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李一诺:比尔·盖茨手里拿的是谁的大便?

李一诺:比尔·盖茨手里拿的是谁的大便?

比尔·盖茨上周来中国访问了,呆了四天,整个办公室都很忙。其中传播最广的一张照片,是他在演讲中手拿大便。为什么?谁的大便?想知道不?下边告诉你。
 
有一个老段子说地上有 100 美元他都不会去捡,因为浪费时间。虽然是段子,但他的时间真的是以分钟为单位来计算的。不过,即使这么忙,他这次却在中国呆了整整四天,这是他第一次在中国待上超过 48 小时。
 
待这么久,都做了些什么呢?这四天,一共开了十个会,如果简单概括一下,都是围绕三件事:
 
一、继续支持中国扶贫;
 
二、发掘中国创新潜力;
 
三、携手中国造福世界。
 
大家知道我是盖茨基金会在中国的首席代表,这几件事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基金会中国办公室工作的一个缩影。下面围绕着三件事,和大家还原一下这四天。
 
1 支持中国扶贫
 
11 月 5 日,比尔·盖茨在上海参加了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并在贸易与创新平行论坛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赞扬中国减贫对世界的贡献:
 
中国和印度是全球前两轮脱贫的例子,目前非洲等地区正在推行第三次脱贫浪潮,中国将成为这波浪潮的催化剂。
 
他在今年 9 月基金会在纽约举办的第二届“目标守卫者”大会上就这么讲过,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当时的视频。
 
虽然成绩很大,但中国还有扶贫攻坚的“最后一公里”要走。中国已经承诺了要到 2020 年消除极端贫困。盖茨基金会也希望能够助一臂之力。
 
根据《全国贫困人口概况》的数据,疾病是导致贫困的最普遍原因。这次盖茨访华期间,我们和卫健委合作的“中国-盖茨基金会农村基本卫生保健项目”正式启动,11 月 6 日在北京召开了项目启动会。
 
基金会提供赠款 1200 万美元,在选定的中国农村地区开展基本卫生保健项目。如果我们能够在源头上完善中国农村的基本卫生保健体系,探索出一套基本卫生保健的有效模式,就能将健康扶贫的关口前移,从而减少项目地区人民群众因病致贫或返贫的风险,最终助力实现健康扶贫的总目标。
 
项目启动前一天,国家主席习近平夫人、世界卫生组织结核病和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彭丽媛在上海会见了比尔·盖茨。健康扶贫也是彭丽媛女士非常关心的话题:
 
彭丽媛表示,长期以来,盖茨基金会大力投入发展减贫、医疗卫生等事业,并同中国有关部门保持良好关系,在艾滋病防控、健康扶贫、全球卫生能力建设等领域开展了富有成效的合作。我们支持盖茨基金会继续同中方加强双方和三方合作,包括提高中国卫生人才能力建设和全球卫生专业队伍储备。
 
2 发掘中国创新潜力
 
现在来讲讲前两天在各大媒体刷屏的盖茨同学手捧一罐大便演讲的照片。就是瓶子里这么点儿粪便,就能携带两百万亿个轮状病毒、两百亿个贺氏菌和十万个寄生虫卵。它们引发的腹泻、霍乱、伤寒等疾病,每年导致近 50 万名五岁以下儿童死亡。
这是他这次来中国参加的另一个博览会 — 新世代厕所博览会。这个博览会是盖茨基金会和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在 11 月 6 日联合举办的,目的在于展示全球最前沿的创新清洁卫生技术。
 
如果你生活在城市,你可能觉得,厕所没有什么问题啊,已经解决了啊。但事实是,目前全球还有一半以上的人用不上安全的厕所。而且,想要在广大贫困地区复制现有的解决方案,既不现实,也不环保 — 铺设管网需要大量资金,水冲厕所要消耗大量水资源,而且不能消灭粪污中的各种病原体。我们现在使用的厕所其实比较简单,本身不涉及大量的化学处理过程,这个过程大多都在后续的污水处理厂再进行。
 
怎么办呢?盖茨想的是,打破既有的规则,就像当年的计算机,大到只有大公司和政府才买得起,但盖茨却执意开发个人电脑。这一次,面对厕所,他希望能抛弃管网系统,开发新一代无下水道连接的厕所技术,把污水处理问题就地解决。
 
在过去的七年里,基金会投入了两亿多美元,和合作伙伴们共同开发出了很多革命性的产品。
 
比如“新世代厕所”。这种厕所综合采用了多种创新技术,它自成一体,不用下水道,内置微型处理设备,可以实现人类粪便降解灭菌,产出干净的水来循环利用。
 
再比如“万能处理器”,它不仅能将人类粪便中的有害病原体杀死,还能将剩下的物质转化成有经济价值的产品,包括清洁的水、电力和肥料。产生的电力足以支持自身运转。听起来很像永动机?并不是。直接看视频吧:
 
这个博览会为什么要在中国开呢?
 
