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李一诺:为什么每个女性都应该当领导

李一诺:为什么每个女性都应该当领导

题图:来自网络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181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我半夜收到了一个好朋友的微信,非常出色的教授,大意是说领导谈话,想让她当院长,承担学科建设和学院建设的责任。她问我意见,说了利弊,特别是其实现在“过小日子”挺好,做科研陪孩子,为啥找多余的事。
 
我其实都没仔细看,就回了一个字 “当”。
 
她发了个捂嘴笑的表情,说你咋这么干脆。 
 
我说因为最近我想明白了一件事,就是人生就是从“小我”到“大我”,再从”大我”到“无我”的过程。 到了无我,才真正“幸福”和“有用”,而不做“大我”,就到不了无我。 
 
一、大多数女性,是败给了“想”
 
前一段时间接受人物杂志采访的时候,记者问我,回忆你的职业生涯,你最艰难的转型是什么?
 
我想了半天,当年在麦肯锡,我在项目经理的岗位上做得不错,当我下决心要成为合伙人的时候,是职业生涯最艰难的转变。
 
难不在于这件事困难(当然也不易),而是我不“想”。
 
在当时麦肯锡的环境里面,如果想成为合伙人的话,按我当时的理解,就要去“跑关系”找人做你的支持者。当时,我很不齿于这种行为,有好好的时间不做业务,为自己“卖官鬻爵”,姿势太难看了。 
 
而后来有一件事情刺激了我。当时有一个同事,美国白人男性,论业务能力我觉得很一般,但能说会道,每天都在给自己“跑关系”,坐的位置也在我之上。我当时愤愤不平,觉得如果这种人能做成合伙人,而我这么一个“优秀的、业务出众”的人,得给他打下手,那说明麦肯锡不是个好地方,哼!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大不了离开,是麦肯锡的损失,不是我的损失。想到这里觉得很解气。 
 
我和我尊重的一位领导谈话,说了我这个意思,他很尖锐地说,你这是一个典型的 sour loser(酸溜溜的失败者心态), 你上不去,走掉了,根本没人记得你是谁,人家只会知道你不齿的这个人是领导,是成功的人。你自己这点小清高,除了自己臭美,有什么用呢?
 
我也给另一个我很尊重的女性同事说这事。她说一诺,我就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你坚持很多原则是不是正确的?我说这不废话嘛。她接着说,那只有一种办法,能让你认为正确的事情成为一个更加普遍的现实,就是 you make it(你要做到),你得成为领导。
 
这两个谈话,对我影响很大,让我重新思考自己曾经“坚信”的一些事情,和拥有的心态。
 
当时我最大的阻碍是我内心并不接受“我要做领导”这件事。我有几个心结: 
 
等待皇冠。潜意识里, 我觉得是如果我的能力强,业务好, “上面”应该有人看得到我的能力, “钦点“我做合伙人。就好像一个公主,等待着有人给我戴上皇冠。
 
自己要求晋升是可耻的。觉得想做领导, 是为了个人的晋升,使我自己拿到更多的名利,这是一件可耻的事。或者做业务之外,“出去抛头露面”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花时间在晋升上是浪费时间,是“跑关系”,做业务才是正题。 
 
这些谈话, 让我打开了这三个心结:
 
放弃“皇冠思维”。因为其实这个“上面”并不存在, 或者就算存在, 也不一定看得到你。做了事情, 说出去,有一说一,不卑不亢,让相关同事,领导了解并支持, 是你工作的一部分。 
 
放弃“耻感” 。晋升,是为了有更大的影响,不是为了个人名利,个人只是做成事情的一个重要的工具。出去“抛头露面”也是为了把事做成,做好。 如果事情是对的事情,能做好,那自己的姿势不好看,没有关系。而且经常是,除了你自己,没有人会觉得,或者在意你的姿势不好看。
 
做事和“考虑人”(就是我曾经认为的“跑关系”)一样重要,所有职场环境里,都有组织有效性的问题。所以做业务之外,让更多相关人士知道你做的事,为自己这部分工作争取更多的资源、支持、合作,是“做业务“的一部分。
 
这个转变的结果,就是让我想要成为领导。
 
因为有了这个转变,我开始去约见相关同事和领导,大大方方的让他们了解我的工作,支持我的愿景,在合伙人评选的时候,能够给评选人全面正面的意见。我也如期被评选为合伙人。而且那时候还带着一个半孩子(老二在肚子里),成了励志的典型。
 
再回头看,觉得很多的女性实际上败给的是“想”。我们的能力,业绩当然也要慢慢成长,但把我们往后拉的,往往不是能力,是上面说的三种心态 — 等待皇冠、耻感和对业务的狭义界定。这三种心态,对很多男性都不是问题。 所以我起一个“为什么每个女性,都应该当领导“ 这样标题党的名字,是因为我觉得很多女性都多多少少有我曾经的这种心态。
 
