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我们为何与父母成为了精神上的陌生人?

我们为何与父母成为了精神上的陌生人?

题图:来自 confident parents confident kids。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125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昨天是母亲节,我们不妨借这个日子,花点时间想想自己平时和父母的沟通。你们平时都聊点啥?你们之间是所谓的“假性亲密关系”吗?童年时的天空和大树,怎么就成了精神上的陌路者?
 
公司有个小同学,在选题会上说起,自己和父母已经几乎没有真正的沟通了。尽管还会例行公事的电话汇报,但父母对自己的关心只限于物质生活的层面:最近有没有生病?北方的暖气来了吗?和同事的相处还愉快么?
 
而她也总是例行公事地回答,且总是报喜不报忧:一切都好,没有生病,每天都按时吃饭和睡觉。但实际上,她的生活里早已出现了许多新事物,交了很多新朋友。她的工作,她的爱好,她的业余生活都在发生变化,但这些并不存在于与父母的交流当中。
 
“父母眼里的我,和真正的那个我,恐怕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吧。”她说。
 
这件事道出了关系里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却不可为外人道的心酸:
 
哪个父母不是在渴望了解孩子近况和害怕打扰之间左右为难;又有多少儿女,从未主动邀请父母走进他们的工作和生活。
 
LinkedIn 领英最近做了一个有意思的短视频采访了8对母子,几位受访者和摄制人员在现场一度哽咽。
 
你和你的妈妈,或许还差这一段距离
 
成年以后、尤其是工作以后,和父母之间“真正的沟通”好像日益减少。明明知道父母是爱自己、关心自己的,也想要给父母回应,但是回家没说几句话,特别是说到自己的工作、生活、恋爱相关的问题,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和父母争执起来。
 
“我是爱我的父母的,这一点让我很确定。”小朋友说,“但现在,即便是在最脆弱和孤独的时候,我好像也会自己扛着,而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去寻求父母的安慰和帮助了。”
 
对父母“又爱又恨”,感到“既亲密,又陌生”,这正常么?今天我们的话题,就是和父母之间的“矛盾情感”。
 
从青春期到成年,矛盾是我们与父母关系中的常态
 
Fingerman (2012) 等人的分析发现,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从青春期到中年,子女与父母对彼此的情感,那么在大多数的关系中,双方的情感联系都可以用“矛盾”(ambivalence)来形容。这种矛盾指的是,子女和父母的关系同时具备情感上的团结(affective solidarity),又包含许多情感上的冲突(conflicts),正面和负面的情感混杂在一起。父母和孩子的关系既是亲密的,又是问题重重的;既可能包含尊重、信任、爱,有频繁的沟通,有经济、情感上的相互支持,也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压力、愤怒和不满。
 
作为父母的一方,在与孩子的关系中,最容易感受到压力和矛盾情感的时间段是在孩子青春期的时候,一直持续到孩子40岁左右。子女进入中年以后,和父母情感联系中矛盾的部分才渐渐消失。而作为子女的一方,对与父母的矛盾关系感受最强的时间段则是20多岁的时候。
 
是什么样的问题在困扰着他们,使他们感到矛盾呢?尽管父母、孩子的年龄、性别等因素会使得造成矛盾和紧张的问题不同,但总体来说,在几种情况下,作为子女更容易感到矛盾的情感 (Fingerman, 2012; Birditt, 2009):
 
子女感受到,父母有想要和自己的关系更紧密的需求,并在为此做出努力;子女感到,父母未经请求就给自己提供建议或做决定;
 
子女认为自己遭受过童年创伤,那时的父母对自己表现出了冷漠和敌意;
 
子女对父母的健康感到担忧,即便父母事实上还不存在健康困扰。
 
而使父母更容易产生矛盾和紧张的情感的情况则包括 (Fingerman, 2012; Birditt, 2009):
 
 子女没能达到成年人世界里、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包括事业、婚姻、家庭等等方面);
 
 父母不认同子女的生活方式、习惯(比如健康习惯、消费习惯、打发闲暇时间的方式等);
 
子女太过忙碌,而无法花足够的“优质时间”在与父母的沟通上;
 
父母对孩子照顾自己的能力感到怀疑,或者认为自己需要协助子女去完成独立;
 
父母感到,孩子在为自己的健康、养老问题提供帮助和支持。
 
可能,大多数人站在子女的立场上,会认为孩子作为下一代,感受到的矛盾和压力会更明显。但是,Birditt(2009) 的研究发现,父母在情感团结的感受上,总体上要高于子女,但他们对关系中压力的感受,也比孩子更强。
 
