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情感巫医盛行:咪蒙打爽点,Ayawawa打痛点

情感巫医盛行:咪蒙打爽点,Ayawawa打痛点

作者:非非马,而立之年赴英学电影,曾为著名文化国企英国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现为斜杠青年,创业/专栏作者/中英电影节英国首席代表。本文首发于公众号:非非马( ID:feifeima-uk )。

因为姜思达《透明人》对 Ayawawa 的采访,一大批有态度的自媒体公号轮番掀起了对 Ayawawa 的批判。


我当然也是对她持坚定批判态度的,但比起批判她本身、本理论,我认为更值得探寻的是,为什么她会这么受欢迎?难道真如一些批判文所言,信她的都是又蠢又易受骗、素质超低的?

要知道,Ayawawa 号称“全球第一大情感咨询机构董事长” — 这个描述基本客观,她是中国第一代网红,拥趸众多,其开创的情感咨询机构短短三年时间内,已经年收入过亿了……

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Ayawawa 如此大受欢迎必有其深刻的社会原因。

所以,比起批判现象本身,我更想聊聊生产各种“娃娃牌价值观医生”的土壤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不然,即便是没了这个娃娃,也会有其他版本的“娃娃医生”。现在,中国关于两性关系的价值观市场中,也的确鱼龙混杂,远不只这一个三观不正的“情感医生”。

1

到目前为止,对 Ayawawa 批判文的火力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1. 批判其价值观的不正确 — 比如她“物化与奴化女性”和“跪舔男性”的价值观;

2. 揭露其理论的荒诞性、伪科学性 — 比如她的“吞精”理论、以及治疗糖尿病的“神奇药方”;

3. 她个人言行之间的巨大逻辑分裂与漏洞 — 明明自己是个女强人,却鼓励女人不要做女强人,以防影响自己在婚恋市场上的价格;

4. 她的自恋与欺诈式炒作 — 宣称自己是门萨成员,智商高达 145,然而学历却只是某民办专科;

总之一句话,low 且不入流。

以上批判,我都同意。

只是,如果我们只看这些专门批判她言论荒诞和逻辑不能自洽处的文章,是很难理解她为什么这么受欢迎的 — 要去相信中国竟然有那么多女人会被她这么容易地给骗了(好吧,这的确是一件更难让人理解的事儿)。

所以,这两天我终于认真地了解了下 Ayawawa 的相关理论,然后,我必须得说:

她的两性理论其实根植于中国社会土壤, 并且极其“聪明”地找到了两性关系中的痛点问题、摸清了人的动物性与社会性的特点与弱点,然后再炮制出一套“娃娃”版解决方案,靠出售价值观来谋取私利。

她的理论是荒谬,却更照出了现实的惨烈与荒诞。

2

举例来说吧。

Ayawawa 最备受诟病的槽点之一,是她认为女性的婚姻市场价值,主要在于年龄和外貌,年轻代表生育价值高,美貌证明基因好。


这当然不是一个进步的价值观。但是,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歧视女性年龄、将女性当作生育工具等工具化女性的现象,已是当下普遍存在的社会现实。


孟非的节目《新相亲时代》,56 岁的男嘉宾及其亲属在节目上点评与筛选女嘉宾时,首先强调的就是颜值。男嘉宾强调这是女性提供的“审美价值”,而亲属,强调的则是审美价值背后的生育价值,“为后代基因考虑”。尤其值一提的是,如此戳戳点点、公然强调颜值的男嘉宾亲属,不是男性,是三位女性。

另一边呢,男性在相亲市场上也一样被女性挑选。比如年龄也是决定男性“婚姻市场价值”的重要因素。前面提到的男嘉宾,在节目开始就始终不愿正面回答关于他年龄的问题。

所以,你可以说 Ayawawa 的理论政治不正确,不进步,但是,它基本反应了凛冽的现实。

在现实社会里的相亲角,男女都是被标价、等着进入婚姻这场“交易”的“商品”。爱情?三观?对不起,都不在主要被考虑的因素之列,上榜的资格都没有。这是个明码标价、也可以视双方底牌讨价还价的婚姻市场,与爱情无关。一如 Ayawawa 所言,她研究的不是爱情,而是社会的择偶秘密与两性关系。

