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74年跌宕人生:从社交名媛到保洁员,再到杰出女企业家

74年跌宕人生:从社交名媛到保洁员,再到杰出女企业家

作者:Connie Zhang,老北京。北京大学国际经济系学士、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和丈夫及两子定居美国明尼苏达州,现为瑞利溪咨询CEO。本文来自:康妮美国频道( ID:ConnieUSAChanel )。
导语:
我的朋友玛丽·巴克女士今年 74 岁,满头银发,个子极其娇小,在普遍高大的美国人里很不起眼,她的衣着非常普通,手上拎着一个装满东西的黑色皮包,跟普通老太太也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她的一生非常传奇:从在东欧呼风唤雨的社交名媛,到一名上门帮人打扫卫生的保洁员,再到杰出女企业家。这么跌宕起伏的人生背后,蕴藏着什么样的智慧呢?让我们听听巴克女士讲述她的故事。
1 曾经是活跃在东欧的社交名媛
 
1963 年,19 岁的我与埃德温在美国结婚。我们两个同时进入美国国防语言学院学习德语,6 个月每天 6 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之后,我们二人毕业时都能流利使用德语,我丈夫还掌握了俄语和波兰语。
 
埃德温被美国中央情报局特殊调查部门所挑选,我们被派往战后的德国。做了将近 4 年的情报工作后,我和丈夫回到美国华盛顿,埃德温决定继续学习获得金融硕士学位,我在国会图书馆做德语翻译来养家。
 
他毕业后,芝加哥的第一国家银行选中他,几年后把我们派回到了东德。他是第一个代表西方银行拿到在波兰的经营许可证的人,从而成为深入苏联铁幕的第一人。
 
我们又在东德住了六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接待了这边的外交官、银行家等政界商界要人,因为我们是第一个在那里的外国银行家,我们招待了几乎所有的外国人,无数的宴会、舞会、音乐会、歌剧等等,我负责安排组织很多重要的活动,出入各种豪华场所,应酬各色人物,我真可以说得上是当时的社交名媛了。
 
2 回到美国,为了养家,我当了保洁员
 
1980 年,我们回到美国,我先生在几家大公司做过财务总监、财资副总等。可是我也看到了没有“铁饭碗”,工作受经济周期、企业战略、人员变动的影响,会有很大的不稳定性。我想给家庭提供一个独立的相对稳定的收入来源。
 
可是本科毕业,没学过电脑和会计之类的内容,从来没有进入职场的我,做什么好呢?我想:要么我要有一个特殊的产品,要么我要有什么特殊的才能。可是这两样我都没有。那么我要知道社会的特殊需求是什么,看看我们这个地区有什么机会。
 
我跑到明尼苏达政府小企业管理委员会,大概花了 120 个小时的时间详细了解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有哪些公司,我把它们标记在地图上,我在圣保罗市中心一条街一条街地走,我几乎走遍了这些公司、商店、餐馆。我好好地研究了整个地区,看看人们都去哪里,钱是怎么转手的。
 
当时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地住在明州,大的企业都在那里。它们这些公司不愿把机构设置在市中心,而是把公司设在了城市的西郊。可是在这么偏僻的郊区,找到合适的工人就是一个挑战。这时,有一个念头反反复复地在我脑海里出现:“我为什么不拿把扫帚去打扫卫生呢?”我告诉自己:“不行,我习惯舞会、晚宴、社交、宫殿什么的。打扫卫生这种工作怎么适合我?”可是做保洁公司的念头总是跳出来。
 
我在欧洲的家是雇佣人来打扫的,我就想开一个像欧洲学徒制方式的保洁公司。1983 年,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我改名换姓,束起头发,穿着简朴,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开始给当地的老板们打扫豪宅。
 
我到更偏僻的乡下,去寻找需要钱的妇女们和一些穷学生,一个一个地教她们如何打扫,这样我的业务在扩大,半年内,我终于完成了挣 1 万美元的目标。
 
 
3 遇上贵人,实现从保洁员到企业家的蜕变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从家庭保洁中抽身而退。
 
一次我在圣路易斯公园这个地区的一个犹太人家庭打扫。犹太人很注意家庭的整理、整洁,我想我可以和她们学到很多东西。这家有一个很大的藏书室。一天,正巧女主人进来书房,就问我在做什么,我说,给书擦灰并且仰慕她有这么多书。她跟我介绍一本书的时候,我告诉她我看过,不仅这本,我还看过很多其他的书,还去过很多欧洲的地方,包括参观过集中营等等。她脸色煞白,说:“你到底是谁?你不是一般的保洁员,你是谁派来的?是不是要伤害我们?”我赶紧说不是,当然不是。可是她还是很害怕,让我马上离开,因为我知道得太多了。
 
