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九章 俗人俗事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九章 俗人俗事

作者:虎皮妈,作家,编剧,法律博士,加州律师,出版小说集《人间故事》。本文来自:虎皮妈的夜航船( ID: hupima )。

程悦欣本来严禁张思禹和胡金柱见面。这不光是交友不慎老公被带坏的问题,在程悦欣,这是阶级立场的大问题。之前胡金柱来和郝会会离婚,最后几天住在张思禹家客厅,程悦欣坚持每天早上 6 点半开始用大功率吸尘器吸客厅,每天晚上坚持在沙发上看美剧到深夜,生生逼着胡金柱掏了几百刀出来另觅宾馆。

 

程悦欣对张思禹放狠话:“你跟胡金柱这种人来往,道德品质的问题比自己出轨还恶劣!”张思禹不是很能理解这种逻辑,但也只好找借口回绝。没想到林锐私他:好久没聚了,来吧,我也正好有事要宣布。张思禹说:不是我不想来,来了有家庭内部矛盾。没想到林锐有招:胡金柱这次带他新老婆来,你问你家茶包,她想不想看?

 

答案当然是想看的。女人和女人间的较量,从发梢到脚心,丝毫不能怠慢。程悦欣来了加州后,被T恤热裤夹脚拖感化,许久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偶尔重操旧业,未免用力过猛。当天,程悦欣选了一条杀气腾腾的红裙,化了个几年不化的大浓妆。上班时候从园长到学生家长,都侧目以对:“Ms. Cheng,今天晚上有安排么?”程悦欣咬牙切齿:“有个很重要的约会。”

 

斗志昂扬的程悦欣,终于在大塞车后赶到饭店。第一眼,就看到了发福的胡金柱和坐在他身边刷手机的周蔚。林锐本来在点菜,只听程悦欣放包沉重,桌面颤了一颤。抬起眼来,只见程悦欣的目光里刷刷往外飞刀,从头到脚把周蔚戳个遍,然后突然一咧嘴,粗浓的眼线下边露出了藏也藏不住的笑容。林锐心里“哈”了一声,怕自己真笑出声,赶紧低下头研究菜谱。

 

程悦欣盯着周蔚,心底舒畅:本以为是怎么样的三头六臂,原来也不过是个略显清秀的小家碧玉,产后略微有些发福,这几分清秀倒变得有几分憨态。周蔚似乎是没有察觉程悦欣的目光,拉着王佳佳在那里讨论化妆品打折,连连感叹:“那 BG 什么时候才搞活动啊?我想买 la mer!”程悦欣撇了撇嘴:庸俗。跟油光满面啤酒肚的胡金柱正好般配。但听着听着,又生起气来:凭什么她就能买 la mer了啊?以前郝会会有过什么啊?

 

胡金柱在国内跟人合伙开了一个公司,席间眉飞色舞,某部长某主任,某总裁某董事,都是他信手拈来的朋友圈友人。因此听到老婆讲 la mer,也只当是寻常,浑然不是从前为了 0.5% 的信用卡折扣打了 20 分钟投诉电话的千老了。Yelp 上 4 星的牛排馆也不好吃,比不上郝会会一碗烩面。灯光昏暗,周围一桌桌西装革履的人,衬得眼前这些人格外地荒谬,尤其是胡金柱一张口,对林锐和张思禹喊出“林总”“张总”的时候。

 

“现在鼓励全民创业,你们这些硅谷工程师回国都是直接有市场价的,”胡金柱侃侃而谈,“说真的,要回早点回,先占坑占住了。我是过来人,国内的花花世界,比这里可有意思多了。”

 

程悦欣瞪了张思禹一眼。她知道张思禹和冷敏在搞一个什么创业项目,似乎还联系了国内的什么人,但程悦欣已经明确表达过她的反对了。

 

胡金柱继续吹:“真的,等你们回国,我带你们去次我一个朋友的会所,保证你们大开眼界。”说完,他旁若无人地笑起来,得意里泛着一丝油腻。程悦欣诧异地看着他身边的周蔚,依然全身心地在讨论着化妆品和包,仿佛对胡金柱的这番言论无动于衷。

 

“你什么意思啊?”程悦欣不满。

 

王佳佳也“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男人想海归都没憋着好主意。”

 

林锐笑起来:“嗳,别把我捎上啊。确实都是回国,我跟胡教授是目的也不一样,手段也不一样。而且你倒是说说我能有什么坏主意啊?”

