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邢军:我认识的一诺

邢军:我认识的一诺

作者:邢军 Julie Xing,香港科技大学生物学博士;现居美国并任世界五百强企业高管;粉丝众多的高产文字工作者,现为奴隶社会每周二「职场邢动力」特邀专栏作者。

一诺写在前面:

论执行力,我最佩服的“奴隶社会”作者,一个是写小说的各位才女,另一个就是邢军了。一份全职工作,两个儿子,小的还在与疾病斗争(每次想起来都心疼),现在是奴隶社会每周二「职场邢动力」的专栏作者,比我写得有料有条理多了。

邢军恐怕不知道,我最先知道她,并不是她作为麦肯锡的客户,而是看到一篇报纸上介绍她的大篇幅文章,那时候就觉得敬佩和喜欢,没想到后来竟然有机会认识,还成了“铁杆闺蜜”。感谢命运,让相似的人能够相遇相知。


我和一诺,因有些共同点而惺惺相惜。她生于济南,我长于青岛,我俩都流着山东的血脉;她是仨娃的妈,我是俩儿的娘;还有就是我俩都是人比黄花瘦,说话比子弹还快的,时刻都在奔跑的世俗眼光中男人女人之外的名曰女博士的第三种人。

一诺是我的非典型铁杆闺蜜。说 “非典型”,是因为我们一共也没见过多少面,却彼此欣赏,属于依赖空中电波紧密联接的精神型伴侣;说 “铁杆”,那是因为在西方标准中,铁杆朋友的黄金标准是知道对方的收入,我们达标!一诺很多方面比我强,但是,我有一条比她强:那就是身高,本来想找个合影正儿八经炫耀一下,结果发现,我俩竟然没张合影!这是“非典型闺蜜”的另一例证。每次见面我们都忙着“谈正事儿”,合影这种略带小资的行为被我们忘到脑后去了,结果让我痛失显摆机会,群众雪亮的眼睛无处安放。只好找我俩的照片拼在一起,看不出高度,给一诺一次占便宜的机会。

为了满足大家的偷窥欲,我决定从闺蜜角度爆料一下我所了解的一诺。想都不用想,我给一诺一口气归纳了五大特质。

▨ 特质一,对钱没概念,财商为负数。

这一点让我这个在商界浸淫多年的实用主义者很抓狂。在我俩的谈话中,曾经有两次我以大姐的身份苦口婆心劝她认真考虑投资,为仨娃将来的各种名目繁多的费用未雨绸缪。我说,亏你还是做咨询的,是给各大公司出谋划策,帮人家赚钱的,你自己工资奖金不少,麻烦你拿出百分之五的精力把自己的投资组合做好了再去为你的客户赚几千万几个亿。

很早的时候,在硅谷房价成为脱缰野马之前,我让她在那高科技的心脏地带买房子,自住投资两相宜,甚至连应该考虑的几个小城的名字都逐一奉上,我还告诉她,要买独栋,因为值钱的是地不是房。凭她当时的收入,在那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个独栋别墅没有问题。这姐们,把我的理财真经从左耳朵听进去,右耳朵就又飞出去了,她还反过头来和我说:房子能住不就行了,我买一个,别当无房户就行。结果她买了个城镇屋。

等她明白过来我世俗的眼光够稳够准够狠之时,硅谷房价已经被各路高科技大神和全世界富豪一路裹挟,绝尘而去。我替她可惜,说她财商不是零,她瞪大眼睛满怀期望地问我:“你是说我还不太差吧?”我怒其不争地说:“你的财商不是零而是负数,我告诉过你独栋才能最大化保值增值,我这免费咨询再加推着催着你都不认真当回事,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我是唤不醒你这个装睡的人了!”后来我终于明白她的心思不在这儿,她关心的都是那些“大事儿”,所有别的事儿,不讲究。我们且看特质二。

▨ 特质二,完全彻底地,不讲究。

初识一诺,是因为她负责我们公司的项目,我是所谓“上帝方”。几次接触下来,我的印象颇带良性地域歧视:我们山东人,我们好样的山东人,一看就是山东女汉子。只是我心里的潜台词没遛跶出来:这姐们就是有点不太讲究啊,这哪像全球顶级咨询顾问公司麦肯锡的全球合伙人?这打扮分明就是一邻家女孩。没有名牌傍身,梳着一个马尾巴发型,干干净净的脸上没有半点脂粉,就像个刚毕业的学院派。

一诺这副德行多年没变,去年回中国秒出差,我俩抽空吃顿饭,这姐们,牛仔裤运动鞋,随意的一件外套。我调侃她说,你就这身行头去当盖茨基金会中国首席代表?她说:今天不见客户不用穿那么正式,这么穿可以快点走路,脚下生风。听得我下巴快掉下来。没见过一诺的同志不要理解错误,以为她没有讲究的资本,千万别搞错!这位姐们,大眼睛巴掌脸,生了仨娃还保持四十七公斤体重,傲拥马甲线的魔鬼身材羡煞旁人,不仅颜值在线,还是个活脱脱的衣服架子。人家偏偏心思不在虚头八脑的外在装饰,肚子里却万般有料,靠自产光芒成为耀眼明星。