这里,根本的原因在于父母认为,在双方的关系中自己有更多的付出。因而,当与孩子产生不一致或冲突的时候,他们所感受到的负面情感往往会更多,也更容易产生反刍思考(rumination),即带着负面的情感去反复咀嚼已经发生的事,并且更多地关注自己无法解决的事情;
 
此外,比起孩子来说,父母对孩子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包括事业、婚姻、家庭等各方面)有更大的期待,他们的角色认同、幸福感会更多地与孩子绑定在一起,认为孩子是否成功,是他们自己是否成功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你觉得和父母打交道令人烦心,但你的父母,可能比你会感到更大的困扰和痛苦。
 
研究发现,相对于父亲而言,在子女和母亲的关系中,更容易产生较大的压力和矛盾感。这可能是因为,在大多数家庭,母亲“主内”的情况仍然存在,母亲会更多地照顾生活起居,更多地关注子女的心理状态,和子女在情感层面的沟通更多,她们对亲密感的要求也往往比父亲更强,也可能会因此而做出更多被子女视为是侵犯性的行为,比如偷偷检查孩子的房间等等。
 
为什么会产生矛盾的情感?
 
刚才我们说到了会产生矛盾情感的这些情况,那么,是什么使得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中,双方的情感都如此矛盾呢?
 
1. 个体独立要求与家庭分离
 
在此前关于“独立”的文章中我们也介绍过,从青春期到成年初显期(通常在30岁以前),是我们不断提高自我意识、完成独立的过程。我们离家上学、进入职场,既需要完成与自己原生家庭的分离,掌握独立适应和生存的能力,又要兼顾与父母的情感链接,做到尽可能平稳的过渡。
 
独立的需求和与父母的链接形成了基本的冲突,而且,在独立的过程中,我们会遇到很多问题和阻碍,但我们又不再希望父母来安排指导自己的生活。而父母也难以把握,什么时候该给予支持,什么时候应该放手。支持多了会不会阻碍孩子的独立?放手会不会让孩子摔得太狠?
 
这都不可避免地会使双方产生矛盾的情感 (Jiang, 2016)。
 
2. 双方都在进行“有策略的自我暴露”
 
向他人暴露自己的私人信息,让他人了解自己,也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说真心话”,在心理学里叫做自我暴露(self- disclosure)。无论是在友情、爱情还是亲情中,自我暴露的深度和广度往往是使关系走向紧密的关键因素:如果双方都愿意完全地、充分地沟通自己的私人信息,那么它可能是打开关系的钥匙;而如果缺乏足够的自我暴露,那么关系就很容易变得疏离。
 
但在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中,很多时候因为特定的目的,双方都没有进行充分的自我暴露,这被称为“有策略的暴露”(strategic disclosure),主要体现为隐瞒信息、有选择性地透露信息或者传递错误的信息。它不是恶意的,而是出于维护关系的和谐和稳固的目的。
 
站在子女的角度上,我们通常比较能理解子女对父母的隐瞒。但其实,隐瞒是双向的,双方都对彼此有意识地进行了隐瞒。父母和子女之间的策略性暴露,往往体现出两个特点:
 
a. 对“敏感问题”的隐瞒。父母会隐瞒家庭中所存在的问题,比如实际上父母已经离婚、分居或者存在情感上的不睦,但是不让孩子知道。孩子会隐瞒的“敏感话题”,则包括自己的性取向、特殊的工作内容、情感和性生活、行为和生活习惯(比如吸烟、酗酒、熬夜)等等。
 
b. “报喜不报忧”。父母和孩子都更倾向于向对方报告正面的信息,而省略负面的信息。父母和孩子都会更倾向于和对方分享自己取得的成绩,而在出现经济困难、健康问题的时候有选择性地透露,或者弱化业已存在的困难。
 
为什么我们不愿意对自己的父母/孩子进行完全的自我暴露呢?
 
在孩子的一方,他们可能会害怕坦诚的自我暴露可能造成的后果,比如害怕父母失望,害怕被干涉、被惩罚,害怕被设定规则。很多孩子认为,自己背负着“让父母满意”的任务,因此,他们会不自觉地只告诉父母那些“我想要他们知道的”。
 
而作为父母看来,一方面,他们希望孩子能够拥有自己的人生,不希望孩子为家庭中的事情感到担心;另一方面,他们也还习惯在孩子面前扮演强者、保护者的形象,而就家中的困难进行求助,进行情绪、情感的流露,都是脆弱的表现。
 
自我暴露的不完全,使得双方的信息不对称,对彼此都缺乏足够的了解——你所以为的那个父母/孩子,并不是Ta真实的样子。而且,自我暴露的缺乏也使双方的沟通,特别是在精神层面的沟通是不顺畅的。
 
