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边读博边学了五门外语,刚出国时我也是个哑巴

边读博边学了五门外语,刚出国时我也是个哑巴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964篇文章,来自公众号“西经三点六(ID:freedspirit)”。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关于作者:肖伟,85后冒险旅行家,清华本科,欧洲硕博,周游世界55国,搭便车距离可绕赤道一周。
 
当时我在荷兰读癌症方向的博士,那年假期去了一趟南法。借宿在法国朋友家,从零开始学法语。每天只上两个小时的法语课,剩下时间自学。从第七天开始不再说英语,坚持跟周围所有人只说法语,可以说得慢一些,磕磕巴巴,说到一半需要去查单词或者语法,但是只说法语。第十天课程结束,我周游南法一个星期,其间搭便车、做沙发客、泡酒吧夜店交朋友等等都只用法语,完全没有问题。
 
我的法语就是这么练出来的,还用类似方法学了德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加上我一年半以前已经自学了荷兰语,总共是五门外语。
 
一、被摧残的外语观
 
在我去过的五十五个国家中,中国无疑有全世界最失败的英语教育,这话写出来我自己都心痛。别说二外,就是英语,学了六年很多人连像样的对话都说不上来。我刚出国时也痛苦异常,荷兰的天气又差,每天不是大风,就是大雨,或者大风加大雨,我顿时感到人生是如此艰难和惨淡,这种状况直到我一年后不再和中国同胞们住一起了才明显改善。
 
 
中国英语教育的最严重后果不是很多人的英语交流能力差,而是它严重扭曲了中国学生的外语观。
 
我:“想出去留学啊?去法国或者德国吧!大学学费基本为零,英美学费太贵。”
 
她/他:“是吗?那要不要学法语或者德语?”
 
我:“当然要啦!”
 
她/他:“啊?那还是别了,一个英语我学了十来年还这水平,再学门二外就不知道得学到什么时候了。”
 
这段对话在我回国以后发生了不下八十次,我深深同情国内学生们被摧残了这么多年的外语观,在很多人眼中,外语跟南极大冰川一样难以逾越,除非你是会飞的企鹅,不然只能老实在地上待着。
 
欧洲的外语教育是我见过全世界最好的,荷兰人平均会说3.2种语言,除了荷兰语,他们都会说很流利的英语,即使你在某村小道上遇到一位白发老奶奶,她的英语说不定也很流利,另外荷兰人中学时普遍学过德语法语。但荷兰还不是冠军,冠军是瑞士,瑞士有四个语区四种官方语言。我行走欧洲三十多个国家,瑞士人的语言水平无疑是全欧洲最高的。
 
 
我在波兰古都克拉科夫住的时候,有个合租的姑娘叫格丽塔,是个欢乐蹦跳的现代嬉皮文艺青年,她本科学的是克罗地亚语,克罗地亚语与巴尔干其他语言相近,所以她不仅克罗地亚语说得跟母语一样好,而且会说流利的波斯尼亚语、塞尔维亚语和黑山语。
 
她本科第二年在维也纳交换过一年,奥地利是说德语的,她在维也纳期间德语学得如此之好以至于人送外号“Frau Müller”,即穆勒女士,穆勒是个最常见的奥地利姓氏,这外号就是夸她德语地道,我遇见她时她在克拉科夫的歌德书院教德语挣钱,德语好到一定境界了!
 
格丽塔还跟我一样是个到处流浪的游牧家,她在西班牙古城格拉纳达住过一个月,所以西班牙语说得极好,除此以外她还顺便学了法语、意大利语和葡萄牙语,这我可以理解,这几种语言还是比较有用的,但是她还会说罗马尼亚语,甚至保加利亚语!她是波兰人,而波兰语和捷克语、斯洛伐克语以及俄语都有同源性,这几门语言她也都会,现在格丽塔在葡萄牙做在线翻译工作,自由职业,每天躺在海滩上晒着阳光工作,边喝葡萄酒边“上班”。
 
 
旅行者的圈子里随便抓个欧洲人(英国人除外),极有可能这个人就会说至少三门或以上语言。我起初以为那是因为欧洲人有天然的优势,他们的母语有很多近亲,不像汉语基本没什么近亲,只跟藏语还算是亲戚,但是渐渐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们不仅是学这些“近亲”快一些,学习一些陌生语言也很快。
 