就在我丈夫 50 岁那一年,他得了前列腺癌,随后又转移到全身其他地方,他就此告别了职场。我当时 47 岁,我知道自己需要从家庭保洁转型了,需要更认真地对待这个业务,来担起家庭经济的重担。
 
我找到当时 General Mills 公司的财务总监,他正好是我们教会的教友。我跟他说我的业务模式。我又去找了当时一家大银行的总裁,也跟他讲我的业务模式。这些男士都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他们说:“继续做,你肯定能做好这一行!” General Mills 的财务总监特许我可以参加他们公司的任何业务培训会,他说:“你就坐在那里,安静地记笔记,悄悄地学习就行了。”
 
我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参加 General Mills 的各种各样的培训,认真记笔记、认真听。我想:这些人做商务都很厉害,很有经验,又高效。我可以复制他们做的,只不过我是做保洁罢了。
 
我在打扫 Carlson 集团的总裁家的时候,他对我说:“你只打扫家庭,有点大材小用了,你为什么不打扫公司的大楼呢?”我说:“我没有做过商业地产的保洁呀。”他说:“没关系,我给你一个小楼让你试试。你可以把它作为一个测试,用这个经验来学习。因为你很聪明,你肯定能行。我们也能受惠于更好的保洁公司,这对你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一般不会大肆宣扬这样的故事。但是对于任何帮助过我的人,比如这些大的企业的领导, 我总是会写一封感谢信,寄感谢卡给他们。我总是会记得他们的生日,给他们送上糖果。我总是保证让他们知道我对他们的感激之情。
 
我在欧洲深刻体会到了这点。假如你去看一个魔术表演,表演者技艺超群,但是观众觉得这是应该的,当他们走出会场,从来不会说感谢。在德国如此,在波兰也如此。我想我一定不要像他们那样,我一定要让对方知道我的感恩之心。 这个感恩的细节听起来是如此简单,但是却给我巨大的回报,我因此获得了很多的合同。
 
4 如何找到合适的雇员?
 
我开始打算从当地的报纸上招人,但是一周以后,我发现报纸招聘中找到的人都像垃圾一样,不能用。我于是向天父祷告:“天父,我需要人手来帮助我,我也想帮助这些人 — 最简单的没有很多机会的人。我需要给我的家庭提供经济保障,我需要学习,需要能有一定智力的挑战,但是还能让我在家里,做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事情。请给我送一些诚实的善良的认真努力的人,这些人可能以前从来没有好的机会。我会做尽我所能来帮助他们。”
 
没过几天,我的韩国的裁缝跟我说:“有两个韩国人,目前在一家韩国人开的保洁公司里打工,他们觉得待遇不好,没有前途,我觉得你应该见见他们。”这样我找到了我的两个得力助手 — 杰夫和李,开启了一段三十年的工作关系。
 
我帮助他们获得签证、提供住宿、供他们上社区大学、为他们贷款提供担保、协助他们的子女受教育、上大学等等。甚至花钱让我的助手回韩国去找对象,因为他岁数大了,很多姑娘不愿意背井离乡跑到美国来生活。所以我前后花了两万美金让他去韩国相亲。
 
杰夫的爸爸好像韩国社区的教父一样,他认识很多在美国的韩国人,我派杰夫和他父亲去美国其他大城市比如旧金山、芝加哥、纽约等去寻找他们的家人和亲戚,告诉他们到我这里工作的话,我可以资助他们全家从韩国以合法的身份搬过来。这样,我的公司里集中了很多从韩国来的移民,在我的资助下,他们逐渐成了美国公民。
 
5 如何领导管理员工?
 
一开始我会租一幢房子,这些韩国人住在里面。他们在地上铺了床垫。因为每个大楼的打扫时间不一样,有的在晚上、有的在白天、有的在周末,所以每个人的睡觉时间是不一样的。这些工人非常小心,工作努力,又很有纪律性。他们会轮流在房子里面睡觉,以保证八小时睡眠。
 
当他们有了足够的钱,他们就搬出去,开始过自己的日子了,我当然要帮助他们获得贷款买房等等。我再也没有到报纸上去招聘过,他们到今天和我工作已经有近 30 年了,还是跟着我干,大部分的家庭还在继续把他们的家人从韩国移民过来。
 
我听说,他们的家庭都是来自同一个朝鲜的小村子里面的。我的助手杰夫和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他们辗转从朝鲜到了韩国,又从韩国到了美国。最开始做个杂货食品店,后来被保洁公司雇佣了。但是他们觉得自己想有更大的前途,就找到了我。
 
