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李一诺:如何做个有趣的人?| 面试官经验谈

李一诺:如何做个有趣的人?| 面试官经验谈

 
题图:脸谱,华章摄于肯尼亚。
 
文 | 李一诺
 
本文原发于2014年2月28日。
 
再复习一下声明:这一系列文章是我个人的偏激观点,和麦肯锡或麦肯锡的面试过程无关。
 
上次说到面试里最「有趣」的是怎么证明你是个「有趣」的人。有趣这件事,功夫全在面试外了。而且说实话,做「有趣的人」这件事,和面试木有关系,是让你自己活得有意思的事。面试只是一个展示的机会而已,所以今天借这个题目讲讲我这些年做面官见过的一些有故事的人,他们能让你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觉得能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能做到这一点,你也算能「秒杀」面官了。
 
苦难
 
第一个是在美国的时候见到的一个黑人小朋友。这么多年下来,他始终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面试者。他简历很优秀,英国读的本科,说话慢条斯理,但有点奇怪的口音。在谈到自己遇到过的困难的时候,他说,我讲讲我上学的经历吧。闹半天他是非洲人,一家子都是难民,他高中毕业的时候,已经是他们家好几辈子所有认识的人里面学历最高的了,不过他就是想上大学。但他所在的国家木有啥好大学,他四处打听知道英国的有些学校可以给奖学金,他就开始给这些学校用能找到的纸和铅笔写信(其实那时候电邮已经很普及了哈),说他想申请,然后贴邮票寄出去。写了好几十封信,后来有六个回信儿了,最终拿到了两个 offer,还有奖学金!
 
以为故事结束了吧?其实刚开始他很兴奋,觉得可以去了,但要签证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搞明白了签证是咋回事,才知道原来先要有护照 — 要不签证签哪儿啊是吧。于是他去排队办护照, 早晨一大早去,排到下班儿都没排到那个大铁门儿,这么折腾了三天。第四天他天不亮就去了,在大门口和卫兵套了半天瓷儿, 才知道要给贿赂才能排得到,问了问要40美元,这可把他一家人给难坏了。后来他又天不亮跑去办护照的地儿,拿着录取通知给人家求情,那边大概也觉得这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不容易,终于把「费用」降到20美元。但20美元他们也没有啊。这时候他老爸说,那咱们厚着脸皮借吧,他和他爸于是出去磨嘴皮子,把难民营里能借的钱都借到了,终于凑够了20美元,终于把护照办了。然后他又去办签证,买机票 — 如此种种都是一个在难民营长大的小伙子自己整明白的。后来到英国以后,头一件事就是把这20美元还了。
 
我记得那时候我坐在那儿听,觉得和他相比自己遇到的所谓困难都弱爆了,很多咱们觉得理所应当的事情,对有些人都是天大的困难。所以不要把自己拥有的东西都想当然。
 
富二代
 
几年后,我又遇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几乎恰恰相反的例子。这位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老爹有很大的产业,他从小就在各个发达国家上各种私立学校,后来去了美国最牛的商学院之一。我纳闷这种环境下长大,有啥不顺心的事儿呢?他说其实自己很痛苦,现在商学院毕业,看到很多机会,但都不能去做。我问为什么?他说老爸的计划是让他毕业后几年就回去接班儿的,如果他现在折腾点儿事儿,如果成了吧,那他就没必要回去接班儿了,如果不成,那回去接班在公司管理层那里就没威信(外面搞不成,还回来管我们)。所以成或不成对他们家的产业都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他面临的是一种似乎拥有天下却又一无所有的痛苦。我记得听着他的故事,才重新发现人最宝贵的财富之一就是自己作决定的自由。从这个角度说,那个难民营的小伙子要比他富有和幸福。
 
梦想
 
第三个让我印象深刻的人是我一个清华同系的师妹。我没有面试过她,但是每次见她都被她感染。她有梦想,肯付出,在博士毕业后参与创业公司,还积极地参加和组织在硅谷这边的各种活动。她有激情,但又平稳、踏实,每次和她交流都很舒服。中间她怀孕,但没想到孩子不到28周就早产,在 NICU (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住了三个月。我自己有孩子,很难想象一个新妈妈每天去 NICU 看生死未卜的孩子所要忍受的煎熬。后来孩子终于渡过了难关,和她谈起来她还是带着那种平稳的幸福,而且最难得的是还是一直没有放弃对自己梦想的追求。她后来在美国这边面试,因为「语言问题」在最后一轮没有拿到 Offer。我很为她惋惜。关于中国人在美国找工作,语言问题是经常遇到的「困难」,或者「借口」。在下一篇咱们再聊聊在面试中如何处理自己的「劣势」的问题。
 
设计
 
和她相反的例子也有很多 — 说实在的,面试中遇到的大部分人没有这么有趣。最近几年在美国面试,遇到越来越多小留学生 — 在美国上的一流的私立高中,一流的大学。很多这种孩子有出色的简历,但可能是一切来的太容易,或者说都是父母精心设计出来的(很多这种孩子上学期间是全职妈妈在美国这边一直陪读,爸爸在国内)。见面之后你会发现他们的眼睛里没有光芒 — 那种出自内心的对一件事情或一个职业的热情和兴趣。我记得比较奇葩的一个例子是一个小女生,家里有背景,简历也很丰富多彩,双学位,还有很多爱好,但一见面让人很提不起精神来。我问她你学这么多课,还有各种爱好,你的 drive (驱动力)是什么,她想了半天说,我的真正驱动力是在 dinner table (饭桌)上能谈有趣的话题,我无语…
 
上篇文章里提到上美国名校的几个小故事,我们在美国面试的基本上都是这些名校的毕业生,所以大家可以想像他们在申请的时候肯定是在数千人里脱颖而出,肯定有和上面文章里类似的故事,要不然也没那么容易进这些名校。但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人还经常在面试过程中让人感觉无趣呢?有一些可能是面试技巧的问题 (不排除有些人前天晚上没睡好,或沟通能力有问题),但我能推测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是那些简历上的「有趣」是设计出来的 — 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应试教育,所以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没有真正成长为一个有趣的人。
 
如何成为一个有趣的人,其实第一步是有梦想,而且不是一个短期的实际的「梦想」(比方说我想上某某学校,去某某公司)。这叫「目标」,不叫梦想,没有梦想的人注定是个无趣的人。关于梦想这个话题,咱们以后再聊。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