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李一诺:世界“顶尖”的人都在想什么?

李一诺:世界“顶尖”的人都在想什么?

文 | 李一诺
 
上周我在牛津,参加了世界经济论坛YGL(Young Global Leader 全球青年领袖)为期四天的活动。
 
全球青年领袖是神马东东?官方介绍在这里:【1】
 
“全球青年领袖论坛是一个由八百多名四十岁以下的杰出青年组成的社区,他们来自各行各业、世界各地和各类利益相关者团体,积极进取并关注社会发展,并致力于为发展排除障碍。”
 
YGL是2006年开始的,有5年期限,所以现在的800多人里有一半“Active” ,一半校友。我有幸在2016年成为其中一员。我的推荐人之一是贝塔斯曼创投的中国负责人龙宇,她也在奴隶社会发过一篇文章:《一部不该被忘却的电影》。全球青年领袖里的有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远了讲有法国总统马卡龙(当时是法国经济部长),脸书的小扎,近了讲著名摄影师陈漫,央视著名英文主持人田薇,演员姚晨,果壳的姬十三,耶鲁北京中心的Carol Li,黑土麦田的秦玥飞, 还有十年农人石嫣 (也在奴隶社会发过文章,《我做农民的这十年》)等等,还有很多优秀的同龄人。
 
这一次在牛津的活动,有40多位来自世界各地的YGL。有做到自己国家部长,司长的,有著名教授,有创立和掌管几万人公司的 CEO,有建立 NGO 解决巴以冲突的,有著名的媒体人,等等等等。总之,非常了不起的一群人。
 
趁着回忆还鲜活,给大家分享一下,这一群人在一起,都在讲什么,思考什么问题。四天的内容非常充实,所以这篇文章注定是挂一漏万。这里讲讲几个我印象深刻的重点。
 
一、关于个人领导力
 
这次的主题是“Transformational Leadership” 我翻译成创变领导力。听起来是一个大的吓人的题目, 但其实非常“个人”,而且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用到。
 
1,首先讲的是我们如何看“成功”,用了一个很简单的框架,就是下面这个图。
 
字面的意思之外, 如果进一步延伸, 可以这么讲,横轴对应的,是我们的“简历”,纵轴对应的,是我们的“墓志铭”。大家也许一看都明白, 最好的人生,是在右上角的, 是我们的“简历”和“墓志铭”一致的。但这是不容易做到的。 因为各种内因和外因。这也就到了第二步。
 
2,我们都在我们编织的故事里
 
第二步,讲的是我们如何看待“外”和“内”因。 也介绍了一个很简单但是非常强大的框架, 就是“三个空间” 。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这三个空间里。
 
第一个空间是“事实” 。就是发生了什么,这个空间对应的是“现在”。
 
第二个空间是我们对这个事实“感受”,或者“观点”,“判断”。 这个空间对应的其实是“过去” ,因为我们对一件事的感受,往往和我们过去的经历和个人历史有关。
 
这两个空间对应起来,就是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经历的“故事盒子”。 Story Box - 我们其实不是生活在事实里,而是生活在我们围绕事实编成的故事盒子里。
 
讲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一个事实是, 客户对我们团队的工作很不满意,骂了一通团队,提了很多意见。 同样一个事实,但是我们的“故事”,可能很不同。 第一种可能的故事是,哎我又失败了一次, 我就知道我不行, 这又一次被证明了,我去哭一会。第二种可能的故事是, 这个客户水平太差了, 上一次我就觉得他们不行, 这有一次被证明了。同一个事实,可能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故事。 而这两个故事都有一个特点, 就是那我们过去的经历经验套现在的现实。都没有太多的正面作用。
 
但真正的“杀手锏”在第三个空间,就是我们的“愿景”,这里面是我们价值观, 我们的选择,我们的承诺,我们的创造力,或者更深层次讲, 我们的自我认知。 你也许猜到了, 这对应的是“未来”。也只有在这个空间, 我们才能够打破这个“故事盒子” 的循环。
 
