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八章 往高处走

硅谷是个什么谷|第二十八章 往高处走

作者:虎皮妈,作家,编剧,法律博士,加州律师,出版小说集《人间故事》。本文来自:虎皮妈的夜航船( ID: hupima )。

Julie 再来美国的时候,带上了 6 岁的老大、2 岁的老二、58 岁的老妈还有 63 岁的大姨。一行人大包小包来到铺整一新的二楼,从这个房间逛到那个房间,两个男孩撒着欢地跑,两个老人喘着气在后头追。郝会会提着一口气偷看 Julie 的脸色,她指望能看出一丝兴奋和嘉奖来,但 Julie 面无表情。

郝会会只好自己邀功:“Julie,你现在量量看,地板完全水平,还有后院亭子的几根柱子,我都让人用水泥加固过了,保证一点问题都没有。”Julie 闷闷地“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明白过来郝会会的意思,用十足委屈的口吻加了一句:“工钱我一分不会少的。”

郝会会不是很明白 Julie 在委屈什么。说起来同样三十出头,Julie 貌美如花,身材苗条,依旧是20出头的青春形象,两个儿子带在身边,更像一种与爱马仕香奈儿同等重要的人生装饰。郝会会反观自己,浑身粗糙满脸晒斑,每天跑东跑西伺候人,回家还要管一晚上哭醒三次的小娃。一边是别人的锦衣玉食,一边是自己的劳碌命,郝会会搞不懂,她还有什么好委屈的。

郑懿说:你知道洛杉矶有个二奶村么?

郝会会惊讶:我知道啊,罗兰岗,我们公司在洛杉矶也有分公司。你是说 Julie 是二奶?

郑懿发个笑脸:二奶村那是从前的事了。从前暴发户不能在国内生,都把二奶弄到外国来,但现在谁还养二奶?现在的有钱人都精着呢,越精越抠。现在都是把老婆孩子送出来,自己在国内好逍遥自在。

郝会会拿着手机不说话。她想到从前,想到胡金柱,想到胡金柱现在的老婆。自从离婚后,她刻意把自己和这些信息摘开,但忽然此刻,心上像开了一个血窟窿,千头万绪咕咕地往外冒:他后来的老婆到底是啥样的?他后来的孩子也已经很大了吧?是男孩还是女孩?他现在得意了吧?回家不再老绷着脸了吧?他对后来的老婆孩子说话,应该轻声细气的吧?

他还会想到自己和两个女儿么?

郝会会四肢酸软,头昏脑胀。往事桩桩件件明晃晃地在她心里翻腾。她以为,自己早好了,自己已经站起来了,自己痊愈了。不都是这样劝人的么?跌倒了,站起来,伤口痊愈了就往前走。不,不是这样的,原来即使往前走了,都还没有好,都不可能好。心里有一块是空的,跑得再远,都要绷紧神经很小心才能不掉进那个黑窟窿里。

我可真没用啊。郝会会涕泪横流,一时竟然找不到擦脸的纸巾。

老罗的工钱,虽然拖了小半年,但他并没有计较,拿到支票乐呵呵。他和郝会会不打不相识,郝会会刚替一对小夫妻换了学区房,装修就介绍的他。

老罗这个人,前事不可考,但目前就是个包工头。他最讨厌那种装模作样的华人中介,读过两天书,好像就自诩精英了,恨不得和唐人街和他们这些做体力活的划清界限,到处宣告 — 我是华人中的上等人。上等个屁,人家老美拿你当上等人么?这点上,郝会会对他脾气,诚诚恳恳明明白白。但老罗也是生意人,真遇到老实人,难免搞点偷鸡摸狗的小动作,经常忽悠那些不懂行的客人。以次充好,偷工减料,也不是不能干。万一穿帮了,把自己劳改犯一样的脸一沉,拍个桌子瞪个眼,那些读书人哪见过这个呀?但郝会会又不一样。一个地产中介竟然买了装修书自己研究,屋顶能爬墙能钻,牛皮膏药一样贴上来看施工过程。皮又厚,老罗瞪眼骂娘她也不怕,吵架吵完买杯星巴克又凑上来:罗师傅,你这个走线再教教我。老罗被她磨得没办法,最后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他服气。

