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我是一个妈妈,也曾是一个被霸凌的孩子

我是一个妈妈,也曾是一个被霸凌的孩子

题图:来自几米漫画--《恋之风景》。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972篇原创文章。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作者伯珺,资深金融人,曾在国内开过公司学校,后在海外读书工作多年,现供职于一家国有金融机构,任基金经理。
 
最近被校园霸凌刷屏,霸凌在英语中被称为Bully,这是个在孩子小学和中学时都会碰到的问题。昨天看到那个被霸凌的妈妈写下孩子一个人在11月北京的寒冬里,独自在冰冷的水龙头下拼命地冲头发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多么可怜无助的孩子啊。庆幸的是,孩子和家长之间的信任已经建立了起来,孩子可以向妈妈倾诉。否则,谁又知道孩子的世界发生过什么啊?
 
像我们小时候,和家长之间的信任也很稀薄,老师和家长在我儿时的记忆里,都是不可信任的。若告诉他们自己被霸凌后,我自己作为受害人也会挨骂。因为他们常说的一句话便是,那他为什么不欺负别人呢,为什么只欺负你呢,你自己也有问题,先找你的问题吧。这是我问都不用问,都可以想到的老师和家长的回答。
 
所以,碰到这些问题时,我从不向老师家长倾诉,觉得那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我用我自己的方式解决着成长路上碰到的这些问题。
 
被霸凌和反霸凌的三件往事
 
小学一年级时,我用来坐公交的一罐零钱被小男生偷了。我知道如果这么回家去,肯定是挨一顿打;告诉老师,老师再查,也未必能查出来,且时间会拖得久,他们转移了就麻烦了。
 
我就自己破案,还记得在课间操时,我自己找了理由没去上操,但由于时间短,不够把全班40多个书包翻完,我就开始分析谁最可能偷我的钱,之后有的放矢地去找,还真让我找到了蛛丝马迹——那个小孩子那里有我放钱的小胶卷桶。
 
他回来后,我连咋呼带骗地,把钱给要了回来。事情貌似圆满解决了,但那个课间操时间里,紧张绝望恐惧的心理,却久久地留在了我的心里,影响了我很久。
 
现在回头看,就是因为自己和父母老师都没有建立起信任感来,所以在遇到问题时,只能靠自己。一个六七岁的小女生,要解决那么复杂的问题,真的绝不是一件什么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它对孩子的负面效应远大于正面效应。
 
后来,依旧是一年级,坐在附近的一个男生,总是在欺负我。各种小动作,不是上课把铅笔放在后面,让我往后一坐就扎到,就是借着向我借东西要拍我一下让我回头的机会,狠狠地拍我一下,总之是各种不爽。而且那个男生貌似打架很凶人又很聪明,我衡量了一下,基本属于斗智斗勇都未必可以占得了上风的样子,一开始只能每天忍耐。
 
后来忍无可忍了,忽然某天想到,我有一个发小姐姐在这个学校上四年级,我就跑到姐姐班里去求助。发小姐姐很仗义,让我把小男生约出来,她来收拾他。还记得我当时颇费了一番脑筋才编故事把那个男生骗到了学校操场的双杠区,让等在那里的小姐姐狠狠地训了对方一通。在一年级的小男生眼里,高年级的女生还是非常值得畏惧的,所以那个男生耷拉着脑袋走了,之后没再欺负过我了。
 
这一次,我依旧是未向老师和家长求助,而是自己搬来发小姐姐这个救兵,解决了问题。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我却依旧还记得当时想办法编故事,把那个总欺负我的小男生一路骗到操场上的忐忑,记得我看到原来这个小屁孩就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时的释然。谁说六七岁是天真烂漫了,作为一个班上年龄几乎最小的孩子,我看到的是很多弱肉强食的生存之态,而在这场看不见的竞争中,由于没有建立起与老师家长之间的信任,所以竞争得很艰难。
 
我最后一次为了自己和霸凌们过手,依旧是在小学二三年级。当时有个班里个子最高的男生,总是在欺负我,当然由于他个高,同时也欺负班里很多同学,大家都怕他,他学习也不好,因此是班里的一霸,对于这样的人,我一般都是躲着走的,能忍则忍。
 
