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拒绝,其实对彼此都好

拒绝,其实对彼此都好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113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本文来自Autumn的个人公众号:清醒贪心记(qtnotes)
 
作者:Autumn,奴隶社会早期热文作者,麦肯锡七年咨询,互联网三年运营,四岁女孩的妈妈,现居北京。一个天秤座AB型血的选择困难症患者,擅长写自己在职场、感情、成长中的纠结心路历程。
 
前几天有个朋友提起,对孩子的钢琴老师不太满意,说得有理有据。但是,“因为老师特别认真与热心,有点说不出口要退出”。我太理解了!作为一个天秤座AB型血的重度纠结症患者,say no,曾经是能引起我生理反应(头疼、失眠、心跳加速)的难题。
 
这种对拒绝的犹疑中,包含了很多善意。毕竟我们都喜欢如沐春风的环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一路走来,也获得太多帮助,在情感与道义上,都愿意成为成全别人的人。
 
这种犹疑,也包含了恐惧。不愿意拒绝的人,常常也是没有安全感的人,未必以付出求回报,但却不希望因为拒绝而损害别人,打破周围温情脉脉的小宇宙。
 
然而,拒绝要付出代价,不拒绝也要付出代价。我纠结挣扎着给自己做了十多年的心理建设,趟出了一条学会say no的血路。
 
以下5条“say no”的理由,但愿总有一款适合你。
 
一、我们没有那么重要,地球离了谁不转啊
 
2005年初,我是麦肯锡一年级的分析师,提前请假一周 — 理由充分,周五我要结婚!周一傍晚接到某partner电话追杀,有几页PPT会从新加坡传过来,请我帮忙翻译一下,今晚就要。年幼无知的我,就答应了。
 
等我跟坡国同事联系上,发现对方PPT还在写,一页一页传过来,最后一页收到时,已是凌晨三点!弄懂、翻译、英翻中后的格式调整……做完已是早晨七点。发给领导,抓紧睡了一会儿,收到一些反馈,改完定稿是周二下午。
 
“一夜不睡,十夜不醒”。你有没有发现,熬通宵需要补的睡眠,比熬到凌晨两点那是几何倍数的增长。周二工作,周三补觉,周四萎靡不振,周五结婚。单身的最后一周就这么交代了。
 
时至今日,我大约会至少试探拒绝的可能性。能当晚完成这份翻译的,我真是唯一的一个么?我若不能放弃休假,会给领导添点麻烦,但领导就搞不定了么?其实有时候我们太高估自己的不可替代性,也太低估对方的承受能力。
 
于是,我对开篇提到的妈妈说,“如果是个职业钢琴老师,遇到理念不合的家长,是很正常的事。也许会沮丧,但不要担心不教你的孩子,她的世界就崩塌了。”
 
二、我们有许多commitment(姑且翻译成“义务”),孰轻孰重呢
 
2009年夏天,我还在麦府,请4周停薪留职假期来准备MBA申请。
 
彼时请假艰难。2008年金融危机后,麦府大中华地区并没有生意清淡。当全球各大企业面临危机时,不约而同地重写战略,而重写战略时不约而同地将中国作为增长重点(从加入WTO至危机前,中国的增长举世瞩目)。麦府大中华区一时爆忙了起来。
 
这假我却非请不可。在离异后的崩溃迷茫期挣扎了两年,有抑郁倾向、看过心理医生、注册过相亲网站……“出国”是我试图换个环境、重新出发的一根稻草。出国,或许并非获得幸福的解药,当时却是抱着自救的心情志在必得。我又是个心无二用之人,自认没法在麦府一天工作13至15个小时,还挤出时间准备。
 
然而,休假中,我又被追杀派活了,“很缺人,需要你呢”。我要不要取消休假呢?
 
