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虐童事件再现 | 你的孩子会叫喊吗?

虐童事件再现 | 你的孩子会叫喊吗?

作者:一棵老橡树,现居美国,家有淘气小娃两枚。之前两条腿急着赶路,现在一颗心学习从容。

一诺写在前面:
 
相信所有的朋友都被红黄蓝幼儿园虐童的事情刷屏了。不是第一次了,仅仅是2017年新闻报道的虐童,就有18起,真是各种冲破底线。如何“解决”,其实远远不是“惩罚老师”,“关园” 或者“都变成公立”这么简单。今天讲讲我们能马上就做的,教会孩子“喊”。
 
(此文系旧文,成文于2017年8月21日。)
 
正文:
 
最近接连被曝光多起性侵害儿童的案件,有的是熟人作案,有的是陌生人侵犯。我们在心情沉重且愤怒的同时,也非常清楚,在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还有更大量的侵犯事件尚未被曝光,还有更多的儿童是曾经被侵犯过或者正在受到侵犯的。
 
在南京南站候车室里青年男子对未成年女孩公然猥亵的案件,现在已知的情况是女孩是这个家庭的“养女”,加害男子是她的“哥哥”,同时在场且放任罪恶发生的还有这个家庭的两位“家长”。若不是偶然被网友揭露,遭熟人、亲人侵犯的儿童更难得到救助,这样的案件也更难被防范和制止。较之熟人作案,陌生人在公共场合的性侵犯其实是相对容易且可以被防范的。但令我不安的是,之前看到过几起公共场合陌生人猥亵儿童的新闻报道,被欺负的过程中孩子们都无一例外地没有任何激烈的反抗或叫喊。回想起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理解到在小孩不知反抗的背后,有更深刻的心理原因。
 
先来看看我的亲身经历:
 
1993年,我10岁,小学五年级,向往常一样独自步行上下学。有一天放学路上,一个五十几岁的和蔼老伯一边走一边笑着跟我搭话:“小姑娘,放学回家啦?”
 
看到对方这么友善,我也礼貌地笑着回应:“嗯。”
 
老伯继续友善地问:“你是 xx 小学的学生啊?xx 小学的学生都顶呱呱咧。”
 
我回以礼貌微笑,心里还有一丝高兴,毕竟是被夸奖了。
 
老伯说:“小姑娘,我看你脸色苍白呢,怕是有点贫血吧?我是中医,我给你把把脉来。”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老伯已经拉起了我的手,用手指压着我的手腕脉搏,一边走,一边“把脉”。我当时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并没有拒绝,理由是,对方这么和善,还主动给我把脉,我不应该不礼貌。
 
就这样老伯拉着我的手走了一阵,说:“嗯,果然是贫血。小姑娘,你几岁了?”
 
我老老实实地回答:“10岁。”
 
老伯又说:“10岁啊,长的这么高,贫血可不行,来,我帮你检查看看你的发育情况。”
 
说着,这个老伯就直接上手隔着衣服揉捏我的胸部。
 
当时大概是下午五点多,天还大亮着,大马路上车来人往。他就这样肆无忌惮、明目张胆地边走边用手摸我的胸。
 
我当时完全没有反抗,因为我就是一脑门地相信,他是在帮我检查发育情况。而且,对方的神态和言行是那么的自然,显得那么光明磊落,让我根本没有机会去想其它的可能性。
 
老伯见我没有反抗,接着说:“小姑娘,我看你发育的真是不错,要不你让我伸到你衣服里面再检查下?”
 
我感觉有些奇怪,惊讶地看着他,摇摇头。但我仅仅是感觉奇怪,仍然丝毫没有戒备。
 
老伯见我不同意,换了个方向再试探:“不摸啊?那好,那你让我看看?把衣服领口拉开来让我看看。”
 
我又摇摇头,但是我的脸上居然还是微笑着的!对,我就是微笑着摇摇头的!而我自己心里拒绝的理由,居然是,这是在大街上,给人拉开衣服看,不太好。也就是说,如果当时我和这个老伯是在一个密闭的空间,他这么要求,我可能就答应了!而且如果他再进一步要求,我有可能还会答应!现在想想真是后怕,但当时,我对自己的危险境地浑然不知。
 
这个老伯跟着我同行了一程,直到恰巧碰到他的邻居拉着他说话,才跟我道别。而我,也是礼貌地回应他说,再见。
 
在之后的几天里,我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件事,总觉着有哪里不对劲,但也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对劲。于是几天后我轻描淡写地,试探性地跟我妈说:“妈,那天放学路上有个老伯给我把脉,说我有点贫血。”一边说着,一边偷瞄我妈的反应。我妈当时皱着眉,甩给我一句:“你怎么能随便让人给你把脉呢?!”一听我妈妈责问的语气,我就再也不吱声了。而我妈也没有再追问任何其它信息。我当时感觉到我可能做错事了,便从此闭口不谈。
 
几周后,同班的几个女生课间聊天,其中一个女生说,我们小学附近有个“色魔老头”,老是跟女学生笑眯眯的套近乎,动手动脚的占便宜,让大家遇到了要赶紧跑。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是被“色魔老头”占便宜了。
 
