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形式主义”还要包围我们多久?

“形式主义”还要包围我们多久?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760篇原创文章。作者介绍:一线教师,理想者,实践者,力图做个改变者,百折不回的西西弗斯。欢迎转发分享,未经作者授权不欢迎其他公众号转载。

写在前面:我之所以写下这些文字,是因为忘不了一个小男孩,心里存着亏欠,却没有机会去弥补,只能通过这些文字来道歉,并且给那些像我一样鲁莽并且自以为是的成年人提个醒。

4月24日是我国第一个航天日,我家小丫头同学的家长非常热情地为本班同学争取到去航天城参观的机会,并且提供车辆,据说参观地点比较机密,所以不能让所有家长随同,但需要一位家长协助管理小朋友,我就报名了,在去之前,心里直打鼓,这三十多个小豆子,只有三名家长,会不会乱成一锅粥?

在家长千叮咛万嘱咐,依依惜别的目光中,大巴车开动了,这时,我才发现事情比想得要复杂啊,车里闹成一锅粥了,我们三个人分工,一人在前,一人居中,一人殿后。最能闹的当然就是男生,男生多在后面,我主动申请深入 “敌人”内部,坐在最后一排。这时,只见小吴碰一下小郑,小张戳一下小王,有卧倒的,有打牌的,总也安静不下来。我的小嗓门根本压不住场,便想着换一招,就问旁边的小朋友:

“你们知道今天去的是哪儿吗?”

“航天城啊。”

“那关于航天你们知道什么,能告诉我吗?”

这下炸开锅了,什么神舟,什么杨利伟,什么黑洞,这个问:阿姨,你知道白洞吗?那个问,什么是光速?我调动我已有的知识尽量回答。说着说着,有个小男孩从前几排激动地跑过来,乘着我旁边的小男孩离开了,坐在我身边,和我展开了航天学的探讨,聊起了宇宙大爆炸,超光速飞行,二维空间,三维空间,时间旅行,虫洞,相对论,引力波,星际旅行的系列电影,在和他交流的过程中,我绞尽脑汁,调动阅读《三体》积累的微薄知识,勉强应付,大多数情况我只是提及,他却能非常清楚地说明原理。虽然自愧不如,但我还是由衷地高兴,其一孩子身上的热情和探索欲非常感染人,其二当我们很多成年人对这个国家心存悲观的时候,这样的少年让人看到了蓬勃的希望,其三,当我们说的比较深入的时候,突然发现周围很安静,其他小男孩们都在听着呢,连打牌的小孩也向这边张望,我发现真正的知识是能触动这些孩子的。

这时,我语文教师煽情的本领不由自主地发挥了一下,引导他们说说航天技术对于国家的重要性,说说中国航天技术和美国的差距,再说说中国航天技术发展背后的英雄,说着说着这些小伙子们觉得中国的未来就在自己的身上了,你知道这时候在孩子眼里看到什么了吗?看到了责任和神圣。我仿佛看到了百年前的小周恩来,眼里有着“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沉静。

但就是这个煽情让我后悔莫及!

因为当我们到达目的地时,我才以一个成年人的阅历渐渐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当我们快到达航天城时,那个“航天”小男孩一直在问我:阿姨,我能看到航天模拟器吗?我能看见杨利伟吗?我看着这个小男孩说,也许吧!这么神圣的地方,大家一定要安静哦!小男生们欢呼雀跃,郑重地点点头。

可是,现实是这样的,我们当天的流程是:首先是在正门前照相,后面的横幅是有关航天日的标语,接着我们来到模拟发射大厅,所有的人就座,有一位官员讲话并提一些与航天有关的问题,比如为什么把4月24日设定为航天日之类的,最后我们参观了一个模拟大厅,大厅里有极其简单的模拟器和几张图片,漂亮的解说员解说了一下。就这样活动结束了。那个航天小男孩一直紧跟在我身边,认真地看,认真地听。当活动结束时,孩子跟我说:

“阿姨,我很失望!”

听到孩子这么说的时候,我心里微微作痛。我只得如实告诉他:阿姨也很失望!其实在刚进门的时候,我就开始失望了,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细节,孩子进门时,有军人在拍照,孩子们兴奋地抢镜头,我赶紧想把他们拉回队伍,可是这时那位军人让他们摆起了造型,各种可爱的造型,在那一刹那,我就明白过来:

这些孩子可能都是道具啊!

在后面的活动中,面对那不停闪烁的闪光灯,这种想法一点点被印证着。孩子们虽小但并不是没有辨析能力的小傻瓜,在听讲座时,只听孩子们一直在说真无聊,忍不住做起各种小动作,由于当时太安静,他们的小动作太扎眼,我只得用眼神提醒他们。我的角色很悲哀,我并没有认为孩子做错什么,却不得不做着成人的帮凶!

在回程的路上,孩子们都说好无聊啊,这时有人又玩起了扑克,有人扔起矿泉水瓶,有人蒙头睡觉,在闹哄哄中大家好像又快乐起来,把刚才的失望扔得无影无踪!

我们的孩子好像成功地抵御了一次“形式主义”的袭击,但我知道,这仅仅是开始。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所在的学校发过这样的通知“某日下午,由于某某活动,某某年级的同学去某地当观众(听讲座)”至少两次,也就是说这些聪明的、热情的孩子在他们将来的学校教育中,当道具的机会是数不胜数的,其实回顾一下我们的成长经历,我们也曾经无数次被当作摆设,当作道具,在形式主义包围的教育环境中,我们每个人都难逃“摆设”的宿命!没有人在乎你真学会了什么,他们在乎自己是否完成了上级交待的任务;没有人在乎你有多么热情和钻研的愿望,他们在乎的是不是有足够多精彩的照片来做宣传报道;没有人在乎你的时间和精力,他们只在乎领导的笑容和表彰。

长期以往会怎样呢?

当时,车上两个小男孩的对话很有意思,一个说,真没劲,还不如在家睡觉。一个说,大人说话不能相信!他们说话时的表情很像我熟知的一些高中生,吊儿郎当,很聪明很不屑。长期以外,这些孩子也许就一点点长成了叛逆的中学生,消沉的大学生,麻木的成年人。

但事情不至于完全绝望,返程时,“航天”小男孩依然坐在我身边,我问他,你那么失望,还会喜欢航天吗?小男孩眼睛亮亮地说,当然!

那一刻我心里有着劫后重生的喜悦,多么希望经过这个小男孩生命中的成人们能珍惜他这份“喜欢”!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