这一次,我闺蜜正从哈佛MBA毕业回来,对我臭骂一顿,把我骂醒了。
 
“你的人生有很多承诺,承诺尽力工作、承诺关心朋友、承诺照顾家人,也承诺自己身心健康、幸福快乐。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这种状态,你爸爸妈妈是有多担心!如果申请MBA对你自己重新开始非常重要,对将来发展大有裨益,申请成功父母也安心高兴,你自己掂量掂量孰轻孰重吧。”
 
助人并不一定意味着付出与牺牲,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我们往往也是受益者。即使从功利的角度说,我取消休假,难道不会从领导的领情与对公司的忠诚中受益么?只是,有时候,一个目标与另一个目标会冲突。公司有紧要事,孩子在生病,我们自己掂量孰轻孰重罢了。
 
三、人不能伪装自己没有的激情与能力
 
2014年秋天,我离开心爱的麦府,即将开始在亚马逊的新工作。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换工作,彼时孩子一岁半,面对全然新的世界,我多少是紧张的。
 
就在这时,北京一个志愿者团体ABC的负责人,给我来了电话。ABC,全称“A Better Community”(美好社会咨询社),组织各大企业与高校的年轻志愿者,利用业余时间给公益机构提供免费的咨询服务。每年春秋两季,同期项目同时开始,历时约四五个月。
 
对方说,明天项目正式开始,但是一个原定的项目指导(需要大约十年相关经验的人),因为工作安排,突然不能带这个项目了。
 
我立刻同意了,第二天上项目。
 
在随后的四个多月里,我一边在亚马逊学习新工作,一边带着十几个志愿者给一家机构做营销、做筹款(每个周末必然花上大半天,非周末花两三个晚上),一边继续适应着working mom的角色。
 
现在回想起来,我之毫不犹豫,实在因为我对这件事,既有热情,亦能胜任——我在公益领域打酱油,在咨询行业做事,各有六七年了。整个过程虽然极其辛苦,却是投入而快乐。
 
而就在一周前,一个朋友致电给我,说一家传统石油企业想找个互联网行业的人做培训,讲讲创新。我温柔又坚定地拒绝了。怎么给石油行业讲创新,我一脸懵逼,也无心摸索。我去了,也做不好,对朋友最负责任的方式,或许正是请他另请高明。
 
“不能伪装激情”,出处是刘小枫在《沉重的肉身》一书中,给基斯洛夫斯基《十诫》的影评。如果让我选出值得铭记的人生箴言,这句一定排在前三。
 
不爱一个人,假装得了一时,骗不了自己一生。
 
不爱一件事,或许能勉力为之,却不能甘之如饴、竭尽全力。
 
那么,我们也可以拒绝做我们做不到的事、不帮我们不适合帮的忙。
 
四、量力而行,是一生的功课
 
2008年冬天,我在麦府开始一个亚太区的项目,见习项目经理,涉及大陆、香港、台湾、新加坡、印尼、日本、韩国、澳大利亚与印度的市场。简单说,就是在项目上要打很多很多越洋电话,听很多很多口音。英文固然是麦府的基本能力,这样的项目对语言要求更高。
 
这时有个英文不太好的分析师找我,希望上我这个项目,决定权在我。在麦府,往往要求分析师磨练自己的短板,例如数据分析弱一些的,偏偏让你做财务模型;这样项目经理当然辛苦些,但是传帮带也是一项义务,毕竟我们都是这样被人一点点调教出来。
 
这事儿往往对新人很重要,如果ta在过往评估中被贴标签,“某某方面弱”,就需要很快证明自己进步,否则严重得可能会在下次评估中被认为不合格。
 
我纠结了。我自己在麦府也算是个英文不好的人,这个项目想来要做得七荤八素,我想找个英文好的分析师平衡一下。而那时候,我正处在离婚综合症时期,自己也绝非能量满满的状态。(抱歉又搬出离婚这个借口,但当时就是这么个持续低迷的鬼样子,在这个跨国项目期间正式办理的离婚手续。)
 
于是,我给一个朋友、哲学老师打了电话请教。(就是《那些离婚教我的事》里的那个哲学老师)
 
哲学老师:“其实很简单,量力而行”。
 
我:“但是这个力,量不清楚,咬咬牙也能撑过去的。”
 
