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你为何痴迷那一切有难度的乐趣

你为何痴迷那一切有难度的乐趣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1085篇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本文来自公众号:铁木客厅(ID:timurlounge)
 
作者铁木,中科大本科,斯坦福博士,现在在一家国际能源公司管理与美国高校及知识产出机构的合作与创新。
 
引子:“希望你有高跟鞋也有跑鞋,喝茶也喝酒。希望你有勇敢的朋友,也有牛逼的对手。希望你对过往的一切情深义重,但从不回头。希望你对想要的未来抵死执着,但当下却无急迫神色。希望你特别美丽特别平靜,特别凶狠也特别温柔。” (来自网络)
 
大约一年前,当我刚刚开始开这个公号的时候,我把它定位成“记录一切有难度的乐趣”。当时的想象,这些有难度的乐趣可以有很多方式:比如科技上的创新,职场上的突破,或者生活中各种酷炫的个人兴趣。
 
我一直对有激情的人充满好奇,不论这种激情是在哪个方面,只要它有难度。
 
我有幸认识的朋友中,有多年坚持的连续创业者,有电化学垂直细分领域的宗师,有把管理咨询用于公益事业的领导者,有对木工感兴趣十年以上的工程师,有骑行世界屋脊的地质学家,有痴迷高海拔极限运动的领导力教练,有如痴如狂不食人间烟火的画家。
 
不管是兴味盎然不知疲倦的体验世界的中年人,还是热情洋溢焦虑不安想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他们那种对某种事业或爱好长时期的痴迷,正是我感兴趣的所谓“有难度的乐趣”。
 
可我从来没有明白过,他们感染我的,究竟还有没有什么更深层的原因。
 
直到最近一天,当我看到一位朋友将这三个神奇的词放在了一起:时间,空间,和爱。
 
我突然发现,这几个因素,也许可以提供关键的线索:
 
因为任何“乐趣”,不论是有关事业,理想,还是生活,如果没有经过这三个标准至少其一的检验,就不可能称之为“有难度”。
 
而反过来,任何乐趣其内在的“难度”,如果能得到这三个标准至少其一的帮助,那也往往可以得到突破。
 
时间
 
比如写作这件很有难度的事,六神磊磊在做得很好之后,是如此总结的,“任何一个行业,你别看密密麻麻都是人,努力往上一点,人就少一大片。那些投机的人,不是真心投入的人,他自己就把自己淘汰了。专家永远是多不起来的。” 
 
其实在工程界也有类似的一种说法,即使你刚到一个专业不适应,但如果觉得值得的话,千万要熬下去,一般不到两年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是周边最资深的了。
 
这就是时间与难度的关系。不经过时间的考验,称不上有难度;而看似有难度的东西,时间往往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之一。
 
马云把这一条甚至用在他的项目选择上,他说阿里选择项目,如果10年都做不成的,他显然不会去选;可是如果一年就能做成的,他也不会去选,因为那个太容易了,是谁都可以做的,不值得他去做。
 
空间
 
难度的另一个维度,就是空间。
 
我去过很多次慕田峪长城,从入口处密密麻麻的人,只要走不到2公里,基本上长城就只属于你了。那种荒原和壮阔之美,难以言表,可是95%的旅行者都没有看到。所以欣赏真正的长城之美,这件稍稍有点难度的事,只需要一点点空间上的帮助,就可以做到。
 
我小时候打篮球,盯着球去抢,老是抢不到。后来一位堂兄告诉我,篮球的秘诀,不在于抢球,而在于判断球有可能会落下来的位置,去抢占那个空间,这样球从篮板落下,自然就是你的。
 
这就是空间与难度的关系。
 
而如果时间和空间一起工作,那往往就可以创造奇迹般的成就或者体验。比如选择一个寒冷的冬天,去遥远的贺兰山脚下,去看水岸长城,那种荒野的美,和自然及历史在寂静中对话的感觉,绝对让人感到来自心灵最深处的震撼。那种少有人走的路,正是时间和空间共同造就的奢侈。
 
 
但难度最终极的检验,却是爱。
 
对一件事业或者爱好的激情与爱是装不出来的,必定是发自内心。而一旦它表现出来,必然会有极大的感染力,所谓的 "passion is contagious (激情是传染的)”。 
 