▨ 特质三,能折腾,有精力。

一诺办一土学校,在我看来,简直是自找了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自己在体制内长大,爸爸妈妈都是教师,我爸当了多年中专学校的校长,我耳濡目染二十多年。我爸在体制的庇护下尚且劳心劳力,一诺同志愣是要从零开始,挑战不可能。在中国,做教育是难度系数超高的事,不仅仅因为在我们什么都追求短平快的浮躁社会里,十年育人这种长线投资出力不讨好,换句话说,壮志要掰得过制度,雄心需让位于体制,在高考独木桥的什么都讲究 KPI 的大环境下,一土如何定义成功?我替一诺大大地犯愁。

我曾经警告她说,把一个学校从无到有建起来再平稳运行起来,可不像起个只有四笔画的名字“一土”这么简单,然而一诺义无反顾地去了。她不惧资金短缺,不惧经验全无,不惧众多婆婆,放下身段去求资金,动用自己的人脉去打通环节,靠着一门心思干到底的决心把个“做以儿童为中心的教育”为宗旨的学校给弄成了。

转眼,一土两岁了!我在东方和西方各生活了二十多年,我看到的一土,从学校的生态构建,到教育理念渗透,再到实践感知为主导的教学方法,是典型的“打破常规,回归常识”的吸取了中西方教育优势的混血儿。这所有的所有,都离不开一诺的“能折腾”和她的旺盛精力。能折腾是一种志气,是一种胆识,更是一种在焦虑中还能杀出一条血路去把事情做成的能力。一诺,她做到了。

顺便说一句,做一土,仅仅是一诺的业余爱好,是她全职工作之余的情怀事业。我一直笃信:野心做不到的,热爱可以。一诺一直在这样践行着。工作如此,生活也如此。这不,清明小长假那几天,她母爱临时爆棚,开始学着给闺女织毛线裙,以我非常业余的眼光来看,起步那几排织得还挺像那么回事,真是干一行爱一行的劳动模范。

▨ 特质四,接地气,说人话。

 

不论是在麦肯锡当金领,还是在盖茨基金会振臂一呼做公益,还是撸起袖子加油干办一土,一诺都有一个致命的优点:接地气,说人话。英文里有两个词叫作:book smart 和 street smart,我把它们分别译成书本聪明和市井聪明。一诺两者兼备,情智两商皆高,最难得的是,她能把一件事情的本质不加粉饰掰开了揉碎了说明白而不去过分担心是否政治正确,所谓“说人话”。我曾经和她开玩笑说:你如果不做改变,可能当不了大官和大公司的 CEO,因为你净说大实话,没点儿“官儿谱”。不端不装有温度,是我对一诺的最高评价。

▨ 特质五,执行力超强又超级能写的理科生。

 

一诺这小半辈子大概没少干心血来潮的事儿。问题是人家能把一时兴起的事干起来,干红火。公众号“奴隶社会”就是个典型的例子。一诺同志的本事,在于想好了就去干,把思想里的一个小火花通过不懈努力变成燎原的火海。于是乎,在她生小闺女的前几个礼拜,竟然满怀热血决定自封诺主并赐先生名为华奴而开了公众号奴隶社会。四年来,他们坚持自己的情怀,坚守自己的定位,愣是在一个广告都不接的阳春白雪的阳关道上一路走来,把“奴隶社会”做成了一个阅读总量,点赞总量,全球影响力都跑赢 99.99% 其他公众号的精品大号。有人给奴隶社会公众号估值九千二百三十七万(我真希望有人会来买单)。我和一诺开玩笑说,你这快是亿万富翁的节奏啊,快快兑现,把钱拿出来去办一土。

我最敬佩华章一诺夫妇的是他们能够在这个充满财富诱惑的世道里拒绝广告,坚持日发一条高质量文章。最为难得的是,一诺经常亲自执笔上阵,动辄整出一篇篇叱咤风云的十万加爆款文。她这个能写啊!要知道她可是正儿八经的理科女,没经过任何正规文科训练,但这一点都不耽误她当一位出色的文艺女青年(女中年了哈哈)。敢想敢说,不畏首畏尾。她的文章,字里行间,流露的是滚烫的热情和对现实痛点的感知。

行文至此,我想起了苹果公司全球零售高级副总裁,曾经的时尚巨头公司博柏利全球 CEO 安吉拉阿伦茨(Angela Ahrendts)的 TED 演讲中说过的一段话:

能量,源自与激情和热爱,这种能量会在呼吸间自然流露,汩汩而出。这是一种源自信念和追求的萦绕全身的气质。

一诺,就有这个范儿。

一诺写在后面: 

看完了,我觉得还是得写点。看邢军夸咱,说实话还是挺无地自容的。我想有一样可以解释,就是心里有阳光的人,看什么都是阳光。 邢军是这样一个心里有阳光的人。有这样的人做朋友,似乎自己也光芒四射起来。

希望我们每个人,都能是心里有阳光的人,带给自己,也带给周围我们爱的人,和这个世界。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