我仍然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只是独自懊恼,觉得恶心。一是觉得自己简直太蠢了,把坏蛋当好人,别人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平常读书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在这件事上居然这么蠢,我不能原谅我自己。二是觉得自己被坏蛋摸了,说不出的恶心和嫌弃。后来这懊恼和恶心的情绪一直伴随了我近十年,直到我20岁了,才完全释怀。
 
再后来,我陆续听到身边的朋友们谈及年幼时的被侵犯经历,我才意识到原来被害群体可以这样普遍。而闷不做声、不知反抗的比例更是大得惊人。
 
好朋友 A ,现在是精明能干、自信飞扬的职场高薪妈妈,在她大概六七岁时,有一次妈妈外出办事带着她,妈妈在前面的柜台填表办事,她就坐在后面的桌子旁等待。一个成年男性一边和 A 攀谈,一边就将脏手伸到了她的衣服和裤子里。A 当时完全处于懵懂状态,整个人僵在那里,没有任何叫喊或者反抗,任由男子胡来。A 的妈妈很快办完事了,转身走过来,男子就赶紧缩了手,不动声色溜走了。A 的妈妈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同样,A 隐约觉得这不是件好事,于是也没有向妈妈透露半个字。
 
无论是两则社会新闻,还是我和我好朋友童年时的真实经历,都发生在熙来人往、光天化日之下,而我们都没有反抗,甚至没有叫喊。为什么?!在我们的教育里,到底缺少了什么,致使孩子受欺负时根本不会叫喊,不会反抗?
 
一、缺乏自我意识,而这是一切的基础
 
1. 引导孩子的自我意识
 
什么是自我意识?简单说就是知道我是谁,我的感受是什么,我需要什么。
 
刚来美国时,我感受很深的一点是:美国生长的孩子都跟小大人似的,与大人交谈时,大方自信,完全把自己放在和大人平等的位置上。女儿四岁多的时候,在游乐场结识了新朋友,她很想和新朋友继续作伴,就自己去和小女孩的父母商量,问他们之后的安排,是否可以一起午饭,然后再一起玩耍。
 
整个过程,女儿并没有觉得自己是小孩子,会不被重视;对方的父母也没有因为她是小孩子而敷衍她,他们认真的考虑她的建议,最后表示可行。女儿在搞清楚对方的状况之后,再把她的新朋友和新朋友父母介绍给站在一旁的我,询问我是否支持刚才的建议。对女儿当时的表现,我非常满意,因为她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而且主动去询问和实现。
 
同样的,我也常常看到美国小孩子会对人大声地说 “Stop it!”、“No!”、“I don’t like it!”。不仅是对自己的小伙伴,也会对成年人,只要是对方的举动让他们不舒服,或他们觉得被冒犯,他们就会立马大声抗议。跟平常的讲礼貌比起来,他们说 “stop” 或者 “no” 的时候,往往声音响亮,表情严肃。
 
通常从三岁上幼儿园起,老师就会引导孩子感受自己的各种情绪,包括开心、悲伤、愤怒、恐惧等。老师还会告诉他们,他们无需跟别人完全一致,他们可以很独特,他们要知道自己是谁。记得女儿三岁时,有一阵她会跟着几个要好的男孩子,很亢奋地在教室大声吵闹和追打。老师是这么跟她说的:“Sweetie, this is not you. You don’t have to copy others. I know they are your good friends. But you have to be yourself, and know who you really are and what you really want.”(大意是:亲爱的,这不是你,你不需要模仿别人。我知道他们是你的好朋友,但是你需要做你自己,你要知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做什么)。不要以为这是很高深的哲学问题,孩子听不懂。只有从小就鼓励他们进行自我探索,长大了才能真正知道“我是谁”。
 
2. 压缩父母的权威空间
 
要让孩子有更多的自我意识空间,也意味着父母要压缩自己的权威空间。孩子的自我意识是从一点一滴的生活小事积累形成的。例如:
 
当孩子要求穿着她最喜欢的大红裙子配大绿裤袜出门的时候,你是强烈反对、批判并且不允许,还是尊重她的意愿,只要她自己喜欢就好?
 
当孩子还没有准备好跟长辈打招呼的时候,你是觉得孩子不长脸而恼怒,继而责骂并逼着他打招呼,还是给他一点时间调整,同时希望其他长辈们理解体谅孩子?
 
你会不会跟孩子说,你看隔壁小红钢琴弹得多好多好,你再看看你?
 
当孩子大哭的时候,你是用同理心安慰他,让他平静之后再慢慢跟你倾诉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简单粗暴的呵斥他不许哭?
 
回想我们小时候,有多少父母,给孩子的要求就是“要乖”,“不要让爸爸妈妈生气”。哭闹是不被允许的,大声对别人说“不要!”、“住手!”也被认为是没礼貌、没教养的。家长们是那么强调和重视“讲礼貌”和“懂事”这件事,孩子自然也就会认为这是全天下最重要的事情了。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在上面的亲身经历中,我明明心里觉得不对劲,还是会微笑着摇摇头了,因为我得有教养,讲礼貌,我得懂事啊 — 这已经条件反射般地刻在我脑子里了!自我意识也根本没有在我的字典里出现过!
 
