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母亲——我生命中短暂而永恒的存在

母亲——我生命中短暂而永恒的存在

题图:来自作者。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109篇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作者:飞龙,男,1964年10月出生,现在中国石油集团公司大庆钻探工程公司工作,高级工程师,从事石油勘探工作。
 
前言:此文系作者写于清明节前夜。
 
明天就是清明节了,夜已经很深了,我没有睡意,打开窗子望着满天的星斗,瞬间也开启了我童年尘封在记忆中的对母亲思念的闸门…..
 
在最懵懂的年纪失去了她
 
记得母亲是1972年病逝的,满含着一生的劳累和忧郁,带着牵挂离开了我们到了另一个世界。
 
从此我变成了没妈的孩子,成了无根的一棵小草,母亲哺育了我们八个子女,她离开我们时,那时我9虚岁,刚上小学一年级,懵懂的年纪似乎明白了什么,我大哭了一次,也是我此生唯一的一次大哭,天下母爱是所有人公认的最伟大的爱,人们常歌颂和怀念着各自母亲,回忆着母亲的很多叮嘱,很多温暖的事……
 
而我对母亲的记忆是很少的,铭刻在心里的是妈妈的名字还有梳着黑黑短发的遗像,妈妈刚去世后,我做过一个记忆深刻而短暂的梦,梦中我对妈妈说:“妈妈饭在哪啊?”在似有似无的声音中母亲告诉我在碗架里,然后梦就醒了,这是我对母亲做的唯一的梦。
 
关于她,点滴的珍贵回忆
 
剩下的是妈妈生前留给我的支离破碎的点滴记忆,母亲是一个操劳能干的人,常出去挖野菜、扒树皮、采黄连,还常一边捺着鞋底或搓着麻绳,一边哼着带有忧愁情调的听不懂的曲子。
 
父亲那时在县城外边的一个乡镇工作,也记不得一年能回来几次了,每次回来妈妈都给父亲做着下酒菜,一盘少许肉片的土豆丝,父亲一人津津有味的喝着酒,而妈妈因为贫困是从来不吃新鲜肉的,为了解馋和节省,记得妈妈吃过别人给的痘猪肉,后来身上长了痘。
 
父亲在家是一个脾气暴躁严肃冷漠的人,而妈妈是一个爱唠叨、心细和爱生气的人, 除了婆媳间有矛盾外,每次父亲回来都和妈妈吵架, 那时我也记不得和搞不懂吵架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吵架中母亲总是作为弱者无助的跪着哭着,操劳、贫苦、里外受气就是母亲当时的处境。
 
妈妈和我大娘都是心地善良的,她们处得亲如姐妹,大娘也时常劝诫安慰着母亲,我知道母亲是因长期的生气和忧郁而得病死的,母亲自来到东北后再没有机会见过我不曾谋面的姥姥,据说姥姥后来是在期盼中哭瞎了眼后离世的。
 
母亲离去不久后,父亲找了继母,继母带来个和我同龄的女孩,她和我在小学的一个班级,但待遇是不一样的,小学务农劳动需要带饭,因怕同学笑话我不如她带的饭好,常常躲在一边偷偷的吃,学校开运动会需要白衣服和白色运动鞋,她都是新买的,而我借的是别人的白上衣,在破旧的黄胶鞋上用白色粉笔涂抹了鞋面,家庭的矛盾可想而知。这之后我的几个哥哥姐姐也相继去世了,可谓雪上加霜。
 
母亲离去后我每年暑假时常去我大爷大娘家, 大大的前后果园,每天吃着吃不尽的海棠,杏,葡萄等,和哥哥姐姐等亲人在一起享受着少年的快乐,大爷大娘对我自然是格外的关爱,给了我犹如亲生父母的爱,如今大爷大娘已不在了,衷心祝愿大爷大娘九泉下安康快乐!
 
 
知天命之年的人生感悟
 
人活着本该是爱哭的时候就哭,想笑的时候便笑,而我想哭的时候已没有了眼泪,想笑的时候又笑不出来,在母亲离去后至我成家前的这段时光中,可以说我已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家,时常望着一家家傍晚升起的炊烟,心生惆怅和羡慕,我经常独来独往早出晚归躲避着所谓的家,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人的居所是可以变迁的,我的居住也随着时间有了几次的变迁, 但我时常想起童年时大葫芦药铺的故居,不为别的,只为那里曾经是我的家,曾经有妈妈给予过我尽管很少但很温暖的爱。
 
时间如捧在手里的水,在一滴一滴地渗漏, 转眼间已渡过了近 53 个春秋,步入了生命的秋季,虽失落了那番不能复制的纯净,但留住了对亲情的眷恋,既然来不及认真地年轻,那就选择认真地老去。
 
生活的经历让我知道了幸福的含义,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心的宁静和身体的健康,是家庭的团圆和睦,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不求深刻,只求简单。人生本身并不复杂,复杂的是我们对幸福的理解,知足才能长乐。
 
我常告诉孩子要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不要和别人比,要和你自己比。不能成为太阳,你还可以成为星星,平凡但不要平庸,努力了就不会遗憾,把笑和帮助多给予别人。
 
在这个功利的社会,无论你面对的是达官富人还是所谓不如你的穷人,都要不卑不亢,要坐着不弯,站着不抖。你有理由挺起你的腰板,因为你有家有母亲,你就是最幸福最富有的人。人生犹如一朵玫瑰,没有绝对的美丑和穷富,鲜花与芒刺就看我们关注的是什么。 
 
如今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人们有了便捷的联系方式,看到微信中亲人们一个个熟悉的头像和快乐的话语,我由衷的感到高兴!希望家族亲人们没事常联系,不做因风失散的蒲公英。人心之聚,更需四面来风,愿我们的家族群体和睦团结,叶繁枝茂。
 
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几十年来未曾动笔,有提笔忘字的生疏感觉,谢谢多年来亲人们对我的关爱,衷心祝愿国内外的亲人们家庭幸福、身体健康,愿天下儿女,珍惜母爱!
 
母亲不在了,可在我的心里她一直活着!                                
 
2017年4月3日晚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