看得上,又服气,就好办了。老罗心里转过的念头,就跟她摊牌了。

“现在房价都涨了吧?”老罗收了支票,问。

“是啊,涨了不少,就我刚介绍你的那家,加了 8 万才买下来的。8 万啊,那一片房子去年能比现在低 10 好几万。”郝会会感叹。

那套房子拿得不容易,她的客人虽然加了 8 万,但依旧不是出价最高的。郝会会求着卖家中介见了前任屋主一面。前任屋主在这房子住了 30 年,养大了自己的 3 个子女,现在卖房套现准备去内华达养老。郝会会拿出一张客人全家的照片:“你看,这是我的客人,夫妻俩都是电脑工程师,他们家两个孩子,如果你把房子卖给他们,这两个孩子也会在这套房子里长大。”老头老太太眯着眼睛看了半天照片,郝会会趁势递上她嘱咐客人写的亲笔自我介绍信,这才做成了这笔生意。Kyla 教的套路,郝会会现在已经领会。前任屋主卖房子当然是想套现,但是,住了 30 年的房子到底是有感情的。有感情,当然就会考虑钱之外的别的因素。

“市场那么好?”老罗装作随意地说,“其实我看好多人买了房子,也是重新装修一下再拿出来卖,挣好多钱。”

“对,就是 flip,我看好多人都在这么干,专买那些老房子破房子,”郝会会附和。

“那咱们也干呗,”老罗盯住郝会会,“你买房卖房熟,我装修熟,咱们俩合作,赚了钱一人一半。”

郝会会愣了一愣,咽了口口水:“可我没钱啊。”

老罗乘胜追击:“我这种拿现金的不能问银行贷款,你不是有正式工作么,你能问银行贷款啊。”

郝会会踌躇了一下:“我考虑考虑。”

郝会会回公司就找 Kyla 侧面打听了一下,但却被 Kyla 冷冷打发了:“Hao,你刚刚对工作上手,我希望你多放点心思在工作上。”

郝会会回家闷闷不乐,翻来覆去想,大概确实是自己把事想得太容易了。赚钱哪里那么容易?但又想,现在市场那么好,自己到底为什么不可以做呢?当经纪基本工资低,去银行贷款,也贷不到多少钱啊。

愁眉苦脸,Emma 吵着要她念书也心不在焉。看着哼着小调在脸上敷黄瓜的冯品芝,郝会会厚着脸皮问求教。

“你手上买卖过几套房?”冯品芝的凤眼从黄瓜片里射过来。

“就替客户买过4套,没卖过,”郝会会没底气。

“买房子都会了?”

“差不多,但有一些法律文件和贷款文件还不是太清楚,”郝会会老老实实。

“那个装修的老罗,靠得住么?”冯品芝上下打量郝会会。

“他说他也会投钱,”郝会会心更虚,“但就认识了没几个月。”

冯品芝“哦”了一下,闭着眼睛拍脸。

郝会会明白了,是啊,果然自己太想当然了,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看来冯品芝和 Kyla 的意见都是一样的。

晚上郝会会在陪睡时,冯品芝却轻手轻脚进了房间。她手上抱着一只超大泰迪熊毛绒玩具,把头藏在熊后边,贼头贼脑。这是大熊一直放在冯品芝房间,是 Wendy 和 Emma 的最爱,郝会会想不明白冯品芝为啥抱过来,难道就送给两个女孩了么?

“你们搞房子,我入一股,”冯品芝关上门,轻声轻气。从大熊背后哪里拉开拉链,一捆一捆往外掏现金。

“大妈,”郝会会瞠目结舌,眼睁睁看着床上的票面越堆越高。

“我给你二十五万,都在这了,”冯品芝守财奴一样地点着床上的钱,眼睛放光。

“大妈,你真的相信我啊?”

“老了老了,我再搏一枪,这枪要是搏对,我就不申请廉租老年公寓了,就在这套房子里安心养老。”狠了狠心,把钱推到了郝会会面前,“要是这枪搏错,我无儿无女,以后你就帮我养老。你不要动歪脑筋,你两个女儿跟我特别好,你敢对我不好,我以后叫她们也对你不好,我不怕你的。”

郝会会头皮发麻,心里无可言表的感动,但背后却细细密密出了一身冷汗,仿佛置身梦中。但眼前各个版本的美金大钞,确实真真实实的。

“大妈,算了,Kyla 说我不行,让我做好本分,”郝会会心虚推脱。

“她当然说你不行!”冯品芝翻个白眼,“她要你帮她赚钱唉,她资本家唉。你要是自己有钱了,还会安心帮她赚钱啊?放我我也不肯让你知道赚钱更便当的方法。”

郝会会心里有点懵 — 是因为这个原因么?Kyla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让她做flip?

