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写在四十不惑的边上:当你要获得力量的时候,回到原点

写在四十不惑的边上:当你要获得力量的时候,回到原点

题图: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来自网络。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816篇文章。首发作者公众号”CEO带你看世界 (ceotrip)” , 作者彭韬,墨尔本大学博士,前麦肯锡人,现面包旅行CEO。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回顾人生轨迹

回顾39年的人生轨迹,我觉得我过得可以说非常的random。大部分时间,我不是特别明白自己到底想追求什么样的生活。

1999年,我在读本科,本来我考了GRE拿了美国的一个Offer, 但因为美国轰炸了中国在南斯拉夫的大使馆,让我这个当时的“愤青”义愤填膺,死活不愿意去美国大使馆签证。后来因为随手填一个同学给我的墨尔本大学申请表,结果我去了墨尔本大学。而真实的情况是,当时我压根不知道澳大利亚是什么样的国家,只知道悉尼奥运会,还不知道哪是Melbourne呢!而我选择去澳洲,很大原因很单纯,是我想去看看奥运会……

2001年,我在墨尔本大学读完了硕士,找了份工作,结果互联网泡沫破了,被迫接着读博士。在读博士发表了几篇高质量的论文之后,我忽然找到了做学术的感觉,就一心想留校过上“爱因斯坦”般的生活。后来因为一个偶然的因素,作为一个亚裔的Geek被拉到一个团队参加创业比赛,竟然得了维多利亚州的第一名,从此走上创业的不归路。

2007年,因为想要开拓中国市场,志得意满地回到中国,在高大上的嘉里中心设了一个分公司。结果1年半后碰上了金融危机,被迫关闭中国的分公司。可是,也依然爱上了“好脏好乱好快活”的国内生活,从而放弃了“好山好水好寂寞”的墨尔本生活。因为办公室同在嘉里中心,接触到了咨询公司麦肯锡。当时作为技术至上的Geek, 非常不明白为什么不写代码,而是写PPT也能挣钱。当时在麦府的朋友一句话点亮了我,说麦肯锡是一个"Paid B-School"。怀着对麦肯锡的灵魂人物Marvin Bower的敬仰,我怀着试试看的心情经过几轮面试,加入了麦府。我在麦府“读”了两年书,后来还是忍不住创业的诱惑加入了一家民企,做了近1年的高管。然后,我彻底迷失了,并且开始思考初心,回想我当初是为什么回国。就在这时——

那是2011年,我感受到了移动互联网这波浪潮,深深感觉这是错过了会后悔一辈子的事情。于是我开始清零,砸锅卖铁,基于对旅行的热爱,创立了面包旅行。一晃,创业已经4年多,觉得自己还是很幸福的——我在追逐自己的梦想。回首人生,这些经历看似随机, 但当你把人生看作一场旅行,这一切经历就都很释然:因为每一段经历都是一道风景。而正是我对世界的好奇,在持续地驱动我去发现世界、发现自己。

今年的6月10号,我回到老家湖南邵阳,和父母家人一起过我的39岁生日。

为什么要复盘人生?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夏天这种闷热的日子里回到邵阳了,又在街上见到了我们邵阳人光着膀子溜达的流行时尚,觉得很有意思。更有意思的是,我想通了一个道理——有时候人是确实需要回到原点,来复盘自己的人生。

复盘是棋类术语,指对局完毕后,复演该盘棋的记录以检查对局中着法的优劣与得失关键,这是Alphago和李世石其中一盘棋局的复盘。

在我看来,复盘这件事给我最大的启发是,每一次“复盘”是让你对一件事件的所有的输入和输出客观地罗列出来,给你提供一个理性的思考场景。所谓的输入,我理解就是背景、努力、过程;而输出就很简单,就是最后的结果。

无论是个人、军队还是企业,最后的发展千差万别,很难预测。为什么?在我看来,个人、军队还有企业有点类似一个黑盒子,很少有人能够真正了解其内在的特质。好处是每一次复盘,就能得到一个既有输入又有输出的方程式。

用我这种前工程师的眼光来看,只要有足够多的方程式,就能做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解开未知数,你就能发现自我——你的DNA是什么,你的长处是什么,让你明白自己到底是什么人。这种方式同样适用一个团体,例如军队、球队以及企业。因为事实、数据永远是不会骗人的。

举个例子,因为我是经过C轮融资创业四年多的CEO,当我把公司的每一次大的决策进行复盘时,通过一次一次数据的复原,我就能发现我的团队的基因和个性。有时候复盘的结论和我对团队的预想大不相同,但是你知道数据是不会骗人的。

我是如何复盘人生的?

而这次回邵阳,我把过去在华中科技大学、邵阳一中的个人档案翻出来看了一遍,我看到当初自己很年轻质朴地写的入党宣言,和同学老师们给我的评语,发现在那个时候自己的想法很单纯:努力读书,将来做点大事儿,最好还能造福社会,就像据说已经被说烂了的“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在之后的人生履历里,我并没有完全按照自己写的又红又专的道路走下去,在保研了华中科技的研究生之后我选择了退学,去澳洲读了博士,墨尔本大学留校教书、创业,回国干过百万年薪的麦记咨询工作,后来又继续创业……

但是回溯原点,站在出发的这个城市,我发现这一切都有章可循,因为我年轻时被告知的游戏规则是:奋发图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是我们很多湖南人对读书的基本认知,以及认为读书是改变命运的唯一一条路。可能是因为湖南这个地方太小了,所以我胸怀天下要走出去,但是只是简单地打开了这个僵局,而没有想清楚,走出去之后要干什么。

