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两个我,为什么吃亏的总是这一个?

两个我,为什么吃亏的总是这一个?

作者:加加妈妈,爱码字的大学老师,80后妈妈,已出版育儿书《家有小小男子汉》。本文来自:加加妈妈( qiyiguojiajia )。
 
中午老公有事外出,没人给我们娘仨做饭吃,为了保证娃们的健康饮食,不想叫外卖,但又要节省出尽可能多的精力和体力来带娃,我决定做个快手的肉酱意大利面。 
 
把妹妹交给哥哥,赶紧钻进厨房开工。一起画画的兄妹俩传来阵阵欢笑声,可我一点儿也不放松,因为谁也不知道笑声会在哪一刻戛然而止,变成哭爹喊娘声。这么想着,我手上的动作更快了。
 
终于把该弄的材料都放进了锅里,只等着煮熟开饭,总算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秒,我却愣在了那里,看看一个锅里煮的咕嘟咕嘟的肉酱,又看看另一个锅里翻滚的意面......可是,我吃啥呢?
 
肉酱意面一直是哥哥的最爱,而妹妹胃口超好从来不挑不拣,他俩的问题解决了,我怎么办呢?我从来都不喜欢吃肉酱意面。
 
然而,这个问题根本没时间成为一个问题,因为紧接着,老公的一句话响起在我的耳边:我们不都是看他俩在吃吗!
 
这句话出现的背景是这样的。
 
前些天我们又去三亚度假了,从哥哥三岁起就每个暑假必去一次的地方,只有去年中断了一次。今年带上了妹妹,感觉大不一样。
 
以前每次来,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吃,想念了一年的各种美食,每天每顿排着队吃。这一次,依然带着极大的期待和热情,可是几顿饭下来,却发现了一个令我无比委屈的真相。那就是,不管上菜的时候我是多么激动,等到我把妹妹喂饱伺候好终于可以一个人放松下来大饱口福的时候,什么美食都成了剩菜。
 
我绝对没有抱怨,只是如此跟老公诉了诉衷肠,他听了以后扑哧一笑,然后满脸“百分百好爸爸”(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表情悠悠地说:我们不都是看他俩在吃吗!闻此,我感觉自己碎成了渣渣。
 
准确点说,是作为妈妈的那个我被秒成了渣渣。当妈的,吃点剩菜有什么呀,矫情!可在我身上,除了作为妈妈的那个我以外,还有一个我,这个我真的就只是想单纯地享受一下自己想吃的东西,吃不到就会觉得委屈。
 
可是,这两个我时不时都会产生矛盾。而这个时候,我别无选择,舍谁留谁不言自明。
 
其实我相信不仅仅只有我一个人有这种体验。我最经典的体验时刻就是儿子从我的碗里夹肉的时候,一个我慷慨大方地任他拿走,另一个却我盯着那块被他送进嘴里的肉,很想说:你干吗拿我的肉,我也想吃那块肉。
 
但是,可能也会有很多人觉得这种体验很可笑,因为一旦成为父母,父母的角色很容易就会盖过另一个“我”,甚至替代另一个“我”而成为唯一有意义的角色。看起来,这种妥协不值一提,根本就是为人父母的本分。可是,不知在哪个时候,我们也会为这种本分所累。
 
我想起几年前的一件小事。那天我们一家三口出去吃饭,按照儿子的意愿去了大学饭堂二楼的一个独立的西餐厅。老公看了看菜单,看来看去没什么想吃的,就直接出去到饭堂买了两块煮地瓜拿了进来。
 
儿子甚为不满,他希望的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开开心心吃一样的东西(其实是他喜欢吃的东西),这也是绝大多数出去吃饭的时候都会上演的情景。于是,他开始嘲讽爸爸的煮地瓜。
 
我狠狠瞪了他两眼,暗示他所说不妥,他未能领会,终于招来了当场一顿训斥。
 
但这也不全是他一个人的错,我们凡事总是以他的意愿为先,他早已经习惯成自然。他的眼中看到的全是作为父母的我们,而对另外的我们知之甚少或者漠不关心。
 
那一次,他可能第一次真真切切学到一件事:爸爸想吃的东西不总是跟他想吃的一样,他不仅应该问问爸爸想吃什么,而且应该主动把爸爸想吃的东西买回来。
 
然而,道理是道理,事实上,大多数时候我们还是都在“看他们吃”。因为,比起我们“自己吃”,这显然会带来更多更大的心理满足感。
 
但是这一次,我真的不想吃肉酱意面。
 
于是,等喂饱了妹妹,哥哥也干掉了一大盘心满意足地坐回到沙发上,我说:“我不想吃意面。”
 
哥哥听了说:“以前你给我做意面吃的时候都会单独给自己做三明治吃。”
 
我说:“现在没空再去折腾三明治了,我想吃个煎饼。”
 
哥哥想了一下,然后一个人下楼给我买了个煎饼回来。
 
这天,两个我都很开心。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