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李一诺:在焦虑的时代,做个“贪心”的人

李一诺:在焦虑的时代,做个“贪心”的人

前言:
奴隶社会2014/1/31发的第一篇文章,现在转眼四年了。第一篇文章放在下面供大家考古,四年走来,感谢遇见不端不装,有趣有梦的你们。
2017年12月,我受古典所邀,参加了新精英第7届「做自己论坛」,演讲主题是:做自己,做个贪心的人。我在原演讲的基础上,也补充了一些内容,在此分享给大家。
我身上有很多标签,它们代表好像我做了很多事。所以经常大家问我的问题就是:一诺,你为什么能同时做这么多事?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秘诀”。

首先有两个前提:

第一,其实我们很多所谓的“成功”,跟我们个人的努力、选择都没有太大关系。


比方说,很多朋友喜欢看古装剧, 我也梦想过穿越到古代做个古装美女, 但如果真的穿越了,按照真实的历史数据,我其实大概率会是一个裹脚的文盲家庭妇女;在农田里和织布机上操劳一生;最终死于两种原因:生孩子,或者是传染性疾病;寿命不会超过40岁。

所以,时代、性别、出生地、健康状况等等,这些跟我们个人选择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其实对一个人“成功”的决定性,比我们想象得要大得多。巴菲特把这个叫做 “子宫彩票”。说他作为男孩出生在当时的美国, 就是中了彩票,比他的姐妹拿到的牌要好得多。后来他把三百亿美金的个人财富钱捐给了盖茨基金会,就是希望能一定程度上,减少这些彩票带来的不平等。

第二个前提,就像每个人的婚姻生活都不可能像婚纱照那么美好一样,每个人真正的人生旅程也不是表面的标签那么简单。

因为现实世界就是很复杂的,所以除非你特别特别的幸运,否则几乎可以断定每个人的身后都是一地鸡毛。每个人都有特别不容易的历程。

所以,在我们社会里,“标签”是必要的,因为它可以迅速帮你做出判断,也可以唬人。但是,同时心里要清醒,它只是个标签而已。有的时候唬唬人是可以的,但是不要把自己也唬了。我和华章做“奴隶社会”的时候,取了一个slogan叫做:不端不装,有趣有梦。就是希望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要入戏太深。

这两个前提分享完之后,我就给大家讲讲所谓的“干货”:如何能做到这么多?

1

做个贪心的人

为什么讲“贪心一点”呢?这是一个比较招骂的标题。大家会想,你当然可以说你能贪心一点了,但我们的生活是有很多限制的。

的确,我们可能没有钱,没有背景,有的时候可能更不幸,有身体状况的限制,等等。其实生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限制,或者可以说的更直白一点:没有人的生命没有限制。那既然有限制,我们怎么样去面对这些限制?

有两条:

第一条,认识到虚假的限制。我想做一个简单的测试,有哪一位觉得自己的身材不够完美?

99%的人举手。这意味着不是我们的错,是模特的错。有些限制,实际上是人类社会的假象。

第二个,其实有一些真实的限制,比如学位、性别、年龄,等等。但是如果我们以限制为开头,那你就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以目标为导向的话,大部分的限制都是扯淡。

我们很多女性,想要很多东西:既想有好的生活,也想要好的职业,以后还想要孩子……

那我给大家的建议就是:就贪心一点,想要就要。你有可能拿不到所有的,但是如果你都不想,它怎么会来呢?

在我们做选择的时候,就先想我想做什么,成为什么样的人,然后遇到限制,就见山开路,见水搭桥。

很多市井智慧的建议都是无效的。比方说,女生不能学理工科、女人生了孩子就不能干这个,等等。其实很多这些都是拿出来吓唬人的,而且约束女性要更多一些。对女性来讲,意识到这些东西的市井本性要更重要。

的确,时间是有限的。大家经常问我:你如何去管理时间。实际上我告诉大家,我的时间管理非常差。我如果有个管理秘诀的话,就是把想做的事情做掉,剩下的事情找不到时间,它就会自动消失。

这个规律对我非常有启发:你的活动终将占满所有的时间,Your activities will expand to fill all the time you have。这也是个特别有用的真理:这意味着哪怕我们没有孩子,没有工作,你也不会一天到晚闲着。你肯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去做。如果我们不能问老天再要五百年,也许我们应该转念想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们到底选择做什么?然后,把事情做了就好了。

2

减少焦虑,少想多做

这是我的第二条法宝。

可以给大家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我有三个孩子。生完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我有一个特别大的感受:哇,这个比老大容易多了,减少了80%的工作量!其实不是工作量减少,是清楚状况,焦虑减少。

我一个朋友,她的第一个孩子出牙比较慢,她特别紧张焦虑,在网上查了各种各样的材料,然后还抱着孩子去看牙医。这个牙医非常有智慧,他就跟她说:你到大街上看看,所有的成年人有一个没牙的吗?

