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要不要对七十岁的母亲坦诚出柜?

要不要对七十岁的母亲坦诚出柜?

题图:来自网络 。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165篇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作者:龙伏(同性恋亲友会志愿者)
 
最近几年,我总是会想一件事,稍微想深点,就不敢再想,再想就会落泪,那就是 — 假如妈妈死了咋办。
 
我妈今年已经七十六了。我盘着手指算,活到八十也只有四年,活到八十六也只有十年了.....有时候想想,人这一辈子真短啊,一眨眼,有妈陪着的日子就不多了。
 
我妈年轻时,人漂亮,成绩好,是篮球场上的健将,但由于家庭成份问题,那份大学通知书没给她;跟我爸结婚时,我爸顶着大学生、军人、教师的光环,但后来我爸病了,完全变了一个人,七十不到就去世了;我长大后,一直是她的骄傲,她参加我的家长会就得表扬,我成家立业后,一路顺风顺水,亲戚朋友对她格外尊重。本来以为生活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但在她进入七十岁后,我却两次重重地伤害了她。
 
根本的原因,我是个同性恋者。
 
其实我从小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五岁的时候,跟小伙伴过家家,当他们都找女孩子扮夫妻,我却非要跟一个清秀的男孩扮夫妻。我们七零后,很多人都以为世界上只有自己是与众不同,在大潮流的推动下,大多数会走上结婚生子的路。互联网的普及后,我知道了我是谁,也知道人该怎么活着,加上不认命的性格,注定了会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我离婚时是净身出户的,妈妈只知道前妻对我冷酷无情,却不知道她冷酷无情的原因。七十岁的老母亲默默地帮我清理衣服被褥,用床单捆扎起来,打成大包小包,跟我一起抬下楼,离开了那个饱含她心血的家。后来她说,一想到母子二人背着大包小包跟逃难一样,她的心就在滴血。每每亲戚朋友问及她儿子的家庭,她就只有回避或是沉默。
 
我知道,是我伤了她的心。
 
离婚后,我瞒着她跟男友住在外面,很少见到她。虽然有了爱情,但总觉得少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那段时间,我妈不放心我,每天给我打电话,我总是笑呵呵地说自己一个人过得挺好。我妈住得并不远,平时,我尽量多去看她,不让她到我家里看我。
 
她每次来,我就得让男友出去回避。有一次她突然来家里送东西,我赶紧让男友躲在厕所里,我慌乱地站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说话,心里期盼着她赶紧走。每逢节日,我也只是应付式地陪她吃个饭,因为家里还有一个人在盼着我。母子是连心的,她觉察得出我跟她在一起时心不在焉,总是说,你有事就抓紧走吧,不用陪着我。
 
有次她病了卧床不起,我担心得不得了。男友说,你要是不放心就去陪你妈。我说我也不放心你,咋办?男友说,那你就跟你妈说实话,我们一起去陪她。我心想,那怎么可能,老太太七十多岁了,别把她气死了。
 
那些天下班后,我只有先去妈妈家给她做饭,喂她吃了,帮她擦洗完,躺她边上,看她睡着了,再悄悄起身回家,弄得自己疲惫不堪。她身体好了后,我又假借工作忙,很少去看她。我怕她问我再婚的事,怕她问我一个人怎么过的,她知道我不想聊这些,忍着不再问我,彼此之间话越来越少。有次在家里陪她看电视,母子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她看的是什么电视剧,只听到她自言自语说:哎,人老了就是在家等死咧。
 
我看着她花白的头发和孤单的背影,突然感觉无比地心酸。这个世上最疼我的人要是去了,我咋办?没有了妈,就没有了我的半条命啊。妈把我当命根子,我不把她当命根子,我还能把谁当命根子?这一世的母子情,她做得无怨无悔,我却躲躲藏藏,无颜以对。
 
我希望妈妈能跟我生活在一起,我要侍俸她,我要让这个为我操了半辈子心的人幸福。她把我捧在手心里长大,我也要把她捧在手心里老去!这个愿望越来越强烈,有好几次,我都差点脱口而出。但我知道,对一个七十五岁的老母亲出柜,其风险我是无法预测的。
 
2015年武汉亲友会结束回来后,我多次跟她提到同性婚姻的事,她也只当新闻听着,并不在意。有天,我委婉地问我妈,假如我是同性恋你怎么看。她起先以为我开玩笑,看我是认真的之后,愣了半晌说:“不可能”。我把准备好的资料给她看,她瞄了几眼说:“我不同意”,就走开了。晚上,在外省的姐姐打电话告诉我说,我妈在电话里嚎淘大哭,比我爹死了还要伤心。
 
我知道,我再一次地伤害了她。
 
我一直是她的骄傲和希望,但在短短几年里,我突然离婚、出柜让她所有的骄傲和希望落空。她很久前就说过,她最辉煌的生命随着她高中毕业就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次一次的希望,一次一次的破灭。
 
但我知道我妈是个无比坚强的人,在失望到极至后,她一定会再次面对现实。就象野火烧过的原野,总会有几颗嫩芽会冒出,重新燃起对生活的希望。那些天,我天天去看她,逗她开心,儿是母亲身上掉下的肉,是她的生命的延续,她爱我胜过她自己,我相信她一定会平静下来,只要她重新拾起对我的信心,哪怕只有一点点,我都绝不会再让她失望 - 我保证!
 
好在男友的妈妈善良开明,顺利地接受了我们的关系,有了她给我妈的宽慰,我妈的情绪逐渐好转起来。那一年,我们带着两个妈妈把周边好吃的地方,全吃了一遍;把周边好玩的地方,都玩了一遍。白天各忙各,晚上陪两个妈妈打升级。我们一起去泰国骑大象,去三亚戏海浪;春天去踏青,秋天去郊游......我们贪婪地享受着这真实的、迟到的天伦之乐。
 
妈妈们看我们两个人恩爱,对她们又孝顺,都愿意挨着我们住。两个妈妈一人买了一套小房子,跟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每天早上上班时,我看得到我妈在院子里跟邻居们打太极拳;晚上回家,我们四个人一起共享丰盛的晚餐,一起在河边散步......在外省的姐姐打电话告诉我,我妈跟她说,“这是她过得最开心的一年。”
 
今年,我教会了妈妈玩微信,她的同学建了一个群,五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一个一个又联系上了。我给她拍了各种风格的照片,同学们都称赞她还是那么风彩依旧,只要她在群里发照片,男同学就跟着起哄,她害羞地笑着,象个高中女生。她在微信群里告诉同学们说自己跟儿子一家人住一起,过得很幸福。
 
此时此刻,我已不再那么恐惧我妈会离我而去。人的生命总有终结的一天,只有在凄凉中离开世界,才是失败的,在幸福中离开世界,人生的结局是完美的。只是,儿女们会舍不得她走,我们都希望这样的幸福长久,再长久一些,即使此生再无见面,这一世母子情缘也是无憾的,将永远延续下去!
 
2017年4月12日
 
注:作者文中提到的亲友会全称为同性恋亲友会(英文简称 PFLAG China,意为中国男女同性恋者的父母、家人和朋友)成立于2008年,为中国的 LGBT群体和亲友提供支持服务。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