这就是方法的问题了。
 
二、学习外语的关键、核心、终极法宝,不管怎么包装,就是一个字,用
 
我在荷兰住的时候,我房东和她男朋友都是律师,在鹿特丹的德勒审计事务所工作,他们有时会被派到德国短期出差,外派之前,公司会出大价钱把他们送到南部森林里一座特别的修道院里住一周。那里所有的书籍和标识都是德语的,修女们每天也只跟他们说德语,而且大量地说,受训者也必须用德语回答。写信、看报纸、祈祷等等也必须用德语。如果不小心用了其他语言,就会被修女们狠狠地打手掌,每个修女都拿个小鞭子来回转悠时刻准备着。
 
这听起来惨无人道,但一周后受训者的德语都会突飞猛进,原因便是他们在这一周里必须用德语,不断地用,而且只用德语。
 
 
但这有一个重要前提:这些人都是有德语基础的。基本的语法和单词都学过,所以才有东西可用,如果一窍不通,那就得首先老实学习基本语法和单词。
 
三、背单词这个事情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但是一旦了解基本的语法,即使没有完全记住,也不需要再花功夫去纯粹记语法了,接下来就可以靠使用来进一步加强学习了。
 
"等等!那单词呢?单词怎么办?"
 
除了你、我、他/她/它、那里、走、跑、拿等加起来不超过三十个基本单词以外,其余的都不需要提前死记住,一般意义上的“背单词”是不存在的,不需要的。我从没有看哪个欧洲人抱着单词表开始念经:“A B A N D O N,abandon,abandon,放弃”,用这种方法来记住单词效率很低,而且由于严重脱离使用环境,大脑会把它储存在一个在日常对话中极难被调用的区域。一个常见现象就是:几千遍重复之后你确实把这个单词记住了,但是一旦到了说的时候却又从嘴里冒不出来了,就是因为口语环境下在大脑中调用这个单词所走的路径跟你死记硬背时把它记住的路径不一样,记住了也不顶事。
 
绝大部分的单词、语法和口语、听力都靠使用的过程学习,使用时用心记住。
 
 
我也不是一上来就找到了这条捷径。我第一个自学的语言是荷兰语,当时就只知道国内那一套,学起来艰难极了,将近一年之后我还无法进行顺畅的对话,后来在方法上突破,几个月之后就已经说得比较流利了。我们院里规定工作相关的事情必须用英语,为了练习我在办公桌上立了一个牌子,上面用荷兰语写着:“如果不是工作相关的事情,请跟我说荷兰语”。荷兰人大概是我见过的最不对自己的语言感到骄傲的民族,我需要不时地敲击这个牌子他们才会记得跟我说荷兰语,否则用不了几分钟他们就会不自知地跳回到英语。
 
 
四、最有效的学习模式长什么样?
 
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意大利姐们,叫莎拉,年过三十五仍在全世界到处浪,话说她从二十七岁就开始周游世界了。此姐精通多种语言,但除了英语外都是拉丁语系的。我们初见时她刚从加拿大回来,弹尽粮绝,于是决定去柏林找工作。
 
一个月后我因为工作关系被派到柏林两周,决定顺便学习一下德语,用了八个小时翻了一本德语语法书,知道了大概的语法和大概四十个单词,做了一张纸的笔记,随身携带。
 
我提前跟莎拉说好了到了住在她家,一进门她就跟我说:“伟!德语太难了!搞了一个月我还是不会说!”
 
我很兴奋地说:“好啊!从此刻起,我们之间只说德语,可以说到一半去查词查语法(这样记得最牢),但只能说德语!”
 
于是两周时间我们跟所有人交流只用德语,有空就去上免费的德语课或者在网上学德语。具体操作中还有很多技巧,篇幅所限不能尽述。两周后莎拉已可以用德语面试找工作了,我在德国旅行也能靠德语来交流了。
 
 
这就是学习一门语言的最有效的环境。我们的语速、组句用词的难度都相仿却又不完全相同,互相可以听得大概懂但又不是没有难度,而且由于在不断学习,学到的新东西就会体现在对话中,她学习的东西又会被我学到,反之亦然,这是最适合学习语言的。
 
“必须从真正的native speaker(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那里才能学好一门语言!”这是我常听到的错误认识。
 
如果我是和一个土生土长的德国人住两周,他/她会说得如此之快并且组句用词的多样性如此之高以至于我根本无法学习,所以,native speaker不是必须的,除非这个native speaker能够非常用心地选择一个略高于你水平的语速和组句用词难度来跟你交流,并且会根据你水平的上升而逐渐提高难度。一般人是没有这个耐心的,除非是你老师。
 