但有一次,我记得我做值日生,要扫地拖地,那时候大家的桌子是那种连体的木头桌子,扫地时需要先把桌子翻过去放倒,还记得当时我扳倒一个,他扳回来一个,我也就忍了,干脆改变策略,扳一个,扫一个,不全扳起来再扫了。但即便这样还不行,他又会反着来,将我扳好的桌子,再扳倒,总之,看那架势就是,今天过不了他那一关,我这值日就别做了。
 
还记得当时,我自己火往上撞,咬着牙,一句话没说,直接跑到自己座位前,从抽屉里拎出我的书包,然后冲到霸凌面前,闭着眼睛,轮圆了书包,用尽全身力气,向霸凌挥出了书包。
 
那一书包打出去,我也不知道会怎样,还记得自己当时孤注一掷的绝望心理,我从小便被教育的是,女孩子一定不能打架,如果打架了,不管对错,首先我自己是要挨父母打的。所以,当我被逼到极致,挥出那一书包时,完全就是孤注一掷,我不知道自己将面临的是什么。和我想象中的对方猛烈反击不一样的是,哭声应声而起,我把那个高我一头半的男生直接打流鼻血了,打哭了,然后他滴着鼻血去告老师了。
 
我还记得,他走后,我一个人看着被我拖了一半地湿漉漉的空旷的教室,心里充满了恐惧和绝望,估计自己要被老师骂,要被叫家长了,估计回家后少不了一顿胖揍。出乎意料的是,老师来了后,没有训我,很严厉地看了看我,让我回家去。后来也没有被叫家长,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我估计还是那个男生名声太坏,总在欺负同学,估计老师也知道我是被逼无奈才出手的。同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我的学习一直是全班前三名,那个男生是全班倒数的学生。
 
那次一击,让我发现了两个问题,第一,学习好有时是很好的护身符;第二,很多看起来貌似强大的人,很多时候不过就是纸老虎,没什么可怕的。所以,后来我一直不管怎样都让自己的学习保持在前三名,同时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好欺负,当然后来也没有人欺负我了,一方面我学习好,另外一方面,一个把全班最凶的男生都打流鼻血的女生,应该打架足够彪悍,还是躲着点吧。
 
在小学低年级时的这三次反击霸凌的斗争中,我斗智斗勇、借助外力,但却从未想过老师和家长是我可以依靠的对象,因为我和他们之间的信任联系并未建立起来。所以在我成为母亲之后,我努力做的是,要成为孩子的心理支撑,要让他相信,他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都会站在他的一边,和他一起面对。
 
我和孩子,如何一起面对霸凌?
 
我努力搭建着这样的信任链条,让孩子在心里明白,家长是可依赖的对象,是他完全可以不用任何伪装放心依靠的人。因为,这个道理是我在成年之后才明白的,才知道原来父母是那么爱我,不管我是什么样子,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毫无保留保护我接纳我的怀抱。只是,这个道理我明白的太晚了。
 
所以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从小就明白这个道理,可以听到我亲口告诉他妈妈有多爱他,是他可以分享一切秘密的人,妈妈从不苛责(judge)他,妈妈爱他,不会有任何理由,不是他表现优秀我就爱他,他做的不好我就不爱他。只因为他是我的孩子,所以我就爱他。我希望有一天当孩子遇到困难时,他不需要再经历我当年那些暗夜中的恐惧和无助,而是知道还有妈妈可以去商量和求助。
 
同时,我告诉孩子,在学校发生问题,第一时间要找的是老师。因为老师是班级秩序的捍卫者,老师有权利知道班里面发生了什么。目前为止,这一条他践行的好像也还可以,这一代孩子和我们不一样的地方是,他们是在一个已经建立了强烈安全感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所以他们有很强的正能量,内心很强大,即便被老师批评后,貌似只要讲出来,再过一段时间,都还可以很自然地和老师继续之前的联系。而不像我那个时候,对于老师很多时候都是敬而远之,如果被批评了,那更是有多远躲多远了。
 