看明白了上面这张“价格表”,就不难理解 Aywawa 理论中的势利与功利 — 将男女关系粗暴简单地划分为高攀与低就,长择(以婚配为目的)与短择(不以婚配为目的)。

别说,她这套分析,还真挺符合普遍现实的。比如,男神可以追到女神,男屌丝基本追女神无望,连“短择”都不可能。女屌丝,却可以短择(比如一夜情之类)男神,但长择男神,也是无望的。

每个人都想在婚恋市场中,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即“高攀”,而不愿意“贱卖”,即低就。(可不是吗,否则“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玛丽苏剧怎么会那么受欢迎?)但娃娃却显然不会是玛丽苏剧的目标观众,她很拎得清:从关系的稳定性来说,对于女生而言,相对高攀了男神的,婚恋稳定性会更低,自己的不安全感会加强,男神出轨和劈腿的几率也会增加,所以不如找看似低自己一分的男生配对,以增加婚姻稳定性。


她还指,“婚姻市场价值”极高的男性,比如有很高的男性魅力或者很大的财富的男人,比如那些男明星、富一代、富二代,通常有更多资源可以持有更多女性,想让他们维持专一是十分困难的,他们现实里或者内心里更倾向于多偶制,女性在选择时要认清这个现实,并明白自己的诉求。

好吧,这些都真的是很糟糕,但是,现实中的很多华裔富豪、富二代,不的确如此?愿意被这些高“伴侣价值”男子持有的女人,不也是做好了“被交易”的准备?


以上种种当然不代表全部,但的确代表了很广泛的现实。如果说 Ayawawa 是个情感巫医,那她也是一个抓住了两性关系里普遍病症的巫医。

3

有病,才需要医生。两性关系中总是出现病状,才会重度渴求情感/两性关系医生。

婚恋至少在当下,以及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是一个重要生活主题。而在一个男权社会里,男女在伴侣关系中的冲突可算是DNA里自带:必然且持久,是一场动态中的永恒冲突。当然,理想型的关系也不是不存在,但是比例的确少。

Ayawawa 其实非常清晰地看到了这一点:准备进入婚姻的女性,纠结于自己的市场价值 — 担心不够美、不够年轻;而即便是现在年轻貌美的女性,多少也会忧虑未来。

因为在当下社会中,女性的 MV(婚姻市场价值),在大多数人眼里,的确是随着年龄增加而极速下跌;而男性的 MV 却被普遍认为因为其财富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增加。

所以,即便是过去 MV 高的女性,似乎也迟早都会面临彼此 MV“失衡”的困境。比如,60 岁的尔冬升,在丁克多年之后,突然离开了妻子,娶了给他生了儿子的年轻女性。而这个男权社会,是纵容甚至默许男性这样的行为。具体可参照成龙那句“名言”:我犯了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

而且事实上,即便是在一个从法律制度上严格执行单偶制的社会里,成龙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和成本也极低。

这些现象,不代表全部,却也已普遍存在。

所以,长期“病态”的婚恋观、两性关系模式,自然就会孕育巨大“看病求医”的需求,也就意味着“情感医生”们的庞大市场。

而中国社会在经历了几次大转型之后,也进入了一个冲突更集中和明显的阶段。所以,Ayawawa这样的“情感医生”才会那么普遍地存在。又随着自媒体和社交媒体的飞速发展,各种情感咨询、女性鸡汤、情感博主,也如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

在价值观市场,医生们之间的差别,在于开出的药方不同。

“狡黠而成功”的医生呢,是 Ayawawa 和咪蒙这样的。痛点和爽点抓得特别准,对人性的弱点和社会规则有非常深的洞悉,研究过方法论,知道如何用手段把自己的药方洗脑似地灌输给“病人”。

若说情感巫医,咪蒙是打爽点,而 Ayawawa 是打痛点。

用 Ayawawa 自己的语言来形容,她是掌握了“算法”的人 — “咪蒙是母爱算法,她是父爱算法”;母爱算法是大众要什么,她就生产什么;父爱算法是,我告诉你什么是对的,你跟我走。

无论是哪种算法,本质都一样,操控大众思想和情绪,并为自己谋取私利。

4

今天,所谓“掌握算法”、或者“想掌握算法”的人其实很多,Ayawawa 并不是一个人。她只是社会催生出的“婚恋医生”里特别“巫/污”的那一个,又是“巫/污医”中最“出名”的那个。

