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两次婚姻,一双儿女,低谷的回响

两次婚姻,一双儿女,低谷的回响

作者:湘伟,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学士和哥伦比亚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育一儿一女。现某欧洲大型跨国企业高管。本文来自作者在简书App上的账号 (ID:xwgong)。

 
我第一次开始折腾离婚时,还不到三十岁。在那之前,我所经历的挣扎,也多半只是由儿女情长之事所致。好在我从来不把任何有压力或带挫折感的事情带回家,父母也不知道我在外面的日子是怎么过的。
 
可是离婚毕竟还是大事儿。它最直接的后果是,我不得已把女儿先放到了瑞士的爷爷奶奶家,自己安顿好后才接她去了美国安家,本来和我住在上海帮我照看女儿的父母就此回了湖南老家。
 
我去美国的临行前,父亲说,“孩子,人生有高低起伏,你走到了人生的低谷,父母却帮不了你了,自己万事要小心。”
 
美国很大,蓝天碧云下是孤独自由的我。一想到本来安逸的一家三口远隔重洋,天各一方,我会心如刀绞似的自疚。有一天晚上我禁不住和那时因工作需要还留在中国的前夫打电话。
 
我说,我们的婚姻其实也不算差,千千万万对夫妻选择在不幸的婚姻生活中终老,而我们选择了离婚又从此各分东西,既然如此,我保证我要让自己的余生过得精彩无憾,也保证我会不惜一切让女儿拥有幸福美好的人生,这样也才不枉这离婚的选择。我让他也保证要过好此生,永不放弃寻找人生快乐的真谛。
 
 
那年我三十一岁,还好年轻。可惜凡人都是后知后觉的,年轻的时候哪里会感到自己年轻。偶尔翻出刚去美国时的照片,连自己也觉得那时的自己真好,想起那时候时不时有客户和我眉来眼去,还有几个或真心或假意地要和我白头到老。而那时我已经很快和儿子的父亲热烈地爱上了。
 
我除了整天想着工作和女儿,就是想着快点再把自己给嫁了,一点市场调查也没做,还对我们之间的一些问题完全忽略不计甚至加以美化。为了爱情,也为了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我一头又扎进了第二次婚姻。
 
回过头看,我估计自己那时候没有在低谷里、在孤独的自由中煎熬太久,过早又开始扬帆起航,任性地重新过起了美滋滋的日子。
 
可惜我的第二次婚姻也没有逃过七年之痒。我不后悔。我一次一次飞蛾扑火般地爱过。上苍还赐予我两个最完美的孩子。我真是一个不断被幸运之神眷顾的人。但是等到我再次折腾完离婚,又自己带着孩子们搬回上海,第一次真正过着单身的日子、而且是单身妈妈的日子时,心里才真切体会到什么是人生的低谷。
 
这低谷是那种一个人悬在空中往下掉却不知道会掉到哪里的感受,是较长一段时间很难很难感受到快乐的感受。
 
在低谷中有时我幻想着推翻自己以前很多的选择重新来过,有时我想从现实的泥泞中插翅而飞,想去寻找年少时梦中自由的天堂。在那自由的天堂里,只要有自己的呼吸和日月陪伴,哪怕尝尽孤独,历经千山万水后我又将在无尽的快乐中美丽地重生。
 
但是理智告诉我,眼前的低谷、眼前泥泞的小路也许就是我的炼狱。我就是一个需要在痛苦中炼狱而最终得到升华而快乐的人。我所有的选择,包括那些飞蛾扑火的爱情和其它失败的选择,让我成为了我。
 
于是我没有停步。哪怕在低谷里,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成了灰色。哪怕似乎希望也跟着没了。哪怕希望没了,快乐也跟着没了。我只是倔强地对自己说:嘴角保持微笑,不放弃,不停步!
 
