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陈行甲:你好,我的下半场

陈行甲:你好,我的下半场

题图:陈行甲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115篇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前言:去年12月,行甲在我们这儿发了一封离职信:再见,我的巴东,短短2千字,4小时点击破十万,迄今33万多的阅读量,2000多点赞,300多条留言,全是对作者的不舍和祝福。后来,总会有读者留言来问,作者后来去哪儿了呀?行甲去哪儿了,你看下面就知道了。
 
中场调整结束,下半场公益人生开始了。
 
先对巴东的父老乡亲说一句感谢。半年来你们给我在微信、短信以及邮箱里太多的留言,我没有顾得上一一回复,你们沉甸甸的牵挂和祝福一直在温暖着我。特别要感谢众多素不相识的网友们。那些踟躇难行的日子里,你们对我的热情鼓励多次让我热泪盈眶。我会带着这种温暖上路,更加积极地走好人生的下半场,不辜负你们对我的祝福。
 
去年九月,一位长者曾对我说:“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乐之者不如信之者”、“无论是在庙堂之高,还是在江湖之远,我们是这个时代的信者”。我记着他的话,并且会一直记得。我仍然坚信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坚信对弱势者的悲悯是人活着的意义之一。
 
人生下半场专职从事公益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心之所向,素履以往。当前乡村社会发展中一些难点、痛点,党和政府尽了很大的努力,但是仍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我常常思考问题的症结在哪儿。我过去曾在大会上讲过,面对老百姓,我们要有一颗温热的心,一双湿润的眼;要实现乡村社会的良治,一方面靠约束和惩戒,更深的层面靠爱与信仰。回头总结这些年的工作,自忖在约束和惩戒层面做得比较多,在爱与信仰的建立上浅尝辄止。现在想来,这是需要全社会来共同努力的事情。转场到公益领域,可以做的事情很多。社会并不完美,看清仍然热爱,知难仍然行动,是我们公益人的宿命和使命。
 
我来自草根,“平凡的人们给我最多感动”。他们勤劳,乐观,善良,坚韧。但在一个转型的时代,他们往往承受着与他们的付出不对称的冲击。城市化的历史车轮滚滚向前,在带给我们巨大福利的同时,它卷起的灰尘也遮掩了一些弱势者的身影,它隆隆的声音也覆盖了一些弱势者的叹息。贫富差距拉大是不争的现实,广袤的乡村里,一些老人、妇女和孩子在无奈地承受着贫困、病痛和孤独。可是当信任在追逐财富的大潮中逐渐被稀释,媒体慢慢被更多的八卦新闻占据的时候,我们这些有能力的人往往忘记或因为踌躇而没有伸出援助的手。当我们赞美财富创造者的时候,我们也需要看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需要更多的人站出来编织一面承上启下的社会救助之网,为他们做点事情。
 
感谢马蔚华主席和王振耀院长的热情接纳,让我来到深圳国际公益学院这个最好的公益研究和教学平台,从事公益社会政策的研究和教学工作。与这些公益界的长者、智者、行者为伍,让我对未来的公益人生充满信心。感谢深圳这座慈善之城、梦想之城,感谢前海“特区中的特区”,对我们这些公益草根张开怀抱。这里的官员都不像官,办事效率高;社会包容,充满活力,这里的太阳似乎每天都是新的。上个月,我和伙伴们在深圳成立了恒晖儿童公益基金会,致力于贫困地区儿童的大病救助和教育关怀。这是在一个旧集装箱里起步的项目,仅仅两个多月时间,就从梦想照进了现实。起步我们想从儿童白血病开始,在试点地区通过与政府、医疗机构、保险公司以及社会的深度合作,实现区域内贫困儿童白血病的免费治疗。在此基础上,逐步扩大试点范围,探索实现这个社会痛点最终实现免费治疗的可能性。同时,我和伙伴们也有一个乡村建设试验的计划,我们的第一步将是在现实情况下改善家庭照顾系统,修复乡村社区照顾系统的公益项目,我给它命了一个温暖的名字“我要看到你”,希望能够让那些因为生计奔波而城乡分别的亲人比较容易互相看见。在此基础上,开展平民教育培训、复兴乡土文化、发展乡村产业的试验探索。这是我公益人生的起点,我带着回归的心,虔诚地从零做起。老实说,我不知道能做成什么样子,有多少成算,但是我愿意全力一试。
 
脚下虽有万水千山,但行者必至。我离职以后,网上出现了很多写我的文章,其中一篇《山路带我回家》让我很有感触。我喜欢这个题目。从精神上,我们每个人都是走在回家的路上啊。终其一生,我们都需要找回那个最本真的自我。有时候背着包行走在路上,那种不知道下一个驿站在哪儿的苍茫感,让我感觉越过人生的山丘重回青春。记得大学时唱过的歌“林中有两条小路都望不到头;我来到岔路口伫立了好久;一个人没法同时踏上两条征途;我选择了这一条,却说不出理由;也许另一条小路一点都不差;也埋藏在没有脚印的落叶下;那就留给别的人们以后去走吧;我选择的这一条,我要一直走到天涯。”
 
是的,我选择的这一条,我要一直走到天涯。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