我们看到,今天的价值观市场极其混乱。翻翻那些情感鸡汤号,几乎都存在价值观严重割裂的问题,一会叫女人要做大女主,独立/自由/睡小鲜肉;一会又在灌输什么样的女人让男人最欲罢不能/最爱/最喜欢/最放不下。

而很多鼓吹女人要投资自我、成长自我的呢,背后其实还是“你若盛开,清风自来”的逻辑,“我变得更好,是为了提高我的婚恋市场价值”,而不是为了我作为一个独立生命体的自我价值实现与妖娆盛放。

但凡是“三观正”的文章,就几乎远不如提供类似“父爱”或者“母爱”式的观点“畅销”。

Ayawawa 这种“父爱算法的观点”,是直接针对暗黑现实给出的一个看似立竿见影的策略,它首先承认了“暗黑现实”的正当性,或者说,她看到了现实的强大以及改变的艰难,所以,她选择接受现实、“顺势而为”;

然后呢,她教大家在既定的现实规则里,通过技巧与对方“博弈”,“解决”婚姻中长治久安的难题,“治愈”深埋在内心被男性抛弃的恐惧。如果用产品思维来分析,Ayawawa 这个产品经理,可谓是极其敏锐地抓住了大批目标用户的痛点/恐惧,出手可谓狠准稳。

咪蒙式的“母爱算法”呢,主要是提供“爽”的价值,并不真正解决“恐惧”问题 — 她写自家老公对她如何如何地好,女粉丝们看着都觉得好爽好羡慕,这是提供巨大的情绪价值。

当然,从实际效用讲,这种“洗脑”多半是没用的。被咪蒙挑拨到了爽点的女粉丝,很可能纷纷转发给自己的男朋友或者老公,也几乎 99.99% 地会遭到男性伴侣们的抵制。而这种要女人把自己当公主受男人无限宠爱的,是另一个极端的不独立,并不比 Ayawawa 要女人去讨好男性高级,也都不是真正的平权。

如果说产品经理 Ayawawa 是负责开发产品打痛点,那产品经理咪蒙就是负责开发产品打爽点。

相对来说,鼓励独立思考、实现独立的人生价值,是一条难度大得多的路。从现实角度来讲,它很可能并不立即解决婚姻的痛点问题,甚至你很可能会失去当下这个伴侣,又一时找不到真正理想的伴侣,因为与此匹配的男性本身少之又少,而人本性都惧怕孤单。

从另一方面讲,相对于自己承担思考的责任,很多人更愿意一直赖在襁褓里不出去,给自己找爹或者找娘,物质上,或精神上。这样的人生,在很多人看来,也更爽、更省劲儿。

在中国的教育和人才选拔体系里,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告知,凡事都有标准答案,无论是代数几何,还是历史分析,只要答了标准答案就能拿分。

太多人已经习惯了“问题-标准答案”的思维与行为模式,潜意识里就等着有人给我一个现成的、标准的答案,而不是自己主动寻找一个我认为有意义和价值的答案。像 Ayawawa 这样直接给出理论与答案的“教主”,自然就会大受欢迎。

面对焦虑和恐惧,比起相信一个假的、有害的答案而带来不好的后果,很多人更惧怕的,是抓不着可以相信的“救命稻草”。

只是,对黑暗现实问题的迎合式解决(不论是“母爱式的”,还是所谓父爱式的),只能固化既有现实的黑暗,不能解决问题产生的根源;只有从根源上所作的破冰式的解决之道,才可能在现有的结构之外,塑造一个新的世界。

一个社会里正确三观的建设,批判Ayawawa这样的三观当然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但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建设永远都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帮凶”也从来不会只是某一个人,某一个元素。任何东西能够流行,背后都有支撑。

从某种意义上讲,社会现实是共谋的结果。而我们更需要做的,是一起改变社会底层价值观的土壤属性,才能真正生出更美的花,结出更美的果。


毕竟:

健康良性的婚恋关系、两性关系,是彼此尊重人格的独立与平等,是三观的匹配,真诚情感的交融,是漫漫人生长路里相互扶持的恩义与情深,而不是被市场化和数据化的条件与条件的匹配,更不是将彼此视为完成人生目的的工具。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