一来是因为咱们中国的创新实力强,参展的合作伙伴有三家都是咱们中国企业。江苏克莱尔、江苏宜兴艾科森以及中国中车这三家中国企业都在本届博览会上展出了他们的产品。
 
 
二来,是因为中国已经在提长人民卫生健康水平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最近几年又开始加速推进“厕所革命”,所以具备了率先启动无下水道厕所市场的潜力。这里面机会巨大。我们预计到 2030 年,仅仅是第一代的新世代厕所,每年就能在全球范围创造出 60 亿美元的商机。如果再算上万能处理器及相关产品和服务,市场潜力会更大。
现在来到重点!盖茨同学手里那杯粪便到底是哪来的?容我卖个关子,文末揭晓。
 
11 月 7 日,盖茨参加了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GHDDI)的入驻仪式。北京市市长陈吉宁、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和 GHDDI 主任丁胜也出席了入驻仪式,并共同为研发中心新址揭牌。
 
GHDDI 是由盖茨基金会、清华大学和北京市政府三方联合成立的公共卫生与药物创新机构。这个研发中心最大的特点就在于,它专门针对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面临的突出疾病挑战进行研发,比如结核病、疟疾、隐孢子虫病,等等。由于市场激励不够,企业往往不愿意做这方面的研发,所以 GHDDI 可以填补这个空白。
 
自 2016 年成立以来,GHDDI 在全球积极招募顶尖的科研和管理人员,团队规模不断扩大,其中既有资深研发领头人,也有大批年轻、有冲劲、并具备海外高学历或者工业界背景的中坚力量。现在正式入驻了全新的实验室和办公场所,盖茨看了之后也感到很兴奋。
 
盖茨说:
 
创新是实现 2030 年可持续发展目标的重要因素,中国已成为全球进步和创新过程中的关键一环。北京市政府对新药研发所展现出的决心令人鼓舞。GHDDI 所做的工作将使中国和世界人民受益。GHDDI 代表了一种全新的药物研发模式,也是一个机制创新的典范。我们同样也希望探索新的机会来深化各方之间的合作,更好地促进全球健康研发和创新事业。
 
我们正在通过 GHDDI 研发结核病新药,让患者不再需要服用 9 个月的药物,只需要服用 4 个月就能治愈。
无独有偶,11 月 5 日下午,上海市市长应勇会见比尔·盖茨时也强调了“创新”的意义,并欢迎盖茨基金会与上海开展合作交流:
 
应勇表示,当前,上海正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把光子科学、脑科学与类脑科学、生命科学、信息技术等作为科技创新的重要突破方向。
 
3 携手中国造福世界
 
11 月 6 日下午,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会见比尔·盖茨。
 
王毅表示,盖茨先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多年来关心支持中美关系发展,为推动两国合作发挥建设性作用,中方对此表示赞赏。中方愿与盖茨基金会一道,继续运用双方资源和优势,在扶贫减贫、疾病防控、农业技术研发等方面加强交流合作。也愿同基金会探索和拓展在非洲的三方合作,为实现非洲可持续发展和共建“一带一路”作出新的贡献。
 
王毅外长讲话非常令人鼓舞,因为这与基金会在中国的使命非常吻合。一直以来,盖茨就希望用更系统的方式让中国创新和中国经验能够服务于全世界有需要的人们。所以他这次来中国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在 11 月 7 日和中国新成立的发展援助机构 — 发展合作署签署备忘录(MOU),建立正式合作关系。
 
为在多个有助于发展中国家减贫和改善健康状况的领域加强交流与合作,盖茨基金会与中国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签署谅解备忘录,以期共同推动发展中国家可持续发展,重点是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和 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双方愿在农业、健康、环境卫生、作为国际公共产品共享中国发展经验等领域加强交流,探讨务实合作。
 
大家可能觉得这些话有点“大”,我们来说具体一点。
 
比如说,中国的疫苗就可以为全球健康做出巨大贡献。我知道有些家长会还是会担心国产疫苗的质量,但是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中国国家疫苗监管体系已经先后两次通过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评估,满足了 WHO 对国家疫苗监管体系的指标要求,从整体上是可靠的。
 
盖茨基金会在很多年前就在寻找一种低成本的乙脑疫苗。乙脑疫苗早就有了,但是价格非常贵。而中国其实早在 1989 年就成功自主研发了低成本的乙脑疫苗,但是一直没有进入国际组织的采购系统。
 
在这里给大家补充一点背景知识:为了保证公共卫生产品的质量,世界卫生组织制定了一套质量评价标准,叫做世卫组织预认证,疫苗、药品和诊断工具,甚至蚊帐和杀虫剂等都要通过预认证才能进入国际组织的采购目录。
 
