降低了这个门槛,所以现在更加海量的内容被生产出来,但是,真正有价值,可以长时间被用户认可,很久以后仍然有阅读或者欣赏价值的内容有多少呢?优质内容的产量会越来越大,但是用户的时间也多不了,所以优质内容的门槛也会越来越高。

 

奴隶社会希望为大家持续提供优质的内容,依靠一诺的朋友圈,我们从一开始就拥有不少很优秀的作者,他们都有各种很了不起的背景,都是众人眼中所谓的“成功人士”。但他们就是那么平实地分享自己的故事,让我们看到每个人背后的不易、坚持、选择、和各种酸甜苦辣。

 

我们想用这些内容做一个过滤器,找到一些人,影响这些人,连接这些人,也许可以一起做点事情。我们没有急于获得用户的增长,更没有急于变现,甚至都没有想去变现,这些做法都比较违反商业直觉,真心是“和钱过不去”。我们看重长期的持续的价值,因此我们一直没有接任何广告,没有考虑包括电商在内的各种变现方式。

 

系nlsh88@163.com。 )

最后我想说一下奴隶社会对我个人而言的意义。

 

对我来说它不仅是个事业,也是我和妈妈之间的一个连接。

 

我昨天来硅谷,在来的路上看了两个电影,《三块广告牌》和《一天》。两部电影都从不同的角度展现了普通人的伤痛、孤独、短暂的相逢与欢愉。推荐大家有时间看看。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最后都是世俗意义的普通人,平凡,默默无闻。

 

如何才能让我们每个人都得到快乐?都能过一个内心充盈的生活?都能够摆脱孤独?最核心的可能是,我们每个人都能有几个人(至少一个人吧)可以去建立深度的连接。深度连接让我们有人可以说说真心话,让我们觉得需要与被需要。

 

妈妈作为奴隶社会早期的忠实读者,每篇文章她都看过,有些很喜欢,有些她也觉得太深奥了,看不懂。那时候她刚得癌症不久,我和妈妈聊过我对奴隶社会和对未来的一些想法,然而不到一年,她就去世了。妈妈一直希望我能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奴隶社会是她在有生之年看到的我做的最后一件事情,我希望把它一直做下去,妈妈在天上看到了,也会觉得欣慰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