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MeToo,我们的思维是不是也MeToo啦?

#MeToo,我们的思维是不是也MeToo啦?

作者:非非马,而立之年赴英学电影,曾为著名文化国企英国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现为斜杠青年,创业/专栏作者/中英电影节英国首席代表。本文首发自:非非马( ID:feifeima-uk ),原标题为《关于#MeToo、刘瑜和六神磊磊的相关发言》。

 

1

 

中国 #MeToo 运动,因为近期接二连三的所谓知名人物涉嫌性侵案曝光,至上周,终于在网络上形成浩荡声势 ,我一向喜欢的刘瑜老师发反思文,随即引发朋友圈大辩论甚至大站队,比较极端的 — 从刘瑜老师先生周濂发的回应看,还有人因此要和刘瑜“友尽”的。

 

于是,针对这场辩论,本周一又有六神磊磊发文《别费那个劲了,成年人是说服不了的》,认为这场旨在互相说服的辩论,是徒劳,且很无聊。

 

关于 #MeToo 的文章,我一直都在酝酿,结果不断发生的新情况,让反思的内容也不断在增量,我自己也经历了情绪和思考的几起几伏。

 

庆幸这次下笔没有那么快,因为,放一放,尤其多点时间让情绪有个沉淀,多点时间有机会听听不同的声音,这对于冷静思考,理性分析,还是很有利的。

 

这篇文章会说两个问题:

 

  • 关于社会话题的辩论与讨论;

  • 关于 #MeToo 运动本身。

 

2

 

 

先说关于社会话题的辩论与讨论问题。

 

在说其他人的问题时,我先反思我自己的吧。

 

就以我在朋友圈看到刘瑜老师这篇文章后的“反应”为例 — 这里只说反应,观点留待下个章节讨论,我必须承认自己当时对其核心观点和立场是非常不认同的,又因为非常不认同,进而带有蛮强的情绪化。

 

 

又因为情绪化,所以就不够冷静,也影响了自己的思考宽度。当时如果立刻就写了这篇文章,恐怕也会是一篇驳刘瑜老师的檄文,取个类似“十驳刘瑜 #MeToo 文”这样的标题,一点点驳过去,似乎刘瑜老师的文章就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一样 — 一如那几篇流传颇广、列出了十几二十点反驳意见的“檄文”。

 

可其实,通常情况下,除了脑袋十分秀逗的人,一个人讲话多半不可能全都对,也不太会全不对。何况,还是刘瑜老师这样一个十分优秀的学者。

 

我反思自己最初萌生“十驳刘瑜 #MeToo 文”这样的想法,一是因为当时挺情绪化,甚至还有巨大的失望,我那么喜欢的刘瑜老师怎么会写出这样观点的文章?!这种情绪,会让人的思考变窄。

 

 

其实,现在想想挺幼稚,你再喜欢一个人,也不用期待你所有的观点都和 ta 一致啊。这样的预期本身就是心理不成熟的表现。

 

第二个原因,可能就是作为一个写作者,尤其是自媒体写作者,我已经被自己的“写作惯性”给绑架了。“十问”、“十驳”,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成了某种深埋在潜意识里的写作套路,最后也定型为一种思维套路。

 

人,一旦形成了思维惯性或者说写作惯性,是会绑架人的思考的,从方向、到宽度和深度,包括不自觉间方法论的采纳。

 

 

还好当时没有立刻就下笔。

 

所以,关于刘瑜老师的文章,我其实特别能理解当时网上立刻就冒出的绝大部分“反驳文”,发言为何如此尖锐、激烈,而且几乎是全盘否定。遇到不同观点来情绪、上纲上线、全盘肯定或否定、有意识或者下意识地找盟友结阵营,那几乎已是很多人的一种本能反应。

 

 

反思我自己,哪怕就是在两三年前,我有些讨论也都有因为有情绪,而不太能接纳不同意见,进而观点更激进甚至偏激,让讨论陷入僵局。

 

在一场讨论中,观点重要,表达观点的方式也同样重要。甚至,由于平和克制讨论问题的姿势在当下社会尤其稀缺,也就更显珍贵。

 

人的高贵处,正在于理性、教养与反思的能力。

 

3

 

从另一方面说,不论在这次由刘瑜老师引发出的辩论里,大多数人的姿势是否足够好看,我认为有辩论总比哑声要好 — 哑声意味着公众对公众事务的冷漠,还通常意味着发言空间的严重逼仄。

 

 

这里,就要说到六神磊磊关于这场讨论的发言了。

 

我同意他说的,针对彼此的不同观点,互相理解,求同存异。但我觉得他以下说法值得商榷:

 

成年人是说服不了的。

喜欢辩论,很努力地去说服别人,这是最无聊的事。

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意见不同,大致都是两个原因,一是智商不同,二是立场不同。

对于那种特别傻的,你只用站在智商的高地上看着他们就是了,享受让他们感到羞辱和刺痛的乐趣。

 

总结归纳下,我觉得可商榷的地方主要是这几点:

 

最核心的一点:对待公共事务,我们到底要不要讨论或者辩论?

