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第一次婚,没白离

第一次婚,没白离

题图:来自大女嗨。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180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本文来自公众号:大女嗨( ID:hibiggirl )
 
作者:颜无语,供职于某时尚男刊,在那里记录成功男性征服世界的故事;而在自留地“大女嗨”,则挖掘灵性大女孩成长为自己命运英雄的故事。

没见过有人能像 Nathalie 那样,把重组家庭经营地那样恬淡怡然,日久弥坚。他老公对她说:「我没想过还会再婚。没想到你把我的心捂热了。」
 
重组家庭比初婚家庭的离婚率更高。其中困难重重,各种关卡、陷阱、挑战,Nathalie 打怪过关的同时,创造了有活力的伴侣关系,建设出属于他们的家庭文化。
 
而在前一段婚姻里,她曾是亲密关系的破坏者。如今进阶为婚姻的建设者,Nathalie 说她归根结底只做了一件事情 — 让自己更好。结束了自身的黑洞状态,成为了有能力让自己幸福的人。自我修复的过程,她大概用了五年。 
 
 
一、对方很好,自己很作
 
第一次见到 Nathalie 时,她35岁,休闲着装,笑容温和。聊着聊着,年龄的边界在她身上消失了 — 没有张扬,恰到好处,多智慧少油滑,从谈话间不经意地流淌出来。
 
后来得知她刚离婚。我很诧异:这样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女人,婚姻也会失败?
 
「我以前不是这样的。」Nathalie 笑笑,「我曾经是一个婚姻的破坏者。」
 
Nathalie 的前夫,人不错,是个暖男。「我经常熬夜写稿,他会给我准备好牛奶,做好保温,屏保上还写着:牛奶 — 以便随时提醒;生了孩子之后,是他去做的绝育 — 怕我的身体受到伤害。」
 
但 Nathalie 不懂得正确回应老公的好。比如,她不主动表达爱;对方表达的时候,时常不予回应。心情不好时甚至会不耐烦,做出破坏性的反应,让对方爱的表达好像变成了一件滑稽的事情;遇到问题容易归咎于他:在我这样的时候,为什么你没有那样做?
 
用 Nathalie 如今自己的话说:对方很好,自己很作。
 
终于有一天,对方也放弃了表达。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接不住老公的好。亲密关系中的自己,Nathalie 隐隐感到害怕。完全归结为自己的性格所致?好像也不是。她决定暂时离开,梳理自己。刚好北京有一份与心理学有关的工作向她发出了邀请。
 
 
二、为什么伴侣对自己越好,自己越不安?
 
在北京,Nathalie 有机会接触到心理学。她想了解,为什么伴侣对我越好,我越不安,越破坏。这是她自我觉悟的开始。这个时期,她如同置身地窖的困兽,想要找到光亮、找到真正的生命力,但是太难了。
 
— 意识到自己不会爱的人格模式,Nathalie 花了很长的时间。不迈开这第一步,她会一直在原来的命运模式里打转。哪怕再遇到一个 Mr.Right ,还是会无意识地去搞破坏。
 
—认清人格模式之后,她追溯根源,直指原生家庭,直指自己父母。
 
童年的 Nathalie 家里姐妹三人,她排在中间,只有她被送回农村老家养大。她心里一直在问:为什么是我?肯定我是不可爱的!
 
10岁回到父母身边,和父母感情不甚亲厚,姐妹也欺负她。她一直记得一件事:过年爸爸扯了块布说给三姐妹做新衣,Nathalie 满怀期待。但衣服做好了,姐姐有两件,妹妹一件,唯独她没有。她没有抗议,默默难过。
 
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为了得到认可和喜爱,Nathalie 不得不学会察言观色,受到委屈也常常压抑自己,逐渐形成讨好型人格。
 
「我潜意识中是认为自己不配得到爱的。」压抑的问题在婚姻中爆发,一再破坏的结果,符合了她自己的预期:你看,他不爱我了,我不配得到爱吧。
 
认清人格模式的根源之后,Nathalie 开始抱怨、控诉,跟父母清算。那是一段黑暗的时期。「你知道要改变,但改变的阻力太大了。」阻力其实来源于自己。有一天,她终于意识到:停止控诉,做一个成年人。「控诉很痛快,把责任推给别人。但你控诉的人没有力量为你的命运埋单,只有你自己能对今后的人生负责。」
 
人格的改变是一条极其漫长的道路。但 Nathalie 很确定:我要去做!改变是可能的!
 