我们和中生集团经过长达 8 年的合作 , 帮助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都所生产的疫苗在 2013 年拿到了 WHO 预认证。这是第一支拿到这个认证的中国疫苗,可谓来之不易。当时大家都非常兴奋。中国生产的乙脑疫苗质量可靠,价格却只是同类产品的几分之一,非常适合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地区。
 
这支疫苗被列入国际组织的采购清单,拥有了更为广阔的国际市场。2015 年,老挝成为第一个受 Gavi 资助使用该疫苗产品的国家。至今已有超过 4 亿支疫苗制剂被销往海外。这张图就是老挝的小朋友在打咱们中国生产的乙脑疫苗。
 
 
2017 年,中国生物所属北京北生研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二价毒脊髓灰质炎疫苗(bOPV)也通过 WHO 预认证,并获得了联合国儿基会的长期采购订单。
 
但这显然还不够,所以这次盖茨来中国,和中国生物在 11 月 7 日也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双方计划在接下来的 5 年中,共同为达成以下愿景而努力:
 
实施一项系统化的质量改进和技术升级计划,推动更多中国生物的疫苗产品达到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资格标准;共同探索提高创新产品在中国的可及性,以支持国内的扩大免疫规划(EPI);共同支持对外援助工作,使更多通过世界卫生组织预认证的中国疫苗惠及低收入国家;盖茨基金会将携其合作伙伴同中国生物建立更深入的合作研究关系,加速创新疫苗的开发。
 
这样,就会帮助中国疫苗质量进一步提升,不仅让中国儿童受益,也会帮助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孩子。
 
 
盖茨也拜会了和卫生健康委的相关领导。讨论了基金会和卫生健康为在健康扶贫,结核病防控, 疟疾经验的国际合作, 以及扩大计划免疫的疫苗覆盖等方面的问题。
 
说完“产品”,再说“经验”。有些读者可能会觉得“经验”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真的能“转移”吗?举个例子:
 
中国农业大学团队正在坦桑尼亚莫罗戈罗省开展“千户万亩玉米增产示范工程”,将中国深耕细作的经验带给当地农民,同时辅以当地良种,使得当地玉米亩产提高 2-3 倍。这一以社区为基础的减贫和发展模式探索效果显著。
 
4 与目标守卫者同行
 
盖茨此行在中国最轻松的一场活动,可能就是 11 月 7 日和中国“目标守卫者”的晚餐了。
 
目标守卫者是盖茨夫妇在 2017 年发起的一项倡议,守卫的就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因为他们觉得我们到 2030 年实现 SDGs 还有很大挑战,所以决定从去年开展,每年 9 月发布一份报告,追踪前六项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进展(这六项与基金会的工作领域高度相关),看看哪些我们做得好,哪些做得不好,哪些经验值得推广,哪些趋势值得警戒。同时召集全球各地的目标守卫者相聚纽约,共同探讨。
 
今年和去年我们也邀请了很多中国的“目标守卫者”参会,他们有年轻的公益人,也有商业领袖,也有政策制定者。这次盖茨来中国,特意留出时间和其中的一些目标守卫者共进晚餐。
 
晚餐吃得非常轻松,大家也聊得很开,从中非合作到公益慈善,到扶贫减贫,到网络谣言,席间盖茨同学不时哈哈大笑。大家也为完善目标守卫者倡议提了很多建设性意见。
 
我们希望能和中国的目标守卫者一起,为实现 SDGs 而努力。
 
紧密的行程结束了,很累,但是也很兴奋。
 
累,是因为基金会的每一项工作都很重要。往小了说,我们的每一位合作伙伴都很重要,他们也都高度重视;往大了说,基金会的每一步都是在为消除全球范围的不平等而努力,马虎不得。
 
兴奋,是因为深刻中国在全球问题的解决上可能发挥的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不管是创新产品还是发展经验,中国对于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都至关重要。盖茨对这一点深信不疑,他希望在持续支持中国应对国内健康和发展挑战的同时,与中国合作,让中国在全球卫生和发展领域发挥更强的领导力。
 
目前中美关系似乎不乐观,但我相信,合作一定会是未来的主流。就像盖茨说的,“以医学领域的重大突破为例,美国希望中国取得突破性成果,而中国也希望美国取得突破性成果。要改变人们零和博弈的思维模式,我们有很多工作可以做。”
 
盖茨走了,工作继续。挑战巨大,但是目标明确,路径也在实践的过程中逐渐清晰。 我们很幸运,可以做为盖茨基金会的一员, 对这些事业做一份贡献。也希望有更多的朋友,组织,创新者, 能和我们同路。
 
谜底最后揭晓: 
 
盖茨手里那罐大便是哪里来的? 经考证,是北京本地粪便。在此特别感谢北京科技大学李子富教授带领的团队,在推进创新厕所研发的同时,还高效完成了粪便取样工作,分别从北京郊区和北科大学生宿舍进行取样,货比三家,最终选定了你们现在看到的这一坨……
 
本文来自:乐天行动派(letianxingdongpai)。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