所以,消耗了我们很多时间和精力的,其实是大量的内心戏,和没必要的焦虑。 

生孩子之后,我对人生有很多顿悟:本来我们是1+1等于2的世界,有了孩子之后工作量变成了10。一般大概率的情况,男生会是猪队友,我先生从1变成了1.2,生产力提升了20%。那么,剩下的8.8呢?

我的法宝是:先把这8.8里面的焦虑减掉,那就减掉了5;然后你再找人帮忙,又减掉了2。这就剩1.8了。本来我也比男生的能力强嘛,可以做到1.8。1.2+1.8,我们就不用离婚了,孩子稀里糊涂长大,皆大欢喜。

大家经常讲时间,好像管理时间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的确,时间是我们所有人唯一拥有的特别公平的东西。但是,实际上最浪费时间的,并不是你的计划不好,或者工作计划做得不详细。最浪费时间的,是两件事情:第一个走错方向,跟错人;第二个叫没有行动,胡思乱想。如果这两件事能够拿掉的话,你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做事情。

关于减少焦虑,还要送给大家一句话:你永远不会准备好。

我记得拿到麦肯锡offer的时候是2004年的12月份,入职时间是2005年的7月份。我当时想有好多时间可以准备,就去问前辈:我有7个月的时间,能不能给我一点建议,我能做什么准备?

当时他给了我一个建议,到现在一直受益。他跟我讲:一诺,你放心吧,你永远不会觉得你准备好了。就像开车一样,你读再多的书,做再多的练习,直到你坐到车上开起来,你才会开。你在前面再去准备也是没用的。所以,他建议我这七个月什么也不用想,该玩玩该吃吃,工作的时候再说。于是,我有了七个月的幸福生活。

可能大家会想,靠不靠谱啊?不准备太不靠谱了。的确会不靠谱。我有很多事情都有始无终。大家看到我好像做了很多事,其实我开始的事更多,好多事中间死掉了。

但是OK。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你会越战越勇,你的判断力会提高,你的胜算也会提高,而且你一旦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你所谓的失败就不是失败了。

大家如果读过这个博士的话,就知道这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很多事情不受你的掌握。后来有一个特别有睿智的高年级的博士生告诉我:你知道吗,一般从项目到最后能发paper,这个比例是8:1,所以你8个项目最后可能只有1个能做成。

那我就明白了,你要想发4篇paper,就得开始32个项目。很简单,是吧?所以,有的时候把这个心理预期调整好了,就没关系了。没准备好,也不是问题。

3

有野心,做第一

这句话其实来源于一个对话。大家可能知道我在做“一土学校”。当时来了一位朋友问我:你这个一土学校是排名第几的学校啊? — 首先我觉得在小学里面问排名是件极其愚蠢的事情,但是我得回答,就讲:我做的一土学校是排名第一的学校,在我们创造的未来。(一土近况,看《学校就是比家大一点的地方》。)

我想跟大家传达一个信息:希望大家有野心。既然你都做了,那就要做第一。但这件事情其实跟很多我们文化是相悖的,特别是对女性相关的文化。实际上是非常愚蠢的。

我的麦肯锡整个生涯里面,如果有一个特别特别关键的转变,就是我从一个无比紧张的小女生变成了一个有野心的人。而且我觉得我们所有的女生,也包括所有的男生,都应该有这样的野心。野心不是件坏事情,只要你不伤害别人的利益。

有的时候,我们因为没有野心,本来可以做得很好的事情,做到了mediocre(普通的,平凡的,中等的)。我们的世界充满了mediocre的东西。所以大家至少要敢于跟自己讲:我想在我的领域里面做到第一。你可能做不到,但是跟上面的道理是一样的。如果你想都不想,那馅饼也不可能砸到你头上。

在做一土这个过程中,很多朋友都关注。为什么我说做第一?其实跟“做自己”论坛的主题是一样的:真正的最好的教育,不是靠排名,不是靠分数,是靠有多少孩子在你的培养下成为他们自己。

