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贫困生的另类留学生涯

贫困生的另类留学生涯

题图:荷兰Wageningen瓦赫宁根大学的校徽,虫妈2003-2005年在此留学读硕士。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799篇文章,来自公众号“虫子和易生 (chys_usa)”。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它公众号转载。

作者虫妈:留学欧美十多年,出生和成长在浙江小山村,荷兰瓦赫宁根大学硕士,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博士和牛津大学访问博士生,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CSF)博士后,现在扎克伯格旧金山总医院工作,养育俩娃虫子和易生。


今天继续荷兰留学的话题。

当初,在安德烈斯家打理花园,是比较愉快的经历。在此期间,我还有另外两份兼职。

其中一份,是在另一个教授家里做清洁。三层楼的别墅,从一楼到三楼,每周两次,掸灰尘,擦门窗。每次去的时候,他们把钥匙藏在门口一个花丛下,我拿了钥匙开门,做好工作,走的时候,拿了放在桌上的20欧元现金,帮他们锁好门,钥匙放回花丛里。那时候,有钱赚,连刷厕所都是很开心的。

另外一份,课余我在倒卖电脑——从Ebay上买二手的主机或者是笔记本,然后转手卖给国际学生,一台电脑赚30-100欧元左右。卖了不下十台。

怎么会倒卖电脑呢?凡事有因有果。

大学临毕业那年,淘宝刚起步,易趣,当时Ebay的中国版,是独领风骚的。那一年在易趣上卖领带,赚了一点小钱。用这笔钱,给自己买了一个数码相机。

出国的时候,身上唯一的家当,是这台数码相机,还有一台笨重的美国产586康柏笔记本电脑——北京一个大学老师在网上卖给我的,据说是他哥哥从美国带回去的,能上网,能打字,800人民币成交。

到了荷兰,才发现,没有比我更穷的留学生了。身边的同学,至少都带了名牌笔记本电脑。586用了一段时间,明显效率低下,速度太慢——打开三个网页,就要死机的。

怎么办?想到了去网上淘一个新的。

当时在荷兰留学的中国学生,有一个网上论坛,大家相互交流着生活经验。从中得知,有个网站,是荷兰本地人的二手交易网,东西很便宜甚至免费。可惜是荷兰语,而我不懂荷兰语。但是,心心念念着,总想要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某天,寻着那个网站,看到有人用英语发布了一条广告,市场价格1200欧元的最新款索尼电脑,他只要650欧元。

天上掉馅饼了么?好像是!

兴奋的当下,写了一封邮件去问。对方说,他是意大利米兰大学的一个教授,用研究经费多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想尽快卖掉。他只接受直接转账,请马上寄钱,明天就国际快递,要不然晚了,他不保证这台电脑还有没有。

对网络购物,自认为比较熟悉。也没有多想,就按对方给的姓名地址,按照他的要求western union西联国际汇款,寄钱到意大利去了。

第二天,没回音。

第三天,没回音。

第四天,突然领悟:我被人骗了!给骗子写了一封极其愤怒的邮件:F-U-C-K Y-O-U………

凭着初入社会的稚嫩和冲动,到荷兰还没两个月,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那一笔钱,相当于几乎三个月的房租费,尤其对贫穷的我来说,更是一笔巨款。我给那个网站写信投诉,人家回复说,线下交易网站不负责。去找西联汇款,问能不能把这笔钱追回来,说对方已经取走了,没法追。去找学校的国际办公室,他们说这得找律师。找到律师,律师说一个小时的服务费是175欧元,而且像我这种案子,即使把钱追回来,律师费也是巨额的。

兜了一圈,钱反正是没了。好吧,花钱买了一个教训:天上不会掉馅饼,饥不择食,有时候是吃进去想吐都吐不出来的!

不想被家人或者同学知道被人骗的糗事,所以,有苦也要生生咽下去!我把自己被骗的经历,匿名发表在那个中国学生的论坛上,算是对同胞的告诫。

不久,586彻底死了,再也启动不起来。电脑可是上课必需品啊,怎么办?

学生宿舍楼下,经常有人丢显示器,贴着免费送的标签。那时候液晶显示屏正在成为主流,所以老一代的显示器,很多人就直接丢了。

想起了曾经交易过的Ebay,何不再试试?刚好,找到一个卖家,在瓦赫宁根小镇上开有一家实体电脑店。他在Ebay上拍卖掉的二手电脑主机,最终价格,只有他店里展示价的一半甚至不到一半。我在网上买了他的一个主机,半价,然后亲自跑去他店里付款、取货。

还记得那一天,主机绑在自行车后座,一个人推着慢慢走。看着蓝天白云,从店里一直走回宿舍,心里觉得很踏实。

在楼下捡了一个显示器,倒腾了一个周末,装系统,下载驱动软件,最终运行良好。

日子终于太平了。啊——!

瓦赫宁根大学里,有很多从印度和非洲来的国际学生,一般他们没有电脑。学生宿舍楼下的公告栏里,常常贴着有人求购电脑的广告。那个Ebay上的卖家,继续在拍卖。灵机一动,我何不买卖电脑?