哲学老师,“知道自己力量的界限,这本身就是一种能力,要用一生去探索。”
 
我拒绝了那个分析师。当我拒绝她的时候,我并不坦然,只是默默决定以此来更了解自己。我自觉当时无力承担,然而若是这个分析师因此面临很坏的结果,而我无法承受事后那种内疚,我也就会更了解自己。下一次,让自己更舒服的方式,就是不拒绝。
 
我很幸运,没有发生任何坏的结果,她在麦府顺利发展,后来又和我一起兴致盎然地做了一个奇葩项目。而我学会了承认自己的力所不能及,并接受伴随而来的无力与歉疚。
 
五、爱你的人依然爱你,不爱你的人let it go
 
更多的时候,我们不敢拒绝,是因为有情难怯。若只是利益关系,那就客观衡量好了,然而面对亲情、友情、交情,拒绝之似乎无情亦无义。让我铭心感激、truly make a difference in my life的人,少说也有20个;而给过我点滴善待与支持的人,更是不计其数。I don’t take it for granted.
 
只是,我已经明白,we cannot make everyone happy. 当我们不愿意承担之时,懂得我们的人会谅解,不理解我们的人,我们也只能let it go。
 
就在不久前,一个前同事在微信上问,“Autumn JJ,我要申请硕士,能否帮我写推荐信?我准备好大概内容,你看看没有问题,签个字?”我拒了,因为我们工作交集不多,在有限交集中,我对ta的工作小有不满。(但粗心大意一点,也算不上大错;不是我的团队,我不曾多嘴批评过。)ta再也没有对我说过一个字,关闭了朋友圈。
 
我不近人情么?也许吧。出国学习是一个大事,周围适合写推荐信的或许不多,帮一下又算不得伤天害理。只是既然我知道自己不愿意做违心的事,我就得接受别人不喜欢我。
 
综上,不内疚的拒绝别人:
 
不要高估自己、低估别人,这地球离开谁就不转了呢
 
我们要承担的义务有许许多多,孰轻孰重呢
 
人不能伪装自己没有的激情或能力,不胜任的事,请人另请高明
 
量力而行,接受自己力所不能及
 
若对方不能谅解,let it go
 
六、但是有些事,我一定会答应的
 
感觉自己传递了很多负能量,一个理直气壮互相say no的世界,是否特别不美好。但是,有些事我是一定要答应的。
 
第一,这件事对ta真的很重要。
 
第二,我是这件事的不二人选(之一)。
 
第三,我对ta会有帮助,不会好心办坏事。
 
第四,不违背别的原则。
 
刚刚过去的半年,我处在近乎透支的工作状态里,但我能够连续数月,给一个小伙伴辅导MBA申请——每一两周固定一个晚上长谈,讲写essay、举例子、帮着提炼故事、一字一句评改,元旦假期埋头写推荐信。
 
留学对谁来说都是一个重大选择,付出大量的金钱与时间,对职场发展也可能有重大影响(这件事对ta真的很重要);在我俩共同参加的公益项目与日常工作中,我都是他的直接上级,且有学校认可的背景,我不帮忙真是岂有此理(我是不二人选);在申请这件事上,我也颇有心得(可以胜任);共事两年,小伙伴聪敏而努力,推荐他给任何学校都是理直气壮(不违背原则)。所以无论多忙,多么缺觉,我选择全力以赴。
 
此刻的我,已经有几分把握,自己算是会say no的人了。也因为此,我对别人克服千难万险给我的yes,更懂感激。甚至,更容易懂得与接受别人的拒绝,尊重别人拒绝我、不认同我、不喜欢我的权利。
 
人生是一道又一道的选择题,是一场在贪心中保持清醒的游戏。我们没有那么强大,对方也没有那么脆弱。如果不信,回首看看分手时每个死去活来的前男友,还不都成家立业、活得挺好?
 
After all, we cannot have it all, and we don’t need to have it all. 是记。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