这个照片我特别感动。我们的孩子写上,他们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我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回想过,你在七岁的时候,想你将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有个孩子说,“闪电侠”。特别萌,特别真实。当年我们内心的那个”闪电侠“今天在哪里?我特别感谢孩子的这些笑脸,给我特别大的力量。我说就为了他们心中这些梦想,你会觉得你做的所有跟教育相关的事情,克服的所有困难都是值得的。

4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

最后的一点是,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大家可能想:哇你好矛盾啊,一边说要贪心,要有野心,要做第一;一方面又说不要把自己当回事。但是,实际上这两个是非常统一的。我们其实是工具,是做成一件事情的工具。

我们一般的叙事模式,做成一件事,是因为做事的人有眼光、有魄力、有能力、有资源、有领导力。这些也许都对,但又都不是根本。这种叙事模式的假设,是“我”很重要,因为“我”这件事才能做成。

做成一件事,其实首先因为这件事是一件对的事,所以如果不是甲做,也会有乙做。不是我做,也会有别人来做。我们如果有机会做这件事,是因为我们恰巧在某个时间某个情境碰到了这个机会,来成为做成这件事的“工具”。那我们能做的,不是觉得自己是救世主,而是就是把自己这个“工具”不断变得更好。把这件事做成。

一土刚开始做的时候,我在奴隶社会发了篇文章《一诺 | 你也为孩子上学发愁吗?》,第一天阅读量就超过18万,收到了很多关注,我有巨大的焦虑。做不好怎么办?大家都这么高的期望值!

但后来我意识到,其实大家关注这件事情,并不是因为我李一诺这个人怎么样,而是因为这种对教育的信念、理想,存在在很多人的心里。我只是作为工具把这种信念,用一种方式表达出来,从而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盖茨基金会也是,虽然你也许觉得盖茨这么有钱,做事情会多么得容易,但是当你面对的问题是每年600万五岁以下儿童死亡,每年上亿人受疟疾威胁,全球25亿人没有净水这些问题的时候,会发现钱是远远不够的,但看到这是重要的事,正确的事,宣传,倡导,联结政府,企业,公益领域的伙伴,集众人之力,就会不断靠近目标,因为这些是正确的事。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就没有焦虑了。我是工具,我把工具做好。我要贪心,我要有野心;但同时,你又要放下自己的ego(自我,自负,自我意识),把你自己作为工具,去把大事情做成。

5

幸运的人,对社会有更多的责任

最后,回到开始讲的,其实我们每个人能走到今天,都是非常幸运的人。就像我今天站在这里,有很多跟个人选择和个人能力完全无关的幸运因素。作为幸运的人,我们对社会有更多的责任。

有的时候你可能会想:这个世界上的困难太多了,为什么是我呢?我可以选择安安稳稳的过一生,为什么这样选择呢?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只有一次生命,每个人,如果有可能,都希望能最大化我们生命的价值。在这一次生命结束的时候,你希望墓志铭上写什么?或者别人在你的追悼会上说些什么?如果你希望大家说的是更有意义的事情,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做起吧,不要辜负自己的生命。

比尔·盖茨对我是非常大的激励。我们平常认识的他是首富的身份,但实际上他经常讲他自己非常幸运,因为时代带来的机会。当他被问及死后希望自己如何被记住时,他是这么说的:

"I want to be remembered fondly by my grandchildren, other than that, pretty much nothing. I hope the things I fight to eliminate, nasty diseases like Malaria, things like extreme poverty, will not exist any more, so there is no reason to remember me. I hope kids in the future will ask, Malaria, what is Malaria ?"

(我希望被孙辈们温暖地记得。 但除此之外,基本上没什么了。我希望我们致力于消灭的这些东西,像疟疾这样可怕的疾病,像极端贫困,都不存在了。所以我也没有什么理由被记住。我希望以后的孩子们会问,疟疾,什么是疟疾?)

但消灭疟疾这种目标,又何尝不“贪心”呢?

所以,最后我想说:

希望我们能一方面贪心一点,有野心一点,做一个有效能的自己;另一方面放下自己的小我,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在有限的生命里,即使我们会面临许多限制,但我们依然可以做选择,选择关注我们时代的大问题,推动正向的改变,最大程度地绽放生命的价值。

剩下的不要多想,让时代做我们的放大器。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