 
三、人生中第三个加速成长期
 
Nathalie 终于迎来了自我心理建设的时期。「对大多数人来说,有两个加速成长期:婴幼儿时期是第一个,青春期是第二个,而我获得了人生中第三个加速成长期。」在这期间,大量的心理学阅读、与心理专家交流,她有意识地、系统地重装着自己的心理运行系统。
 
她的心理容器也越来越大。她调动一起可能的资源,与各种各样的人接触、交流:女性主义者、社会工作者、单亲妈妈、创业女性、公共知识分子……她看到女性的价值是多元的,女性的格局可以超越性别、国籍;同时她与心理问题者交流,把自己所得与人分享,每当能对别人产生一点点积极的影响,就觉得幸福,「就好像在别人的命运交响曲中嵌入了一小段旋律,让他们更加快乐。」
 
并非每个人遇到困境都像 Nathalie 那样,有契机接触到心理学。但 Nathalie 相信,只要自我改变和自我救赎的动力足够强大,不借助心理学,也能寻找到各种资源、创造出各种机会去进行「自救」。人有各种思维方式,有的人用互联网思维,有的人籍由信仰,而她用心理学思维去做妈妈、做妻子、做主管、做儿媳。
 
她的成长里还有一个特别好的习惯:从小一直阅读。直到现在,她每年在买书上的花费以万计。多年的读书积累,内化了很多能量,没有这样的累积,改变也不会发生。文学、戏剧等书籍让她看到人在命运中的沉浮和可能性,让她洞悉了人性。
 
她曾经热衷于阅读男性英雄主义的故事,比如,她钟爱罗曼·罗兰的《约翰·克利斯朵夫》— 童年的 Nathalie 与父亲接触甚少,加之父亲内向、不苟言笑,Nathalie 在阅读中,将书中人物不知不觉地内化成心中的父亲,给了她男性的力量。
 
还有书中那些独立自主的女性。罗曼·罗兰的《母与子》— 一个坚毅女性灵魂的自我完善。她有意识地靠近这些力量,「这样的女性生活在我的内心世界里,也不知不觉中都内化到我的人生构成里面了。」
 
文学的力量,构筑了 Nathalie 的人性底色;遇到心理学之后,她内心支离破碎的人格地图被系统地整合起来了。
 
 
四、离婚之后,再爱之前
 
Nathalie 结束了第一段婚姻。「我离了一个有觉悟的婚。」不仅仅是一段婚姻的结束,也是意识到自己需要脱离过去,走一条新的路。
 
空窗期,Nathalie 没有着急找下家填空。她决定静下心来休整一下,给自己做一个非常重要的心理建设 — 嫁人之前,先嫁给自己。「不要抱怨没有遇到对的人,再爱之前,你必须遇到对的自己。」Nathalie 不想继续处于一种强迫性重复的命运之中。
 
大概用了五年的时间,Nathalie 忽然意识到,她把自己治好了。「很多转变我也不明确发生在哪一个时间点,或者有代笔性的分水岭事件。」有的人认为改变是一种剧变或者顿悟,但对她来说,改变就是一点点在时间里完成的。如同一年四季的自然轮换。
 
这种改变是人格底色的改变,是命运运行系统的改变。「如果你只是改变了技巧,如果你只是学会了隐忍,那不是真正的改变,你还会遇到新的问题。」命运运行系统改变的,不仅仅是她的婚姻,而是她的人生格局。
 
Nathalie 修复了创伤,修通了自信,具备了自我整合的能力。
 
五、“他觉得我真实”
 
之后,她遇到了现在的老公。对方是小她两岁的美籍华人 Pierre。离过婚没有子女,公司高管,按传统眼光来看,他找个条件不错的单身女青年不难,但是他选择了 Nathalie ,选择了成为一个10岁男孩的继父。
 
二人是驴友认识的。「我不漂亮,也不苗条,他觉得我真实。」他们看中的是亲密关系中真正能让彼此幸福的特质,以及相处的品质。有一个细节最终触动了 Pierre 的求婚。那天他去找 Nathalie ,出门时远远看见一个拾荒老人,Nathalie 说:你等我一下。然后走向老人。他听见她对老人说:我刚扔了好多书在外面,你去拿应该可以卖不少钱。我领你过去吧!
 
这么一个细小的举动,却在 Pierre 内心引发了震动。婚前「准婆婆」曾担心地问儿子:你真的了解她吗? Pierre 笃定地回答:放心吧!这个女人对一个陌生老人都那么好,对自己的丈夫还会差吗?
 
新婚家宴在老家举行。那晚,她的华侨老公动情地说:「我飞越大半个地球来到这里,没想到会遇到这么美好的女子……」那是一个小城,大家感情表达都比较含蓄, Pierre 这情状,让这边的父母、亲戚傻眼了:这不是影视剧里才有的情景吗?
 