还有,因为之前在美国时,担心亚裔孩子会因自己是少数而被欺负,因此我曾杞人忧天地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看如何对待bully。当时书上除了讲了那些常规的预防和发生之后的措施外,还着重强调了男生体育和学习要好,体育运动很多是集体运动,体育好便可以周围有一群小队友在一起,对方欺凌时便要考虑考虑,学习好更是如此。一般霸凌会欺负书虫,但是对于体育好学习好的孩子,都会与之保持和平状态,井水不犯河水。所以,我之前让孩子去练习武术、击剑、马术、射箭等,就是想让他体格要好,力气要够,耐力要好,身体反应要灵敏,协调性要好,这些是任何体育项目的基础。
 
目前看,他还好。昨天在上校外合唱课的课间,由于圣诞演出,所以和另外一个班的男生并班合演节目,那个班里有个又高又壮的小男生,有些话多并爱让大家听他指挥,对于比他矮的小朋友,总要来颐指气使一下,自然和我们家小朋友发生了一对一的角逐,两个人课间老师不在时,在教室里直接掐架。我看到那个孩子的父亲坐在那里什么也没说,所以当我孩子用眼神来看我时,我也文丝未动。孩子之所以看我,是因为他知道妈妈不喜欢他打架,他在征求我的意见,我的不吭声属于默许。
 
我的判断是,第一虽然那个孩子看上去又高又壮,比我的孩子高大半头,但是我的孩子并不弱,他的力气未必是那个大男生可以比得过的;第二,这是在教室里面,众目睽睽之下,既然那个家长觉得他的孩子可以占上风,不吃亏,所以听之任之,那我倒要让他看看吃亏的是谁;第三,我要让孩子知道,即便表面上对方再强大,实际上不过就是恃强凌弱的纸老虎,一旦碰到比他强大的人,便怂了,我要让孩子认识到这一点,从心理上藐视敌人。
 
同时,之前因为我知道孩子力气大,一出手就没轻重,我一直教育孩子绝不可以先动手,并让武术和击剑教练专门教了他,在对方先动手时,如何正当防卫。教练们都专门教了,并和他对练过,所以我对于这场小型掐架心里还是有谱的。
 
果然那个孩子和我孩子用胳膊相互掐住时,并未占得上风,然后就用脚来绊我孩子的腿,希望把他摔倒。孩子的下盘稳稳地扎在那里,一动不动,那个孩子看无法取胜,只得松开,拉开后,做出要攻击的样子,我的孩子直接也做出要防守反击的状态。这一阶段,我一直保持观看。后来那个孩子看到无法占上风,估计他也就是之前那两招就折腾趴下很多孩子了,所以他摆出出击的架势时,有些犹豫,估计未必真的这么打过,心里也没底,他就趁着老师来了的这个台阶,放弃了武斗。下课后,我和孩子一起点评了他这次掐架,探讨他什么地方做的不错,什么地方需要进一步改进。
 
作为母亲,我想我可以给与孩子的是让他知道,他可以毫无保留地信任妈妈,同时让他知道勇气和智慧是战胜困难的两个法宝,校园霸凌便是这些成长路上的困难之一,妈妈乐意与他共同面对,但他首先要靠自己的勇气和智慧来直面这些困难。
 
在美国读的那些霸凌书里面,曾有一句话很打动我。书中说,每一个霸凌的孩子后面都有一个比他更强大的人,在霸凌他。从这个角度讲,这些孩子很可怜。他们在自己的生活中,被人霸凌,所以只能靠霸凌其他看上去比他弱的孩子来作为乐其。
 
同时,高中阶段是校园霸凌们,这些非精英向未来的社会精英们的最后攻击,从此后大家云泥两别,不再有交集。目前以我观察到的来看,是这样,以后大家可能会有聚会,会相逢一笑,但生活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既然如此,那么在教育孩子自我强大的同时,再告诉孩子每一个人可以相逢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有些孩子可能这辈子和你也就这么点交集了,大家还是彼此善待比较好,让孩子心中能有一份宽容打底,应该会更好些吧?
 
作为一个母亲,我看着那个目前热议的霸凌事件而难过,平等自由是人们一直向往和追求的,只是我们离这个目标,从孩提时就拉开了很大距离,所以作为家长,我们有责任教育孩子要努力追求平等自由,让孩子面对霸凌时,心怀勇气,同时更要让孩子不成为校园霸凌,不成为他人痛苦的来源。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