就像文章开头说的那样,我们可能会发现,自己虽然和父母还保持着表面的沟通,但已经成了精神上的陌生人,这会加剧父母和子女双方在关系中的矛盾感受。
 
3. 子女和父母之间缺乏对彼此的信任
 
我们每个人都会习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因而总会对他人产生偏见。
 
从父母的角度来说,他们会习惯于用过去的眼光看待我们。当我们离开家庭、与父母分开生活后,父母跟不上我们变化的脚步,一个新的孩子与他们旧有的认知发生了冲突,加上信息沟通的不充分,他们会难以理解我们基于成长以后的自己,做出的新的行为表现。比如,一个父母可能会困惑于自己的女儿本来是个“乖乖女”,为什么会突然决定辞掉安稳的工作,或者和男朋友闪婚。
 
与此同时,我们也对父母的观点也是充满偏见的。我们也会在缺乏证据和验证的情况下,对父母的能力有一种本能的不信任,认为自己接受的一些新观点无法被父母接受,我们做出的解释也将绝对无法被他们理解 (Schreiber, 2015)。
 
如何和父母“重新链接”?
 
读到这里,你可能已经对自己和父母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思考,并发现了一些问题。那么,该如何改变呢?
 
在日常的语境中,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中,总会更多地将父母看作是主动的一方,是应该承担起改善家庭关系的责任的人。我们会看到,关于“如何做一个好父母”的文章总是很多,关于“如何作为孩子,与父母沟通”的素材则很少。
 
但今天,我们希望告诉大家的是,作为成年的子女,你应该在和父母的沟通中发挥更多的主动性,承担起和父母重新建立链接的责任。
 
1. 警惕“伪独立”状态。
 
独立不是与父母决裂,也不等于与父母情感隔离和回避。你必须明白的是,你的独立和父母之间的链接不是非此即彼的。如果你所认为的独立是与父母完全的割裂,这可能是你陷入了不健康的伪独立状态。而和父母之间的关系缺乏满意度,也会使你感到更孤独、不快乐。
 
2. 主动修复你与父母的过去。
 
在本文的前半部分也提到,当子女认为自己受到童年创伤的困扰时,会更容易对父母产生矛盾的情感。但在现实中,很多情况是双方并未就此进行充分的沟通和处理,孩子觉得父母对自己有所亏欠,但父母甚至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过去的行为曾经对孩子造成过什么样的伤害,或者不明确造成伤害的原因。
 
因此,处理你的童年创伤可能是第一步,你可以试着与咨询师,或者与父母坦诚、深入地探讨你们的过去。
 
3. 抛弃偏见,选择信任。
 
给予你的父母“有能力”的预设,而不是本能地认为他们“不能”学习和理解你现在的生活。有时候,他们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古板或者不通情理。比如,向父母介绍你的工作是乐队乐手、情趣用品体验师或者酒店试睡员,没准他们并不会惊讶,还会告诉你自己年轻时做过什么更疯狂的事。
 
当你觉得父母一定无法理解你时,你也对父母做出了批判,实际上你也无法用开放的态度对待父母。当你用语言告诉父母什么是你更想要被对待的方式,可能你用实际行动去示范一种信任、开放的态度,是更有效的。
 
4. 逐步向父母介绍一个新的你。
 
帮助父母了解你所处的环境,了解你生活和心理上的变化。这个过程可能是循序渐进的。你可以从尝试向父母介绍你的工作、介绍你身边某个新朋友开始,尝试和他们说一说你在办公室遇见的趣事;告诉父母你现在喜欢看哪个媒体的文章,会刷哪个大V的微博,让他们慢慢了解和走进你的世界。渐渐地,也许让你特别难开口的某个话题,会在某一天被他们自然地接受。
 
我们总是会认为,父母年龄比我们大,是照料者的身份,但是实际上,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第一次应对这些亲子间的问题和挑战。而且,大多数时候,父母与我们相比,更加不具备接受心理咨询和援助的条件,信息的接收渠道也更加有限,在关系的处理上只能靠自己摸索。
 
主动付出努力,尝试与父母重新链接,归根结底是为了你自己。我们在这世上如此渺小,如此孤独,而父母是你可以尝试去链接、降低彼此孤独感的人。你已经在时间中,成长地更加丰富、更加立体。也许,是时候向父母重新介绍你自己,也重新认识你的父母了,就像初次相逢的两个人一样。
 
那么,向父母介绍一个新的你,可以从什么地方开始呢?
 
也许,你可以从文章开头的视频中找到你和你妈妈的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我们不再愿意跟母亲沟通,一方面觉得母亲不懂,懒得解释;另一方面害怕说出实情,母亲担心。就像我们文中所说的,双方都学会了“有策略地自我暴露”。
 
但,作为子女的我们,也许应该先迈出一步,去和妈妈走得更近。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