二、还有几个重要的原因
 
当然做领导这件事,不是谁上来就可以做的。每个人的职场都是从干脏活累活,做 excel 、做 ppt 、接电话跑腿开始的。但是一旦你的工作熟悉了、胜任了,我鼓励每个女性,都考虑更进一步。 
 
因为还有几个重要的原因: 
 
第一,女性有很多做领导的优势和天赋。
 
女性具备的一些特质,比方说有同理心,有亲和力,能够协调资源等等,都是优秀领导需要的特质。 女性的理性思维,逻辑推理能力,也不是市井智慧认为的比男生差。在这方面性别的差异,远远小于教育带来的差异。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女性的 Ego(自我)没那么大,这个在成为领导之前,有时候会是个问题, 因为会满足于做一个螺丝钉。但是如果能从“小我”变成“大我” 成为领导者之后,这就是一个大大的长处, 和男性相比,不容易为了自己的 Ego 做决定。
 
而且几年前麦肯锡对超过1500家公司的大规模研究发现,女性高管比例越高的公司,业绩也越好。这里我也拉数据给我们自己贴下金,盖茨基金会中国办公室的管理层,超过80%是女性(确切是5/6),一土管理层也是超过70%,所以不牛都不行啊 : )
 
第二, 社会需要更多的女性领导者。
 
最近刷屏的一个文章,是美国劳动部发布的劳动参与率,中国女性遥遥领先,高于70%,超过很多国家。很多人,包括女性朋友,看了觉得很自豪,说我们妇女托起半边天。但其实就像最近马云在女性创业大会上对女性的“赞美”受到很多批评和争议一样,这个劳动参与率数据,掩盖了很多问题和真相。
 
真相之一,是在企业高管行列,在政治参与度方面,中国女性的参与水平并不高,企业高管和很多国家比是低的,在政治参与度方面,以人大代表中女性比例举例,中国在70年代末女性在人大的比例到达 当时超高的20% 左右,但以后的三十多年并没有变化,最近已经开始被不少国家超越。 
 
真相之二, 是女性相对男性来讲,有巨大的,没有报酬的付出。UNRISD(联合国社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无报酬工作(unpaid work, 包括家务,照顾孩子,老人等等)的调查情况, 世界的平均水平,女性是男性的惊人的 2.5 倍,而中国更高,是 2.7 倍。所以在中国,在女性 70% 参与有报酬工作的情况下,还做了男性近3倍的无报酬工作。这两个数据加起来看,你就知道赞扬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是妇女的进步是很片面的。实际上是女性牺牲了多得多的照顾自己和休息的时间。 
 
真相之三, 就算在有偿工作的市场,女性和男性的工资差别在逐渐拉大。 中国妇联每十年有一次大规模调查。 1990 年,女性工资水平是男性的 78% 左右(城市 77%,农村79%);到了 2000 年,这两个数字变成了 70% 和 60% ;到了 2010 年,这个比例继续下降,成了 67% 和 56%。就是说,虽然工资的绝对值在上涨,但是男性和女性收入的差异是在明显的不断拉大的,经济增长最受益的是城市男性,而女性,特别是农村女性,是被远远落在后面的。
 
我看到这些数据的时候,是非常震惊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讲,女性不做领导,其实是个社会问题。 我讲这个题目,也不仅是 “霸道总裁”范的炫耀,是因为如果女性不去做领导,这个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当然这个问题非常复杂,背后是社会对女性的支持体系缺乏的问题,远远不止是个人意愿决定的。但在意愿可以发挥作用的空间里,我们能做一点做一点:有能力有条件做领导的,改变我们的心态,去争取。做成领导的,尽量帮助和提携女性的下属,给她们更多榜样的力量,更多支持和成长空间。
 
其实,真实的生活,都是狼狈的。就在昨天早上,我 4 点钟起来要赶飞机出差,本来希望孩子睡的时候悄悄离开, 没想到老三醒了,我告诉她我要走,她抱住我哭,结果把另两个也弄醒了,乱成一团。我不得不把刚睡下不久的华章搬过来当救兵,每个抱抱,说了妈妈爱你们,然后在一片哭声里离开。
 
的确,有时候想想,何苦呢?
 
但我喜欢我的工作,工作给我价值感,我要做。而且既然做都做了,时间反正搭上了,那不如做领导,不仅自己的价值感增强, 还可以支持更多员工的发展, 还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有更大的影响。  
 
三、其实,哪有这么容易
 
回到上面,其实做领导,特别是对女性,谈何容易!就算做了领导,也是天天面对挑战,需要成长。拿我自己为例,上面讲到的出差,是和我们盖茨基金会的CEO开小会,一年一次的机会,要花很多心思,和团队做很多准备,考虑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达到最大的效果。
 
做领导,职位只是个表象, 领导力后面其实重要的基础是“方法论- 思维方式- 价值观-自我认知”这个倒三角,这个对应着我们每个人的“效能-选择-意义探求-深层快乐”,没有这样一个对个人系统升级的“闭环”,是很难“单点突破”,成为优秀的领导者的。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