 
我认识一个德国哥们,叫奥托,他会流利地讲十六种语言。他每要学一种语言,比如罗马尼亚语,他就会在沙发客中间以及朋友圈子里询问:“寻找愿来德国旅行两周到一个月的罗马尼亚朋友,提供免费食宿游,只要愿帮我学罗马尼亚语”。人找到了他就会全天二十四小时(睡觉洗澡上厕所除外)和这人生活在一起,听说读写全都用罗马尼亚语,并且请罗马尼亚朋友根据他的水平选择相应的语速和用词,并每天根据他的进步逐渐提高难度。
 
在每天大量会话之外,奥托还用大量的时间来进行阅读和写作练习,也都是从用的角度入手。他原来每天会上网读新闻,现在改成每天上网读罗马尼亚语的新闻,原来需要每天给女朋友写邮件,现在就改成邮件上面用英语,下面再翻译成罗马尼亚语,遇见不会的单词和语法就去查询或者问罗马尼亚人。
 
罗马尼亚语不难,这样学下来一个月奥托就可以说得比较好了。
 
 
我知道大家一般没有这样的条件,我在荷兰自学意大利语的时候也是如此,虽然周围有很多意大利朋友,我也交往过一个意大利女友,但语言环境远没有上面说得理想。怎么办?每个周末我会有一天甚至两天,过一种叫做“giorni italiani”的生活,那天醒来后,说话阅读和写作全都用意大利语,跟朋友说话也是先说一句意大利语,对方正无限困惑时我再把话翻译成荷/英语说一遍,当天只看意大利语的新闻和电影,遇到不会的马上去查询。
 
“那我就找一个说这种语言的男/女朋友!这样一定能把这门语言学来!”这个想法我也听说过不止一次。
 
除非你这门语言的水平已经熟练现在只需完善,否则此法完全行不通,见过很多人抱着这种想法开始恋爱,结果大致两种:一、对方觉得你在利用他/她,你们的关系很快就黄了;二、你很快就忘了自己谈恋爱还有这么个目的,二人之间很快就只用英语交流了,原因很简单:谈恋爱需要你展现自己最聪明最好的一面,而学语言需要你展现自己最愚蠢最无知的一面,这两种功能极难调和。
 
 
五、会“说”的人走得更远
 
我热爱旅行,至今去过五十五个国家并正在筹备去澳洲和南北美洲的搭车之旅。旅行、语言和交朋友是我人生三大爱,我觉得一个人随便到了一个国家就能地地道道地说当地的语言是世界上最酷的事情,所以每到一地我都会尝试学一些当地语言。
 
在非洲的时候弹尽粮绝,于是到埃塞俄比亚中国老板的工地上去做工头加翻译,学了一些阿姆哈拉语,跟埃塞工人打交道极有用,“快点”是“秃噜秃噜”,“慢点”是“嘎吱嘎吱”,“吃饭”是“扒拉扒拉”,太萌了!
 
波兰语是我接触过的最具挑战性的语言。我在华沙上过两周的课,本以为可以像西班牙语一样“两周后就可以用西语周游各处”,结果发现远非如此。你可能听说过德语很难,我跟莎拉常说“Das Leben ist zu kurz, um Deutsch zu lernen”,英文:Life is too short to learn German,中文:生命如此短暂以至于不够学德语。德语之难在于有四种变格,波兰语呢?有六种变格!而且变的形式比德语不规则几十倍!每种变格可能有十条规则,每条规则都有上百个特例!
 
 
波兰语不仅难,而且用处有限,所以路上每有波兰群众发现我竟会几句波兰语都会兴奋晕倒,热泪盈眶,亲人一般请我到家里做客游玩。语言,帮我打开了很多扇大门。
 
搭便车、露营、交当地朋友,我的语言学习很大程度上要感谢这种游牧式的旅行方式,如果我参加一个从荷兰出发的旅游团,那导游一定会说英语或者荷兰语,酒店工作人员也会说英语,根本就没有去学习当地语言的必要和机会。而在旅途中我则处处都和当地人打交道,从他们那里听到第一手的当地风俗与文化,那是完全不一样的文化体验。
 
说明一下:据说日本的英语教育比中国还差,但是没去过所以不能乱说。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