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1999年,你在干啥?

1999年,你在干啥?

——1999,中专毕业,从推销员到外企经理,我这十八年
 
前言:想知道1999年,华章在干嘛吗?
 
作者正文:
 
有段时间朋友圈还有订阅号里大家都在转一篇文章:《请回答 1999 :回望 16 年前千禧年元旦,以及改变这个时代的人们》(作者王鹏),朋友们也都在回忆那个时候的自己。从杭州回北京的高铁上,想起了我的 1999 。
 
1月:那年寒假,我和班上的男同学决定去闯深圳。母亲自然是不同意,不过任凭她追出村子也拦不住我。最后,我向株洲市里的叔叔借了 500 块,便和同学踏上了前往广州的绿皮火车。
 
到了广州,接着转乘了去深圳的大巴。大巴大约开到半路的时候,上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年轻人找了个座位坐下来后,便掏出一罐健力宝准备喝,打开之后高呼“中奖了”......(多年后在电影“疯狂的石头”里看到熟悉的情节,我自己也笑 cry 了)这样,我和我同学带的 1000 块几乎被骗得身无分文,我们两个人到了深圳,只好投奔师兄。
 
工作自然是非常难找的,除非我们两个愿意去洗碗。结果师兄不但收留了我们,还给我们买了回株洲的火车票。我们两个赶在春节前灰溜溜的回了家,而我则被母亲嘲笑了 N 年。
 
4月:实习的时候,建筑工程公司基本上是不要女生的,因此,我自己跑到了长沙的人才市场去找工作。长沙河西的一家做煤质分析仪的民营公司正在招募一批刚毕业的销售人员,于是我很幸运的成为了其中唯一的一名女生。(这家公司如今一直都还在。)
 
考虑到我是女生,两个星期的培训后,我被分配到了华东片区,跟着华东区的销售经理在江苏安徽和上海地区跑业务。所谓跑业务,就是向电厂的煤质检验科推荐公司的分析仪器。因此工作内容就是白天坐着大巴,在江苏和安徽辗转到一个又一个的城市,去当地的电厂推销,晚上则在一个又一个便宜的招待所落脚。偶尔能遇到片区的技术支持,大家一起吃吃饭喝喝酒。
 
南京有一个大客户,因此前后两次落脚鼓楼。我记得每次都要从东南大学门前经过,而每一次我都忍不住会站在校门口牌匾下,抬头凝望很久。一个多月奔波下来,我决心要辞职:我认为我还是要继续读书的,我不能就这样下去,我需要去一个工作相对稳定,可以边工边读的城市。销售经理和销售总监一再挽留,甚至建议我考湖南长沙的成人高考,集中上课的时候公司可以特意照顾我。可是我意已决,执意离开,什么都听不进去。
 
最后,公司让我去收两笔应收账款,这样对公司也好交代。记得其中一个客户是“东台电厂”,客户见到我这种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姑娘,自然也是爱理不理,我也没有什么办法,觉得特别委屈,就坐在他们办公室外面哭……结果,两笔烂账,居然都让我给要到了。最后我揣着两张宝贝似的转账支票,踏上了回长沙的火车。
 
8月:6月底的某一天,我拿着自己的行李,头也不回的坐上了离校的小巴,一点留恋都没有。不过,再也看不到学校的时候,我还是痛哭了一场。我属于最后一批公费包分配的中专生,7月份株洲市人事局通知我去拿派遣证,据说是分配到了“株洲链条厂”,我根本没有去拿,因为我已经决定去北京。忙完“双抢”,1999 年 8 月 13 日,我踏上了开往北京的 K186 次火车,毫不犹豫的开始了我的“北漂”生涯。
 
9月:整整一个月,我奔波于各个人才招聘会上。看着蜂拥的人群,还有各个展位前张贴的“要求”,一种绝望的情绪越来越浓,以至于我不断地放低自己的要求。记得有一个招聘是一个物业公司招“保洁人员”,我甚至都表示愿意去。还记得那个年纪比较大的师傅,看着我语重心长地说,姑娘,保洁人员可是打扫卫生的啊!
 
最后,我被乐百氏(北京)办事处招募去当理货人员。之前,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做理货。待上岗了,才知道是跟着前辈去一个一个的超市,还有小商品市场,看上货情况,或者做单品的促销。不久,乐百氏推出了新产品“乐百氏 Tea ”,我被安排到跟着北京办事处 C 经理去各大高校做促销。我成天跟着 C 经理一起,在各大高校辗转,我负责在高校超市的乐百氏摊位前叫卖,他则负责跟超市负责人协调,以及了解出货情况。
 
刚刚到北京,我的普通话很不标准,有着浓重的湖南口音。在路上的时候,C 经理会帮我纠正我的发音。我说一句,他纠正一句,从我的名字开始。这让我非常紧张,以至于都不敢开口。开始的时候,我紧跟着他走;后来,就变成远远地跟着他了。不过,更让我伤心的是,在北大和清华校园超市里,向跟我年纪相仿的学生招呼着“乐百氏 Tea 、乐百氏 Tea ”让我非常难过:那也曾是我梦想的一部分,如今竟以这种方式接近。因此,好几次忙完,在回到车公庄租住的地下室前,在官园大楼前的那个过街天桥上,我都会对着川流不息灯火通明的车流痛哭不已......
 