 

张思禹诧异:“你要回国了?”

 

林锐从胸口掏出名片:“这两天弄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正好跟哥几个打声招呼。”

 

——蔚蓝科技创始人,CEO,林锐。

 

林锐笑:“随便起了个名字。主要是做大数据,给企业提供战略咨询和市场分析。”

 

张思禹赞叹:“挺好,大数据现在特别火。你本来在 Facebook 也是做数据分析的。”

 

程悦欣皱着眉头:“什么叫大数据啊?”

 

林锐望着程悦欣的迷糊脸,压了压解释的欲望,笑着说:“大数据啊,就是 teenager sex。所有人都在说,装得头头是道,谁他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一桌人大笑,只有王佳佳脸色阴郁,一脸不快地望着林锐。

 

等甜品的时候上洗手间,程悦欣在隔间里听到门外王佳佳和周蔚的对话。王佳佳抱怨林锐非要海归,自己哭也哭了,闹也闹了,不惜分手相逼,都没用。周蔚推心置腹状给她出主意:男人啊,千万不要跟他的抱负作对,关键时刻你得支持他。他要海归你就陪他海归,你为他牺牲他就欠你。要应酬要出去玩难免的,你睁只眼闭只眼,他心里知道,又欠了你。欠多了就两个人就分不开了,搅在一起,结婚生孩子,打断骨头连着筋,你把钱看住了就行。

 

程悦欣连马桶都不敢冲,摒声凝气听完周蔚这番高谈阔论。这番仿佛来自 TVB 豪门恩怨剧的议论出自于周蔚,程悦欣本来是不惊讶的。没有这样腐朽酸臭的觉悟,怎么会抢胡金柱这样的活宝?但让程悦欣没想到的是,王佳佳竟然还附和了几句。本来对王佳佳替代郑懿,程悦欣是反感的。但是,郑懿是主动离开的,林锐和王佳佳也在一起不少时间了,程悦欣本来也接受了这样的现实。但此时此刻,程悦欣忽然想:曾经喜欢郑懿的林锐,怎么会跟王佳佳这样的女孩在一起?

 

这个问题程悦欣后来当面问过林锐。林锐说,跟郑懿那一段太累了,废了太多心力。那时候只想谈一段简单点的恋爱,找一个可以预测的女朋友。

 

什么是可以预测的女朋友呢?她需要你陪,她会情绪失控,她拿不定主意会来问你,她会疑神疑鬼你是不是还爱她。她不开心了,你给她买套化妆品,再不开心了,就买个包。“这样多简单,多好,”林锐感叹。

 

程悦欣想,自己是不是这样简单的人呢?回头再来想,她似乎是,似乎又不是。

 

但程悦欣那天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是带着底气和自豪的。她用鼻孔看周蔚和王佳佳,觉得自己和这样庸俗的女人并不是一国的。

 

签完账单等信用卡回来的时候,程悦欣决定抓紧时间来报复下胡金柱。她整晚第一次插入王佳佳和周蔚的谈话:“全球资产配置?那你们来美国买房啊。找郝会会就可以啦,反正她跟胡金柱也很熟,柱哥你肯定放心的哦?”

 

张思禹拉了她一下,程悦欣反而更来劲了:“装修现在也可以找会会。她现在跟人做 flip,过得特别好,风生水起,赚了好多钱。我早就跟会会说了,早知道她就应该早离婚。你看啊,董明珠、陶碧华,这些知名女企业家为什么会发达?死老公啊。男人才是女人成功路上最大的绊脚石!还给女人分三六九等,说这个女人旺夫,那个女人克夫。照我看,十个男人八个都克妻。”

 

胡金柱和周蔚的脸色黑得像猪肝,张思禹也是一脸尴尬,只有林锐憋不住笑得前仰后翻。

 

程悦欣回家迫不及待就把这场胜利和郝会会与郑懿分享。郝会会蹲在装修工地看老罗改水管,看到程悦欣偷拍的周蔚照片愣了半天神。那套粉红色的内衣一直像是悬在她头顶的剑,终于见到正主,有种剑终于劈下来的感觉。等到半夜,才回复了一条:金柱确实一直喜欢这种圆头圆脸的清秀姑娘。

 

