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那个被罢免的校长去哪了?

那个被罢免的校长去哪了?

作者:钱志龙博士,独立教育学者、探月学院督学、惠灵顿(中国)理事、北京中国学中心董事。

2017 年 1 月,我以一种略带戏剧化的方式被迫离开了我所热爱的校长岗位。却因祸得福地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从运营一所学校的柴米油盐的疲惫,和整天担心孩子受伤,家长咒骂的精神牢笼里挣脱出来。让我终于有时间静下来读一读那些买了没时间读的书;见一见教育圈内外那些优秀而有趣的人;最关键的,去思考那些我一直推迟去认真思考的问题。

带着这些靠干想无法解答的问题,我决定出去看看中国的其他城市,那些教育政策相对宽松的地方,学校正在发生什么变化。去看看世界的其他国家,那些我们认为极其发达或极其落后的地方,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人家的学校是什么样子的?学生是如何学习的?整个世界的发展趋势是怎样的?教育在这样的趋势里将要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02

其实每一个国家我都可以写洋洋几万字的访学报告,但当编辑啦啦问我,这一圈走下来,触动最大的一个地方是哪里?我想了一秒钟:尼泊尔。

小沙弥们每天早上 4 点半起床,每天。我们周一到周五工作,周六周日会睡个懒觉,他们不会。他们高度自律,师父不在,他们也会这样做。然后他们念经打坐,每天都花很长很长的时间去思考,深度的思考,思考那些我们这辈子都没有思考过的问题,那些教科书上没有的东西,跟考试无关的东西。

这 18 个 11 岁到 17 岁的孩子,会照顾自己,也能照顾别人。师父在外面弘法的时候,他们很自觉地学习,大孩子帮助小孩子。他们画画,他们的画特别特别的干净,跟他们的眼神一样干净。他们也和这个年龄段的其他孩子一样会调皮,但他们不会做任何伤害别人的事情。

尼泊尔的冬天也是有蚊子的,我们看见蚊子就会拍死它。但是他们不会。“难道就因为蚊子让我们很痒,我们就有理由剥夺了他们生存的权利嘛?!”这就是慈悲,我们学校里不会教这个。跟他们在一起的一星期,表面上看是我在给他们上课,其实是他们在教我,教我一些很重要的功课。

因为沙弥学校没有多余的床位,我必须下山去找地方住。地方很偏没有旅馆,于是我在一家孤儿院里住了一个星期。虽然出生不幸,但这些4到18岁的孩子相依为命的样子,非常动人。早起的时候,他们每一个都会对着镜子一丝不苟的梳着头,大孩子帮小的上发油,编辫子,涂面霜,温情无比的画面,没爹妈的孩子更知道如何诠释互相照顾、相依为命的定义。吃完早饭,孩子们把自己的碗和用来抓饭的小油手洗干净。孩子们整齐按年龄、学校分开排着队,右手捂着胸跟学长姐念我听不懂的誓言……他们有极其旺盛的生命力,他们满怀感恩之心,脸上一直挂着真诚的微笑。我工作过那么多学校,但是我很少见到这样的微笑。

04

值得庆幸的是,在中国,一场伟大的教育变革正在悄悄酝酿。一方面,从国家“新高考”、“自主招生”的政策出台开始,在中国最高教育科研机构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国际比较教育研究所王素所长的带领下,以 STEAM 为代表的教育创新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和经费支持,自从 2017 年 3 月,《中国 STEAM 教育发展报告》公开发布之后,很多视野开阔、敢作敢为的公立学校校长已经迈开了大胆的改革步伐。

与此同时,来自民间的教育创新也已满地星火,渐成燎原之势。我非常尊敬的两位前辈,不遗余力的在为这场野火火上浇油:从来不怕说真话,对中国教育的乱象疾呼不止的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老师,和用媒体人的犀利和文人的风雅砥砺、推动教育变革的蒲公英教育智库及《新校长》《星教师》杂志、蒲公英泉源学校的掌门人李斌老师。

每年由蒲公英教育智库发起的以“未来”为题的教育创新年会,以及由 21 世纪教育研究院组织的 Learners’ Innovation Forum for Education — LIFE 教育创新论坛都是每个对教育有情怀、有想法的人不容错过的教育盛会。 除了这两场年会,这两个机构一直以来还用期刊、书籍、专访、培训等不同形式不遗余力的搜集、整理全国教育创新的范例,为更多希望变革的学校积累了宝贵而实用的经验和教训。

我多么想一一拜访所有这些正积极探索着教育创新的机构,但终究是一具肉身。这一年里,尽了我最大的努力,走访了以探月学院和一土学校为代表的近 200 所国内外学校和教育机构,受益匪浅。除了和黄兆旦博士共同发起了一场国际教育创新论坛,我还做了几十场演讲和培训,写了两本书和 30 余篇微信公众号文章。

反正我的死党已经调侃我不做教育家而要做呼吁家了,那我就索性再扯开喉咙喊一嗓子:如果我们还希望在 2045 年奇点到来的时候,有一群 20 - 30 岁最有创造力的年轻人可以跟人工智能对话或对抗的话,我们必须在 2018 年毫不犹豫的开始这场全民的行动,让更多的跨界人才和资源果断加入这场激动人心的教育变革,像一土学校和探月学院一样,勇敢而坚定的迈出顺应时代变化的步伐,才有可能让中国的千年智慧重放光彩,让中国的下一代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

* 本文部分段落节选自钱志龙博士的新书《熊掌和鱼2——国际教育的门里门外》。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