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俞敏洪终于让你们揪住小辫子了!

俞敏洪终于让你们揪住小辫子了!

作者:非非马,而立之年赴英学电影,曾为著名文化国企英国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现为斜杠青年,创业者/写作者/中英电影节英国首席代表。本文来自:非非马FM( ID:feifeima-uk )。
1
身家上百亿的“新东方”创始人、董事长俞敏洪,因一番“歧视女性”的言论以及被公众认为“越描越黑”的事后道歉,将自己送进了舆论的暴风眼。
全网以 diss 俞先生为政治正确,以调侃俞先生为乐。
 
一片整齐划一的口诛笔伐之声,一片“大字报式的狂欢”。
 
俞敏洪的观点有错吗?从根本上讲,当然。
 
但百分百全错,毫无一点道理,毫无一点可供警醒、思考之处吗?
 
这一点,我下面会仔细分析。
 
但我更想说的是,在看了那么多“讨伐式的檄文”之后,我认为,比俞敏洪个人歧视女性的言论更糟糕的,是那么多人都在以一种极端化的逻辑,去批判他们认为错误的逻辑。前者是一个人的个体错误,后者是一群人的集体惯性,且错而不自知。
 
尽管中国古典哲学其实并不崇尚二元对立,可进入了现代社会的我们,却越来越习惯于做二元对立式的判断,要么全盘肯定,要么全盘否定,并且,为了彻底否定一个人的一个观点,可以强行生拉硬套出各种论证说辞。
 
俞敏洪的“女性祸国论”是政治不正确,可反过来,观点的“政治正确”,并不必然意味着论证逻辑的正确与合理,也不能成为掩盖“极端化批判逻辑”的遮羞布。
 
2
 
我看到了一篇典型的“讨俞文”,其中明显逻辑错漏,自相矛盾,但截至我发稿时,阅读 10万+,点赞已 5000+。
 
全文着力点不是批评俞敏洪的观点谬误本身,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先攻击其人品,论证逻辑是,一个人的人品差了,观点就自然不正确。
 
我认为这有点像“男版荡妇羞辱” — 因为你是“男荡妇”,所以你必然什么都不对。
 
文中说,
 
俞敏洪老师能说出这个话,我倒是一点都不惊讶,因为他本人的作风和新东方一直以来的作风,就基本没怎么太在乎女性。
 
但全文只举了一个例子,来证明“新东方和俞敏洪不在乎女性”这一“一直以来”的作风。一桩极端化的凶杀案 — 5.19北京新东方昌平学校奸杀案。
 
我们都知道,说一个人、一个机构一直以来如何如何,应该有更充分的证据。
 
在对这桩案件的叙述中,我看不到资料来源显示,也无法判断他的描述是否客观。但是,且不论俞敏洪和新东方在这桩案件的处理过程中是否失当甚至有过错,单一性的事件,不能用来彻底盖棺定论一个人、一个组织。这叫以偏概全。
 
文章说俞敏洪人品不佳,乃至没有资格谈道德时的另一个论证是:因为他是商人,他是资本家。
 
资本家和资本是带有原罪的,所以资本家在发达后,有很大一部分工作是赎罪。
 
而一个社会中,资本家最大的原罪体现就是:资本家没有任何的资格,出来讲道德。
 
读到这里,我倒抽一口冷气,恍惚一夜回到“万恶的旧社会”,身边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资本家”。更可怕的是,我自己就是那个“万恶的资本家”。因为我也开公司,我还有雇员,我也做生意。条条都中啊!
 
