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奴隶社会 > 美国那些大佬们都在谈什么?

美国那些大佬们都在谈什么?

 

 

题图:油画《自由引导人民》,德拉克洛瓦,来自网络。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633篇文章,来自公众号“回响 (resonate2015)”。欢迎转发分享,未经授权,不欢迎其他公众号转载。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女性,你也一定有许多的故事。如今我们有能力实现经济的独立,也可以享受 ’属于自己的房间’ 和更隐私的抽象空间,我们便可以讲述自己的故事。若能鼓励别人去憧憬更广阔的梦想,去亲身实践她们真正想做的事情,去更好地理解别人,实现精神上的共鸣,那么你的故事,便也让你成为了一个更有价值的不平凡的人。” -- 作者的搭档 Yvie


很多人说机会无处可寻,我觉得机会其实就在此刻此地。

今年11月,我去美国西雅图参加了Net Impact 年度大会。Net Impact是一个国际的非盈利组织,致力于搭建商业领袖网络,通过商业的力量对世界发展产生积极且可持续的影响,特别是在教育、医疗、环境、人权等方面。参会的人包括来自知名企业、公益机构、社会企业、基金会的代表,美国商学院的MBA学生和大学生。尽管我可能是经验最少的会员,但我决定要勇敢地和前辈交流,从他们那得到一些启发。

不如,一起来看看我们都在谈论些什么?

教育是播撒未来的种子

很多人问怎样才能有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怎么教育我们的下一代?有什么课程是下一代一定要学的?

曾获教育界奥斯卡的年度教师奖的史蒂夫瑞茨发言时说:take (承担) 责任。教育下一代,最重要的不是一些高级知识和繁复理念,最重要的是,承担责任,从最小的事情开始做起,如何为自己的人生承担责任,如何为社会承担责任。

他还说,“我们花太多心思和时间教育我们的下一代怎么算数 (how to count),怎么做加减乘除和更高级的数学题,可是我们有教过他们怎生活中什么才叫算数吗?什么才重要吗 (what counts and what matters)?”

我们都想改变世界,可我们聆听过“改变”的声音吗?

一位嘉宾说,“所有人都想要改变,他们想要带来改变。可是那些我们希望带来改变的地方和人的声音往往因此被忽略了。他们才是我们想要服务的核心,所以我们应该要更耐心更虚心地去聆听,而不是一味地只顾自己的意愿,高喊改变世界。”

这个世界给我的感觉是:我们太重视会说话的人的声音,‘会说话’是一种优势,倾听者却被忽视。其实倾听者有着很重要的作用,他们的同理心、耐心和尊重,能让很多原本不会发表自己言论的人发声。

职业描述不能定义你的价值

一位职业人士问:“我有稳定的收入,可我想创造一番更具社会影响力的事业,稳定的收入可能因此没法保障,我该怎么办?”

Whiteman Institute基金会的负责人回答:“如果你没有一股强大的内在动力,没有足够坚定的信仰,没有看到一个你非要解决不可的问题,就算开始了自己的社会影响力事业,你也很难坚持。给社会带来积极的影响力,比你想象得要难得多,耗时更长,想清楚再开始。”

一位研究生问:“我之前没有相关经历,可我想从事社会影响力方面的工作,我该怎么向未来的老板证明我的潜力?”

比尔盖茨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说,“我的职业生涯也是一个曲折的 Z 字型,我在不同的领域和公司都有过经验,但是无论我带怎样的团队,从事怎样的工作,我都会问自己两个问题,‘我的这份事业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力?’和 ‘我的团队因为我得到了哪些改善,我有没有给我的队员提供锻炼和提升的机会?’。”

会场的另一位嘉宾也提到,“职位描述只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并不能定义你的价值。如果你敢想,你可以实现比职位描述中更宽广的理想,带来更重要的社会价值。”

“你会给曾经的自己哪些建议?”

会议上,我还见到了美国前总统的女儿切尔西克林顿。就在她的母亲走遍美国为总统大选而忙碌的时候,她却出席各种公益活动,为什么呢?