如何到第三空间呢?就是想“我是谁”。 这个听起来很虚,那就还是以我们被客户骂为例。被骂了,的确不高兴。 想想我在这里的角色是什么?是团队来给客户解决问题的。这个“骂”,后面折射的问题时什么?客户提的是他们真实的需求吗?我们团队是真正的理解了需求么? 我最大的长处是什么?假设我是“创造者”, 那我是不是重新审视我们对问题的定义,从而可以创造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这就是到了“第三空间”才可以能有的新的“故事”。 而不是框在过去的盒子里的“故事”。
 
这里的核心,是想“我”是谁,我深层的价值是什么。
 
所以英文有一句话讲,He who can not change the very fabric of his thought will never be able to change the reality ,讲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如果希望改变下一个“现实”,从理解和改变自己开始。
 
其实这一点上,古今中外的大师都是相同的。王阳明三十七岁,1508年龙场悟道,“始知圣人之道, 吾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有误也”。其实说的是一个意思,就是圣人之道在“第三个空间”。
 
“吾性自足”这四个字,大概是阳明心法的“法眼”,就是悟到,所有的“答案”都在我们内心。人的开悟之道,不会来自向外找的抓手,而是来自于向内看。我们的内心其实有无尽的宝藏,无尽的力量,但是我们在俗世,经常会忘了自己内在的这宝藏的力量。
 
但如何让自己能到“第三空间”去,其实是有方法论的。
 
二、关于领导组织和变革。
 
个人领导力之后, 是如何领导组织。
 
这里讲的人是Tim Jenkens,讲Strategies for Change,变革的战略。
 
这里也有一个简单而强大的思维框架, 如何引导和实现变革。其实无外乎四个战略:
 
第一是教育 - 就是有说服力的数据。
 
以控烟为例,有大量的方法是这一类的,用各种数据说明吸烟有害。
 
第二个,也是让我最惊艳的一个战略,是“参与”。
 
这里Tim提到了一个著名的心理学实验。实验里用到一篇文章,讲的是一个黑人孩子,在各种逆境中,克服困难成长为一个学业优秀的毕业生的故事。实验过程就是把这篇文章给两个组的学生看。对照组的孩子看的都是一模一样的文章。 实验组每个人看到的文章基本一样,除了一个小细节:文章里加了一个信息,即这个黑人男孩的生日(只是日和月)。但是心理学家做了一个设计, 每个测试的孩子看到的文章里的这个黑人男孩的生日,恰巧也是自己的生日(比方说参加实验的学生大卫的生日是3月1号,他读的文章里,这个黑人男孩的生日也是3月1号)。读完文章实验就算结束了。然后心理学家在学期末看两个组孩子的学业成绩。 结果令人非常惊讶,测试组的孩子们的成绩,竟然平均比对照组高出60%。
 
也许大家看出来了, 因为测试组的孩子“带入”了自己,潜意识里觉得这篇文章里讲的就是自己 。这就是“带入” 、“参与”在引导行为改变中的重要性。
 
第三,是“激励”,这个也比较好理解, 做到了有奖励。
 
第四,是“惩罚” ,就更好理解了,做不到就有“恶果”,最典型的是执法了。
 
希望人们改变行为,大家想想,无非是上面四个方法。理解到这里不难。但其实难点在于,对什么样的人群,应该用什么方法,还有以什么顺序用。
 
这里有一个练习。 假设公司要进行变革, 你发现公司有四类人:
 
第一类是公开大声支持的,有10% ,第二类是公开表示反对的,也有10%,第三类是没有公开表示,但是支持的,40%,还有第四类,就是没有公开表示,但是反对的。
 
现在问你两个问题
 
1. 如果你对每一个群体选择一种影响策略 ,你会选哪个? 
 
2. 你用什么顺序去影响, 从哪一个群体开始, 然后是什么顺序?
 