可是,慢着,我翻了翻这个微信公号,11 月 13 日,也刚发了四条拼团广告。
 
3
 
先强调,俞敏洪的主要观点确实有问题,要批判。同时我也反对,因为要批判一个人的观点,使出各种力气,从各个角度去全盘否定,甚至不惜用另一个错误的逻辑和论证。
 
很遗憾,目力所及,我读到的批判文章,绝大部分都是一面倒式的全盘否定。不少论证逻辑自己就四面漏风,为 diss 而 diss。
 
一旦极端化了,就容易有失偏颇。
 
市面上有逻辑问题的论证很多,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分析了,我选择两个举例。
 
比如有人说:俞太低估了现在的中国女性,中国女性早已经不是他形容的那般。
 
但实际上,他描述的现象的确是存在的,而且恐怕还是一个非常普遍的存在 — 当下很多女性的择偶观的确仍然是金钱排序第一。
 
他的问题在于以偏概全,因为显然还有很多现在女性并不是如此择偶的。但反过来就说他描述的事实完全不存在,也是以偏概全。
 
在某个意义上,他的确指出了一个客观存在的社会现实,尽管不那么美丽。那么多女明星心甘情愿做刘銮雄的情妇,已是说明。
 
再比如,针对俞的解释:
 
一个国家的女性的水平,就代表了国家的水平。女性素质高,母亲素质高,就能够教育出高素质的孩子。男性也被女性的价值观所引导,女性如果追求知性生活,男性一定会变得更智慧;女性如果眼里只有钱,男性就会拼命去挣钱,忽视了精神的修炼。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有一个流量大号说,他言下之意就是,“女性的素质高,就是为了男人,为了孩子,与自己无关。”
 
俞的潜台词里将家庭教育责任全部推给女性固然不对,但上面的“推导”,却毫无前后逻辑,也是十分脆弱。
 
4
 
如果,大家愿意冷静下来仔细看看俞的上下文,其中有一点,是有道理的:
 
评价体系影响行为选择。
 
这应该是共识了。就好比,电影节的评选标准影响了电影的创作方向,高考影响了中国的应试教育。
 
就说两性关系层面,男人的审美标准和偏好,塑造女性的审美和价值取向。反过来说,女性择偶观也会影响男性,这没错。
 
但影响,不等于决定。撇开两性观先不说,俞敏洪错在以偏概全和绝对化,以及对问题认识太流于表浅,最后竟推导出“女性祸国论”也是活该他挨批了。
 
而从深层次说,到底怎么看女性择偶观和男性行为与价值取向之间的关系?
 
我的好朋友侯虹斌认为:
 
“女性的择偶观塑造了男性”,这是不对的。人,不是动物,社会价值早已远远超过了繁衍的价值。
 
有一定道理,但我并不完全赞同。
 
“人,不只是动物”,比“人,不是动物”更准确些。
 
从本质上而言,人类社会进化了上百万年,的确不再只满足于单纯地追逐生存与繁衍,但不可否认,这仍然是一个很根本的需求。自尊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都建立在这个最底层的基础需求之上。
 
社会发展到目前这个阶段,天下大同、均贫富的终极社会理想并未实现,生存资源竞争的确仍是一个核心竞争。男女皆然。
 
而男性通过雄竞要获得什么?首先是代表生存质量的物质财富,代表社会地位的名望、权势,以及这两样所能带来的性资源,这意味着交配权、繁衍权的胜出。
 
其实几千年来,很多男性骨子里的追求并没变。古语有言,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不管通向美女与财富的路径是否今夕有别,但目标是一致的。
 
好了,说到这里也已经说清楚了:男性的价值取向,首先是自身雄竟的产物。而其中,女性的择偶观,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
 
在当下社会,如果女性有完全自由的选择权,我猜想大约所有女性的择偶目标都会很一致:帅得像吴彦祖,忠诚和有钱得像小扎,智商像马斯克,温柔体贴、承揽家务如偶像剧里的多情男主角。
 
可如此完美的伴侣,基本是人间极品,亿万人里也挑不出一个。那么女性就会降维要求,先解决最主要的矛盾。
 
那么,对于自身经济实力够不上自己物质欲望的女性而言,就会希望通过一个男性来改变自己的生存现状。不得不说,这样的女性不在少数。
 
但再往里深挖一层,女性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择偶观,是因为在当下这个男权社会里,女性的整体弱势地位,催生了一大批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经济上的“弱”女子。
 
如果个个都像徐静蕾一样实现了财富自由,自然都可以底气实足地喊出:面包我自己有,你给我爱情就好。
 
所以,俞部分说出了真相,女性的择偶观的确影响着男性的价值取向。但是,在一个男权社会里,决定女性持有怎样择偶观的,却主要不在女性自己,而在于男性之间如何分配社会资源。
 