第一笔生意,我把电脑卖给了一个非洲留学生。楼下公告栏里,还贴着我卖电脑的广告,还有人写邮件来问。

生意慢慢多了。那个Ebay上的本地卖家,拍卖的主机数量也有限。我开始把眼光瞄向荷兰的其他城市,只要公共交通能到的地方,一天能够来回,都是潜在的货源地。之前吃过亏有过教训,所以我都是当面交易。一般在周末,跟卖家约好时间,然后搭火车和汽车,上门去验货付款。

荷兰整个国家的国土面积,还没有浙江省这么大。那一年,借着买电脑,我跑遍了大半个荷兰的城市:阿姆斯特丹,海牙,鹿特丹,莱顿,代尔夫特,马斯特里赫特,蒂尔堡……见识了这个富裕的国家,民风淳朴,环境优良,大部分荷兰人,心态开放,有很好的幽默感。

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打工赚来的钱,我拿来去欧盟其他国家旅游:德国,比利时,法国,挪威还有英国。日子看似过得很潇洒,其实心里藏着隐忧:最后半年的7000欧元学费,还没有着落。

当初拿到瓦赫宁根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一年半的硕士课程,学校同意只要把一年半的生活费和第一年的学费准备好,最后半年的学费,可以一年之后再交。这笔“最后半年的学费”,我一开始就没跟家人提。第一年的费用加起来十万多,爸妈是普通的农民,十万多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巨款!这十万多,还是我老爸出面,从各个亲戚那里借来凑出来的。这其中,二姨把自己家的房子做抵押,从银行贷款七万,之后的五年里,二姨夫每个月的工资还着这笔贷款。我怎么还有脸跟父母再要钱呢?

不久,缺钱的内心隐忧,随着一次考试的不及格,变成了恐慌。

第一学年的最后一学期,选了一门专业课程,叫做《营养基因组学》。这门课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领域,上课就觉得很吃力,加上平常忙着打工,等到考试的时候,才发现很多问题都不知道在问什么。第一次考试,不及格!也是我学生生涯里,第一次考试不及格。瓦大对考试的规定是,可以有一次补考机会。结果,那一次补考,我还是不及格。这意味着,学分没修够,不能按时毕业,要等到下一年重新修这门课!本来下个半年的学费都没着落,这下子要延迟一年毕业,这个费用怎么承担得起?

我鼓起勇气,给教授写了一封邮件。跟他说明,我是一个贫困学生,考试不及格,是因为同时在打三份工。实在无力承担延迟一年毕业的费用,希望再给我一次考试机会,能按时毕业。

很快,教授回信,让我当面去找他。

推门进去,教授面色和蔼,对面坐着他的博士后助教。“我看了你的答卷,你对技术都比较熟悉,但是对理论和思想掌握的不够,你需要回去好好阅读教材。我的助教,可以帮助你一起学习。等到你觉得自己可以考试了,你来找我,我们帮你单独安排一场考试。"

这种优待,自然是不敢辜负的。接下去的两周里,天天泡在图书馆看书,有问题就去找那个助教。助教是个胖胖的荷兰人,从来都是一脸笑容。有一天我跟他说感谢,他道:“不用,教导学生是我的工作。你能从遥远的中国来这里学习,很不容易,我就没这个勇气。能帮到你是我的荣幸。”

已经不记得他们叫什么名字,但是永远记得他们的话,也永远心存感激。

心里的一块大石头,随着这次考试通过,终于放下了。

那7000欧元的学费,我开始向身边的同学寻求帮助。这其中,远在英国的大学同学,给我寄了3000多欧元,她也是从身边朋友那里借来的。当时在瓦大留学的庄哥,峰哥,欧阳,还有几个我已经忘记名字的同学,都曾经借钱给我,最后拼凑了5000欧元。

国际学生办公室给我来信,说要当面约谈,谈谈学费为什么还没有交齐。

约见我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气质很像今天的美国总统竞选人希拉里。她面带微笑地问:“你的学费还差2000欧元,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还没有交齐呢?”

“因为我现在没钱,我刚来荷兰的时候,被人骗了650欧元。”

“650欧元么?离2000欧元有点远哦。”她低头,一边把数字写在纸上,一边说。

“你不问问我怎么被人骗的,只知道在那里算钱!呵,我们国际学生就是你们的赚钱机器是不是?你们跟那些唯利是图的商业机构有什么区别?当初我可是奔着瓦大的良好声誉来的!”我很不客气的对她说。

“可是交学费是你来瓦大之前就定下的规则。你的父母不能帮助你么?”她盯着我说。

“不能!他们已经帮助过我了!”想起自己的父母,不禁眼泪开始涌出来。

“希拉里”站起来,倒了一杯水,端给我。

擦干眼泪,我对着她说:“我只是现在没钱,我又没说那2000欧元我不交了!我不交那2000欧元,你们就别发学位给我。我在毕业之前把这部分钱补交上,你看这样行么?”

“希拉里”看着我:“可是你去哪里找着2000欧元呢?”

我看着她,道:“我每个月的生活费可以省一部分,我还在打工,相信我,我可以毕业之前把这2000欧元补上。”

“希拉里”点点头,表示同意。

于是,在接下去的日子里,我严肃对待自己的学业,在毕业之前,如约把2000欧元补交上,顺利拿到了硕士学位。

瓦大的校徽,是一扇大门。走过了这扇大门,我走向了更广阔的世界。那时发生的一切,那时遇到的人,都是我人生中遇到的财富,一直心存感激。

The End.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