因为她忙着宣传自己新出版的儿童书,名为《这是你的世界:了解、启发、前进》。切尔西在演讲中提到自己一直对教育和公益很关注,而真正开始写公民教育的书,却是在她怀孕时。她说,“当我成为母亲,我突然感到了一种不一样的社会责任感,对世界的一种责任感。” 她想写给更多年轻的女孩子,用她们熟悉的语言和有趣的故事,讲述世界上存在的社会问题,如贫穷、饥饿、教育等。她想让女孩们看到世界上的年轻人也在为更美好的世界努力。

她说自己是在初中开始思考这些问题的,因为受到一本书的启发——《50件拯救世界的简单小事》。那本书的作者把她这个年纪的小孩当作重要的社会公民来看待,讲述这个世界面对的挑战和机遇。克林顿说,“小孩的想象力有限。如果他们不被告知这个世界的变化和挑战,长大以后怎么懂得去面对呢?我们需要让他们了解,被启发,并迈出前进的一步,哪怕只是很小的一步:被欺负的时候要勇敢寻求帮助。”

有一位来自加州伯克利大学的女生问切尔西,“你会给曾经的自己什么建议呢?”

切尔西克林顿回答说,“我确实有很多建议,可就算时光倒流,我可能还是不会听取。非要说的话,我想跟大家分享三点。

第一,我在斯坦福读书时,我和女同学们都有着很强的完美主义思想,每件事都要一丝不苟,各方面都要完美,要不断努力并超出他人对我们的期望。我会告诉当时的自己,其实很多的完美主义思想都是我们给自己没有必要的压力。

第二,我当时不明白追求真正的成功和社会价值,和追求一份完美的职业并做到完美的区别。我希望自己早点明白,拥有一份万人艳羡的职业不一定等同于成功。

第三,不要害怕问问题,learn to be fearless (无所畏惧)。现在的我从和他人的交谈中学到了很多,特别是和不同领域的人,我遗憾自己没有早点开始主动地与他人交谈,增长见识。”

我忠于自己当下的内心

切尔西和比尔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都在演讲时提到,自己的职业并不能定义自我价值。在这里,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点自己的看法。

熟悉我的朋友会发现,我和其他走向金融咨询学术的小伙伴相比,并没有一条清晰的职业之路。大学快五年,在新闻、金融、教育、公益行业都实习过,做过自主研究,也建过自己的项目。虽然我没有一个完美的职业规划,但我一直知道自己的心。和商业中“和他人竞争”的理念相比,我更欣赏教育中“注重他人的成长和分享”的理念。虽然这样一种人生哲学不能让我确定自己的职业规划,但是它让我学会选择,让我思考自己的价值在哪里。

今年三月,我带领团队创建了回响平台。从故事中,我深切地感受到一群年轻女性在世界不同角落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虽然遇到困难,但从没想过放弃。

今年五月,我在旧金山一家新创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实习,尽管我没有编程背景,但从商业孵化和运营的角度,第一次感受到人工智能科技将如何改变世界,也让我了解到一个全新的领域,“学习科学” (learning sciences)。

今年九月,我开始和几位 “学习科学”领域的教授接触。我发现这是一个集合人工智能科技、认知科学、教育学的跨学科领域,在设计和实践中探索“学习”这个科学,它启发了我用一个新的角度去看待自己对教育的兴趣和未来的可能性。

那2016年的我会在哪里呢?暂时没有答案,我只能一路边走边看,快速地感知世界给我的启发和内心的变化。我不太相信一成不变的梦想,我相信的是:忠于每个当下的自己最真实的内心想法,而这种热忱一定会随着阅历和心智的变化而变化。

有人曾问我:“你做了不少勇敢的选择,当时不害怕吗?”

当然害怕。作为一个年轻女性,还有隐形的压力。虽然父亲从不干预我做决定,但他希望我过轻松的生活。我每次也只能迈出勇敢的一小步,所幸遇到的人会给我鼓励,让我勇敢地迈出新的一步。

生活中从来没有完美的选择。得失之间,我们才知道什么更重要。

文章原题为:美国那些注重社会价值和影响力的人都在谈什么?



推荐 7