创业者们对这一点一定不会陌生,尤其是去融资的时候:有经验的投资人,创业者眼中的激情和火焰一定会比计划书更有说服力。
 
在职场也是如此。我记得自己曾经要在公司推动一件我非常有热情但是也非常有难度的事,需要劝说高层的同事加入我的事业。我给他说了很多理由,他似乎有一点动心,但是做不了决断。我最后非常真实而有激情的讲了一句:“plus, it's fun! (再说,这事多好玩啊!)"  他立刻就同意了,后来告诉我,感染他的正是我对这件事业的发自内心无法伪装的热情。
 
激情和爱,可以有化难为简的魔力。因为任何有难度的事,如果你不是真的喜欢它,而是勉强去做,迟早都会精疲力尽。而反之,如果你真的能找到善于做和喜欢做的事情的交集,那就根本不需要坚持。那些80岁还在做某种工作或爱好的人就是如此——因为太享受了。
 
对于一个人的激情与爱,不也是一样吗?时间和空间都阻不断的爱,很多时候是友谊或者亲情,少数时候也可以是爱情。比如真正特别好的朋友,就是那种所谓的“低成本友谊”,不需要特别维护,就是很自然,好久不见也不陌生,不说话也不尴尬,听到TA的好消息就像自己的一样非常发自内心的开心。是爱,让友谊和亲情,变得自然和容易。
 
而最有难度的事,超越事业,爱好,或者友谊的,应该是爱情了吧。恋爱中的男女会知道,对于世界上那些幸运到有坠入爱河能力的人,那种掌心轻轻相触就可以产生真正物理意义上的电流而穿透全身,其对异性的感染力远远超过空洞肤浅的甜言蜜语。这就是爱情的独特的热烈之处。
 
但爱情同时又有来自于时间和空间的双重诅咒。空间的阻隔会让很多爱情无奈的消散,而时间则是更大的敌人。
 
莎士比亚已经断言,“热烈的爱情难以长久”。人类因此纠结了几千年:热烈的爱情注定不能长久,而平淡的爱情又总是让人遗憾。
 
这是爱情与事业和爱好的根本不同:时间常常是前者的敌人,却是后者的朋友。对事业和爱好的激情,可以随时间增强,但热烈的爱情,却难免终究走向夭折或者平淡。
 
也许就因为爱情是世界上最难的东西,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歌曲家小说家去歌颂它短暂的绚丽吧。
 
写到这里,我想最后再说一下我们对世界的爱。人类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们活在世界上是为了什么,这个亘古的话题被高更在大溪地以最形象的方式表现了出来。
 
作为一个后知后觉的人,当我偶尔在生活的缝隙里,可以奢侈的稍微停顿一下,来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有答案。因为这的确是世界上最古老,难度最大的一个哲学问题。
 
直到有一天,一个朋友对我说,“我明明知道世界的黑暗,却仍然选择去爱这个世界”。
 
我突然意识到,这不就是答案吗?我们活在世界上是为了什么?这个难题的答案其实可以很简单:因为我们选择了去爱这个世界。
 
这么多年,我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却一直很开心。回想起来,发现其实自己开心的秘密,正是一直在追寻那些有难度的梦想,一直对生活中的人充满好奇,一直对这个不完美的世界也选择了热爱。
 
虽然有时有同龄人在对我说,你太幼稚,看不到世界的复杂和人心的狡诈,你应该长大了。可是如果长大的定义,就是去选择做容易的事,去怀疑世界的美好,那我还是宁愿不去长大吧。
 
或者说,长大的方法其实有很多种,其中有一种就是拒绝长大。是的,大家都是普通人,随着渐渐的年龄的增长,大家的梦想和情怀,都有可能淹没在诸多纷繁琐碎之中,成为哗啦啦落在地上的碎片,可在心灵的深处它们却可以经久不灭,让一个普通人也能感觉到拥有一颗高贵的心,去体会世界的美好,去享受爱这个世界的难度。
 
也许哲学已经与时代很远,也许生命的意义已经是陈词滥调。可是,既然人生短暂,怎么活也都是活着,我想为什么不尽其可能,去探索时间,空间,爱,和一切有难度的乐趣呢?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