后来经历了很多、看过不同的生活体系下人的想法才知道,“努力吃苦忍受”,这只是一种理念,这个理念不是错的,但是这只是无数种思维方式中的其中一个子集,这种方法有其好处,但是它从来没告诉你怎么能更有效率的学习,以及要从考虑你人生的幸福、财富为理论来规划你的人生,换句话说,你走出去了,但是不知道之后要干什么——我忽然明白,这件事至今对我影响很深,相比修身齐家,我更在意的好像是治国平天下这种“大事”。

所以你看,就像很多古人喜欢回到自己的出生地思考自我一样。当我回到邵阳,在这种潮湿闷热的夏天的物理的环境的包围下,身边的事物会忽然让你有一种穿越的感觉,就像我很久没有回到这么潮湿闷热的环境里,我发现此刻自己面临突破的瓶颈,跟我的成长,跟我的开始是相关的。

回到原点给我带来的最大的启示是:通过回溯过去,明白了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知道了“输入”对自我的影响之后,就可以不停地挑战自己,我到底有哪些局限?以前,我不愿意也看不清自己身上的短板。但是如果你回到原点,分析自己的输入输出,像解开黑盒子的谜团一样去了解自己,就会开始逐渐明白那些曾经困扰我的问题,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上次返湘,一位友人送了我一本书《湖南人与近代中国》。看完后茅塞顿开,对自己对湖南人这个群体认识得更加清楚了。儒家的哲学讲究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但湖南人更倾向的是直接“治国、平天下”。这可能是受明末清初的哲学家王船山的影响,湖南人都喜欢忧国忧民,都有个人英雄主义情结。因为在湖南这种大的环境下成长,自然而然地希望追求很大的事情,反而会忽视一些很实在的生意。

而这次,回到原点,我想明白了几个道理:

第一点,就是回到这个小城,我发现其实自己已经走了很远的路了。我曾经出去读书,也曾经退学、出国、创业…… 人生已经很丰富了,不要着急,不要焦虑。

第二点,初心,我发现自己还是想做一些事情,这是写在我早期的教育里和我的湖南血脉里的,融入了我的DNA,这就是我所追求的。

第三点,回到生我的小城,我也变回了非常简单本我的自己,感受到了 You are nobody,就像《权力的游戏》里耶歌蕊特对雪诺说 You know nothing 一样。

回到原点,你重新看待自己的人生,发现如果把自己的人生作为一个点来看的话,在起点这里会有很多分支,因为你做了不同的选择会有不同的分支,但是没有什么是“天生”的,没有什么是应该得到的,没有什么是 take it for granted,要心怀感恩。

通过回溯过去,我把自己将近四十年的短暂历史看得很清楚,这段历史有如此多的不可掌控性,而你唯一能掌控的是,对世界充满好奇,永远对世界充满好奇,弄明白其中的规律,这是我回到原点最大的启发。

所以,其实写在四十岁的边上,我很建议大家,当你想“获取原力”的时候,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回到原点。

第一,最简单的方法,做简单的每天的复盘。当你把每天做的事都复盘一下的话,去充分挑战自己,多问自己为什么,就像为了跳得更高你需要先蹲下一样,这样的反思会帮你走得更远。

第二,多以生命为维度进行复盘,将你自己成长的起点到现在连起来,看看以前的自己不是简单的叙旧,而是你回到原点,在一个客观的环境里作为参照,帮你理性的思考更加真实的自己。

第三,如果你把人类文明作为一个维度的话,那么回到人类发源的原点,一定要去一下东非。

我在去年去了两次东非,爬了一次乞力马扎罗山,看了一次动物大迁徙,我发现同去的很多朋友和我一样,有一种感觉,就是非常亲切、好像回家了。所以我觉得人一辈子一定要去一次东非。

我觉得这可能有几个原因:

1. 我对东非有一种莫名的感情,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亲切。

联系《人类简史》这本书的内容,据说人类现在的基因95%以上跟东非时代都是没有什么改变的,我们的很多基因是为了在东非大草原生存下来进化出来的。

那么在东非看着远古时候人类共同生活过的环境,你会明白人类是因为担心被狮子吃到才会有发展出对危险的直觉,立马就跑,不会过多思考。

而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漫长演化,人类成为“社会人”,我们的理性和在东非大草原上的感性发生偏差,我们才会有感性和理性反应不一样的时候。

2. 看到各种动物的表现,你会反思人类的生态系统

就像《大狗》那本书说的那样,你看到很多动物的相处,会给你很多启示,不同的动物有不同的习性,有优雅的、卑劣的、顾群的、不顾群的,你看到动物之后映射到生活中,会发现人类也是一种生态体系,动物的相处原则会给你一个启发,那就是一些最原始的规律。现代人类社会只是在这个基础上加了道德和法律。

而道德和法律从来都没有定论,你看以前古巴比伦的汉谟拉比法典,再对比现代的宪法。你会发现法律也不是生来就有的,真如 “世界上本来没有路,人走的多了自然成了路”。

就创业而言,尤其在新的领域,要在战略上蔑视一切规则,因为世界上本来没有规则,这些规则大都是人为制造的壁垒。如果你强大到一定地步,如果你是行业的先行者,你要努力去制定规则。

3. 东非告诉你:你回家了

到了非洲之后,不同的景象带给你很强烈的视觉的冲击,当地的人民有一种简单的质朴,以及当我看到肯尼亚博物馆的Lucy,你也许会听到内心很深处的地方有个基因告诉你:“你回家了。”

人类历史相对于地球的历史是很短的,其实你回到故乡,和你回到东非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是回顾7万年,一个是可能短短80、90年(人的一生),当你要获取力量的时候要回到原点,找到心中的自我,就不会再被迷惑。

下面这是一段2014年我带队去东非大草原看动物的视频,人一辈子总要去东非看一看,我今年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再带队,如果对你有所触动,请在后台给我留言。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