要求严格的父母,随时都是在给孩子纠正错误、惩罚孩子犯错。久而久之,一旦有事情发生,孩子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查,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即使受了欺负,也会想是不是自己哪里行为不当,才成为受害者。有了这样的自责心理作为基础,大声叫喊或者求助根本就不是一个选项啊 ! 
 
二、缺乏最基本的性教育
 
这里我们暂且不谈对十几岁的孩子进行的更系统和全面的性教育,只谈对十岁以下孩子的最基本、最浅显的自我保护教育。
 
第一个要明确告诉孩子的就是:你是自己身体的主人,你的身体属于你。任何你不喜欢的肢体接触,你都可以拒绝,要大声地跟对方说:NO!STOP!这些行为包括:被推、被挤、被打、被捏、被摸,任何让你感觉不舒服的行为,你都有权立即让对方停止。而这里的“让你感觉不舒服”,就需要我们刚说的自我意识作为基础了。一个从来没有被引导教育去感受自己的情绪和需求的孩子,在遇到“不舒服”的事情时,他如何能马上警觉继而自我保护或向他人求助?
 
孩子在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会教游泳衣遮盖的部分是隐私部位,不能被人看,不能被人碰。也会教哪些是 good touch,哪些是 bad touch。
 
Good Touch,正常的肢体接触包括:
 
跟父母、朋友见面或道别时的拥抱、亲吻脸颊或额头
 
握手、High5
 
Bad Touch,绝对不可以的肢体接触有:亲吻你的嘴唇
 
触摸你的胸部、尿尿的地方、屁屁和大腿,这几个部位叫隐私部位
 
把手伸到你衣服里面接触你的皮肤。所有被衣服遮盖住的部位,都不允许别人的手伸进去
 
任何让你觉得不舒服、紧张或者害怕的肢体接触,即使这些人是你认识的人(你看,这里又需要孩子知道什么是不舒服、紧张或者害怕,需要他有自我意识)
 
同时,还要告诉孩子,如果有以下行为,也表示对方是个坏蛋:
 
别人用手或任何其它东西触碰你的隐私部位,或者让你触碰他的隐私部位
 
别人在你面前脱光衣服,或者让你脱光衣服 – 即使是医生检查身体,也必须有爸爸妈妈在场
 
别人要给你看其他人没穿衣服的照片或视频,或者给你拍不穿衣服的照片或视频
 
有人说这是你们的秘密,让你不要告诉爸爸妈妈,不要相信,这不是好秘密,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
 
有人威胁你说如果告诉其他人,就会伤害你的爸爸妈妈,不要相信,爸爸妈妈很强壮,不会被伤害
 
这些清单我们会时常跟孩子复习,以问答或游戏的形式加以巩固,也会跟孩子一起头脑风暴,想想还有哪些情况也不可以,发生了要怎么做。只有在孩子小的时候,把防卫的观念灌输给了他们,在遇到危险,或潜在危险的时候,他们才能保持敏觉,想办法脱离。
 
三、缺乏对孩子的观察,和对心理健康的关注
 
在上面我的经历中,可以看到家长对孩子的异常言行毫无敏感性。妈妈在听到我说有人给我诊脉后,第一反应是责问我。可是她责问完之后,没有再多想一层,没有再多问几句。最重要的是,一旦我发现了她有责怪的苗头,我也就什么都不会再说了,这扇求助的门就被关上了。这里并没有责怪妈妈的意思,因为当时也并没有人告诉过她要如何做一名家长。可我们如今,有更丰富的资源可以利用,我们自己可以成长为一个更合格的家长。(此处插播一土家长学校的硬广一则:一土校长小月 | 在山顶跳舞的人 : p)
 
没有任何人的帮助,心理阴影影响我长达十年之久。不知道如何排解,也不知道谁可以以什么样的方式帮助到我。你要说有多严重吧,也不是,但这难受恶心的感觉却总是频繁反复地找上门来。也正因为如此,24年前发生的事,我还能连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相比很多被性侵的案例,我被侵犯的程度也许算不上什么,并没有生理上的实质伤害。由此不难想见,那些被猥亵、强奸的孩子,承受的压力和痛苦是多么巨大而绵长。
 
美国中小学校常设专门的心理辅导职位,小孩子的谈话内容是保密的。如果班级老师发现孩子行为异常,或者身体有淤伤等,会让心理辅导和孩子交谈、沟通、并追踪后续发展。严重的会联系警察或者社工。其实有专业人士的帮助,摆脱阴影会容易很多,根本不必像我当时那样,独自恶心这么多年。看到现在国内的中小学也越来越普及心理教育和辅导,真是深感欣慰。
 
我们做了这么久的大人,都忘记了当初做小孩时候的样子。要保护我们的孩子,请先允许他们有自我意识,先教会他们大声叫喊吧!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