我告诉他们:“如果你们给我工作,我的要求十分高。我非常严格,但是也非常公平。我不会容忍不好的东西。我有一些很重要的原则,如果你想跟我工作,想获得我给你的上升空间和很多机会的赐福,你就要遵守。我的要求就是‘完全的诚实’。你们以家庭为单位工作。如果家里的任何人接触色情的东西(因为那个时期做保洁工很容易接触到色情),任何人在工作中用电脑,偷东西,或者对配偶不忠,那么这个家庭全部失去工作。”这样的政策保证员工们相互监督,管理自己的家庭。
 
有一个家庭,儿子非常聪明、能干。他每年大概能帮我完成 2 百万美金的业务。他的老母亲已经 74 岁了,身体也不好。他让自己的母亲一个晚上清理一个大楼里的 27 间洗手间,而且不给她派帮手。每天晚上老人干得几乎要昏过去。
 
我听说了,就在凌晨一点钟过去那个楼,我把他们家庭召集在一起,告诉他们这样对待自己的老母亲不行。我告诉他必须要善待自己的母亲,不要欺负她。这里不是韩国。结果第二天,他们还是照旧。我说:“没有下一次了!你不会再在我的公司有任何的成长,今后你再这么对待自己的母亲,就不能再打扫这幢楼了。”他们终于改了。我对这种事是非常认真的。
 
我对员工说:“我不能强迫你们对配偶忠诚,但是请你们保持忠诚,我有一些听闻。这样是不对的,要善待你们的老婆。”我不会让我的员工去赌博,把自己辛辛苦苦赚的工资给赌掉,让家人无处可去,睡墙角。
 
如果员工想学英语,我就送他们去社区大学的课堂。杰夫和他太太生了个有自闭症的儿子,他们打算把孩子送回韩国老家算了,我劝说他们:“不要因为孩子有自闭症而躲藏,我们能找到支持团体和课程以及帮助,我会帮助你们。”现在这个男孩子已经在上高中了。没有别人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和技能。
6 相信女性的力量
 
当我的头发逐渐花白,一天,我的员工对我说:“我们不能再给你工作了。给一个女人工作是一回事,但是给一个老女人工作太可怕了,尤其是有白头发的老女人,是绝对不行的。”
 
我问他们:“你们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多么的有福气,不会因为没有足够的工作岗位而在 50 岁就提前退休,被送回家,只能带带孙子。你们能继续工作,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社会的更高层(3 个家庭已经有小孩从明尼苏达大学毕业了)。你们要把这些看成赐福。我是老了,你们也老了,我们将会互相埋葬对方。 我不会因为你 57 岁或是 60 岁让你离开工作。我 74 岁,但我每天都锻炼,只要你保持健康,我们会一起走过岁月。”
 
在我年轻的年代,我没有一张自己名下的信用卡,没有信用历史。我想到银行贷款发展公司的时候,银行说你是女人,你没有证明说你能做什么,我们需要财产担保。我得让先生去把他公司的股票做抵押。我当时想:天呢,我真需要好好研究一下如何把财产掌握在自己名下了。即使在美国,很多妇女就是家庭主妇,除非你有一个好老公,不然,你没有任何东西。我看到太多的妇女没有钱,没有受过教育,没有任何技能。是 Carlson 集团的总裁,在后面推了我一把,让我跟在他的后边,把我带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不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我相信家庭,家庭是最重要的。我决定要家庭也要事业。有事业又不忽视家庭非常难。因为忽视家庭是更容易的选择。真正照顾到家人、孩子,帮助他们,让他们感受到母亲就是自己的啦啦队,就在后面支持他们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我从 1 万美金开始建立的公司,现在我每年的收入是七、八百万美金,每年还在增长。我的公司被写进了哈佛商学院的案例里面,我自己也经常被评为最佳女性企业家。
 
现在我的 200 多员工以家庭为单位都组织了自己的公司,他们的公司是我的分包商,他们只为我工作。我参加过很多人的毕业典礼、婚礼和葬礼。我教他们每一个人“你必须真正学会如何打扫,才能负责一个大楼。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因为我们要打扫医院和无尘实验室等等,我要确保你们走出来的时候是健康的。”
 
我从没有后悔过我做的一切。
最后,我想送给年轻人的话
如果有任何受教育的机会,抓住它!
如果你不懂的事情,或者事情太难,让你觉得无法办成,那就去寻求帮助,然后去,尝试去做。
不要放弃!不要把“不行”作为答案。
当别人想打击你,把你拉下去的时候,你要站起来。
让帮助过你的人知道你的感恩之心。
做人要诚实、善良、公平,你将因此受惠。
善良不是弱点。
我们工作的目的是让家庭能够团结凝聚在一起。
去旅行,去学习语言,学习投资和管理财富。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去做。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