大家不妨自己想想。 
 
三、艺术和领导力
 
这次去牛津如果有什么让我惊艳的,是艺术在领导力培训里的应用。
 
有一个下午来到牛津的某一个 college 的教堂里,几个唱诗班的成员,一个指挥,坐在我们中间。然后问谁愿意试一试去做合唱指挥。我们当时都很懵,也不知道他们要唱什么,能唱什么。指挥问谁想试试,我想至少我在学校的时候做过合唱指挥,就举手第一个上去了。
 
一抬手,没想到天籁之音飘来,穿着体恤仔裤的那些唱诗班成员,男高音,女高音,中音,低音,美妙的合声,就这样唱起来了,跟着我指挥的节奏。下面有一段同学拍下来的我的小录像, 希望不要让大家的想象失望。
 
 
但神奇的是,通过指挥,那位真正的合唱指挥对我们每个人领导风格的洞察。比方说对我,他说你不够直接,你 negotiate 的时候多,你在和你的合唱团谈判,这是不好的。于是让我再试一次。于是有了下面这一段。
 
 
是不是很神奇,音乐,合唱,是人和人之间最自然也是最深奥的一种交流方式。 因此指挥30秒钟的乐队能传递的信息和让我们对自己的洞察,可以远远大于,也远远深于语言。
 
我觉得是神奇无比的经历。
 
最后一个下午,我们坐在教室里,来了一位朴实无华的中年妇女,但短短10分钟后,我们都被她痴迷。
 
她是一个戏剧演员。但也是戏剧在领导力中应用的一个培训师。一下午,一个人,给我们设计了一个无比震撼的戏剧体验。震撼不是因为布景货道具(显然没有),而是因为讲戏剧中人的心路。我们用的例子是 1599 年莎士比亚写成并上演的《亨利五世》。讲他的 Journey , 讲他从一个花花公子到国王,如何树立威信,讲他如何在被困三个月,1万军队剩5千残兵,如何激励将士能进行最后一次攻城,讲他如何在被八倍于他军队的敌军的包围和第二天一早可预见的屠戮前这一夜的心理斗争和举措。可谓跌宕起伏,气象万千。
 
这种种,何不是领导力的精髓!用这样戏剧的方式展现和分析,真的是直击心灵。 无比震撼。
 
我在感叹这无与伦比的经历的时候,也在想。类似这样的“领导力”的例子,中国的古代典籍,三国演义里比比皆是。但我们还远远没有把这些还原到个人选择,而作为现代领导力培训的资源和灵感丰富源泉。 
 
英国这方面真的让我们叹为观止,牛津大学12-14世纪的建筑,在2017年的今天还在用,而且生机勃勃。
 
唱诗班这样的艺术形式,成为我们谈及现代领导力如此有魅力有功用的工具。1599年, 对应于我们明朝时的戏剧形式,用在当今最“顶尖”的领导力培训里。这种文化渊源和当代问题的完美结合,让人无限敬仰,无比感慨。
 
最后,这次我听到的最深刻的一课,是来自Ian Goldin的。是牛津 Martin School 的建院院长,非常了不起的学者。讲世界未来的巨大的不确定性和趋势。我知道他很牛,首先是因为他在达沃斯的讲话可谓字字珠玑,第二是因为八卦说如果公司请他去讲一个小时世界大势,费用说10万英镑。让我们免费听到的1个半小时干货满满地讲课,绝对是赚到了。
 
他的讲话信息量巨大,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张泰坦尼克的照片,说现在世界充满不确定性和全球范围内的挑战,气候变化,疾病,人口结构变化,人工智能发展等等,而我们现在的国家和世界治理体系,好像每个人管自己的小包厢,都管的不错,但是作为世界,没有人在船头的船长室看大船的方向。在现在的国际环境里,有这样的共识很重要,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全球治理的体系。因为我们即将驶入的未来,对所有的人来讲都会是陌生的。
 
他的很多观点,在新书 Age of Discovery 里,8/26 这个周末刚在中国上市,这本书会作为诺言的推荐书目,在社区里面和大家一起读,我们一起理解当今和未来的世界。
 
【1】https://www.weforum.org/communities/young-global-leaders/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