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有中国特色的职场规则,你感受到了吗?

有中国特色的职场规则,你感受到了吗?

作者:菲菲,坐标纽约,曾任某国际投行执行董事,现投身于天使投资。本文来自公号:一地孔雀毛(ID:ydkqm1)。
01
 
昨晚我和纽约的前同事聚会,聊到最近引发职场性骚扰讨论的 Harvey Weinstein 事件。有个男同事在指责完 Weinstein 说,那些指证 Weinstein 性骚扰的女演员也真是的,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一个个地跳出来指证。
 
我和一个女同事相视苦笑,这个从没被职场性骚扰的幸运儿低估了年轻女性的懵懂、脆弱和善意。像斑马一样,她们要抱成团才有吓退狮子的胜算;她们要抱成团才能确定有人会相信她们理解她们;她们要抱成团才能确定自己有足够的勇气去承受喷子们的二次攻击。
 
02
 
很多年前当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有个大中华区的高层来我们地区出差。他邀请我到他下榻的酒店共进晚餐,因为他白天的行程实在太满。有意加入他所主管的业务,我愉快地接受了邀请,还庆幸自己有一个直抒抱负的机会。
 
晚餐吃得很愉快,这位高层既有见底又风趣。晚饭后他建议去他房间坐坐。以为他下榻在有客厅的套间,我同意了。
 
刚走进房间我就看到那个醒目的大床杵在中间,连大大咧咧的我都能感觉到气氛变了。我想马上离开,但又不想让气氛太尴尬:毕竟大家同在一个公司,对方还是高层。于是我勉强地在沙发上坐了五分钟,然后起身说天色不晚我该回去了。他挡在门口说能不能留下。我摇了摇头。我记得那一刻我仍堆着笑,好像那是我的责任让这件事显得不那么严重,不那么差劲。
 
他没有强求,让我走了。这件事,我一个人也没有告诉。它对当时刚走出象牙塔的我触动很大,我想尽快把它忘掉,于是我选择不去说它不去想它。但有时候一空下来沮丧情绪就会袭来。如果自己尊敬的前辈都能这样,是不是所有男人就是这样?是不是这个行业就是这样?我也很自责,我为什么会同意去吃晚饭,为什么会同意去他的房间,我也是过错方吗?如果没有对事业的野心,我会同意去吃饭吗?我有时还会为那个人开脱,他可能是一时动心而做出不情之举,他可能不是一个惯犯。他有事业和家庭。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别人,会不会摧毁他辛辛苦苦取得的一切?
 
你看,年轻的女孩子就是这么傻。她们被人欺负了却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追求事业。她们被人胁迫了却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过错。 这也是为什么性骚扰者专挑年轻女子。
 
此时的我很想回去抱抱那时的自己,对她说,被骚扰不是你的错。如果一个行业需要女人必须在发展事业和接受被骚扰中做选择,那是这个行业的错。如果一个社会需要热爱事业的女性又要出成绩,又要对抗潜在的性别歧视,还要微笑着躲闪性骚扰,那是这个社会的错。
 
03
 
如果我们认为 Weinstein 这件事只是好莱坞八卦,看一看娱乐一下就结了。那我们就辜负了那些勇敢地站出来的女演员。她们想对实施性骚扰的行业大拿说,我们也会揭发,请管好自己。她们想改变从业环境,让之后入行的年轻女演员们有更好的发展路径。
 
如果我们从这件事中得出原来美国也没好多少,在中国发生的一切好像也就顺理成章了,那我们就辜负了那些不断做宣传和报道逼迫行业表态的欧美媒体。他们想改变整个社会的环境,他们想让职场性骚扰无所遁形,被人不齿。他们想用不断地报道撬动世界。
 
如果你们,我亲爱的读者,看完这篇文章之后觉得事不关己,那你们就辜负了我写这篇文章的用心了。我们能做什么?
 
这个世界是有恶,但更多的是善。我还记得有次和客户去唱歌,客户把手搭上我的肩头,是那时带我的男经理巧妙地坐在我和客户中间,同客户周旋。我也记得是一位女同事向我提醒另一个高层喜欢搞暧昧,让我和他出差时要小心。
 
“不以善小而不为”。我们要用自己的善为同事、为下属、为90后00后,为自己的女儿去开创一个美好的世界和公平的从业环境。
 
我不是一个能勇敢到不想不顾的人,所以我没有资格号召别人站在前面。但我觉得我们至少可以表个态、提个醒、发个声。
 
▨ 表个态:
 
社会公知、行业大拿,请对职场性骚扰表个不支持的态度,用你们的社会影响力来让性骚扰者明白他们的行径不为人齿。
 
▨ 提个醒:
 
如果你知道某位同事或朋友有利用职权占取便宜的劣迹,请善意地提醒一下不知情的猎物。
 
▨ 发个声:
 
美国为了让社会意识到性骚扰的普遍性发起了 #Metoo 运动。如果有人曾经被骚扰过并不介意公开,可以在脸书推特上将自己的状态改为 #Metoo。我都觉得我们可以在朋友圈和微博上发起#我曾经被恶心过#这一运动。因为证明性骚扰在中国的普遍性还不够,还要让实施者认识到他们的行为对他人的影响,不要再以为性骚扰是 “小恶”而为之。
 
04
 
我相信经过 Harvey Weinstein 和 Roy Price 事件后,好莱坞性骚扰事件会少很多。我相信经过 Justin Calbeck 和 Dave McClure 事件后,硅谷性骚扰也会少很多。那么就让我们从今天开始,改变国内的性骚扰环境吧。
 
请用我们最大的善来对待这个世界。希望我们的女儿可以心无旁焉地为自己的职业理想去打拼。
 
曾获奥斯卡最佳女配角的 lupita nyong'o 在向纽约时报谈到她和 Weistein 的经历时说了这么一段美丽的话:
 
过去,不少人落入了 Harvey Weinstein 的魔掌,无力挣扎;我们呼吁这种被业内默许的猖獗行为,能够即刻消失。我们需要重掌权力。这需要大家共同表态、相互提醒、合力发声。
 
既已发声,就请不要半途而废。我发声,就是要明确表态,这并不是一件应该被容忍,一而再的发生的罪行;我发声,就是要推进让这种蓄意的沉默走向终结。
 
华章写在后面:
 
很想写写美国职场的性骚扰,无奈咱在美国和中国都没有进过一天职场,所以也没有切身体会。
 
但是我知道在美国职场这是一件“大事”,绝大多数公司都在这方面有明确规定,公司员工更有警惕性,不要说荤段子和肢体接触,就是平时聊天言语不当,或者手放对方身上不合适的地方,都有可能被警告,甚至吃官司。
 
我一直想问,西方国家有“性骚扰”,中国有吗?怎么很少听周围的朋友提到?其实真实的情况是,中国公司里的各种荤段子,暧昧肢体接触,陪酒,陪 KTV,甚至潜规则比比皆是,但就是没人说!没人说!没人说!
 
很多人可能已经习以为常,或者早就接受了这种“有中国特色的职场规则”,不知道你有没有接受?有没有做过什么或者想做点什么?欢迎在留言区留下你的感想。
 
附 lupita nyong'o 的原话:
 
Though we may have endured powerlessness at the hands of Harvey Weinstein, by speaking up, speaking out and speaking together, we regain that power. And we hopefully ensure that this kind of rampant predatory behavior as an accepted feature of our industry dies here and now.
 
Now that we are speaking, let us never shut up about this kind of thing. I speak up to make certain that this is not the kind of misconduct that deserves a second chance. I speak up to contribute to the end of the conspiracy of silence.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