“不会,Kyla 一直对我那么好,给我工作,带我入行,她不是这种人,”郝会会声音大起来,Emma 在旁边一哆嗦,翻了个身。

冯品芝打她头:“要死了你,声音那么响干嘛?我又没说 Kyla 不是好人。她帮过你是事实,人家帮过你,你就要放在心里,以后报答人家。但她为什么帮你,是不是以后一直帮你,这是另外一回事情。我就是跟你说,她首先是你老板,她考虑的角度就是老板的角度,有什么不对啊?”冯品芝一边说,一边又把钱塞回泰迪熊里,“钱不能放在你这里,你什么时候办事我什么时候再给你。你这个人没脑子,我不相信你。”

郝会会脑子还是一团乱,但强挤出笑容:“大妈,你这熊就这样扔在房间里,Emma 和 Wendy 经常跳来跳去,你放心的啊?”

冯品芝得意地笑:“你这就不懂了吧。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锁起来的柜子里只有点零散小钞票。”

郝会会忽然回想,果然,多年前那次差点被人破门抢劫时,冯品芝一回家也是抱着这只熊。当时程悦欣还说:“没想到她还有这样少女柔软的一面。”现在想,少女柔软的还真是程悦欣。

郝会会于是又问:“大妈,这不是你全部积蓄吧?你房间里其它地方是不是还藏着钱啊?”

冯品芝一手叉腰,怒目而视:“关你什么事请啊?我关照你,你要是出去乱讲,我牙齿都把你打掉。不对,敲你女儿牙齿,看你敢不敢!”

冯品芝关上门离去,郝会会在床上,太阳穴旁边神经一跳一跳。她先兴奋地把之前自己看过的几套合适的房子在脑子里理了理,然后开始想着应该怎么装修,到哪儿买建材划算,忽然又想到卖房子自己没经验,应该多去几次 open house 跟别的经纪讨教一下。本来都是可以问 Kyla 的,但现在……想到 Kyla,郝会会嘴角的笑容冷了下来。

她到现在都不能认同冯品芝,Kyla 是因为不想让她翅膀硬才断然否认她的。但是……她忽然想到了之前的地产经纪,那个台湾来的 Amy。Amy 在自己进公司不久就单干了,中国客户越来越多,她早就不满意 Kyla 给她的分成比例。所以 Kyla 挑自己,到底是帮助绝境中的自己,给自己一个机会,还是从她的角度出发,要多一个更容易掌控的经纪呢?

郝会会的脑子乱了。最后七想八想,想到了冯品芝的那句:“人家帮过你,你就要记别人情,以后想着报答人家。”郝会会定了定心,是的,多想干嘛,反正自己还是认认真真做好事情,多给公司赚钱就好了。但心底深处,她忽然触碰到了一些东西,一些她绕开而不敢深想的东西。

开始做 flip 了,真的赚到钱了,她还能够像从前那样一心一意给公司打工么?她是不是就辜负了 Kyla,辜负了她的帮助?她是不是就对不起 Kyla 了?如果此一时彼一时的论调成立的话,那么,胡金柱当初抛弃自己,又有什么不对呢?

他当初和自己在一起,有当初的考虑,后来离开她们母女,也是为了自己更好的发展。这和她万一翅膀硬了要离开 Kyla,又有什么不一样呢?人往高处走,有错么?

郝会会不敢深想,让这些疑惑埋在自己的心底。她翻了个身,拍着 Emma 的 Wendy,告诉自己:我会好好干活的,会替公司挣更多的钱。

郝会会要做 flipper 的决定,先没告诉程悦欣郑懿。她想,要等她装修完,卖出去,真的赚到一笔再说。但张思禹,却接到了胡金柱的消息。

“来出差,到旧金山逛两天,找你和锐哥一起吃顿饭,有空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