对于俞口中那些“爱钱的女人”而言,如果男性读书可以获取到足够的社会资源,那么女性就会喜欢爱读书的男人,比如在古代,秀才们就是潜力股;但如果不读书做木匠或者做农民更能富有,那么爱钱的女人,就会更喜欢木匠和农民。
 
所以,显然不是俞说的,女人喜欢爱读书的男人,男人就会爱读书。他把顺序搞反了。
 
5
 
接下来,就要说说影响男人价值取向的另一个重要影响 — 文明的教化,社会约定俗成的价值规范。这是,人不只是动物的那一面。
 
在古代,是孔孟之道,是仁义礼智信,是“齐家治国平天下”,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那时候,即便是男性绝对主导着社会,也并不全然只是“泡妞”这一件事儿,争夺性资源只是一部分。甚至,放到台面上,妻妾成群都不是一个社会里,一个高级的男人可以公然对外夸耀的一个得力资本。
 
明面儿上,社会声誉、书香门第几门进士、赫赫战功、为朝廷为天下百姓做的贡献才是。
 
只是,这些标准可不是女性制定的,而是当权阶层的男性们自己定下的游戏规范。
 
但从以上这个角度来说,俞敏洪批判的社会“堕落”,就并非完全空穴来风。
 
因为这我们的确正在滑向一种严重的价值失范 —“找情妇是所谓成功男人的标配”,“笑贫不笑娼”、“只问结果不管路径是否正当”,简单说就是,为了挣钱,可以不要良心。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但你能说这现象不普遍?前两天,朋友圈里不还在刷屏“外卖调料包”的恶劣事件?而这样的事情,少吗?
 
每每我们被这样的丑恶刷屏时,我们不也在骂人心不古,道德滑坡?怎么如今为了批判俞敏洪歧视女性的观点,就顺带着连他说的所有都否定了呢?
 
俞敏洪作为一个教育者,对广泛存在的不良社会现象提出尖锐批判,这不是什么坏事。
 
但他错在,让女性来给社会道德的滑坡背锅。
 
的确是触犯了底线。
 
典型的“红颜祸水论”。其之荒谬与荒诞,我甚至都不想再费笔墨批判。
 
社会变坏不是从女性爱钱开始的,而是从人想要不择手段挣钱开始的,不分性别。
 
古人早就说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并不是所有爱钱的人都会去昧着良心挣钱。
 
爱钱本身没有错,甚至想通过赚钱来娶上白富美也没问题,有错的是,想通过下作甚至非法手段去挣钱。
 
在这个问题上,男女各自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爱钱,不管是女人爱钱,还是男人自己爱钱,都不是男人可以犯错的借口。
 
6
 
最后,总结一下。
 
俞敏洪的致命错误,在于让女性来为整个社会的道德滑坡背锅。尽管他后来为此道歉了,但观众没打算原谅他。因为他的解释,的确有将家庭教育之责任全部推卸给女性之嫌,还有肯定“丧偶式育儿”之嫌。
 
至于社会道德是怎么开始堕落的,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小问题。
 
而他虽然犯了致命错误,逻辑上也的确错漏百出,但并不代表他所有的观察和言论都完全没道理,脆弱到不堪一击。
 
除了他的致命错误,比如他如果能够把有些话说得转圜和严谨一些,像价值规范影响行为选择,女性的择偶观影响着男性的价值取向,母亲的素质和水平影响着下一代的教育,影响着他身边的男性,甚至影响着国家的未来,这些话听着就没什么大问题,是吗?
 
只是,我们太习惯于全盘否定式的批判,以至于为了达到批判的力度,一个人说的话里,是否有任何一点可取之处,我们也不愿意想,不愿意听。
 
而这种披着“政治正确”的外衣所做的一面倒式的批判,恐怕暴露的不仅仅是逻辑问题,更是流量文的写作惯性和其背后的算计与投机心理。
 
这种集体狂欢式的,有意或下意的选择,难道不是一种为了一己私利而不顾理性、中正与文心?写作者失了文心,而只为流量,也是堕落之一种。
 
想到这里,不寒而栗。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