 

 

读了六神磊磊的文章,我理解他之所以提出辩论和说服最无聊,是因为他将公共事务和个人事务这两种截然不同场域的事情相提并论了,但这样的类比,是不合适的。

 

比如他提到的黄药师和周伯通对婚姻的不同观点和选择,他自己和朋友对待转基因食品与中成药的不同观点和选择,这里需要先做一个区分。

 

当一个人代表个体在向公众就婚姻制度、转基因食品话题本身而发表自己的研究结果、立场态度观点时,这是就公共话题在发言;但当一个人在个人婚姻问题、饮食问题上做个人选择时,这属于私人事务。

 

乍一看,这似乎是一回事儿,但细分析,其实有本质差别,不能混为一谈。

 

如果是个人选择,比如我是选择不婚还是婚,我自己是否吃转基因食品,这都是我个人边界之内的事儿,我不应把自己的选择强加给别人,也无需对他人解释我的选择,别人也无权对我的选择横加指点。

 

但在共同场域里就公共事务发生相关的讨论或辩论 — 不论是六神磊磊提到的婚姻制度还是转基因食品,还是说 #MeToo 运动,不同观点的辩论以我个人看,是很有价值的,不论大家辩论的目的是为了说服对方,还是为了给大家提供多一点思考的角度和可参考的信息。

 

 

其实,人之所以会形成不同的观点和意见,并不完全是如六神磊磊所言,大致都是因为智商和立场的不同。

 

依我看,观点和结论的形成,主要取决于三块:立场、思考的方法论工具和对工具的使用能力、掌握的可供形成结论的支撑数据与信息及其权威性。

 

比如,一个人如果是某个领域的专家,分析理论工具掌握得好,掌握该领域的信息量更多、更权威,就更容易得出有说服力、靠谱的观点和结论。

 

交流和辩论的主要价值和意义,正在于,交换各自形成观点的“三大块内容”:一来可以反思自己的意见是否有局限性、片面性;二来也为他人的思考提供一些“参考元素”。

 

更进一步讲,多元立场的意见交换,让我们避免只从自己的单一立场思考问题,最典型的,就是那些涉及两性关系或者女权的话题。

 

而方法论工具的交换,让我们检视自己的理论工具是否合适、有偏狭,是否论证逻辑推进不够严谨。

 

 

第三,信息数据的交换,更会让我们发现自己的知识盲点,毕竟片面的信息数据只会得出片面的结论。

 

所以,对于 #MeToo 这样一个其实最终是关涉到社会基本两性观讨论、性别权力结构讨论的重要公共话题,充分的交流和讨论/辩论,当然是重要的。

 

我们正处于一个社会性别权力结构新旧交叠的进程中,不同的立场和利益结构、不同的逻辑和行为方式、不同的社会感受与认知,不同的知识储备与教育经历,自然形成了社会里的不同观点和意见。

 

但是,我们要想在一片噪音与争议声中推动社会往两性平权的方向发展,让两性平权成为共识,让停止性别压迫与剥削成为广泛的共识,这当然要靠“有声运动”。电影可以无声、演默片,但没有声音是形不成运动的。历史告诉我们,世界上从没有一种运动是“哑巴运动”,无论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

 

 

一个社会的观念更新,当然难,一个成年人也的确不那么容易被说服,但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已经证明,虽然难,但它可以发生。

 

成长型思维用发展的眼光看人看事,只有封闭型思维才认为,人,或者说成年人,是不可改变的。

 

当然,在一场社会议题的辩论中,我们期待“好结果”的发生,这对讨论参与者自身的素质也有一定要求。

 

  • 首要便是有同理心和平和心去聆听、理解不同立场甚至是对立立场;

  • 其次是有知识素养和思考能力去反思方法论;

  • 同时也有分析各种信息数据真伪的能力,而不是不经调查和分析的盲从。

 

 

而这些关于“讨论原则”的讨论,在讨论过程中,其实也是会越辩越明的。

 

怕的是,我们下意识地就带着智商优越感、或者其它优越感,居高临下地认为:“对于那种特别傻的,你只用站在智商的高地上看着他们就是了,享受让他们感到羞辱和刺痛的乐趣。”

 

这句话,也许是六神调侃的一句话,但我以为不太合适。

 

当然,平心而论,人无完人,上面提的很多点,说起来清晰流利,但都不容易做到,知行之间永远存在遥远的距离。我自省自己很多时候做得也不好,所以,共勉吧。

 

这篇文章,我写得非常谨慎,警惕情绪化,警惕修辞的使用。读起来估计蛮累,一点都不生动带劲儿,但这恰恰是我在这里刻意追求的一种“语法”。“语法”会影响我们的思考和表达。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