11月:10月底,我终于换掉了乐百氏的促销员的工作,到了一家卖电热水器的公司。这家老板拿下了美国某品牌的电热水器的中国代理权后,在南三环的办公室大楼的一层搞了一个展厅,我和另外一个女孩轮流负责展厅的展售工作。工资 800 块一个月,公司提供宿舍,因此住宿是不用花钱的;吃的话,马路对面的胡同里有一家“老家肉饼”,一日三餐基本上都在那里解决。
 
这个时候,我已经报名了首都师范大学的成人高考培训班,因此周日都在学校度过。这样,每个月的花销基本上控制在 300 以内,而且每个月还能存下 500 百块。这个月底,我平时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存折,而且存折上有了数字,至今我仍然记得当时把存折一次又一次翻出来看了又看时的高兴劲儿。
 
12月:12月31日,公司举行盛大的客户招待活动。作为迎宾员,穿着单薄的西装在门口迎接一个又一个的客户的时候,几乎把我冻得半死。终于说没有客户了,办公室主任跟饥寒交迫的我说,可以去吃饭了,并把我安排到一个空位上。我刚刚坐下,老板了儿子冲了过来,朝我嚷嚷,“小郭,那是给我客户留的!你没有吃过饭是吗?!” — 满桌人都转向我,大庭广众之下,这让我很尴尬,不过更让我生气的是,这简直是在侮辱我啊。我忍住没有辩解,不过我立马拉下脸来,全程黑脸,还用上了我的独门绝技:用恶毒的眼神杀死他...... 呵呵,后果很严重!第二天刚刚上班,销售经理就把我叫了过去:对的,千禧年的元旦那天,我被 fire 掉了!记得那天风雪交加,我拖着我的行李箱,毫不犹豫地走进了风雪中……
 
再后来,又经历了一些周折,2000 年的下半年,我幸运地进了一家瑞士外企的北京办事处,从销售代表做到了大区销售经理。2011 年,我离开了这家我工作了 10 多年的外企,到朋友的公司做大客户经理至今。2000 年的下半年,我也以总分第一考上了人大的成教院,就读贸易经济学专业;2004 开始自考了北师大汉语言文学的本科;2010 年接着读了北师大历史系的在职研究生,直到 2013 年我的小女儿初生那年结业。
 
18 年过去了,王鹏的《请回答 1999:回望 16 年前千禧年元旦,以及改变这个时代的人们》里那些落魄过的某某某,如今都已经是中国大地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而我,还是芸芸众生里,你身边擦肩而过的一个普通过客。不过有什么关系呢?一人一世界,这些年我也有努力过好我自己不是?回首时,仍是带着笑,就已经足够了。
 
华章后记:
 
1999年,感觉好遥远。我喜欢思考未来,不喜欢回忆过去,因此对过去的很多事情记忆模糊,我比较确定的只有下面这些。 
 
那时候的我和现在的很多朋友一样,如果用一个词来描述就是“迷茫”。科研做的不好,但是对科研也不是完全没有兴趣。想申请管理咨询,申请了麦肯锡的大中华办公室,过了第一轮面试。不过后来还是落选了,当时的结论是,这个工作不适合我。这不是给自己找借口,人贵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很重要。感情当然也是一塌糊涂,那时候一诺还没有出现。
 
那年秋天是求职季节,于是也去试试运气,那时候行情好,我们学校没有技术背景的人也可以进IT公司,大概他们觉得我们脑子肯定都不差吧。第二年春天我也拿到了工作,不过后来因为创业就没去,那个公司过几年也倒闭了。那时候唯一让我兴奋的就是互联网,经常和朋友讨论各种异想天开的互联网项目,和其中一个大师兄聊的比较多,第二年我们就搭档创业了。不过那时候互联网泡沫已经破了,创业是真正的白手起家,日子很辛苦但也乐在其中。
 
就说这些吧,其实我想说的是,每个人都有迷茫的时候,最关键的还是心态。那时候的情况,如果细讲,可能比读者中的大多数只差不好。但我依然相信,自己有优点有不足,适合我的那件事情只是还没有出现。现在回头看看,人生最重要的事情真的是认识自我,然后就是长时间的有策略的努力。
 
1999年的你正处在自己人生的哪个阶段,发生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