那些快乐都去了哪里啊?小时候我们的快乐那么简单。我还记得带着红领巾的自己在饭锅里找到一勺米饭时的快乐啊!我还记得在小溪中抓到一只螃蟹的快乐,只是我怕它咬我赶紧又把它给扔了。我还记得偷看到邻家那个经常欺负我的孩子被挨打时的快乐。我那遥远的写满了快乐的人生。
 
 
如今我一转眼就活到了不惑之年,遥望自己那已恍如隔世的随意放任的日子,还有那似乎可望不可即的快乐,我的迷惑依然不断加深,也加深了自己生理和心理的动荡不安,同时又发现世界上的路突然少了好多、窄了好多,而脚下走的是一条无法回头的漫漫长路,陡峭险峻且充满了泥泞。
 
在这泥泞的路上,渺小的我孤独无依、步履艰难,却还发现自己不能倒,不能哭。要是我倒了,靠着我的人儿怎么办呢?要是我哭了,万一眼泪一发不可收拾更加模糊了视线,或者哭倒了意志我干脆趴下起不来了又怎么办?
 
何况我给自己许诺过,我给孩子的父亲许诺过,我要给自己,也要给我的孩子们最精彩的人生;我要让自己,也要让他们看世上最美的风景,并追求造化赋予人类的无穷无尽的幸福。
 
在人生的低谷里,在我一千万个“为什么而活”的永远的谜惑中,渐渐地我又感受到了自己起起伏伏却平平稳稳的呼吸。那是我生命的脉搏。
 
而只要有生命不就仍然有希望吗?
 
生命就是如此的神奇。生命,这纯属偶然的东西,我的生命,那依然透着强烈的火光的生命。我所有的折腾,所有的追求与放弃,难道不都是为了对得起这流星般短暂而奢侈的纯属偶然的存在,对得起这渴望着熊熊燃烧的生命?
 
在我出世之前,有多少我永不得知的机缘巧合才促成了我?如果没有我的父母在某时某地某种美好的激情,这世上就不会有个如此这般的我。我有个从未谋面的不幸夭折的姐姐,如果她还活着,也许这世上就不会有我。我有两个一直对我呵护有加的哥哥,如果不是他们先我来到人世又给了我无尽的爱,也许我就不可能拥有完美无憾的童年 — 我今生所有力量的源泉。
 
也许这世界本来永远不可能产生我这样一个躯体和灵魂的组合,而这个组合存在并与宇宙相交了,哪怕这相交只是宇宙间的亿万分之一瞬。此时的我,在我哀怨这人生的低谷时,我正幸运地活着,享受着这场酸甜苦辣的人生盛宴。其实我哪里可以、我有什么权利为这微乎其微的人生的低谷感到泄气?
 
岂不知人生所有的光鲜亮丽下面,都有旁人不知的痛楚和灰暗。我们每一次经历的谷底都不过是一个打磨自己,再塑人生的机会。我知道自己可以怀疑一切,但却不能停步不前。哪怕是最难的日子,只要不停地迈着步子,就总会有再遇柳暗花明的时候。而一次一次的跌倒爬起,哪怕是跌在最沉的夜,最深的谷,只要爬起,只要呼吸,只要我执着的微笑,快乐就会渐渐地从嘴角弥漫到心里。
 
 
我终于明白,能走入人生的低谷是我这辈子的福气,而追求快乐不是心血来潮的表白,它更是一种信念,它需要我来自内心深处的坚定不移的决心和毅力。
 
神奇的是,在我顿悟的时刻,我的世界又开始明亮。似乎我冬眠了一场,不知不觉,残雪殆尽,又迎来一场春天。四十八岁的我重新迎来了人生的春天,一个充满快乐而自由的春天。
 
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做,每天都有很多惊喜等着我发现。而我内心的骚动正变成一股无穷的力量,一股充满了爱和期待的力量。所有的未知吸引着我,拉着我一步一步快乐地走向无限的未来,我能感受到自己狂跳的心,狂跳的心感受着和世界的每一个拥抱,感受着每一个拥抱和那碰撞瞬间产生的欢乐。
 
在这人生的低谷,这因充满泥泞而更显美丽的低谷,我看到了山巅,我看到了桑田,我看到了欢乐,我看到了苦痛,我看到了希望与挣扎,我看到了相聚与分离。最庆幸的是我又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心。我的心它依然完好,它似乎变得更加坚强,却也更加柔软;它甚至依然还具有飞蛾扑火的勇气,它依然相信凤凰涅磐的人生。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要把这颗心完整地带到我永恒的归宿,但愿这一路我和它都不再孤独,不再迷惑,也不会停息,直到它把我所有瞬间的欢乐都变成久远。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