「他身上保留了一种纯真。这对重组家庭来说是很重要的品质。」Nathalie 觉得这段婚姻自己有幸运的部分,「如果我遇到很世故的人,我的纯真也许会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六、建立新的家庭三角
 
蜜月期后,Nathalie 的儿子要从南方来北京上中学了。
 
重组家庭有多困难,Nathalie 有心理准备。这些困难,需要边界清晰、有建设性地去一一克服,「需要时间,不需要焦虑」。她很清楚:最难的部分其实是自己的心理建设。
 
但困难如期而至、不期而至的时候,依然是非常艰巨的考验。有差不多半年时间,Nathalie 觉都睡不安稳。
 
首先,她想要建设一个新的家庭三角。她跟 Pierre的夫妻关系很好,跟儿子的母子关系很好,但这是两两之间的。新的家庭,孩子一开始是不接受的,「他不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婴儿,他想忠实于自己的亲生父亲。我不能强求他。」在实际行动上,她尊重儿子和亲生父亲的联系,不给孩子制造任何感情禁区、话语禁区。给爸爸打电话、假期去陪爷爷奶奶,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
 
没有隐藏和躲闪,Pierre 也没有心理障碍。
 
她也不强求两个男人情同父子。但有的原则她很坚持:「我告诉儿子,必须尊重 Pierre 和我是一对伴侣。我们关系好,儿子也才能健康成长。」同时,她要求 Pierre 站在父亲的位置上,要有父亲的权威,不能为了跟儿子拉近距离,就完全相处成哥们儿。
 
 
七、先去建设,而不是先去处理
 
心理建设之外,Nathalie 用心地去推动两个男人之间的关系。
 
「三个一起吃饭,有时 Pierre 会无意识地聊一些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话题,儿子处于谈话氛围之外,那么我会特意把话题扩大,让三个人都能参与。」这样的细节比比皆是。
 
她有意识地让 Pierre 去给儿子开家长会。「那天, Pierre 很意外,很激动,还特意梳妆打扮,希望给老师、同学留下好印象。回家后他热烈地跟我汇报大小细节。」
 
那一次,儿子很感动,他没想到 Pierre 如此重视这个家长会。
 
渐渐地,两个男人开始一起讨论各种问题,有了越来越多的话题和默契;开始建立起家人之间的一种爱、一种亲情。「重组家庭特别需要创造力。在有那么多过去的基础上,你要创造新的幸福来填满当下。」
 
建设之后,有的问题也自然而然地化解了。
 
— 敏感的财务问题。她没有一开始就去跟 Pierre 厘分毫、提要求。「在情感融合的基础上,才会有财务的融合。不是说你必须这样,才能对我证明什么。」
 
— 彼此的历史问题。在 Pierre 美国的家里,还挂着他前妻的一些衣服,和他们曾经共同生活时用过的物品。「我可以把它们扔进垃圾桶,但他心里呢?」她选择了接受、尊重。
 
忽然有一天,她婆婆对儿子说:有些东西,你不用了就处理掉吧…… Pierre 方才醒悟。
 
「他一边清理,一边跟我介绍那些物件:这是什么时候他们的书信,那是什么时候的礼物;好的衣服咱们捐出去吧,不好的扔掉……」Nathalie 知道,过去在 Pierre 心里彻底翻篇儿了。
 
一切水到渠成。「如果没有建设好伴侣关系,贸然去处理过去的关系,婚姻很可能会触礁。」
 
八、“其实我只做了一件事情”
 
几年之后,Nathalie 的儿子筹备去美国读大学。在儿子的出国费用问题上,Nathalie 并没有打算让 Pierre 承担。一天,她要去交新东方英语学费和出国中介费,Pierre 很主动地抢先去刷卡了。如今儿子已经身在美国,「我们现在是三个人在供他读书。」她和 Pierre ,还有孩子的亲生父亲。
 
儿子动身去美国那天,Nathalie 和 Pierre 一起送他去机场。「儿子马上要进海关了,忽然往回退了几步,Pierre 快步上前,两个男人就那么紧紧拥抱在一起。」 Nathalie 眼睛红了。
 
不知不觉中,一直在婚姻里努力建设的 Nathalie ,其实也一步步处理了诸多复杂的关系,其中很多的界限,他们这个家庭从不相容到融合,她发现她做到了。虽然那么困难!
 
在这一切之前,心理建设工作主要是对自己的。「首先你要让自己有能力幸福。你自己都是一种害怕的、歇斯底里的黑洞状态,怎么办?」这几年时间,Nathalie 回忆起来,觉得自己归根结底做好了一件事情 — 让自己更好。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