至于郑懿,在听到林锐要海归并不十分惊讶。她经常回国出差,知道现在的形势。当年他们毕业时,最好的毕业生除了出国,就是去外企。拿到投行咨询的 offer,有所谓的 global pay,是鄙视链的顶端;次一点的去外企当管培生;实在不行也是去四大保底。律所也是同样,那时候还没有所谓的红圈内所,大的外资所是所有人的向往。如果是民企,或者单干,简直是混得不好的标志。但现在,时代不同了。BAT 的大手笔,创业暴富的神话,被一遍一遍地重复。林锐海归创业,是天时地利,唯一让郑懿担心的,就是人和的问题。林锐的个性,真的能在国内混起来么?

 

几个月后,林锐的朋友圈似乎证明了郑懿的多虑。CBD 的夜景,各种有名有姓投资人的合影,新闻通稿一篇接着一篇。大数据的风口,硅谷的标签,Facebook 的经历,再加上林锐从小到大在北京的人脉,一时间,成为了海归创业明星。蔚蓝,似乎真的正通向星辰大海。

 

张思禹的情绪,也被这层层叠叠的照片挑逗着,达到了顶点。什么时候才能轮到自己?轮到自己站在这场繁华深处?张思禹的心“怦怦“作响。冷敏的话在他脑海中回想越来越激烈 —“他们都可以,你为什么不行?”

 

“用 VR 颠覆传统教育,这是个十亿级别的大市场,我们的产品将改变世界,改变未来,”一周一次的碰头会,冷敏总是信心满满地说。张思禹被冷敏感染,仿佛真的置身于一场旋风,而他就是这场旋风的中心。他陆续提交了三个专利的申请,冷敏拿到 USPTO 回执时,同时开始在国内申请。他们蓄势待发,他们信心满满。

 

“公司名字,就叫阿修罗吧,”冷敏提议,“我们是战神,战无不胜,横扫千军。”

 

2013 年,有大数据,有 VR,有各种技术名词下的暗涌热浪。随着这些暗涌热浪,来的都是真金白银。更确切的说,是真金白银的响声和许诺。

 

程悦欣担心的事还是来了。张思禹郑重地提出,自己要辞职海归。

 

“不行,那我怎么办?我刚刚开始工作,生活刚刚上正规!”程悦欣抗议。

 

“你回国也可以做老师啊,国内现在有很多民办的幼儿园,你都可以去,”张思禹认真。

 

“张思禹,你一直知道我的态度,我不想回国。之前你说你是兼职,我才让你兼职的,我从来没答应过你可以辞职去创业,”程悦欣愤愤,“当初你说来美国我才来美国的,现在我来了你又让我回去?”

 

“情况一直在变化,人当然也要跟着变化。当时出国,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现在回国,对我们来说也是最好的选择。你不能刻舟求剑啊。”

 

“或许是对你最好的选择,但不是对我,”委屈的眼泪慢慢流下来,程悦欣哭得鼻头通红。她忽然想到了胡金柱和郝会会,忽然想到了回国以后就和王佳佳分手了的林锐。除了委屈,心里还有什么呢?还有恐惧。

 

原来“女人成功路上最大的障碍是男人”,也只是说说的。她不是郑懿,她只是和王佳佳一样的俗人。

 

张思禹看到程悦欣的眼泪,心里更加烦躁。她就仗着她会哭,而他不能哭。女人怎么都这样呢?也不是,冷敏从不会这样。张思禹脱口而出:“你不要老是哭,哭不解决问题。都是女人,你为什么不能跟冷敏一样,格局大一点呢?”

 

“你拿我跟冷敏比?我是你老婆,冷敏是你的谁?你开口闭口冷敏冷敏,每个周六你们都混在一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破事!”

 

程悦欣发脾气口不择言,但忽然,她看到了张思禹脸上的表情。张思禹慌乱了。他心虚了。

 

程悦欣脑子里嗡嗡作响。这么久以来,被她刻意忽略和压抑的那些点滴,终于串联成了一条线索。那条线索隐隐约约,但又那么明显,在时光里波光粼粼,反射出一波又一波的漩涡。

 

“你真的跟冷敏?”程悦欣听到自己的声音颤抖着。

 

“没有,”张思禹摇头。

 

他说了没有,要不要相信他?周蔚说的,女人,就要大智若愚。她应不应大智若愚?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